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因为那是爱
    风狼和店长的眼前顿时一亮。

    田馨本来就很漂亮。现在她把头发拉直后,更是在美丽之中生生的跳脱出了几分清纯,和眼前的造型大不一样。

    此时,风狼也感觉到了一阵惊异。

    突然间,他想起了削发明志的人们。有的时候,当一个人改变了自己原先的生活方式,换了另一条生活轨迹,开始重新做人的时候,头发,便成为了第一个要改变的地方。

    ……

    风狼一路送田馨回天南大学校区的时候,心情有些起伏跌宕,甚至当车子已经停在了田蓉的出租房门口的时候,他有些失魂落魄。

    而此时,田馨却并没有下车,而是冲着风狼微微一笑:“阿风,我其实还没有给蓉蓉打电话。”

    风狼的头猛然间朝着前方摇晃了一下,竟然不明所以。他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情绪已经不太对劲了。

    田馨莞尔一笑道:“我来开车吧,告诉我,你家在哪?”

    “呃,我家在……”

    ……

    田馨开车很熟练,也很稳。没用多长时间就开到了风狼家的门口。

    这里是天州最高档的别墅区,房子并不是风狼买的,而是罗非送给他的。走进房间,随处可见各种运动器材。风狼是个练功狂人,随时都要进行锻炼,一时一刻也不曾落下。

    家里很干净,就算风狼不在加,非凡集团的几个贴心的保洁员也会定期来做卫生。

    田馨在他家参观了半天,眼神中不由流露出了一丝憧憬:家里原来还没有女主人……

    风狼看了一眼酒柜里,发现酒柜里也是满的,里面放了不少红酒。

    风狼打开酒柜,翻了几瓶后,发现其中一瓶酒的下面贴着一张标签,上面有罗非的笔迹:放心喝吧,是月神酒和太阳酒。

    风狼心头一阵温暖:哥,你什么时候都忘不了我。

    风狼又打开了冰箱,发现冰箱里也被填满。

    此时,田馨走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由抿嘴一笑道:“非哥对你真好。我有点饿了,你饿了没有?”

    风狼微微点头:“我也有点。”

    “我来做几道小菜吧。感冒咳嗽已经好了,我想吃点肉了。”田馨说道。

    “哎,是啊。感觉到你没事了!”风狼笑道,“也该吃点肉了,感觉你有点瘦。”

    “怎么,不喜欢瘦一点的女人?”田馨故意轻哼道。

    “怎么说呢,只喜欢能志同道合的女人,不过到现在还没遇到过。”风狼又一次尴尬了,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把以前从训练营和狼团李学到的闻香识女人的本领都还给了老师。

    ……

    没多久,风狼家的厨房里就飘散出了牛肉的香味。

    风狼的厨艺很差,就算是给他再好的牛肉,他都不怎么会料理,顶多是胡乱下点海盐腌渍一下,随后做成牛排。

    今天,田馨做的却并不是牛排,而是有天州特殊的耗油牛柳,里面还放入了新鲜的杭椒。此外,米饭也焖上了。

    风狼望着在厨房里熟练的忙碌的田馨,心头也是微微一颤,勾起了一丝憧憬。

    老实说,他并不在乎田馨以前跟过谁,只要是一个好女人,只要懂得能把一个家支撑起来,能够让他回来的时候有一顿饱饭吃,晚上能一起秉烛夜谈,排解一下彼此的心事,那有什么不好?

    然而,过去的风狼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女人,从来都没有。

    没办法,因为他是个雇佣兵,是个由雷收佣金,指派他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的雇佣兵。这样的雇佣兵在任务中哏本不应该有感情,而是要学会无情。

    一想到这里,风狼只感觉自己的心口有些疼痛:雷,你真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畜生。你知道你这些年以来碾压了多少段真挚的感情吗?

    ……

    没多久,饭已经做好了,菜也烧好了。

    饭是大米和小米混在一起的饭,看上去金黄之中带着一点点的银白色,十分耀眼,菜则是四菜一汤,荤素搭配。

    风狼今晚只吃了一点面包,现在腹中空空,早就饿了,看到这些美味,不由笑道:“真饿了。”

    田馨拿来了已经放在冰块中醒好的红酒,倒了两杯出来:“来,咱们干杯。”

    风狼笑问:“得有点主题吧?”

    “为了……我的重生,可以吗?”

    风狼不由一怔:“是啊,重生。过去的日子,就让它过去吧,都不要再想了。从今天开始,我们都是崭新的自我!”

    “嗯!来,干杯!”

    “干杯!”

    两个人一碰杯后,便一饮而尽,喝法很是豪放。

    “来,吃菜,尝尝我的手艺!”

    风狼吃了几口菜,顿时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应该家的味道。

    田馨看着回味不已的风狼,这才想起,自己居然有两年没有下过厨房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用不上。她曾经想给某人烧菜做饭,但某人的家里却配备了厨师,并简单粗暴的告诉她,厨师的手艺比她好多了。

    看到田馨那张略显纠结的脸,风狼倒是大大方方的给她倒满了酒:“老田,你都说了要庆祝重生,为什么还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来,罚酒一杯!”

    田馨不由一愣,旋即笑道:“是啊,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了!来,咱们喝酒!”

    ……

    这一晚并非田馨进入职场之后喝得最多的一次,但却是喝得最痛快的一次。

    酒足饭饱,风狼打开了唱片机,播放了一首很老却很经典的歌曲——。

    看着这部片时,我爱上了你。

    当时汽车电影院的后排灯光闪烁不定。

    爆米花和可乐在星光下变成了香槟和鱼子酱。

    我们在漫长的而燥热的夏夜里尽情欢笑。

    我以为看时,你爱上了我。

    在点着烛光的里克咖啡馆里的吊扇下牵手。

    们躲在聚光灯照不到的阴影里。

    你的眼里映着摩洛哥的月光。

    随着电影在我那辆旧雪佛莱里变着魔术。

    噢!卡萨布兰卡的亲吻依旧。

    但没有了你的叹息,那吻已不成吻。

    请回来卡萨布兰卡找我吧。

    随着时光流逝,我一天比一天更爱你

    ……

    和风狼跳着舞,田馨已经不知不觉的泪洒衣襟,她的嘴里,哼唱着一句最经典的台词:“akissisnotakiss。”

    风狼低下头,和田馨四目相对:“causeit’slove”

    田馨再也忍不住了,她微微扬起了头,终于释放出了自己的爱。

    ……

    是夜,芳华无限,田馨不知道用尽了多少力气,使出了浑身解数去拥抱自己的爱,而风狼更不知道用尽了多少年来从没舍得抛出的情绪。

    当伤心人吻着伤心人的时候,伤心人才会别有怀抱。

    今天,伤心人不再寂寞。

    ……

    清晨,当风狼睁开眼睛的时候,昨夜的林林总总仍旧让他无法忘怀,他遭遇的,是一个因爱成狂的女人。她把自己最完美的姿态,全部送给了风狼,甚至,任何人都不曾开启过。

    风狼不由微微叹了口气:“你何必这样做?你知不知道,这样不值得?”

    身边,无人回答,因为他的身边已经无人。

    风狼从恍如隔世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床头柜上的一张纸条,上面有一行娟秀的小字:“昨夜依旧,但我配不上你。我爱你,但说爱你的时候,却已经太迟。不要来找我了,让我平静的消失在你的生活中,就当我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风狼的大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怎么会这样?为什么?田馨?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风狼连忙拿起了手机,想要拨通田馨的号码。可就在他拿起了手机的一刹那,却看到了一条信息。

    这条信息,居然是田馨发给他的。

    他这才知道,原来昨天田馨用他的手机加了他的好友。

    信息,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文档。风狼打开之后,看到了一长串的名字,其中好几个名字,是一般人根本不认识,且是只有警界、兵界的人才知道的。

    风狼顿时明白了,这些人全部都是和杨小鹏有关系的人。

    而且,田馨上面的说明极为清楚,直指一人是其中最为危险的人物。这人的名字叫吉信。

    吉信,冕国人。长期生活在东南亚地区,是比阮洪天、泰伦德的资格更老的大毒枭。他控制着一条从大三角到欧美市场的暗线。多年来因为运作的极为小心谨慎,所以一直没有察觉。

    杨小鹏是个极为天才的化学家,他不但把自己的天才头脑用于制造正经的药品,更是拿来做为了害人的工具。他研发出了一种最新型的违禁品,这种药上瘾快、副作用小,甚至短时期内能让人看上去身体强壮,但是长期使用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极大的危害。

    目前,吉信正在和他寻求合作。两个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连续通了七次信息。交易即将在半年甚至更短的时间之内完成。

    这些,就是田馨交给风狼的信息。

    此时的风狼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兴奋,只感觉自己五内俱焚,不由咬牙切齿。

    风狼再也忍不住了,他飞快的穿好了衣服,驱车朝着田蓉的居所而去。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风狼已经抵达。而很巧的是,他居然在楼栋门口看到了田馨。

    此时的田馨走路都有些不稳了,正在门口休息。

    “呵,坏小子……”田馨俏脸一红,“知道吗?你是最好的男人,没有比你更好的,永远也不会有了……那个吻,终究不是爱……”

    田馨说到这,感觉自己的眼眶又一次潮湿了!

    “笨蛋!那不是爱,那他妈是什么?”田馨的身后突然间传来了风狼的声音。

    田馨不由一怔。她很快醒悟过来,条件反射般的朝着楼栋里跑!

    然而,风狼人如其名,脚步如风,瞬间就追上了她,并一把将她紧紧抱住,狠狠的质问道:“笨蛋,你明明爱我,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

    “我配不上你……不要再理我了,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吧!从今往后,我只想……唔!”

    没等田馨说完,她丰润的嘴唇已经被风狼堵住……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ngxin!!

    还在找”超凡兵王”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