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我想通了
    林若心毫不客气的开火了:“不好意思,张xiao jie开出的待遇太低了。这个待遇完全不符合罗非的身价!”

    张灵舞的嘴角微微抽搐了:“林xiao jie,请你说话的时候不要太激动。年薪一亿米刀,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中,应该排名前十了,这样的年薪难道不能匹配罗先生吗?还有,张氏集团在五百强企业中排名第49位。我试问一句,非凡集团上榜了吗?”

    四目相对,张灵舞根本没给林若心以慢打快的时间。

    林若心却悠然一笑道:“你说的榜是去年的榜,是去年12月底统计出来的。我承认,那时候的非凡集团的确没上榜。不过到了今年年底再排榜的时候,肯定榜上有名。另外我要说一句,非凡集团从无到有,只用了四年时间。而贵司是家族企业,我记得应该有超过四十四年的历史了吧?”

    张灵舞顿时俏脸一红。

    林若心喝了一小口酒后,微然笑道:“年薪方面,罗非的确很低。甚至不如张xiao jie开出的价格的百分之一。不过,罗非拥有非凡集团30的分红。今年的第一个季度,罗非的分红是6亿5千万米刀。第二季度开始到现在,我们拓宽了业务,估计他下个季度的收益会超过10亿米刀。这些,张氏集团能给罗非吗?”

    此时,张灵舞攥紧了拳头,不由银牙紧咬道:“如果罗非先生愿意来张氏集团工作,就可以成为张家的乘龙快婿。将来会拥有张氏集团的继承权!”

    此时,陆晨一下子摔倒了地上:“灵舞,你……”

    丁士森连忙扶起了陆晨。

    罗非望着陆晨,十分同情的说道:“老弟,心里难受就多喝点酒吧……”

    陆晨何止难受,简直要自杀了。他喜欢林若心,林若心却对罗非有意思,他好不容易搭上了张灵舞,可惜张灵舞也看上了罗非!这个罗非简直就是他的一生之敌啊!

    陆晨的目光旋即转向了花田杏:“杏儿xiao jie,给你惹麻烦了,这里的气氛似乎不太好。”

    此时,花田杏笑呵呵的把刚炸好的天妇罗端给了众人,道:“请享用。其实我觉得气氛挺好的。这么多人喜欢哥哥。其实,我也喜欢哥哥。就算哥哥不娶我做老婆,我爸爸已经决定将花田社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送给哥哥了。”

    陆晨快哭了,他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受到了暴击!

    丁士森连忙问道:“哥,你没事吧?”

    “咱们走!”陆晨气得转身走了。

    丁士森连忙跟着一起走了。

    张灵舞看到两个跟屁虫都走了,顿时纵声一笑:“林xiao jie,现在没有外人了。花田xiao jie虽然跟我不是很熟,但也是咱们圈内人,更是女人。这年头,漂亮又聪明又多金的女人难找,但帅气又聪明又能干的男人,更难找。如果罗非先生愿意跟我走,我愿意嫁给他,一生好好的服侍他。以后的张氏集团就是他的了。”

    罗非眉头一皱,不由叹道:“杏儿,给我倒一杯冰冻酒,我有点上火。”

    林若心和花田杏都笑了。

    林若心收敛了笑容后,便一字一顿道:“张xiao jie的确很漂亮,身材也好,家世也没挑了。不过,如果我给罗先生开出同样的筹码,你觉得罗先生会怎样对我?”

    罗非顿时心中大喜,但毕竟花田杏在身边,他不好意思太过于直白。

    然而,让罗非意想不到的是……

    “是啊,我觉得你不会有胜算的,张xiao jie。哥哥最喜欢的就是若心姐姐。如果若心姐姐要嫁给他,你就算给哥哥一座金山,一个国家,他都不换!”花田杏不假思索道。

    刚才还胜券在握的张灵舞顿时感觉到了一阵匪夷所思:“罗先生,你真的这么想?”

    罗非和花田杏四目相对,看到的只是花田杏眼中的真实,他顿时会意,微微点头道:“没错,如果若心愿意嫁给我,我求之不得。我和张xiao jie,没有感情基础,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另外,用金钱来衡量爱情,本身就是一件很让人反感的事情。以后张xiao jie还是不要再这样做了,很低俗。”

    罗非刚说完,张灵舞就愤然起身,摔门而去。

    罗非轻笑道:“心智还有待修炼。”

    此时,林若心冲着花田杏说道:“杏儿,菜都做好了吗?”

    花田杏顿时将一个特大号的碗放在了罗非的面前,笑道:“特大号天妇罗盖饭!好了,都做好了!”

    “你出来一下。”林若心道。

    花田杏和林若心四目相对,居然有些紧张了。

    林若心不会武功,花田杏却深得父亲的剑术真传,不仅如此,她还已经在刘家镇毕业,这才有资格来到天海。可是,面对根本不会武功的林若心,花田杏紧张到了极点。

    花田杏怯生生的走到了林若心的面前,低声问道:“姐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林若心突然间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花田杏身材轻盈,只有八十多斤,居然被林若心一把搂在了怀里。

    “唔唔唔……”花田杏一阵嘤咛,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罗非已经不敢直视:“这也太刺激了……”

    许久,林若心才松开了花田杏。

    此时,花田杏如同梨花带雨,泣不成声:“对不起,姐姐。”

    林若心捧着花田杏的小脸,摇了摇头道:“其实刚才张灵舞有一句话说的挺对。这个世界上,又帅又聪明又有能力的男人真的太少了,更何况,这家伙还那么懂女人心。”

    罗非不敢接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吃起了天妇罗盖饭。

    不得不说,花田杏的手艺真的太棒了,天妇罗外焦里嫩,吃起来无比的幸福,米饭也是松软之中带着撩人的弹性。

    “姐姐,杏儿会祝福你们的,会一辈子守望你们的……”

    林若心望着罗非,不由轻叹道:“在人间谁不活得像一场炼狱?如果学不会苦中作乐,那就请学会苦中挣扎吧。”

    ……

    吃过晚饭,花田杏开着车,带着罗非和林若心一起,回到了天海的家中。

    此刻的别墅里显得有些冷清,毕竟现在非凡集团的大部队都在天州。而林倩和白凝霜有自己的居所,并不在这里住。

    林若心带着花田杏回到了自己房间,和她一起睡下了。

    罗非也睡了,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突然间变得没心没肺了。

    苦中作乐,长久以来,罗非一直都是这样做的。罗非并不喜欢亏待自己,因为他知道亏待自己,是最不仁义的行为。一个人如果对自己都不够好,那又有什么能耐去爱别人呢?

    这一晚,平静中度过。

    第二天清晨,当罗非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然看到阳台上站着林若心。她穿着半透明的白色纱裙,披散着头发,恬然而淡定。

    罗非无声无息的走过去,双手一把搂住了她,不由分说便在她的脖颈上开始烙印。

    林若心没有反抗,甚至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罗非的双手顺着那半透明的衣装探进去,去感受那无尽的美妙……此时,他居然发现林若心在主动配合。

    “呼呼呼……”罗非的呼吸声慢慢地变得不均匀了,“若心,你……”

    “非哥,咱们订婚吧。”

    罗非大惊后,便是大喜,连忙说道:“好!”

    罗非等着一天不知等待了多久……只是林若心一直都不肯松口,今天, 似乎是乾坤倒转了!

    然而……

    “你想得美!”林若心突然间扑向了他,一双雪白的小手在他的胸前不停地抓挠,“你个大贱人!你个大混蛋!我杀了你的心都有!谁会跟你订婚!鬼才会跟你订婚!”

    罗非叹道:“梦醒了……”

    罗非说完,便连连倒退,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林若心却不肯放过他,继续攻击他。

    罗非突然间伸出了手,一把按住了林若心的头,将她生生在了自己的脸上,紧接着立刻伸出了双手……

    快捷而凶残的侵袭,让林若心的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你坏!我恨死你了!你个大混蛋!你昨天就该跟着棒国女人回棒国去!还留在这干嘛?”

    罗非笑道:“你越吃醋,我越高兴!”

    罗非说完,便一把将她抱起,自己也站起身来。

    林若心生怕自己摔在地上,只有紧紧地搂住了罗非,但是姿势却很不优美了。

    “若心,在我们订婚之前,要不要来个仪式?比如说,以身相许?”罗非调侃道。

    林若心咬牙切齿:“想都别想!除非你用强!不过,那不是你的风格!”

    罗非故作一愣:“呃?你怎么知道我要改变自己的风格?我以后只用强,嗯,从今天开始,从此时此刻开始!”

    罗非说完,便腾出一只手,照着林若心的肋间戳了起来。

    “痒痒!痒死了!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林若心受不了了,终于忍不住求饶了。

    此间,二人四目相对,罗非慢慢地把嘴唇凑了过去。

    林若心却羞涩的避开了,低声道:“非哥,其实,这个世界上有比我更好的女人。”

    “我最在乎你。”罗非一字一顿。

    “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想听到你说那句话。你只要肯说,你哪怕是在骗我,我立刻就跟你去领证。”林若心恳切的说道。

    罗非心头猛跳,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悄然来袭。然而,他却还是摇了摇头:“我不是他,我没法承认,这是原则问题。”

    林若心不由一愣……片刻后,她松开了罗非,缓缓地走远了:“不识时务的混蛋,你真的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吗?”

    “你、你要干嘛?”罗非吃惊不已。

    林若心退到了卫生间的旁边。

    轻薄的外衣慢慢地倾落在地上的时候,林若心雪腻的娇躯已露大半,洁白无瑕,凹凸饱满,高傲而修长的大腿惹起了人们无尽的联想。

    罗非一时间口干舌燥,连忙问道:“你想通了?”

    林若心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道:“我想通了……”

    罗非心中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崩塌,再也忍不住了:“若心,我们去订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