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狱中狼!
    所幸的是,大大咧咧的南希却没有看出这些,而是冲着罗非莞尔一笑道:“等你有了身份证明,咱们就是真正的朋友了,以后不需要叫我大小姐什么的了,可以直呼我的名字了。”

    “是,大小姐。”

    “呵呵,傻小子!”南希爱怜的摸了摸罗非的脸,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整个上午,罗非就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游走,用跑步机进行锻炼。现在,他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他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登不了多久,就能突破瓶颈了。

    药,只是催化剂,而实力,才是硬道理。只有实力达到了极致,药的催化作用才会表现的很完美。否则,人根本就承受不住药力。

    罗非自己掐指一算,他已经熬了21天了。现在,他总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急于要破茧重生的感觉。

    ……

    午饭是一个金发保姆送进来的,进来的时候,还捏了捏罗非的脸

    罗非知道,这个保姆是南希的心腹,非常可靠。所以,她拿来的食物,是可以放心使用的。

    考虑到罗非食量很大,所以今天的饭菜都是加量的,烤鸡是一整只,而牛排是两大块,还有罗非爱吃的白米饭。

    罗非也不客气,大快朵颐,一点都没剩下,而且,饭后还喝掉了一大杯牛奶。

    可是,吃完这些之后,罗非突然间感觉情况不太对劲了,头脑有些昏昏沉沉的……

    慢性迷药?不好!罗非才意识到自己中了毒。

    但是,迷药到底是怎么被放入饭菜中的,他不是很清楚!而且,因为毒狼的药的作用,他对毒药的敏感嗅觉已经丧失,之前根本没有察觉到!

    罗非的眼珠子都瞪大了,他很清楚,这必然是杰梅斯派人做的。但是,他的目的不明,对方,到底是要弄死他,还是怎样,他不知道。

    尽管不甘心,尽管身体要发力,可是他已经发不出力了,微微用力,全身剧痛难忍,秘药和迷药的威力双管齐下,瞬间让他昏死了过去。

    ……

    当罗非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趴在了冰冷的地板上,周围,一群穿着黑白条衣装的男人正在虎视眈眈的打量着他。这些男人之中有黑人也有白人,还有其他的有色人种。

    罗非艰难的站起身来,望着四下。

    对面是一道铁门,铁门上有小窗口,四面都是墙壁,有四个上下铺的床位,房间里的味道不太好闻,有一股股难闻的体味和其他味道。

    罗非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也穿着跟他们一样的衣服。这一刻,他全明白了。

    呵呵,杰梅斯,你做的好事。不过别高兴的太早,等我出去,我会和你好好探讨下人生的真谛!罗非轻笑了一声。

    罗非的确被杰梅斯算计了,他趁着南希不在家的时候,在罗非的食物里下了药,之后把罗非弄到了庄园外,让他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于是,罗非入狱了。

    ……

    罗非周围的这群犯人,如同凶神恶煞,看到他站起身来,一个个走过来围住了他。

    罗非不能发力,因为此时一发力,全身的骨头都在疼,药的负面效果仍旧没有消除。

    一个高大的黑人目光狰狞的望着他,差点流下了口水:“长得挺帅的……我喜欢!”

    听到这里,其他几个人狰狞的笑着,顿时冲上前来,扭住了罗非的双手。

    罗非没有力气挣扎,因为一挣扎,身体就会剧痛难忍,他下意识的回过了头,看到了床边上,坐着一个不动声色的卷发男人。那个比罗非略矮一点,很瘦,感觉像是印国或周边的人。

    男人其貌不扬,留着短发,八字胡,正在上下打量着他。

    健硕而高大的黑人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块肥皂,邪恶的拿在手中,冲着罗非晃了晃,随后又装作不经意的把它掉在了地上。

    你找死……罗非只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挑战!

    但罗非很知道,动手是不行了,因为动手,死得可能是,但自己也会因为走火入魔而死。但是不动手,还能动什么?

    动脑!

    罗非的头脑在不停的运动着……终于,在黑人脱掉了裤子,正要脱掉内裤的时候,终于用自己的母语吼道:“狗杂碎!给老子松手!”

    “你他妈说什么?”黑人听不懂,自然不会松手。

    而那个卷毛却却突然站了起来,冲着黑人道:“松手!”

    黑人似乎没有听到,还没有松开手。

    卷毛也不废话,一个箭步冲过去,照着黑鬼的的手臂就是沉重的一拳!

    只听见“咔嚓”一声,黑人的左小臂骨骼一阵惊响,断裂了!

    “啊!啊!疼啊!”黑人的惨叫声很快就招来了狱警。

    然而,预警走过来,看到其他人都对黑人熟视无睹的时候,也是冷冷一笑:“不要搞事。”

    狱警说完这句话,居然走开了。

    卷毛年纪不算很大,估计只有三十岁左右,他冲着几个人一努嘴,几个人立刻把黑人抬到了一边,开始进行紧急的伤口处理。

    而卷毛则走到了罗非的身边。他整了整罗非的衣袖,用问道:“你是华夏人?”

    罗非之所以在刚才脱口而出自己的母语,就感觉那人像是印国或者周边的基国人。但如果对方是印国人,罗非则会生死未卜。因为印国对华夏人的态度不阴不阳。而如果是基国人,那就完全不同了。因为基国人和华夏人关系极好。基国人甚至把“不能伤害华夏人”写入了本国宪法。

    不过,罗非没有轻易冒险,说话仍旧很有技巧:“我进来之前,脑子被人打坏了,很多事情记不清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华夏人。但是我知道,你不是印国,就是基国人。”

    听到这里,卷毛哈哈大笑,他一下子伸出了手,把他的手紧紧握住:“阿巴拉!基国人!”

    罗非说道:“他们给我起名叫罗。”

    阿巴拉上下打量着罗非,轻笑道:“虽然咱们两国的关系不错,但我不可能给你更多照顾。在这里,我只认钱。”

    罗非淡淡一笑,很平静的问道:“我能问几个问题吗?”

    “说吧,不过只能问两个,你没资格问我第三个问题。”

    罗非说道:“这是暴力仓,对不对?”

    “没错。这是第一个问题。”

    “我给你钱,你能罩着我,对不对?”

    对方点了点头:“没错。”

    听到这里,罗非脱掉了自己的鞋子,抽出了鞋垫,最终从自制的凹槽里掏出了一叠钱。

    作为雇佣兵,罗非的本能完全没有丢掉。他很清楚在特殊环境中,钱,可能会等于命。

    罗非把钱塞进了阿巴拉的手里,道:“让我多活一个星期就行。”

    阿巴拉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你可以睡在我的床下,你的待遇仅次于我。”

    罗非冲着阿巴拉微微点头,坦荡的笑道:“谢了!”

    “不用谢,这是一笔交易。”阿巴拉悠悠一笑,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床上:“不早了!赶紧睡吧!你的身体看上去不太好!还有你们几个!在一个星期之内,罗的活交给你们了!”

    其他几个囚犯自然不敢造次,深深点头。

    阿巴拉拍了拍床铺:“来,过来!小子,我这里有好吃的,还有酒。”

    罗非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道:“老哥,大恩不言谢,我会报答你的。”

    这个阿巴拉不是一般人,因为他的原因,罗非在监狱中反而得到了最好的休养生息的机会,也是因为他的原因,罗非才知道自己是被关押在了什么样的监狱里。

    他目前是在麦德市郊的一家监狱,按照地理位置来看,距离罗德里格斯庄园却有60公里。是相对的,另一侧的市郊。

    罗非因为“体弱多病”,所以在监狱里整整待了六天,六天之内,没有任何人来找过他,来看过他。

    罗非很清楚原因,整个麦德市一共有100多个大大小小的监狱,南希要想找到他,是非常困难的,不用想都知道,现在的南希肯定急疯了!

    罗非更清楚,耗在这里不是个事,自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

    一个看似很寻常的周六。

    晚饭是一个鸡腿、一个鸡蛋、两条面包,一小块冷冻了许久,吃起来几乎没有什么口感的牛排。即便如此,罗非都吃的很开心。

    阿巴拉坐在他面前的时候,不禁笑问:“有什么开心的事吗?”

    罗非一口吞掉了牛排,道:“没有,只是感觉身体似乎好多了,明天可以跟你们一起去矿场工作了。”

    “你?你还是算了吧!看上去弱不禁风,你行吗?”阿巴拉没好气的望着他,又看了看其他几个囚犯,道,“你瞧瞧他们,一个个膀大腰圆的。你……太普通了!”

    罗非笑问:“那你不跟我一样,你怎么就没问题?”

    阿巴拉笑道:“老哥我练过!好了,不说了,一会儿咱们去洗澡。”

    晚饭后,罗非和阿巴拉一起,走进了浴室。

    当罗非脱掉了外衣,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的时候,连阿巴拉都有些难以置信,不由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小子行啊,看不出来还是个肌肉男,说说看吧,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自己练出来的。”罗非轻描淡写的说道。

    阿巴拉的目光在他的身上仔细看了许久:“一看就是个自学成才的书呆子,身上一点疤痕都没有。”

    说着,阿巴拉脱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同样很结实,胸前却有两道明显伤疤的身体。

    这两处伤疤都在右胸,很整齐的两道刀疤,以罗非专业的目光看,他应该是被犀利的砍刀砍伤的。

    但也仅此而已。

    阿巴拉道:“我以前是个打手,后来不甘心当个打手,加上自己最好的兄弟被老大弄死了。所以我一怒之下干掉了我的老大,坐了他的位子。再后来,我在国内待不下去了,就随着人.蛇的船来了哥国,只是没想到,刚一下船就被抓了,然后就被送到这里来了。”

    罗非问道:“你在这里多久了?”

    “五年半了。”阿巴拉说道,“一开始就被分到了暴力仓,后来我打服了那几个小子,统一了监狱的一区,所以典狱长也不敢小瞧我了。我的食物,我想吃几份,就吃几份,我的各种日用品,随时有人给我供应。”

    罗非笑了笑后,突然间把嘴巴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道:“没想过要出去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