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我对你很失望
    一种突如其来的疼痛感让刘一守惨叫了一声:“哎哟!谁啊!还不松手!”

    “我。”罗非的回答非常简单。

    刘一守定睛一看,顿时暴怒道:“你!罗非?!你怎么回来了?”

    刘一守当然认识罗非。两年前,罗非为了执行任务,曾经在北沧中心医院当过义务护工,当时他就在中药部工作。

    刘一守本人贪财又好色,罗非当然看他不顺眼。那一年,年少气盛的罗非临走的时候还甩给了他两个大巴掌呢!

    刘一守对于这件事仍旧耿耿于怀。他上下打量了罗非几眼,又看了看罗非的车子,不由冷笑道:“两年不见,稍微有点长进了啊!怎么着小弟,又来这找我麻烦?”

    “我对你没兴趣。”罗非的目光转向了江月影,“我只是听说你和周护士长还是很喜欢欺上媚下,这个臭毛病该改改了,要不然会有人收拾你们的。”

    “哟!这不咱们的罗护工吗?两年不见,还是这么狂啊!”罗非的身后,一辆奥迪a8里走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这女人有几分姿色,身材保持的也还不错,只是仍旧无法和清纯的江月影相比。

    她就是医药部的护士长周小萍。

    江月影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并不想给罗非惹麻烦,连忙说道:“我先去工作了!”

    “工作什么啊!你知道吗?你工作都快丢了!”刘一守轻哼道,“罗非,你既然这么爱管闲事,我今天也不用给你面子了。我能让这丫头在这干不下去,你信吗?”

    此时,罗非等人的身后已经走来了几个小护士,她们都是中药部的,一个个望着这幅场景发呆。

    “完了,月影要被开除了!”一个戴着眼镜的护士说道。

    “呜呜呜,笨蛋月影,你干嘛得罪这俩人啊!平时给你穿的小鞋还不够多吗?”一个胖乎乎的小护士痛心疾首,她和江月影的关系特别好,非常担心她的前途。

    此时,没等罗非说话,周小萍也开口了,恶毒的说道:“死丫头,平时上班不好好上,净整这些没用的。你觉得这个小白脸很靠谱吗?你的品味也够低的,随便一辆破车就能把你卖了?”

    江月影顿时脸色一沉,道:“你们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非哥!他跟你们无冤无仇……”

    “一边待着去!你懂个屁啊!”周小萍伸出手,蛮横的推了江月影一把,“这小子两年前可是把我和刘主任得罪透了。现在又来这里干什么?是想摇尾乞怜,重回中药部?告诉你,没门!”

    “不不不,有门!”刘一守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罗非,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你要是想回来也行,给我磕头认罪,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罗非望着眼前这两张令人厌恶的嘴脸,不由摇了摇头道:“没想到都两年过去了,你们俩一点长进都没有。看这意思,月影继续留在这里工作,对她的身心健康会有很大影响。”

    “哼!说的倒是很轻巧的,你有本事把她调走啊?!”周小萍一脸鄙夷的说道,“真以为自己手眼通天,有这么大的本事?”

    罗非也不再搭理他们,而是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喂!咱们的见面时间改一下,你现在过来吧,我在中药部。对,中午不吃工作餐了,我约了江月影。对,嗯,你来吧!”

    罗非挂断了电话后,突然拉住了江月影的手,带着她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刘一守知道罗非有功夫,并不敢靠近,但是他的臭嘴却一直没闲着:“呵呵,月影!我还真小看了你,想不到你这丫头有点意思,居然和这小子有一腿!行啊,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你们自己是怎么灭亡的!”

    江月影其实到现在都不是太清楚罗非到底是什么人,她更不知道罗非是在给谁打电话。但是,她已经气得忍不住要发作了。

    只是,江月影还没来得及开口,罗非就没好气道:“你怎么这么怂啊?”

    江月影顿时一愣:“呃?非哥,这是什么意思?”

    “怼他啊!”罗非气不打一处来。

    江月影有些郁闷的问道:“哥,我也知道该怼他,可是怎么怼啊?”

    罗非叹了口气,一脸无奈的说道:“你笨死算了。你知道吗?有的时候天生善良是一种罪!”

    “哥,那我真的是罪无可恕了。”

    罗非听到这句话,只感觉自己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江月影的确非常善良,这一点从跟她的接触中就能够体会到。在云城她对姐妹们都很照顾,尽管她自己的年纪都是众女中比较小的。而林若雪在她家住了几天,也对她赞不绝口。

    罗非摸了摸江月影的小脑瓜,道:“给你一个提示吧。你老爸之所以能把你弄到中心医院,是什么原因?”

    江月影顿悟。她突然间站起身,虎视眈眈的走向了周小萍。

    周小萍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了几步:“你、你想干嘛?想打人是吗?”

    周小萍是个色厉内荏的女人,专门欺负手下的小护士们,在她手下,也唯有那些能拍马屁、能给她好处的小护士站得住脚,其他人都不行。但是,她也怕硬的。

    “打你?我怕脏了手!我告诉你,你再敢欺负我,我就把你的事都说出去,让院长扣你工资!”江月影气呼呼的说道。她本以为这一番话已经够狠了,可是回头看了一眼罗非的时候,却发现罗非已经捂住了脸。

    “我的天啊!你能不能笨死?这叫怼人?完全不疼不痒啊!”罗非感觉自己已经教不会这个小笨妞了,郁闷的想撞墙。

    “那该怎么样啊?”江月影很虚心的请教起了罗非。

    罗非叹道:“听好,我就说一遍,你跟着学。你告诉这两个人渣,你们马上就要被开除了,从此之后进不了北沧任何的医疗体系工作了!赶紧自求多福了!”

    罗非刚说完,江月影傻了,两个人渣则笑抽了。

    刘一守居然没忍住,凑到罗非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你醒醒!醒醒啊!别做梦了好不好?想把我开除?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样,咱们医院的脑外科手术很发达,我和陆主任的关系可不错,可以帮你预约一下,把你脑子里的水取出来!”

    “是啊!我看在这小子有病啊!病的还不轻呢!要不然先住院吧?”周小萍也笑得前仰后合。

    很显然,他们都把罗非的话当做了吹牛。

    然而,江月影却点了点头,认真的回应道:“哥,你说得对啊!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罗非叹道:“过分的善良等于愚蠢。以后我叫你蠢影好了。”

    “呜呜呜,我也不想这样!”江月影郁闷之极。

    “好了,会怼人了吧?开怼!”罗非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江月影瞬间来了精神,指着刘一守和周小萍说道:“你们两个别笑了,等死吧!只要我一句话,你们俩肯定被开除!”

    周小萍听到这句话,顿时收敛了笑容,又愤怒了冲了过来,伸手就要去捏江月影的脸:“死丫头,我看你是活腻了!今天就给我滚出医院去!”

    周小萍的手即将捏在江月影的俏脸上的时候,江月影突然伸出手,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用力的反向一扭!

    只听见“咔”的一声,周小萍的手脱臼了,疼得她惨叫了起来:“啊!你干嘛!啊!疼死我了!”

    “好啊!反了你了!你个死丫头,我看你找死!”刘一守大怒道,“你不用在这干了!”

    “不用在这干的是你们俩!”江月影终于露出了愤怒的表情,道,“欺负我那么久,你们该遭到报应了!”

    刘一守连忙扶起了倒地的周小萍,气哼哼道:“好啊,死丫头,臭小子,你们都等死吧!”

    “要死的是你!”刘一守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刘一守一时间恼怒,居然爆了粗口:“操!谁他妈废话呢!”

    “你谁跟这么说话呢?”来人厉声道。

    刘一守这才如梦初醒,吓得差点没跪下:“院长!您怎么来了?”

    “哼,刘一守,周小萍,你们俩真是死不悔改,忘了这几年护士们和患者怎么投诉你们的吗?”院长是个个子不高的小老头,戴着一副银框眼镜,看上去很斯文,但是说话的时候非常有分量。

    刘一守虽然有些害怕,但并没有到惊恐万分的程度,平日里院长对他们虽然严厉了一点,但一直无法下定决心开除他们。因为刘一守还是有些本事的,而医院现在一直都是处于用人之际,离不开他。和他狼狈为奸的周小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留下的。

    “院长,我们知错了。”刘一守嘴巴上这么说,可是并不服气,“可是罗非和江月影对我们说话太不客气了。这是下级对上级应该有的态度吗?”

    “呵呵,谁是上级?谁是下级?”院长冷笑道,“你们狗眼看人低的毛病早就该改改了!人家月影和罗总都是好人,人家不愿意跟你们计较,你们还来劲了?真以为我不敢开除你们吗?告诉你们两个,现在立刻给我去人事部办离职!以后永远不录用你们!”

    刘一守和周小萍顿时如遭雷击。

    周小萍没了主心骨,顿时瘫软在地上哭了起来。刘一守则一脸疑惑的问道:“院长,到底为什么啊?他们是谁啊?不就是一个护士和一个护工吗?您难道为了这么俩人,要把自己的得力干将给开除啊!”

    院长哭笑不得:“一个护士,一个护工?你还真有脸说!把你的耳朵给我掏干净了听好!月影的父亲江华董事长一直都是咱们中药部的合作伙伴!还有罗总,罗总是天州非凡集团的副董事长,这一次他是过来跟咱们医院做一笔大生意的!你连这么重要的人都看不清楚,你还留在这干嘛?”

    “啊?!这、这怎么可能?”刘一守差点瘫在地上。江华他是认识的,那是北沧很有名的中药连锁店的大老板,自己拥有多项配方,在北沧医药界赫赫有名。而北沧和天州的联系同样十分密切,院长曾经在上一次的医疗会议上说过,他要和天州著名的非凡集团合作!

    罗非又叹了口气:“月影,你怼人的功夫真的没法给院长相比啊,我对你很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