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热情的拉米亚
    罗非和林若心都是雷厉风行的人,说要做什么,就立刻会做,不会拖泥带水。

    第二天上午,林若心用一个小时开完了会,非凡集团的骨干成员全体通过了罗非的计划书。随后,林若心给了罗非一个星期的假,并带上了陈静、丁薇、甘甜一起陪着罗非回家。

    罗非同时也带上了保镖团的一部分精英。

    午夜时分,他们乘坐的飞机已经离开了天州,直奔意国。

    飞机上,罗非已经睡着。他这几天非常忙碌,非凡公司的业务不能落下,同时还要兼顾狼团和凤团的活动。手心手背都是肉,都是自己人,必须让他们都吃饱喝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此时,丁薇就坐在罗非的身旁,帮他轻轻擦拭掉了额头上的香汗。

    最近一段时间对于丁薇来说,是特别幸福的时光。赵子亮在香江的工作已经走入正轨,几天前还给赵家二老寄来了钱,而且时常跟她通电话,言谈之中显得成熟了很多。而丁薇欠罗非的钱也已经彻底还清了。当然,这是因为她吃掉了双沽港的不少业务,而那些业务其实都是罗非让给她的。

    丁薇帮罗非擦掉了汗水的时候,不由贼兮兮的了周围几眼,生怕被林若心和甘甜看到。现如今的她已经是过来人了,生怕因为自己一时的不谨慎给罗非带来麻烦。

    不过,就在这一刻,凤凰的双眼却正在凝视着丁薇。

    丁薇的脸蛋一时间红透了。她就坐在罗非的右边,而罗非的左面就是凤凰。

    此时,凤凰也左顾右看了一番。她发现众人都睡熟了之后,这才低声说道:“放心吧,我什么都没看见。”

    丁薇尴尬的点了点头。

    凤凰想忍住笑,可是看到丁薇平日里那么正经的女人居然也懂风情,还是笑出了声。

    丁薇郁闷的侧过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其实,挺好的。”凤凰止住了笑声,认真的说道,“薇姐,非哥是个苦命人。他这一辈子都在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却一直没能如愿。你的出现的确拯救了他。”

    “你说反了,其实是他拯救了我。如果不是他,我想我的生活肯定还是一团糟。”丁薇叹道。

    “其实,这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也不错。”凤凰说道。

    “那你和他呢?”丁薇问道。

    “我?”凤凰不由一愣,“说我干什么?其实我和他真的没什么。”

    “哼哼,我不相信。”丁薇说着,目光又转向了林如心和甘甜。此时,两个小美女紧紧依偎在一起,已经睡熟了,那俏生生的睡相着实可爱。她淡定的说道,“小凤,如果有一天,小非真的找到了值得一辈子相守的女孩子,我会放手的。我绝对不会纠缠他。”

    凤凰不由一愣:“这个……”

    凤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丁薇的无私她已经见识过了,老实说,凤凰作为一个女人,都非常喜欢丁薇。但是,丁薇的这种说法,凤凰不会赞同,因为她觉得这样做太被动了。

    ……

    飞机在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5点半。

    众人刚一下飞机,只感觉一阵神清气爽。

    甘甜拼命地深吸了一口气,顿时开朗的笑道:“海风的味道!和天州的味道很相似啊!”

    罗非点了点头:“对,这就是西岛的风景。”

    “啊,咱们不是飞罗城?怎么跑到西岛来了?”甘甜颇有些诧异。

    “因为我家在这里。”罗非不由撇撇嘴,“丫头,你是不是没睡醒啊?”

    甘甜挠了挠头道:“我真的没睡醒,不过,主要是饿了。”

    罗非郁闷的说道:“谁帮我把这家伙扔到海里去!简直太可恶了……”

    林若心抿嘴笑道:“看在这家伙规模比较大的面子上,饶了她吧!”

    罗非摊手道:“她大跟我没关系啊,我又没测量过。”

    罗非刚说完,甘甜就攥紧了小拳头,双眼都在冒火:“姓罗的,我彻底醒了!你觉悟吧!”

    ……

    几分钟后,满头是包的罗非一脸幽怨的开着车,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甘甜坐在了他的身旁,时不时的捏捏他的耳朵,拽拽他的老脸,还用言语威胁他:“快点开!老娘饿死了!快点找吃的去!”

    “若心,我想辞职,想离家出走。”罗非悲哀的说道。

    “我不同意。”坐在后座上的林若心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好不容易找到你这么好的苦力,我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嘿嘿,就是就是!”陈静也十分得意的说道。

    “你们就知道欺负小非。”丁薇叹道,“早知道就不带你们来了。”

    “吼吼,薇姐心疼了!果然女大三,抱金砖啊!”陈静故意口无遮拦的说道。她和丁薇是同时进入非凡集团的,两人关系最近。即便丁薇把自己和罗非的事情守口如瓶,但陈静还是看得出她对罗非的感情的。所以一直都在明里暗里撮合他们。

    只是此言一出,罗非和丁薇都脸红了。

    林若心感到车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连忙说道:“那个,罗非啊,咱们去吃什么呢?”

    罗非这才松了一口气,道:“这几顿飞机餐吃得我想吐,实在太难吃了。我要带你们吃点西岛的家常口味!”

    “好啊,太好了,我们都饿死了!贱人,快点开车!”甘甜又一次捏住了罗非的耳朵。

    ……

    罗非忍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车子开到了一个美丽而宁静的小镇上。

    车子停好,众人一起下车的时候,罗非突然间一把将甘甜背了起来,照着她的屁股一通狠拍,怒道:“死丫头,我忍你很久了!”

    甘甜大吃一惊,连忙挣扎道:“大贱人,你有种放下我,看我打不死你!”

    “呵呵,没等你打死我,我先打死你算了!”

    “姐妹们救命啊,你们不能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啊!你们的良心大大滴坏了!”

    林若心等人都在无良的笑着,却没人搅局,就看着罗非血虐甘甜。

    许久之后,罗非才放下了甘甜,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一个非常古朴的小饭馆的门口。

    此时,饭馆已经开张营业,一个体形十分健硕的意国中年妇女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第一眼看到罗非的时候,顿时大喜,连忙用意国语说道:“我的上帝啊!罗!你回来了!”

    罗非走上前抱住了中年妇女,居然在她红润脸蛋上亲了一口。

    那中年妇女顿时满脸桃花,笑嘻嘻的说道:“你的小流氓,明明带来了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却偏偏还要调戏我!”

    “拉米亚,我想念你做的托米纳了!”

    “好的,我这就去给你做!”拉米亚笑道,“多做几份,对不对?”

    “嗯!另外把你家自酿的葡萄酒多拿几瓶来!”

    “没有问题!快,请进!我的孩子!”拉米亚非常热情的招呼众人走了进来。

    此时,肥狼蹑手蹑脚的跟在了凤凰的身后,刚要脚底抹油溜进去,却一把被拉米亚拽住了手腕,还没等肥狼说话,拉米亚就一把夹住了他的脖子,照着他的屁股上也是一通狠拍:“臭小子!舍得回来了?看我不打死你!”

    林若心等人顿时大跌眼镜……许久后,甘甜才怯生生的问道:“原来打屁股是你们家的传统啊!”

    罗非笑道:“算是吧。不过,这里严格的说不算我家的范围,这里是托米纳镇,离我家还有一段车程。我以前经常来拉米亚家吃东西。她做的意餐是最好吃的,没有之一。她家的酒也非常好喝。”

    ……

    没多久,热情的拉米亚就为众人上菜了,甘醇的葡萄酒散发着撩人的芬芳,蓬蓬松松的面包被一层喜人的金色覆盖,小麦的甘甜已经送散发出来。当然,少不了意国最好吃的意面,以及一道用牛肉和各种时令海鲜搭配,香气逼人的正餐。它的名字就叫托米纳,和小镇同名。

    “罗非,其实你的家乡人挺好的。”林若心和罗非一起来到吧台前拿酒的时候,林若心低声说道,“为什么还是不愿意回家呢?”

    罗非道:“家里和家乡的感觉完全不同。怎么说呢……其实他们和华夏人很相似,非常重视‘根’的概念。西岛人的根深植于对家乡满怀的激情与热爱中。他们顽强地保持着历经变革沿袭下来的宗教传统,一切西岛传统的核心便是家庭观念。

    按道理说,一个西岛人远走他乡,并不疏离家庭。因为西岛人认为,家庭成员应该亲密无间,哪怕不住在一起。单枪匹马行事的风格在他们看来是奇怪而不可思议的。”

    “你有故事。”林若心说道。

    “我还有酒。”罗非说道,“但是咱们今天不谈这个,吃饭,好不好?吃完之后,我带你们出海,咱们去海钓。”

    “不回家看看吗?”林若心有点着急了,“罗非,这不是你的套路,你不是这样的人!”

    “呵呵,总要带些礼物给家人吧?空手回去不是我的习惯。”罗非笑道。

    “这还差不多!”林若心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对了,你和拉米亚的关系很好,她是你的……”

    “救命恩人。”罗非内涵的说道,“难以想象吧。其实在我11岁那年,曾经差一点被饿死,是拉米亚救了我。”

    “啊?这是怎么回事?”

    “算是童年的烙印吧!若心,不要问了。我会难过的。”罗非果断的中止了这个话题。

    其实随着任务的深入,罗非也在有意识的给林若心透露一些消息,但是并不能透露全部。有些事情,要到某一天自己彻底能掌控局面的时候,他才会说出来。

    而拉米亚和罗非的事情,是真事。那一年,罗非刚进入猎杀者的训练营,在极度不适应的情况下出逃了,是拉米亚救了饥肠辘辘的他。而后,他被抓了回去,几乎被教官打死……

    ……

    众人都吃饱了之后,罗非单独走到了拉米亚的身边,一把搂住了她的时候,已经悄无声息的把一张卡塞进了她的口袋中:“拉米亚,我还会回来的。”

    罗非说完,转身而去,不再停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