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老天爷都救不了你!
    ;

    此时的二强已经完全瘫痪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被特警们带走了。



    沈倾城望着两个人颓废的背影,不由凄冷一笑:“呵,老爸,你一世英名,居然死在这两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手里!”



    “倾城,人生不如意十有**。”罗非道,“过去的事情不要多想了,往前看!”



    沈倾城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了一丝笑容,走过去一把揽住了罗非的手臂,动情地说道:“罗非,我愿意为你,放弃所有该放弃的黑暗。从今天开始,我的身份只有两个,那就是天虹集团的董事长和……你的女人。”



    “哦?我可听到了!罗非的女人很多的,不怕我告密吗?”蓝天明悠然笑道。



    “哼,臭老头,你不怕我杀人灭口吗?”沈倾城轻哼道。



    “哈哈哈!”罗非和蓝天明都笑了。



    整整一天时间,罗非都在沈倾城的家里。沈倾城对罗非毫无保留了,她把自己一切的矜持,一切曾经不好意思给罗非的,全都给了,让罗非整整一天没有走出她的卧室。



    也从今天开始,澳城和香江突然间少了两个叱咤风云的顶级帮派。一个是曾经的香江霸主蓝帮,另一个是曾经的澳城王者天虹帮。



    ……



    半个月后的一个上午,罗非驱车带着甘甜一个人出门了。



    一路上,甘甜一句话都没说。



    罗非知道她憋着心事,却没有问她一句,下了飞机之后带着她从这边乘坐计程车,很快来到了香江第一监狱。



    第一监狱是羁押重刑犯的地方,死刑、死缓、无期和一些还没有被判刑的重罪嫌疑犯都关押在这里。



    刚一到这里,甘甜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顿时露出了一丝少女特有的狡黠:“大贱人,你何必多此一举呢!”



    罗非笑道:“走!跟我进去吧,咱们去嘲讽嘲讽他,我可不能让他清闲。”



    甘甜不无担忧的无奈道:“可是,万一……”



    “放心吧,他该吐的东西都吐出来了,已经没什么价值,就等待宣判呢!”罗非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凶狠的光芒,“只是,他没怎么受苦。这种混蛋,怎么能让他那么安然的上路呢?他得带足了忏悔去地狱里三省己身才对!”



    ……



    虽然泰伦德是被秘密羁押在深城第一监狱的,但这里的官兵每日仍旧如临大敌,把泰伦德看守的密不透风。



    之前,泰伦德被罗非和甘甜打得几乎丢了半条命,左小腿和左掌被罗非打成了贯穿伤,而右臂右小腿则被甘甜打断,他修养至今,外表上的伤是好利索了,可是手脚却远远不如原先那么有力了。



    现在,泰伦德被罗非“特别关照”,住在了私人单间里,每天都是粗粮青菜,吃得十分清淡,养尊处优的身体倒是比以前健康多了。



    现在泰伦德住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危险品,就连吃饭的碗、筷都是塑胶的,没有牙膏,只有漱口液。最大程度的避免了他自杀的可能。



    而实际上,泰伦德死不死已经无所谓了,他的身体上虽然坚挺,但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权。现在的他,实际上和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区别。



    现在,不管泰伦德愿不愿意,只要是罗非想看望他,他就必须出门迎接。



    而在他被关押的半个月中,罗非一次也没来过,因为罗非实在不想见这张丑恶的嘴脸。



    恰恰相反,甘甜很想见他,很想看看他现在的丑态。



    现在是下午三点半,泰伦德面无表情的被带入了探视间,隔着一层厚实的钢化玻璃,泰伦德拖着手铐脚镣,缓缓的走到了罗非的面前。



    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罗非,之后往旁边一扫,看到了一脸冷漠的甘甜。



    “呵呵呵,真想不到啊!”泰伦德咧着嘴,露出了一丝想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笑容,“想不到阿甘的女儿居然来看我了!”



    “是啊,来看看你现在的丑态。”甘甜说道,“反省过了没有?每天晚上有没有做恶梦?”



    “做恶梦?开玩笑!在这里真的很安逸,每天粗茶淡饭倒是乐得个自在,饭后还能做做复健,听听广播,看看电视,晚上还能洗个澡,过得舒服极了!”泰伦德笑道。



    “继续装。”罗非冷冷道,“自己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吧!眼眶里全是红丝,还敢说自己睡得好?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吧?是不是对死亡充满了恐惧?想没想过那些被你害死的人已经在阿鼻地狱里架起了油锅,就等着你下去了?”



    泰伦德这种臭名昭著的畜生居然是信佛的,听到罗非提及阿鼻地狱的时候,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噤,立刻凶相毕露:“姓罗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恐怕你做鬼都不会做的安稳。”罗非悠悠一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包烟,点燃了一根,随后又把剩下的烟递给了狱警大哥。



    狱警显然会错意了,想要拿给泰伦德,却被甘甜阻止了:“大哥,这是送给你抽的,这种畜生不该抽这么好的烟。”



    罗非又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保温罐:“大哥,辛苦了!我炖了些补品,和兄弟们一起吃,补补身子吧!监狱里湿气有些重。”



    保温罐故意没盖严,里面的海鲜散发出的美妙的香味一时间让泰伦德有些承受不住了。



    泰伦德过去曾经吃过苦,但是独霸一方,坐地称王之后,他一直锦衣玉食,过着非常奢侈的生活,早已戒不掉了。现在的他,恨不得和鲍鱼躺在一个被窝,恨不得抱着鱼翅睡觉!



    可惜,不能如愿了,永远都不能如愿了。



    狱警大哥虽然和罗非不熟,但是监狱长已经交代过他的情况。因此,他很兴奋的接过了这罐珍贵的馈赠:“多谢了,罗先生!”



    罗非说道:“能不能让我们和他单独聊一会儿?”



    狱警大哥点了点头:“没问题,不过不要太久。”



    ……



    对方走出去之后,罗非冲着泰伦德一摊手:“鲁参、吉品鲍、一品翅……过去经常吃吧?可是现在我告诉你,直到你被枪毙那一天,你都吃不到了!”



    泰伦德咬牙切齿道:“你现在就杀了我吧!”



    “杀了你?杀你干什么?你好好活着吧,每天继续睡大觉,做美梦吧!对了,如果梦见甘叔叔的话,千万要跪地求饶,求他托梦给甜甜,饶你一条狗命,让你苟延残喘。”罗非不是嘴炮,但他的嘴巴一旦发飙,谁都赶不上他。他能不骂一个脏字都要人性命。



    甘甜在旁边听着,她不需要说一句话,心中已经很爽了。看着自己的死敌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她心中的仇恨现在可以彻彻底底的释怀了。



    “罗非!你太毒了!你杀了我!有种杀了我啊!”泰伦德发了狂似的吼叫着,甚至想要用头去撞玻璃,可是无奈,几个狱警已经快步冲进了房间,即时制止了他。



    罗非已经站起身,淡淡道:“想去死,先学会如何心怀愧疚的活!甜甜,你还有话跟他说吗?”



    甘甜点了点头,随即站了起来,道:“泰伦德,安心上路吧!你走之前我不会再来看你了。我爸爸生是警察,死是鬼差。他在地下为你煮好了油锅,你准备下地受刑吧!”



    “我、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泰伦德不甘的嘶吼着,可是身体却被狱警们拖出了探视间。



    ……



    几分钟之后,罗非陪着甘甜走出了第一监狱。



    罗非拿出了一根香烟,递给了甘甜,从不抽烟的甘甜却接了过来,豪放的抽了几口,结果呛得直咳嗽。



    罗非赶紧伸出手拍了拍甘甜的后背。



    甘甜却顺势紧紧抱住了他。



    这一刻,罗非似乎有所领悟了……他为甘甜做得太多了,以后可能会产生一些“良性”的负面效果。



    甘甜抱着他,甚至无所忌惮的亲吻着他的脖颈:“哥,我……爱……你”



    ……



    回家的路上,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胡美突然打来了电话,告诉罗非,她已经要随《江仙传》剧组一起去天海拍戏了。



    罗非挂断电话的时候,故意问道:“猜一猜是谁打来的电话?”



    甘甜的回答让他喷血:“狐狸精。”



    罗非没好气道:“什么狐狸精啊,是小美好不好?”



    甘甜轻哼道:“那不就是狐狸精吗?还是一只会释法术的狐狸精!”



    话尽于此,罗非无法淡定了,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当然咯,你以为凤凰会把我当外人吗?”甘甜很坦然。



    一时间,罗非的心跳微微加速了,他的大脑在以最快的速度做着反应,思忖着对策。



    但是,这个聪明绝顶的男人偶尔也挺傻,就比如说现在,人家姑娘的心已经和你紧紧相贴了,你想这么多有个毛用?



    甘甜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外人的。说真的,小美挺不错的,虽然我不知道她这种能力是怎么来的,可是我知道她从没有用在伤害别人身上。”



    此时,罗非已经把车开刀了家中。他的目光转向了甘甜,居心叵测的问道:“别光说别人了,咱俩该怎么办?现在师太你尘缘已了,是不是该和我更进一步?”



    甘甜狠狠地瞪了罗非一眼:“大贱人,就知道你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家伙。这些日子一直忍着是吧?”



    “嗯嗯,你知道的太多了。”



    甘甜突然间打开了车门,朝着别墅里跑了过去,还回头送给了罗非一个国际手势:“哼!我才不会让你得逞咧!”



    然而,甘甜还没来得及开门,就被罗非一把抱了起来,一时间连挣扎的机会都没了。她只能玩命的在罗非的怀里扑腾:“讨厌!放开我!我、我什么都没答应你!”



    “呵呵,我还管你答应我什么?不好意思!我管不了了!你今天死定了小妞!老天爷都救不了你!”



    甘甜的心中小兔一阵乱跳:完了,呜呜呜,我今天好像凶多吉少了!



    



    还在找”超凡兵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