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男人心,深如海
    野猪这才苏醒过来,攻击罗非的瞬间消弭,转身就跑远了!

    前方,丛林的尽头,风霜高洁,天晴云淡,白衣丽人,倾城国色。

    “先生好身手,先生好慈悲。”

    声音很好听,如同山泉般清脆,却犹如溪流一般慵懒高雅,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处乱而不惊,听起来十分悦耳。

    罗非的面前,是一位不可方物的女神。

    如果说,林若心是美极近乎神的话,那么面前的这位女神则是另一个极端——美极近乎仙。

    她有一头乌黑且茂密的惊人的长发,这长发几乎要吹在地上,从头到尾都看不到任何分叉,反而有一种很自然的亮色在头发上闪过。

    她的长相极具东方古典美,柳眉杏眼,鼻挺唇红,她的身材很高挑,但上去却并不显得很呆,那身材在微妙白纱的包裹下,格外凹凸剔透,找不到半点瑕疵,明明练就一身功夫,但皮肤却白里透红,带着一种美妙的色泽,张力和弹性却又刚刚好。

    罗非的目光笔直的落在了女孩子的身上,一点没有遮遮掩掩,他嘴角微扬,目不斜视,似乎在用崇敬的目光一件美轮美奂的人间神迹

    而美女则在冲着他微笑,笑容和罗非十分相似。

    两个人的笑容也好,对视也罢,似乎都无人可以介入。

    这尊女神,就是被称之为丽岛神女的龙清秋。

    龙清秋从来没有见过罗非,但毕竟也活了这么大岁数,帅哥总是见过的,罗非并不是最帅的,个头也不是最为高大威猛的,但不知为什么,看到了罗非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嘴角微扬,露出了一丝笑容。

    龙清秋款款走来,冲着罗非微微点头:“你好,我就是龙清秋。”

    “我是罗非,我应约而至。”

    “刚才感谢你放过那只野猪。”

    “毕竟是受人之托前来试探我的功夫的,如果贸然杀了,并非我的道义。不过,如果不杀它,咱们今天有肉可以吃吗?”

    龙清秋笑了,露出了雪白的贝齿:“当然有,放心吧,我不是素食主义者,来,请随我上山吧!”

    ……

    野猪的确是龙清秋派来挡路的,就是为了试探下罗非的功夫到底如何。只是,这一试不要紧,功夫试出来,罗非的人品和人格都测试出来了,这是一个很聪明、也很大慈悲的男人,而且,足够坦诚。这就是龙清秋对罗非的印象。

    顺着龙清秋的引领,他们一路来到了山顶上,在这座山林之中,龙清秋是王者,山林中的万物都要听命于她。而她,也并不是清清冷冷的性格,恰恰相反,她的性格很洒脱,只是话不算多。

    龙清秋的家陈设很简单,只是一座草庐,旁边有自己修建的厨房。

    这里,海拔1400多米,风轻云淡,气温比山下低了不少,加上有冰块的作用,厨房里新鲜的野猪肉得到了很好的保存。

    只不过,龙清秋的家里也只剩下了一小块野猪的腹肉和一点野菜,些许粮食。

    “想吃点什么,我做给你吃。”对待罗非,龙清秋说话的口气像极了老朋友。

    罗非凝视着厨房,不由叹了口气:“老龙,你今天没出去打猎吗?家里就这么点吃的哪够用啊!”

    “哟呵,还是个饭桶?”龙清秋说话口不择言,根本不怕得罪罗非。

    “你说错了,我是饭缸,饭桶他哥哥。”罗非也很不客气的自黑了一句。

    龙清秋笑喷了:“非儿,你性格不错?”

    “晕,你叫我非儿,我是不是叫你姑姑了?”

    “也无所谓,反正你比我小了将近三岁。”龙清秋道,“现在据说3岁就有代沟了,你叫我姑姑没问题。”

    “我发现你这个小姑娘挺没羞没臊的……”

    “哼哼,承蒙夸奖。”

    一番神聊之后,罗非冲着龙清秋说道“进了丽岛后,我就杀了一条蛇送给了砍柴的大叔。其他的一草一木我都没有动过。现在我征求下你的意见,你晚上想吃饺子和岩烧蛇肉吗?”

    “怎么,你还会做饭?”龙清秋诧异的问道。

    “必须的,要不然怎么讨好自己的姑姑啊!万一不教我古墓派的武功了,我岂不是亏大了?”罗非耸耸肩道。

    “你就无耻吧,第一次见面,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人。”

    “没办法,你总得多见见世面,这样才能茁壮成长。”罗非循循善诱。

    也不知道为什么,罗非见到了龙清秋,根本没有一点生涩的感觉,倒是感觉这人神交已久,相处起来很是融洽。

    ……

    下午,两个人在山间打猎归来后,罗非便钻进了厨房里忙活起来。

    5点多,傍晚的云霞慢慢的浮现在了山顶上,十分美丽,而在草庐外,饥肠辘辘的姑姑,也等来了他们的晚饭。

    饺子,各种形状的饺子出现了,而味道也并非单一的一种,而是两种,一种是两个人合作做出来的蛇肉野山椒饺子,辣味十足,生猛十足,很是好吃。而另一种则是清新的野菜野猪肉饺子,这两种水饺,让吃惯了蒸饺的龙清秋大饱口福。

    此外,罗非还在现场用烧红了的大块岩石上烤熟了蛇肉,撒上了佐料这么一吃,这野味简直绝了。

    而且,罗非今天还真的有所准备,还带来了不少竹酒。

    龙清秋是练武之人,她身体强健,别看肌肤胜雪,身体却十分的结实,饭量也很大。光是一个人就吃了两盘饺子,还要吃第三盘。

    这时候,罗非笑道:“咱换个口味!”

    龙清秋笑问道:“怎么吃?”

    罗非拿出了早就从龙清秋的厨房中发现的猪油,放在了岩石上:“煎着吃!今天我给你做一个三面金黄,这东西,下酒最好!”

    龙清秋酒量也很霸道,现在罗非带来的酒已经喝完了,她很快从自家的地窖里拿出了一坛好酒:“想不想尝尝真正的猴儿酒?”

    女神峰附近的野猴早被龙清秋驯服,这些野猴在她的调教下,学会了用瓜果酿造猴儿酒,龙清秋采集了好几坛,封存在了地窖里,只在贵客来临的时候开启。

    毫无疑问,她把罗非当做了贵客。

    罗非当然不客气:“好啊,看来这酒是野生的啊!

    “当然了,来吧,别客气,敞开了喝。”

    “姑姑,您真有燕赵男儿慷慨悲歌的气概。”

    “非儿,不要调皮。”

    龙清秋和罗非继续喝酒,而二人之间的话题,也深入了。

    “非儿,你在非凡集团工作之前,是不是做过特殊职业。比如说,杀手,保镖之类的工作?”龙清秋问道,“你说吧,我不会鄙视你的。”

    罗非不假思索道:“都不是,我是雇佣兵,不过也属于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那种。”

    “工作很危险吧?”龙清秋不由眉头一皱,“若心一定很担心。”

    “她不知道真相。”罗非道,“我和若心他们的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

    龙清秋微微一愣:“你和若心的故事?”

    “若心是孤儿,这件事你知道吧?”

    “嗯,这件事我很清楚。若心说过,她特别怀念以前孤儿院的同伴,特别是一个名叫小狼的同伴。”

    “其实,我就是小狼。”罗非说道。

    “你就是?那若心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罗非叹道,“我没告诉她真相。”

    ……

    罗非一边喝着酒,一边把自己的事情原原本本,毫无保留的告诉了龙清秋。

    龙清秋听完之后,沉思了许久。

    突然间,龙清秋给罗非倒满了酒,眼神中也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小非,姐心疼你。姐认识很多人,但没有一个人像你的经历那么坎坷。姐只是觉得,你和若心现在这样,太苦了……”

    看着龙清秋的水眸中闪烁着泪光,罗非连忙和她一碰杯,道:“喝酒!喝酒!都怪我,吃饱撑的没事干,说这些干什么!来,老龙,干了!”

    “嗯!”

    两个人一饮而尽后,龙清秋又给罗非倒满了酒:“小非,咱俩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你把自己这么多秘密告诉我,你不怕给你惹麻烦吗?”

    罗非朗声笑道:“我不怕,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力。你是好人,更是若心的姐姐和授业恩师,我为什么要对你撒谎?更何况,丽岛神女嫉恶如仇,她用真心待我,如果我对她有丝毫隐瞒,日后必然不得好死。”

    罗非的主动和大胆,一时间让龙清秋有些进退维谷了:“小非,你希望我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罗非却摇了摇头:“我来见你,跟你说这么多的知心话,只是为了和你做好朋友而已,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求姐姐你能应约而至,去拍。”

    龙清秋讪讪一笑道:“我也有傲人的资本,我的脸蛋和身材,应该都是非常不错的吧,难道你一点都不觊觎?”

    罗非一口喝干了杯中酒,道:“姐姐的脸蛋和身材,谁不觊觎才怪呢,恐怕连女人见了都要垂涎三尺!我当然不会例外,只不过,我这人一辈子浪荡惯了,欠下了不少情债,惹得一身桃花,不敢再招惹姐姐了。”

    “这么说,你有心爱之人了?”

    “有,而且不止一个,有好几个女孩子都对我情深意重,我一个也放不下,一个也不会放下。”

    “小非,你这么洒脱,家里人知道吗?”龙清秋忍不住笑问道。

    罗非叹道:“我也不知道家里人知道不知道,你别忘了,我也是孤儿。”

    龙清秋也愣住了……许久之后才喝掉了杯中酒:“都是苦孩子啊!”

    ……

    猴儿酒很好喝,不过罗非没有贪杯,一坛喝完,明明两个人还有量,两个人都不再喝了。月色撩人,两个人拿着长剑,对剑当歌,人生几何……

    龙清秋是个洒脱的人,拿得起放得下,这一辈子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而罗非诚然洒脱,也拿得起放得下,但是一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

    龙清秋和他一边舞剑,一边聊天,把她想知道的都问了,而罗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突然间,龙清秋感觉自己比罗非幸福多了,原本以为罗非真的是一个游戏花丛的洒脱的浪荡子,但真正用心眼去看,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他的内心深处有最炽烈的热情,亦有最冰冷的孤寂,这个男人的心,深如海。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