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没听到人家说什么吗?
    “好了!这下放心了吧?”罗非把手机一关,冲着林若雪问道。

    “嘿嘿,我放心了!”林若雪抿嘴一笑。

    “跪安吧,我也睡了。”罗非打了个哈欠,给自己盖上了被子。

    林若雪噘着嘴道:“你不留我?”

    “小丫头想太多了吧?我留你干什么?你个未成年少女!”罗非轻哼了一声。

    “哼!谁说我未成年!人家成年了!人家已经十八岁零四个月了!”林若雪为了表示抗议,又在罗非的床上蹦蹦跳跳起来。

    罗非只感觉自己的世界快要崩塌了,连忙求饶道:“饶了我行不行?我快困死了,让我睡吧!”

    “不行!除非你哄我睡觉!”林若雪索性撒起了娇。

    “你都多大了,还让人哄?”罗非没好气道,“赶紧滚回自己的房间去,别等我打你屁股!”

    “来啊,互相伤害啊!”林若雪一点都不在乎,居然还扭动起了自己曼妙的腰肢挑衅!

    罗非冷笑了一声,突然间坐了起来,一把将林若雪抱住,一巴掌拍了过去。

    “啊!非哥,你真打啊!我喊非礼了!”林若雪娇声叫道。

    罗非当然不舍得使劲打,可是不使劲打,林若雪又不听话,这让他很郁闷。所以他打了几下之后,也觉得无趣了,索性躺下了:“你随便吧,我反正要睡了。”

    罗非刚说完,耳边就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脱衣声……

    “小丫头,别太过分……”

    罗非刚说完不久,只感觉自己被一个充满了弹性和温度的身躯贴住了,后背一阵温热。诱人的少女体香随之而来,让他难免叹了口气:“雪儿,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非哥,谢谢你。”林若雪柔声说道。

    “谢我干什么?”

    “谢谢你让我留在了姐姐身边。”

    罗非听到林若雪说这句话,也有些忍不住了。他回过头,低声问道:“雪儿,为什么在你亲爸和认养的姐姐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姐姐?”

    林若雪轻笑道:“我如果说一半的因素是因为你,你相信吗?”

    罗非苦笑道:“傻丫头,我有什么好的?”

    “非哥,你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而且,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我。”林若雪说道,“如果换了是爸爸的话,他很多时候都不会这么宠着我。”

    “女儿要富养。”罗非说道,“其实关于这件事,我很想吐槽他。我一点都不明白,为什么你明明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对你就像对待若心一样刻薄。”

    “因为我长得漂亮。”林若雪不假思索道,“姐姐那天是不是当着爸爸的面说,如果未来的四年内我有了喜欢的男人,想嫁给他的时候,姐姐会帮我极力促成之类的话?”

    “呵呵,什么事就怕出奸细。这肯定是薇姐跟你说的。”罗非笑道。

    “是啊,就是薇姐说的。说真的,我很感动。”林若雪叹了口气,“知女莫若父,但反过来,这句话也成立。我爸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他当初之所以会允许姐姐回家来住,并不是看中了姐姐的学业。而是看中了姐姐的美貌。他总觉得姐姐的美貌早晚有一天会给雄风集团带来丰厚的回报。而我其实和姐姐差不多。我有时候挺恨我自己的。长得那么漂亮有个屁用!如果不是因为姐姐,我肯定要在未来几年被我老爸卖给一个我不喜欢的豪门大亨的儿子!”

    罗非的心中只剩下了苦笑和理解。林若雪的话并非恬不知耻,她是真漂亮。而且,她和她姐姐一样,都是又有身高,又有颜值,唯一的差距就是年纪还小,身材不算很成熟。不过,以她家的雄厚家世,想要帮她包装一下是非常容易的。而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林子雄绝对不会吝惜。但是,作为一个亲生父亲,带着目的对待养女也就罢了,怎么还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呢?

    关于这一点,罗非不是想不明白,而是觉得寒心,替林若雪寒心。

    不知不觉中,林若雪的双手已经搂住了罗非。

    罗非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前一阵潮湿。

    小美女哭了,哭得很伤心。

    罗非没有安慰她,他很清楚林若雪的个性,这时候的安慰容易让她冲动,让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比如说……罗非不敢想了。

    唉,我原来只是个正常男人……罗非在心中苦涩的笑道。

    ……

    清晨,当阳光斜射在林若雪的俏脸上的时候,罗非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了。他刚打开房门,就看到林若心站在了他的门口,急急火火的问道:“看到雪儿了没有?她失踪了!这死丫头跑哪去了啊?”

    罗非不会在这时候调戏林若心,顿时指了指自己的床铺:“喏,在我这。”

    林若心的目光连忙转向了罗非的床,只见小美女在罗非的床上睡得真香。只不过,林若雪蹬被子的老毛病没有改,露出了两条雪白的长腿。

    罗非走过去,处乱不惊的帮她盖好了。

    而就在这一刻,林若雪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怯生生的扑到了林若心的怀里,哽咽道:“姐!非哥这个禽兽!他、他……他太坏了!”

    林若雪的这个反应完全出乎罗非的意料。

    罗非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没好气道:“编,继续编。”

    “姐姐,你要相信我啊!”林若雪捂着脸说道,“他欺负了我一晚上了!姐姐,你总算来拯救我了!”

    林若心顿时暴怒:“罗非!”

    “干嘛?”

    “你居然对我妹妹做这种事!?你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林若心骂道。

    “嘿嘿,姐姐,就是这样,干掉他!”

    罗非无奈的耸耸肩,道:“你要怎么样。”

    “你继续吧!”林若心突然间话锋一转。

    “啊?姐姐!你怎么不管我?”林若雪郁闷的抱怨道,“他可是对我做了那种邪恶的事情啊!”

    “哼,你少来这套!我不相信!”林若心没好气道,“谁都知道这家伙对小女孩不感兴趣。”

    罗非却摇了摇头,道:“小女孩无所谓,关键是……太平公主啊!”

    “你们两个大坏蛋都给我滚!”林若雪顿时暴跳如雷。

    ……

    没多久,别墅里恢复了平静,美女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起床了。罗非也为她们准备好了可口的早餐。他用附近湖里活蹦乱跳的鱼做了一个鲜美的鱼汤猫耳朵面,让美女们大快朵颐,吃得很痛快。

    “小影,我们今天就要回去了。”罗非说道,“雪儿打扰你好几天了,不能再继续麻烦你了。”

    江月影抿嘴一笑,道:“其实没什么,有她在我还多个伴儿呢!不过雪儿现在还在上学,真的不能老是请假。”

    “嗯,那我们今天就走。”罗非说道,“一会儿我送你去医院。”

    “那就谢谢非哥了!”

    ……

    吃过早餐,罗非开着车送江月影去了北沧中心医院。这是北沧最大的一家医院,江月影在医院里担任实习护士。

    罗非对这家医院并不陌生,因为早在两年前,他曾经在这家医院执行过一次任务。当时,他对医院里的很多情况都知根知底了。

    “月影,你在中心医院哪个部门工作?”罗非问道。

    “哦,我在中医部工作。”江月影说道。

    “中医部?”罗非心中一阵暗笑,真够巧的,她怎么在那个部门工作啊?

    “是啊。我爸爸就是学中医的,后来自己开了药铺。他希望我在中心医院实习一年,学到点东西。以后好接他的班。”江月影说着,不由叹了口气道:“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主管和护士长都特别不喜欢我。好多东西都不教我。”

    “护士长和主管?”罗非笑问道,“护士长姓周,主管是姓刘的,对吧?”

    “非哥,你怎么都知道?你认识他们?”江月影不由一愣。

    罗非笑而不语。

    ……

    不大一会儿功夫,罗非的车子已经开入了医院的停车场中。车子刚停稳,一辆宝马7也停在了他的旁边。

    呵呵,冤家路窄啊!罗非悠悠一笑,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一些往事。两年前,罗非曾经在医院里住过一个月,当时和这辆宝马7 的主人还产生了一些小故事呢。

    罗非并没有着急下车,而是冲着江月影说道:“你去上班吧,我们下午回天州,咱们中午还能一起吃顿饭。”

    “好,非哥再见!”

    “嗯,再见!”

    江月影刚关上车门,正要朝着医院主楼的方向走去,一只肥厚的手突然排在了她的肩膀上:“呵呵,小妮子买车了?不过车子太一般了,颜色也不配你,你瞧你!多粉嫩的小姑娘,怎么配了一辆烟车呢!”

    罗非为人比较低调,这一次来沧州,他开的车子是一辆普通的大众,当然无法和宝马相比。而江月影倒不是买不起车,而是因为毕业后时间一直比较紧,抽不出时间学开车。

    和江月影说话的这人是个中年人,他四十多岁的样子,戴着一副烟框眼镜,头顶上如同盆地一般,长相也是其貌不扬。

    他就是江月影的上司,北沧中心医院中医部的主任刘一守。中医部在北沧中心医院是个油水比较多的部门,而刘一守本人经常利用职务之便贪便宜不说,还特别喜欢调戏本部的小护士。江月影脾气好,长相俏丽,他当然对她存有不良的居心。只不过,江月影一直对他避而远之。

    江月影嫌恶的闪躲开了,一张俏脸瞬间红透了:“刘主任,你想干嘛?”

    “你瞧你,紧张什么?我喜欢你才跟你多说一句的!要是不喜欢啊,呵呵,一边待着去!”刘主任的话语里暗藏杀机,“对了,月影,你快转正了吧?”

    江月影不由脸色一沉,道:“主任,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吗?请不要拐弯抹角的!”

    “哟!小姑娘家家的脾气还不小!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跟你谈谈工作上的事情!我听周护士长说,你最近的表现不是特别好,转正可能有点困难。我想,如果你要是今晚有抽出时间跟我找个饭店聊一聊,我兴许能帮你说几句好话?”

    江月影虽然不算成熟,但绝对不傻,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对方的意思,顿时怒从心生。

    这份工作是江月影的父亲帮忙找的,动用了一些关系。否则以她一个普通药校毕业的学生,想在全市最好的医院上班恐怕不容易。她不想辜负了父亲的一片好意。

    所以,即便是江月影心中有火,也只能暂时压抑住了:“主任,不好意思,我今晚约了人。我还要工作,先走一步了!”

    “哎,月影,别走啊你!”刘一守很不识趣,厚着脸皮要追过去。

    而就在这一刻,一只强有力的手突然间狠狠地按住了他的肩膀:“你是不是耳朵有毛病,没听到人家说什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