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有些孩子气的协议
    师奇连寻求解释的话都不说,只是微微点头,随后冲着不远处的何斌说道:“何助理,你去对面的咖啡厅坐一会儿吧!”

    何斌愣住了,连忙问道:“啊?这怎么回事?”

    师奇冷冷一笑道:“让你去你就去!”

    何斌不敢得罪林子雄面前的这位大红人,很狼狈的跑远了。

    当师奇走回车里坐下的时候,林子雄轻哼了一声,道:“这个姓罗的真是睚眦必报啊!看来若心那死丫头已经比他征服了。”

    师奇笑道:“这也无所谓。毕竟江家少爷不在乎这么多。”

    “呵呵,这小子倒是悠闲。老婆是谁的还不知道,居然还能静下心来去欧洲旅游!”林子雄无奈的摊摊手。

    “这也正是您最欣赏他的地方了。他一向举重若轻啊!”师奇说道。

    “所以说,你老师永远都是最了解我的人。”林子雄道,“不过,我那个大女儿今天很难掀起什么风浪了!她已经被我将军了。”

    ……

    林子雄和师奇到了,但是接待他们的却并不是林若心,也不是罗非,还是陈静。

    这一次,林子雄又是哭笑不得:“呵呵,小陈,看来你们罗总还真是一个爱恨分明的人啊!”

    陈静一边给林子雄和师奇倒好了茶,一边说道:“不好意思,董事长,林总和罗总今天心情很好,外出去钓鱼了,大概四点半才能回来。”

    “没关系,我能等。只要他们不私奔就行!”林子雄暗藏杀意。今天,他已经命令自己的所有属下把机场、码头、火车站、长途汽车站等地都封锁了起来,只要看到罗非和林若心在这些地方出现,立刻抓住,绝不放过。

    但师奇却有些担心,连忙问道:“在哪里钓鱼?”

    “哦,天东浮桥。”

    师奇也不掩饰,当着陈静的面拨通了电话,冷冷道:“喂,林总和罗总正在天东浮桥钓鱼。如果他们有一点闪失,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师奇当打完电话不久,卢云天和韩东阳都到了,他们是作为林子雄的老朋友,一起来找林子雄见证最后一刻的。今天过后,实际上非凡集团已经完蛋了。按照林若心和林子雄的赌约,因为林若心输了,她将会把非凡集团的掌控权交给雄风集团。而她也将在一个月后正式嫁入豪门。

    韩东阳刚一进来就大咧咧的坐下了,目空一切的扫视着四周半天后,问道:“老林,什么情况?两个小兔崽子还没来?”

    “呵,钓鱼去了。”林子雄冷笑道。

    “哼!还挺悠闲的!”韩东阳一脸鄙夷道,“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

    一旁的卢云天一句话没说,但是,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要林若心今天输掉赌局,她就会立刻被林子雄带走,接下来,卢云天会不惜一切代价对付罗非!哪怕花再多钱,请最好的杀手,都要干掉罗非!

    而这,也是韩东阳的想法。

    ……

    其实陈静说的一点都不错,罗非和林若心真的在钓鱼,而且钓了不少。罗非很会玩,正在给林若心做手心烤鱼呢。

    他用毒狼调配的特殊燃料放在手心中,用打火机点燃,用升腾起来的火点燃了已经放好了佐料的烤鱼。

    林若心笑道:“嘿嘿,亏你能想出这么好的方法来!嗯!还挺香的!”

    “所以说,跟学霸狗在一起玩最没劲了。什么都懂!”罗非在她的手里也放了燃料,一把火点燃了,道,“要是个个大味美的学渣妹子,肯定吓得扑到我怀里了!”

    林若心轻哼道:“甜甜个大。”

    “可她知道这样烧不到手。她只是个大,脑子不笨啊!”

    “那……晶晶个大脑子笨!”林若心坏笑道。

    “我录音了。你敢说她脑子笨,我去告密!”

    林若心会心的笑了,心中却有些小小的黯然:罗非,过了今天之后再也没有办法跟你这样互相调戏了……

    林若心中午压根没吃饭,因为心情实在太糟糕了。她从家里自己郁闷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忍不住给罗非打了电话。于是,温饱问题解决了。

    天州秋天的海风有些冰冷。罗非刻意让林若心喝了一点酒暖暖身子。吃饱喝足,罗非拉着她的手走到了路边的一辆烟色轿车的旁边。此时,罗非敲了敲车窗。

    司机吃惊的打开了车门,一头雾水的望着罗非。

    “愣什么神,送我们回非凡大厦吧!”罗非淡然一笑道。很显然,他已经知道这家伙是谁和他的来意了。

    ……

    陈静说的时间比较准,四点三十五分,罗非和林若心来到了公司的接待室里。

    此时,林子雄等人已经在接待大厅里喝了两泡茶了,韩东阳都去了三趟卫生间了,已经等到不耐烦了。他看到罗非进来,顿时气哼哼的站起身,怒道:“还知道回来啊?”

    罗非都没看韩东阳一眼,而是冲着林子雄微微点头:“林董事长来得很准时!”

    罗非和林子雄再次直面的时候,林子雄感觉他有些不一般了。上一次和罗非想见是在四个月前,那时候罗非看上去很平和,甚至给他的感觉不像一个保镖,也不像副总,而是像个书生。

    但此时此刻,罗非的身上折射出了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让林子雄感到很不适应。

    “呵呵,小子你很狂。”林子雄直言不讳道。

    “没什么狂不狂。我有非凡集团20%股份,既是集团的股东,又是副董事长,这里相当于我家。在自己家说话当然不用什么忌讳。”罗非说着,不慌不忙的坐在了主位的旁边

    林若心也坐下了,她的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养父,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你我之间看来真的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了。也许唯一能连接咱们的纽扣,也只剩下雪儿了。

    林子雄听到罗非的话,顿时纵声一笑:“这不要紧。等到雄风集团完成了收购,我会给你5亿米刀作为补偿。听好了,是5亿米刀。然后,你乖乖的给我滚出雄!风!集!团!”

    “是啊,小子,话不要说得太狂了!”卢云天也冷笑了一声,“姜还是老的辣,你的算盘打不满的!”

    韩东阳也附和道:“年轻人,做事不要太嚣张了,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如果你愿意求求我们几位,没准我们会收留你,让你在集团公司里做点杂活。或者,你可以做回老本行,当个保安。”

    韩东阳刚说完,几个老家伙都笑了起来。

    罗非摊手道:“老头,如果不是看在你是若心养父的朋友的面子上,我真的可以把你轰出去。现在,我留你多待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后,你滚还是我滚?”韩东阳调侃道,“当然,我希望你们年轻人后浪推前浪,把我们前浪拍死在沙滩上。但是,你没这个造化!”

    卢云天也调侃道:“是啊,所以说,你们的经商技巧还太差,还不懂怎么玩转人脉!”

    “卢董事长倒是很懂,不知道您是否能玩起人脉,给汉阳哥哥弄个保外就医?”都没等罗非怼卢云天,林若心已经开口了。而且,她一刀直接命中要害!

    卢云天气得脸都红了:“死丫头,你……”

    “卢董事长,不要伤了和气!”罗非冷冷道,“否则请您立刻出去!”

    林子雄连忙按住了卢云天,道:“咱们不闹了,说正事吧!罗非,以你和我女儿的交情,应该很清楚我和她之间有一个赌注的事情吧?”

    罗非点了点头:“嗯,我知道的。”

    林子雄道:“就在你们不在的这两个小时里,陈经理已经把你们公司的账目表给我的会计看过了。会计核对之后,发现你们的资产总额只有二十六亿五千万。如果若心想要赢了我们,还需要三亿五千万。”

    林若心顿时脸色一凛,微微有些紧张。

    此时,罗非却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道:“哦,明后天是周末。周末的话,银行很难办理大额转账手续。所以,虽然说赌注的期限到后天,但今天实际上是最后一天,是这意思吧?”

    林子雄摊手道:“我不是这意思,当然,你们周末如果能有入账,也可以。”

    罗非的目光转向了林若心,不由叹了口气:“若心,我……”

    林若心嘴唇紧咬,心里也在做着残酷的斗争……

    就在这一刻,师奇看了看表,提醒道:“现在是四点四十二分。”

    罗非的目光始终不离开林若心。

    林若心的目光落在了林子雄的脸上:“爸,不论什么结局。您都不会让我失去雪儿这个妹妹的,对吧?”

    林子雄听到这句话,瞬间感觉心头微微一阵刺痛。他不由自主的叹道:“雪儿为了避嫌,前几天就跑出去旅游了,对吧?”

    “是的。”林若心点了点头,“您放心,有专人保护她,她不会有任何危险。”

    “傻丫头,你放心。不管你输赢,你和雪儿的事,始终是你们两姐妹的事,我不掺和。若心,你怎么哭了?”

    林若心的眼眶里不停地溢出晶莹的泪滴:“既然是这样,我希望您和我签一个正式协议。”

    “就为了雪儿?”林子雄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为了她!她是妈妈留给我最宝贵的遗产!”

    林若心的这句话刺痛了很多人的心,哪怕是韩东阳都忍不住叹了口气:“老林,签了吧!”

    林子雄没有想到自己和这个收养的大女儿闹得这么僵之后,大女儿居然还会把自己养父和养母所生的女儿视为亲兄妹……

    林子雄的心里也掠过了一丝惆怅:星,你如果没有死该多好,也许为了你,若心会妥协的。现在倒好,这个傻丫头什么都不惦记,居然只惦记这份遗产!罢了罢了,给她就是了。

    林子雄想到这,顿时点了点头:“好啊,草拟一份协议吧!”

    “不用了,我都拟好了!”林若心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份自己早就设计好的协议书!

    林子雄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后,又是一阵唏嘘:“不管林若心和林子雄之间发生任何矛盾、冲突,不准殃及林若雪。林若雪在四年之内的监护权归林若心所有。呵呵,真是孩子话!”

    “不这对我很重要!”林若心非常固执的说道。

    林子雄点了点头,道:“好吧,我签了。”

    林子雄之所以会签,并不是纯粹的善念发作,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二女儿在这场赌注中不扮演任何重要角色……

    把这个有些奇葩、也有些孩子气的协议签完。林若心终于松了口气,如获至宝的把它捧在了怀里,道:“爸,今后的四年。雪儿都是我的。不管咱俩怎样,你不准抢走她!”

    “知道了。”林子雄拿出了另一份协议,狠狠地点了点,也抬高了音量道:“那这份协议呢?咱们的赌注期限快到了,你想好该怎么办了吗?”

    林若心的目光慢慢地转向了罗非,略带忧伤的问道:“非哥……是不是我们都很怂,你很瞧不起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