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我们已经死到临头了……
    卢云天也是一愣:“小宙,这怎么弄的?”

    韩宙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哭着说道:“爸!是个叫罗非的!说是非凡集团的高级打工仔!爸,帮我出气啊!”

    “啪!”

    韩东阳把手中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妈的!找死!敢打我儿子?!”

    卢云天连忙摆手道:“孩子!你再说一遍,是谁干的?”

    韩宙哽咽道:“罗非!”

    “非凡集团的罗非?”

    “是啊,卢叔!昨天我还看到林若心呢!林若心还吓唬我呢!这个臭娘们,都被她爹宠坏了!”韩宙恼怒道,“爸,我咽不下这口气!”

    “他妈的!欺负到老子的头上来了!”韩东阳本身就是粗人,脾气又大,又一次气得暴怒,道,“我得找人收拾他了!”

    “爸!”韩宙艰难的摇了摇头,“这一招行不通了,我昨天用过了。”

    知子莫若父。儿子什么德性,韩东阳心里最清楚。只不过这老头一向护犊子,而且并不觉得儿子在外面能混是什么坏事。他听到儿子这么说,顿时眉头紧皱,道:“你卢叔叔跟你亲叔叔一样,该说就说,不要隐瞒!”

    韩宙索性一五一十的把昨天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韩宙说完之后,韩东阳的心里更纠结了,气得直拍桌子。而卢云天则要理智很多。他和罗非较量过,深知这个罗非并不简单。他想了许久之后,才冲着韩东阳说道:“我看这件事得和老林打个招呼了。她女儿养的狗这么做事,他不能坐视不理!”

    “老弟,你这话是不错。可是林若心毕竟是老林的闺女,他会管吗?”韩东阳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卢云天看到四下无人,这才说道,“老林这个女儿并不是亲生的,是从孤儿院领养的!老林这家伙无利不起早,一直都想把这个女儿卖出个好价钱!”

    “你的意思是……”

    卢云天笑道:“林若心和老林定了一个赌约,一个很有趣的赌约,我觉得咱们可以利用这个赌约做文章!当然,事先要征求下老林的意见!”

    韩东阳的情绪为之一振,连忙道:“好主意!就这么说定了!”

    ……

    时间又过了整整四天,距离林若心和林子雄的赌约到期的时间只剩下最后三天。

    这一天清晨,非凡人力部经理陈静带着车队的老司机们一起,前往天州国际机场去接机。

    他们在机场外等了大约有半个小时,才看到林子雄和他的助理走出了机场。

    只是,还没等陈静迎上去,就有两群人蜂拥而至。为首的两个半大老头和林子雄还热情的拥抱了起来。

    陈静不由一愣,心道:卢云天?韩东阳?事情要坏!

    尽管知道这俩人来者不善,也知道林子雄和罗非积怨已深,但陈静还是出于礼貌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陈静靠近,林子雄的助理何斌凶狠的挡住了她:“闲杂人等都一边待着去!”

    陈静顿时一愣:“我是来接林董事长的!”

    “你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接林董事长?”何斌恶狠狠道,“滚一边去!”

    陈静怒了,她直接无视了何斌,冲着不远处的林子雄高声喊道:“林董事长,我是……”

    林子雄听到了陈静的声音,顿时不屑的摆了摆手,道:“一边待着去!不是林若心亲自接我,我不跟你走!”

    “听到没有?你级别不够!赶紧滚!”何斌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冲过去一把将陈静推倒在地。

    老谭一把将陈静搀扶起来,脸都气红了,气得要冲过去揍何斌:“这他妈什么东西?敢这么嚣张?”

    陈静的眼眶都潮湿了,只觉得心里很委屈,但她仍旧坚忍着说道:“谭大哥,咱们先回去吧!人咱们可以不接,但事不能不做!”

    老谭突然间不生气了,他微微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咱们回去!”

    ……

    回到公司,陈静像没事人一样回到了非凡大厦里。她大风大浪见多了,今天受了点小小的委屈并不在意。她也不准备把这件事告诉罗非和林若心,让他们担心。

    陈静很快来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里,只见罗非和林若心都在。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更为平和一点,这才说道:“那个,人没接来……”

    “被两个老兔崽子接走了,你还被一个助理推倒了。”罗非双手抱胸,一脸阴沉的说道。

    “这……”陈静连忙道,“别听老谭歪曲事实!没影的事!其实,就是……”

    “别说了,你以为我在车队里就老谭一个眼线?”罗非没好气道。

    林若心走到了陈静的面前,突然间伸出双手,捏住了她的脸:“怂!跟外人的本事哪去了?你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

    “若心,这不是怂不怂的问题。我真的不想因为我让你和林董事长……”

    陈静还没说完,林若心就气冲冲道:“笨!你就看不出谁对我最重要吗?他只是我的养父!他对我的一切恩情,我前些年都已经为雄风集团免费打工报答过了!你是我的姐妹!姐妹是要做一辈子的!你受欺负就是我受欺负!怎么连这点事都看不明白呢?你怎么这么怂?干嘛不怼回去?”

    “若心……”陈静的声音都哽咽了,眼泪不停的顺着眼眶往下流,“我没跟错人!”

    林若心帮陈静擦着眼泪,只感觉自己的火气越来越大,终于压抑不住了,道:“罗非,我很生气!”

    “哦,知道了。后果很严重。”罗非冷冷一笑,“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吧!”

    许久之后,陈静才走出了林若心的办公室。而此时,林若心的脸色仍旧不好看:“罗非,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罗非对林若心已经知根知底,都不用林若心挑明,他就明白了:“若心,你手头的几个单子还没签吧?”

    林若心一脸愁云,道:“我已经打电话催过几次了,都说要在周五签。”

    罗非深吸了一口气,道:“银行只能在周六之前走大额订单的账目。周五要是不签的,等于宣判你的死刑了。这两天,还是好好催催吧!”

    “罗非,我感觉有人在摆我道。”林若心叹道,“罗非,如果我真的输了……你愿意在我婚礼上给我当伴郎吗?”

    “我不愿意。”罗非不假思索道,“我……我不想看你嫁给你不喜欢的男人。”

    “罗非……”林若心的眼圈有些泛红,道,“罗非,我感觉这一次是我低估了咱们的对手。他们做事太不择手段了。他们肯定是让这几家公司故意不跟咱们这么早签约。”

    罗非按住了她的肩膀,说道:“放心,我会想办法保住你!”

    “我自己也会努力的!”林若心攥紧了拳头,“我要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我的婚姻应该有我自己做主!”

    罗非很明白,其实这场赌约的期限虽然是周日上午,但实际上在周五下午银行关门之前就已经结束了。周五,是决定林若心命运的时候,而明天就是周五。

    ……

    这一整天,林若心都在公司里忙碌,直到晚上吃完饭,仍旧在忙碌,她在不停的打电话。本来她的计算很周密,保证自己的公司资产会在周五结束前突破30亿,但是现在死活只有26亿,还差了4亿。

    这一次,林若心其实并不想找罗非帮忙。因为她非常想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问题。但事实非常残酷,到了关键时刻,没有人能帮上他。

    晚上八点多,罗非走进了她的办公室,把一杯热乎乎的牛奶放在了她的桌前:“喝完在忙。”

    林若心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嗯,我喝,我听话!”

    “喝完了,早点回家休息吧。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咱们能做的也只是相信奇迹了。”罗非面色淡然。

    林若心很怕看到罗非的这种表情,因为她看不到任何的内容,不知道罗非怎么想的。

    林若心冲着他摇了摇头,道:“罗非,我知道你很有钱,可这一次我不想让你用你的钱帮我了。如果你白天说的保住我是这个方式,我不想接受。”

    “那你想嫁给那个你不喜欢的人吗?”罗非问道。

    “我……你别为难我了,你明知道我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林若心端起了牛奶,“我喝东西了,贱人退下吧。”

    “没事,我坐一会儿,看你忙会儿。”罗非说完,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林若心喝完了牛奶,又打起了电话。只是,她刚刚讲完了一通电话,就感觉自己的眼皮抬不起来了,就算头脑也不是很清醒了,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了桌子上,艰难的说道:“你个大贱人……你……”

    没多久,林若心已经睡了过去。罗非笑着给她盖上了外套,将她一把抱起,道:“老毒的安眠药效果真不错,好好睡一觉吧,省得今晚失眠。”

    ……

    林若心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日照三竿了。她恍惚的坐了起来,一把拿起了手表看了一眼,顿时大惊失色:“怎么都中午了?罗非你个大混蛋!你害死我了!”

    林若心赶忙穿好了衣服,快速的洗漱一番后,她快步跑下楼。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却也一切井井有条。

    餐桌上放着一张字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一句话:“电冰箱里有菜,加热一下就能吃。”

    这是罗非的字迹。

    林若心拿着纸条,真有些哭笑不得了:“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傻瓜,咱们已经死到临头了……”

    林若心说着说着,眼眶已经潮湿了。她望着窗外,哽咽的说道:“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我真的不愿意欠你那么多。罗非,其实我和她们没有区别,我也怂,怂的要命!怂的怕欠你人情……”

    ……

    下午两点,非凡集团门口车水马龙,有十多辆高档轿车都停在了这里,司机急得直按喇叭,但保安就是不放行。

    此时,林子雄也是眉头一皱,不由冲着身边的师奇点了点头。

    老奸巨猾的师奇会意的走下了车。他来到了保安室前,冲着里面客客气气的说道:“请问为什么不放行?我们是雄风集团的人。”

    保安队长老刘悠然的喝着茶,不冷不热的说道:“雄风集团所有人都可以进去,唯独何斌不能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