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你、你下手太狠了!
    晚上十点多,罗非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间被门铃声吵醒。他走过去打开门一看,林若雪正一脸紧张的看着他呢:“非哥,出事了!”

    罗非倒是很平静:“出什么事了?”

    “风哥和肥仔哥跟韩宙的人打起来了!”林若雪焦急的说道,“咱们赶紧赶回去帮忙吧!”

    “哦?就这点事啊?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罗非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睡觉了。”

    “不准走!”林若雪一把拉住了罗非的手,生气的训斥道,“臭哥哥,那是你兄弟哎!你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要不怎样?”罗非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道,“要是连这群蟊贼都搞不定,他们也别拿若心的工资了,立刻卷铺盖滚蛋。”

    “非哥,我不放心。”林若雪撅着小嘴嘟囔道,“哥,韩宙喊了天河帮的打手,那些人下手可狠了!万一……”

    “他们有分寸,你放心吧!”罗非说着走回了房间,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我先睡了,你随意。”

    林若雪眉毛一挑,气得冲过去踩在了床上,一通乱跳:“我让你睡!你个大笨蛋!你个单细胞大混蛋!”

    罗非真有些哭笑不得了:“雪儿,看来这件事不搞定,你就得一直烦着我?对吧?”

    “对!”林若雪气呼呼道,“臭哥哥,他们人挺好的,你干嘛总是欺负他们啊!还有,你干嘛不一碗水端平啊?你对我们这么好,对他们怎么那么差?”

    林若雪和风狼、肥狼都见过面,包括这一次她来江月影的家都是被两个人送过来的。风狼潇洒风趣、肥狼憨厚地道,都被她视为了大哥哥,她当然担心他们的安全。

    “好吧!”罗非也知道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索性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风狼的电话号码,“喂,老风,你们在哪?”

    “非哥,我们正要去天西五水路。”风狼如实回应道。

    罗非知道五水路是什么地方。那边是一大片乱石岗,一点开发价值都没有。五水路早已经被人们所遗弃,倒是一个帮派械斗约架的好地方。

    “我知道了。到了那边开直播,雪儿担心你们出事。”罗非说道。

    “哈哈哈,知道了!非哥,放心吧,我一会儿就把手机架好,等着看好戏吧!另外麻烦你告诉雪儿妹妹,刷够100个火箭,我直播卸韩宙的猪肘子!”

    “噗!”林若雪一时间没忍住,顿时笑出了声,“哼,风哥你别臭贫了!真讨厌!”

    ……

    不到五分钟的功夫,风狼的车子停在了一片乱石之中,他拿着手机找到了一个位置极好的乱世堆,随后冲着镜头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道:“各位老铁,鲜花走起来!这里即将发生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刷一个火箭,哥干掉一个小喽啰!”

    肥狼已经把大金链子、墨镜和雪茄都给风狼穿戴好了。

    罗非叹道:“我突然觉得跟你们做兄弟是一件很闹心的事,你们的俩太贱了。”

    “马勒戈壁的!你们在耍什么呢?”肥狼和风狼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了韩宙的骂声,“真当我们是白痴吗?”

    “呵呵,这是白痴被烟的最惨的一次。”肥狼突然间语出惊人。

    “哼哼,你个混蛋,看我一会儿怎么让权子修理你!”

    韩宙话刚说完,他的身旁已经走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这人身高约有一米八,身材十分健壮,只是一张看上去比较帅气的脸上挂着一丝阴鸷。他的身后,人并不多,只跟来了二十多个小弟,不过一个个都很强壮,和上一次在哈尼酒吧外被打趴下的那群家伙明显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这男人便是天河帮四龙之一的朱权。

    朱权的目光在风狼的身上上下打量了半天后,突然冷笑了一声:“你不是我的对手,快他妈滚!让那个姓罗的跟我较量一下!”

    “牛皮吹得挺响。就凭你还敢和非哥废话?”风狼连看都不看朱权一眼,“想打就过来找我,把我打趴下了,你可以踩着我的尸体去找非哥的麻烦。”

    “呵呵,你他妈真不知天高地厚!”朱权身后的一个短发小弟骂道,“权哥出来混的时候,你他妈屁都不是,还不知道在那个初中里给人当孙子呢!”

    “是啊,就你这种货色也敢说这种大话!简直找死!”一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小弟嗤声道,“权哥,也不用麻烦你动手了,我一个人就够了!”

    小弟说完就大摇大摆的朝着风狼走了过去,一手拍向了风狼的肩膀:“王八蛋!想死是吗?”

    小弟的手还没有落在风狼的身上,风狼已经在半空中抓住了他的手,顺势反向一扭!

    只听见“咔嚓”一声,小弟几根手指瞬间被扭断!他疼得惨叫了一声,一张脸瞬间扭曲:“啊!”

    小弟瘫软在了地上,已经晕死过去。

    朱权身边的一群人都看傻了眼,嘴巴长得老大。

    “小王怎么趴下了?”

    “太快了,你们看到什么没有?”

    “没有啊!”

    朱权望着眼前的一幕,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显得很兴奋,道:“看来,如果不把你打趴下,你是不会让开的!好,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天河帮金牌打手的厉害!”

    “金牌打手?呵呵,别往自己贴金了。”风狼轻哼道,“你废话也说了不少,现在说说自己想断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还是生活不用自理了?”

    朱权把衬衣狠狠地抛在地上,快步冲上去,一记飞腿踢向了风狼的头部!这一脚不论力度还是角度,都十分凶狠!

    就在这一脚即将落在风狼脑袋上的时候,风狼却突然间消失在了朱权的面前!朱权一脚踢空了!

    “人呢?”

    就在朱权一阵疑惑的时候,他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了风狼的声音:“垃圾,就这速度也想打死我?”

    朱权心头一惊,他知道自己遇到了劲敌。他也不回话,右腿一个迅猛的一个后踢直奔风狼的裆部。然而,就在他觉得自己应该能够踢到风狼的时候,却又一次踢到了空气。

    朱权的那群小弟都看傻了,他们虽然都是练家子,但风狼的动作实在太快,他们根本无法捕捉到。

    林若雪也看傻了,惊声道:“多亏开了直播,要不然我都看不清楚!我的天啊,非哥!风哥到底是怎么练的?怎么动作那么快?”

    罗非笑而不语,心道:我是不会告诉你他从11岁开始,每天必有两个小时的负重跑时间。我更不会告诉你,他现在腿上都绑着10公斤的重物。这根本不是他的最快速度……

    此时,韩宙也看得心惊不已,但,还有至少一件事能够安慰他:“这小子只是速度快!会轻功的出手通常没有力度!”

    此言一出,风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别人不易察觉的狰狞:“是吗?”

    朱权的重拳再一次朝着风狼的脸上打来,嘴里更是怒喝道:“操!别他妈装神弄鬼,有本事跟我正面怼啊!”

    “好啊!”风狼回应了一句后,突然间伸出了拳头,直勾勾的打向了朱权的拳头!

    “砰”的一声,朱权居然倒退了好几步,右手的拳头上已经浸染了一层鲜血!

    “啊!”朱权疼得叫了一声,风狼的这一拳虽然没有把他的胳膊打断,但却让他的虎口破了!

    不等朱权冲上来,风狼杀过去,双拳快如疾风,根本不给朱权反应的机会,就纷纷落在了他的双臂和双腿上!

    “啊!啊!啊!”朱权的惨叫声不绝于耳,疼得连连趔趄,他根本没有想到风狼下手居然这么狠这么快,他完全招架不住!

    “草尼玛!别伤我权哥!”短发小弟忍不住骂了一声,冲向了风狼!而此时,他身侧的小弟们也纷纷冲了过去!

    就在这一刻,肥狼突然间如山一般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冷笑道:“呵呵,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吧!”

    只听见“铿铿铿”几声,短发小弟和其他小弟都拔出了腰间的砍刀。

    “给老子滚一边去!”短发小弟骂完,朝着肥狼的脑袋砍了过来!

    “小心啊!”林若雪忍不住喊出了声。

    此时此刻,肥狼淡定的眼神和罗非几乎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样:“呵呵,就凭你?”

    肥狼说完,一记重拳轰向了短发小弟。这一拳居然后发先至,比短发小弟的刀子更快!

    “砰”的一声,短发小弟胸口中了肥狼的重拳,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

    肥狼压根没有放过周围其他人的意思,一双铁锤般的拳头在周围一通狂扫!

    “啊!”

    “哦!”

    “嗷!”

    朱权的小弟们惨叫声不绝于耳,纷纷跌飞出去,然后便再也爬不起来了。肥狼的重拳力量太大,整个猎杀者之中敢迎面接他拳头的顶多只有三个人,分别是罗非、虎王和龙王,其他人根本接不住!但这些小弟根本不知道,其实肥狼连两成的力量都没用出来!

    此时,韩宙目光呆滞的站在了原地,双腿居然忍不住颤抖起来。突然间,一股尿意顺着他的小腹蔓延开来,他的裤裆慢慢地湿透了……

    片刻之后,乱石岗的周围横七竖八躺满了朱权的小弟。就连朱权本人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如同死了一般。

    当然,朱权并没有死,但他的双手双脚的骨头都已经被风狼打碎了,再也无法作恶了。

    “你、你下手太狠了!”韩宙的双膝一软,居然跪在了地上,哭着骂道:“他跟你无冤无仇的,你干嘛下手这么狠啊?”

    “呵呵,你想没想过多少人跟他也是无冤无仇,却让他打得比他现在惨十倍?”风狼漠然笑道,“还有你,韩胖子。如果下次你再敢跟非哥的兄弟过意不去,你和他下场一样!”

    韩宙已经不敢说话了,他捂着脸呜呜的哭,已经崩溃了。

    风狼则拿起了手机,冲着屏幕说道:“不好意思,雪儿,不该让你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

    “哼,我的胆子才没这么小呢!”林若雪轻哼道,“早就该给这些坏蛋一点教训了!省得他们祸害老实人!”

    “嘿嘿,雪妹子说得对!”肥狼笑道。

    罗非也笑了笑,随后摆手道:“好了,你们俩也差不多了,老老实实睡觉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