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五年前,我见过你
    此时,林天成虽然心慌意乱,但也只能让自己强打着精神……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刘海东:“海东,把所有罪过都推给陈康!记住,一定都推给他!否则我们全完了!”

    “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可是陈康那边该怎么办?”刘海东急切的问道。

    “你不用管!他那边交给我了!你就这么说!否则!咱们都会完蛋!我要死完蛋了!可没人保得住你的家人了!”林天成厉声道

    刘海东心头一冷,他很清楚自己的老大是什么人。这是一个sha ren不眨眼的家伙。平日里虽然对兄弟们还不错,但谁要是触犯了他的利益,是非死不可的。而且,全家连坐!

    刘海东不怕死,但是一想到自己那对只有七岁的双胞胎女儿,也只能愤懑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林天成挂断了刘海东的dian hua的时候,刘海东也已经把这部dian hua直接销毁了,不留给警方任何证据。而他则带着一丝侥幸被警方带走。

    此时,林天成的全身都是汗水,他思考了片刻后,立刻拨通了林放的dian hua:“阿放,出事了。”

    林放顿悟:“天哥,我该怎么做,你说!”

    “立刻通知所有区的负责人立刻跑路!把事先安排好的那几笔安家费都交给羊的家里。然后……你也走!”林天成咬牙切齿的说道。

    “天哥,我会照做的,可是你怎么办?”林放无不担忧的说道。

    “林放,你走就是了,你放心,只要这些事处理好了,谁也奈何不了我!我要笑看罗非怎么吃瘪!我就是喜欢他想干掉我却干不掉的样子!”

    听到了林放的冷笑声,林放顿时放心了一些,这才挂断了dian hua,开始按照林天成的吩咐,把事情一件件做周全。

    而此时,林天成又摆出了高枕无忧的姿态,已然安心的睡觉去了。

    ……

    清晨,罗非醒过来的时候,怀里仍旧是一片温暖的弹性,只见米菲正撅着小嘴,在他的老脸上烙印呢。

    罗非顿时一阵心跳加速,吓得没敢正眼:靠!小丫头,你干嘛呢?

    罗非并非真的不敢,而是另有隐情。

    老实说,这么多年来,罗非对比自己小太多的女孩总是抱有一种宠溺而不会去亵渎的心态。所谓小太多,就以五岁为界。罗非八月份即将年满24岁,而米菲则刚刚18岁,正好在这个界限之内。

    理由,很简单,因为罗非总是会从这些女孩的身上找到当年刘南南的影子。

    尽管刘南南未死,且已经和他团聚,但当时的那种凄惨的场景,已经对罗非造成了一些影响。

    只是,米菲这种肆无忌惮的亲吻,让罗非的心跳加速的同时,只觉自己的心似乎被融化了一层坚冰。

    ……

    许久之后,看到米菲再次闭上了眼睛,罗非这才起身。他走进了卫生间里,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放在了鼻尖。顿时,一股清纯的香味扑进了鼻孔。

    呵,你个小坏丫头。罗非心道,放心吧,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你的!

    罗非走出了房间,来到了一楼客厅。

    此时,暗狼正在一楼客厅里接dian hua。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十分沉稳:“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我会立刻转达罗董事长,好的,再见!”

    暗狼挂断了dian hua后,一看到罗非坐在他对面,顿时微微点头道:“哥,我刚接到了彪哥的dian hua。天海方面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具体说一下。”罗非笑道。

    暗狼也笑了:“呵呵,其实,我觉得都不算什么阻力,因为这是咱们早就想到的。”

    罗非伸出手,在暗狼的腋下戳了一下,道:“你个臭小子,最近长本事了!”

    暗狼道:“哥,林天成不配做你的对手,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吧!”

    “没问题。”罗非道,“这畜生既然用言语侮辱你,那你就赶紧找回自己的场子吧!”

    “好的,我这就去。”

    ……

    暗狼没吃早饭便离开了。不到二十分钟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徐家公馆的门口。

    此时,林放已经离开了天海,负责人变成了昨天被暗狼修理的口吐白沫的一个短发男人。

    这男人一眼就认出了暗狼,顿时吓得后退了几步,惊恐的问道:“你、你来干什么?”

    暗狼望着蔚蓝的天空,淡淡笑道:“我来找林先生吃早饭,去通报一声吧!”

    男人不敢废话,转身便小跑进了别墅区。

    没多久,他跑回来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装后,故作坦然的说道:“请!”

    暗狼很快便被请到了林天成的家中。

    然而,客厅里并没有饭香,反而只有一张冷冷的脸。

    暗狼也不客气。他从容的坐在了椅子上,一脸冷傲的说道:“林先生,你的待客之道真够差的!”

    “呵,来的是条狗,又不是客。难道还要我喂你一根骨头才肯走吗?”林天成冷冷道,“当初你的主子因为区区几万块来我府上的时候,我当时就差点这样做了。”

    暗狼不由悠然一笑:“给你几分颜色,你居然敢开染坊。林先生,我觉得你不知道死怎么写?这样,我教你?”

    四目相对,林天成的眼神中充斥着对暗狼的不屑:“小子,你别吓唬我,我林天成不是被吓大的!我告诉你,我在大天海混的时候,你他妈还是液体呢!你个乳臭未干的狗杂碎,敢跟我斗?”

    暗狼并不生气,仍旧在笑:“林天成啊林天成。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狂。因为你已经把你所谓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什么替罪羊之类的,早就找了一箩筐了吧?”

    “呵,是有怎样?你能咬我?”林天成摆出了一副市侩的样子,“小鬼头,别说你!就算是你家主子来了,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不就是想找我sha ren放火的证据吗?不好意思,真没有。有,也不是我做的。是这个公司的老大,那个公司的负责人做的。我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哦!”

    暗狼微微点头,道:“是啊,这些事当然是没关系。毕竟,这些事对于你来说,也不算大。能摆平,也好摆平。不过,你还记得你4年前勾结霓虹国的人,在云城制造的那两起惊天大案吗?两个村子,80多人,都被你们害死了。”

    听到这,林天成的顿时心头一沉。他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装出了风轻云淡的样子,道:“你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啊?霓虹国?呵,你扯远了吧?还有,我没事去云城干什么?我跟云城八竿子打不着!”

    “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了!”暗狼不慌不忙的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一段shi pin。

    shi pin非常清晰,没有一点模糊的地方。里面正在播放的,是林天成和一个留着小仁丹胡的中年男人正在对话的场景。而对话的地点,正是这个别墅的二楼书房。

    男人问道:“林君,云城那件事,你怎么看?”

    林天成冷冷一笑:“怎么看?好办!杀了就行了。反正华夏人太多了,杀几个也不过分。”

    男人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颤声道:“你真的要这么做?这样做太过分了吧。他们只是种了一些违禁品而已。”

    “但是,他们已经暴露了!”林天成冷冷道,“所以说,做大事,要心狠手辣。小林君,你的姓氏也有一个林,为什么不像我这么大胆?”

    “谁、谁说的?”小仁丹胡陡然而起,“我只是觉得这样做有些唐突!”

    “去做吧,我已经帮你想好了退路。你们到了那边,化装成缅国人的样子,把那些人杀掉,然后放一把火,把那些违禁品全部烧掉。然后就跑路去大三角吧!我和泰伦德是不错的朋友,他可以帮你。”

    “哦?原来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小仁丹胡顿时来了精神,“我这就去!”

    shi pin播放到这的时候,并没有结束。

    此时,林天成狗急跳墙,顿时冲向了暗狼!

    然而,还没等林天成靠近暗狼,暗狼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将他踢在了沙发上!

    林天成疼得咬牙切齿,大骂道:“你!你找死!”

    “找死的是你!”暗狼厉声道,“林天成,你为了自己的利益,坏事做尽,居然连自己的同胞都坑害!那是80多条人命,你却视为草芥!你这种人,根本不配活着!我告诉你,我的手机可以给你。但是这里面的shi pin,你却永远都无法销毁!”

    “你……”林天成瞪大了眼睛,突然间恍然大悟,“是她!是那个婊子!好啊,竟敢这样背叛我!可是,那一年……”

    “所以我哥说的挺对的。交朋友也好,谈朋友也好,要用心啊老狗!”暗狼冷笑道,“其实,丽姐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在提防你了。因为她知道你的钱来路不正!所以,这shi pin是她早就录下的!”

    “她!我要弄死她!我……”林天成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好意思,你永远都弄不死她。”暗狼悠悠道,“你最得力的助手林放,已经在一个小时前,被海警抓捕了。你的那些小弟,现在的处境也很惨。接下来,轮到你了。是啊,你说的没错。我是心甘情愿给我哥当狗,可是我哥把我当兄弟看待。这件事,我哥交给我全权处理。对,就是你眼中的狗,在收拾你这坨狗都不如的东西!”

    林天成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一步步的爬到了暗狼的面前,求饶道:“小安兄弟!求求你,不要被这些shi pin交给jing cha!我求求你!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我有钱,我有的是钱!你要多少,我有多少!还有女人!你不是喜欢文丽吗?我让给你就是了!你要其他女人,年轻的、成熟的、漂亮的!哪怕是女学生,我也能帮你找到!求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吧!”

    暗狼冷哼了一声,又是一脚把林天成踢开,鄙夷道:“不好意思。你说的这些,我哥都能给我。而且,给得比你多。还有,丽姐用不着你让给我,她本来就是我的!五年前,她就是我的!”

    林天成一时间心如死灰,不由怆然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暗狼道:“我叫罗安。五年前,我见过你。”

    还在找”超凡兵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