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恶人聚会
    许久了,真的等待许久了。此时此刻,罗非情感的潮水完全无法遏制,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

    此时,林若心仍旧在笑,笑容之中,带着以前根本无法从她脸上看到的邪魅。

    罗非即将将她拥入怀中的一刹那。她突然间后退了一步,旋即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哼,大贱人!我想通你个大头鬼啊!”

    罗非的鼻子差点撞在门上,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心妞,你死定了!有种你今天别出来!”

    “哼哼,姐今天还就不出来了,看你把我怎么样!”

    “呵,你不去上班了?”

    “笨蛋,今天是周六!”

    “谢特……”罗非气得牙根痒痒,“你信不信我用强把门撞开!”

    “呵,你不怕我受伤你就来啊!”林若心满不在乎的说道,“我知道,某人最在乎我了,我要是受伤,比他自己被打死还疼呢!”

    “小妞,你居然利用我的弱点,你太卑鄙了!”罗非暴怒道。

    “嘿嘿嘿,非哥哥,你失去常性的样子,人家好怕怕哦!”

    “……”

    斗争了五分钟后,卫生间里传来了潺潺水声,林若心居然悠然的洗起了澡。

    然而,卫生间外却也是一阵平静。

    林若心一开始没管这么多,只是开心的跑了个澡,而当她偷偷摸摸的探出头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空无一人。

    “诶?这家伙去哪了?”林若心正一阵诧异的时候,罗非突然从天而降,一下子将她扑倒在了地板上。

    “啊!”林若心吓得花容失色,大惊不已,“你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呜呜呜,救命!救命啊!”

    “小丫头,我看你最近皮痒痒了,看我给你好好松松!”

    “不要!不要!甜甜救救我啊!”

    “哼,谁都救不了你了!”

    ……

    今天是个阴雨天。罗非打着雨伞,带着林若心和花田杏一起外出买菜。同时,他也给林倩和白凝霜打了dian hua,喊她们一起过来吃饭。今天,是一个很美妙的周末。

    而与此同时,林天成也约了丁进、陆晨等人,在自家集团开发的听香水榭垂钓。

    凉亭下,林天成显得十分悠然,脸上丝毫看不到一点急躁。

    但陆晨年少气盛,已经有些受不了了,终于忍不住问道:“天叔,你叫我们过来不只是为了钓鱼的吧?”

    “所以说,年轻人就是急躁啊!”林天成不慌不忙的收起了鱼线,将一条大鱼钓起。

    而此时,一旁的丁进则用抄网将鱼捞出,笑道:“好大一条鲤鱼!”

    “两位叔叔,现在都已经火烧眉毛了,你们怎么这么淡定?”

    丁进道:“陆晨,你也看到了,今天我连儿子都没叫过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进叔,您说。”

    “这是因为我觉得士森还足以挑起大梁。可你就不同了,你老爸把公司的财政大权都交给你了。你即将成为一个做大事的人。”丁进道。

    “叔,谢谢你的夸奖。”陆晨微微点头。

    “陆晨,你记住,自古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更不愁没女人。女人永远是咱们的玩具。”林天成轻笑道,“当你有了足够的实力将女人的男人碾压的时候,那个女人也必然会跪在你的面前。”

    陆晨顿时豁然开朗:“听天叔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叔,您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能对付罗非?”

    “呵。”林天成微微一笑后,看了一下自己的劳力士表,道,“中午十二点,有两位重要的客人过来陪咱们吃饭,你也留下来吧。我要为你打开一个新的世界。”

    “好的!好的!”陆晨鸡啄米般的点点头。毕竟在天海,陆风集团固然实力雄厚,但和林天成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一次,林天成主动向他抛出橄榄枝,他求之不得,更何况,林天成和罗非也是死敌。

    ……

    今天,林天成的运气不错,连续钓上了好几条大鱼。他命厨师准备了鱼火锅,甚至还拿出了朋友送给他的ji pin女儿红。

    青梅煮酒,酒香四溢的时候,两个重要的客人终于来了。

    这二人,一个身材高大而略瘦,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他带着一张笑脸,逢人便笑。而另一人四十多岁,是个圆脸壮汉,脸上透着一股阴森。

    林天成快步走过去,和两个人热情的拥抱了起来:“两位老朋友终于肯来了!”

    二人望着林天成,都是嘴角微扬。他们都是天海的江湖大佬,地位根本就不是陈科那个级别能够相提并论的。林天成在过去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苦心运作,终于请的他们出山了。

    丁进和陆晨都站起身,走向了这俩人。他们只是看了这俩人一眼,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陆晨小心翼翼的问道:“天叔,这两位叔叔是不是傲天帮的老大孙傲然和云帮的老大杜月明啊?”

    “呵!小伙子眼力不错!居然认得我?”壮汉淡然一笑,“你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少爷了!”

    “来,我来介绍一下!傲然老弟、月明老哥,这位是陆风集团的少东家陆晨。这位,你们应该都认识,咱们天海的商界不倒翁,丁进!”

    孙傲然微微点头,道:“丁进、陆晨,如雷贯耳啊!”

    丁进道:“两位兄弟,来,请坐!今天咱们聚在一起,都是缘分,必须多喝几杯才是!”

    林天成立刻把二人请到了座位上。

    此时,丁进一把拉住了陆晨,轻声道:“阿晨,一会儿什么都不要说,听着就是了,这是你难得的学习的机会。”

    陆晨一向心高气傲,以前丁进这么说,他早就几句话怼过去了。但是现在,他不敢怼了。不是怕丁进,而是他太想干掉罗非了,但自己的能力又不足以干掉他!

    “我知道了,这俩人,有实力干掉罗非的。”陆晨说道。

    “对,所以,你听着就是了!”丁进悠悠一笑。

    ……

    鲜鱼火锅配女儿红,的确是一种很美妙的吃法。只不过,今天坐在凉亭下的食客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酒过三巡,孙傲然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天成,你今天叫我们过来,不是光喝酒这么简单吧?如果不出我的意料,这一老一小两位兄弟也不是外人了!你有话直说吧!”

    杜月明别看满脸笑容,却一言不发,只是在一旁隔岸观火。

    林天成道:“傲然老弟果然快人快语。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老弟,月明老哥,我想两位应该知道最近天海来了一个很霸道的家伙吧?”

    孙傲然听到对方深入主题,顿时笑道:“当然知道,是姓罗的吧?”

    “是啊,刚一来就在天海刮起了千层浪。”林天成耸耸肩道,“不好惹啊!”

    “呵,那是没犯在我的手里,要是落在我手,呵呵,就没个不好惹!”孙傲然冷傲一笑。他和杜月明不同,杜月明是土生土长的天海人,而他则是祖父那一辈迁到天海的。不过照样经历过腥风血雨,才混到了今天的地位。这人傲慢惯了,从不相信有谁是他的对手。

    林天成笑道:“如果真的惹了老弟你呢?”

    孙傲然并不傻,他眼珠一转,顿时笑道:“我似乎嗅到了一些商机。老弟,你开个价吧,只要价格合适,我帮你灭掉姓罗的!”

    丁进给孙傲然倒满了酒,悠悠道:“如果真的是花钱或者其他报酬那么简单,天成又何必麻烦两位?天成是因为和两位关系极好,所以才请两位过来商量大事的。”

    “哦?”此时,杜月明终于开口了,“怎么?这还是一件大事?”

    林天成道:“不瞒两位说,不但是两位,咱们在座的各位,都已经大祸临头了!”

    “哼!天成,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吧?一个姓罗的,区区一个公司的高级打工仔,算什么东西?更何况,那家公司没什么背景,也不是上市公司?”孙傲然轻哼道,“你好歹也是天海呼风唤雨的人物,怎么会怕他?”

    林天成的目光转向了丁进。

    丁进会意,顿时苦笑道:“傲然老弟,你觉得我老丁实力如何?”

    孙傲然点了点头,道:“你老丁从天海起家,服装生意做得很大,后来又在香江发展的很好,当然混的很好了!”

    “可是,我已经失去了香江和东亚以及东南亚的大部分生意,现在已经大不如前咯!”丁进无奈的耸耸肩。

    “这怎么回事?”孙傲然一阵愕然。

    杜月明虽然没有说话,但也吃惊不已。毕竟丁进祖籍天海,发迹地也是天海,杜月明根上也是天海人,和他做过几次生意。丁进在香江混得好好的,突然间回归天海,让他也有些难以置信。

    丁进苦涩一笑,道:“恐怕两位还不知道香江发生了什么事吧?”

    孙傲然眉头一皱,他本身就是本地的最大地头蛇,对外地的事情一向不关注,可是,他怕露怯。

    杜月明道:“我大概知道一些。据说非凡集团已经在香江彻底站稳脚跟了?”

    “是的,原本跟我关系密切的洪天集团,也被他们拉走了。还有,澳城的天虹集团也是非凡集团的盟友了。非凡集团每到一处,都要祸害那一处的江湖中人。我想,蓝帮的事情,几位应该很清楚吧?如果不是因为罗非从中捣乱,恐怕蓝天明也不会退隐江湖了。还有光辉帮,如果不是因为罗非,他们也不会垮台!还有……你们还记得天河帮和天宝帮吗?”

    丁进的一席话顿时让孙傲然坐不住了,一旁的杜月明也微微的摸了摸脑门。他的额头已经出汗了,但不敢擦,生怕丢了自己云帮老大的面子。

    林天成道:“所以,我叫两位来,不是因为我有求于两位,而是因为我和两位感情深厚。还有,如果我林天成被罗非灭掉。那么,唇亡齿寒,我想两位距离被他灭掉,也不远了吧?”

    孙傲然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由咬牙切齿道:“要是这样,那就别怪咱们先下手为强了!”

    “傲然老弟这话靠谱。这也是天成为什么请两位来的原因了!”丁进眼珠一转,狡黠的说道,“我觉得咱们应该走得更近一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