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三章 未知的重逢
    罗非在和猎杀者南美分部的老二老三战斗之前,曾经专程走了一趟罗纳尔深谷,把狼牙交给了老酋长保管。那时候的罗非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不过现在,即便新的“老二”、“老三”已经上位,实力也比之前的老二、老三更强,罗非取回狼牙的目的,也并非是胆小怕事,只是为了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天狼已经回归!

    “主人,是、是你吗? 你、你是我们的救世主!只是,大人,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阿布罗终于认出了罗非,一时间老泪纵横,“主人,您到底去了哪里?这几个月来到底出了什么事?”

    罗非淡淡一笑道:“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

    夜深了,宴席也开始了。只不过,宴席上只有罗非和老酋长,没有其他人。

    酒菜不多,不过量大管够,都是罗非喜欢的肉类。而酒,则是罗非最爱的太阳酒。

    一边喝着酒,罗非一边简单的把自己的遭遇讲述了一遍。

    阿布罗听完之后,顿时双手合十,虔诚的说道:“今天的事,您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主人,您来这里有什么要求,您尽管说,我阿布罗万死不辞!”

    罗非悠悠一笑:“其实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在大草原上找一个最危险,却没有人类打扰的地方练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这样的地方?”

    阿布罗深深点头道:“有!而且不止一个!只不过,您一个人去这样危险的地方怎么行啊?我多派几个人手跟你一起去吧!”

    罗非笑道:“那就失去练功的意义了。”

    阿布罗连忙从罗非的雕像后面取出了狼牙,毕恭毕敬的交给了罗非,道:“主人,那你带上狼牙防身吧!”

    罗非接过了狼牙,却也只是拔出了看了一眼那锋利如昔的刀锋,随后又将它收刀入鞘,还给了阿布罗:“功成之日,我会来取。”

    阿布罗看出了罗非眼神中的平静和自信,顿时点了点头道:“主人,情况很急,对吧?”

    “很急。”

    “那您现在我的营帐中休息几个小时。凌晨的时候,我让心腹带着您去那个地方。”

    “这个不必了,我只需要一份那个地方的地图。”

    “地图现在就在我手中。”

    罗非听到这里,顿时把手中剑递给了他:“那我现在就走。”

    罗非要走,阿布罗也很支持。他拿出了一份地图,很仔细的标记好了地图上的位置,随后小心翼翼的递给了他,并把狼牙再次收好,藏在了只能由自己打开的盒子里。

    “主人,一路小心,不管您过去遭受过怎样的磨难,只要您能够顶住这一关,日后任何困难对您来说都不算什么了!”

    “阿布罗,感谢你的祝福。”罗非说道,“罗纳尔部落的一切生意和对外往来,一定要好好的运营,以后我有用得上你们的地方。”

    阿布罗深深鞠躬:“托您的福,罗纳尔的很多年轻人现在都非常有出息了。而且,阿苏娜小姐也为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

    “阿苏娜?”罗非的瞳仁微微收缩……心跳也加速了。

    阿苏娜,谢谢你……谢谢你没有忘记你的老哥。

    想到这,罗非冲着则一躬到底阿布罗:“老人家,多多保重!”

    ……

    当天晚上,罗非摸着黑离开了部落,他悄无声息,就好像根本没来过这里。

    这一夜,罗非马不停蹄的赶了几十里的路,在突破了一道铁丝网,轻巧的绕过了两条隐蔽的地道后,他终于就进入了一片有山有水有草原的地方。

    这里危机四伏,景色却也粗犷有致,自然比麦德市的猎场更让罗非心动。不远处,罗非看到了野性十足的狮子、穷凶极恶的鬣狗群、机警的瞪羚、甚至还看到了威武的象群。湖水中则有鳄鱼在来回游弋,河边还有一大群角马正在小心翼翼的喝水,警惕着湖水中的鳄鱼。而丛林中大树上,盘踞着碗口粗壮的巨蟒。

    罗非望着这里的“美景”,不由开怀大笑,痛痛快快的吼了几声,一时间居然招来了几头狮子的注意。

    这一刻,罗非目光凶戾,冷冷的警告道:“你们现在最好不要惹我!要知道老子可是来这里练功的,不是来滥杀无辜的!”

    然而,这里的狮子野性难驯,居然朝着他愤咆哮起来!雄狮还冲着雌狮努努嘴!

    一时间有五头雌狮冲向了罗非!

    罗非的嘴角勾起了死亡的弧度,不由轻笑道:“我可是已经提醒过你们了,这是你们找死!”

    “嗷!”一头雌狮凶恶的吼了一声,旋即以惊人的速度疾驰到罗非的面前!它飞身而起,做出了扑咬的动作!动作快如闪电!

    罗非则发出了一声冷笑,在雌狮猛然间抬起了右腿,朝着狮子的腹部就是一击!

    巨大的冲击力打得狮子身体向后倾斜,飞出去七八米,落在地上的时候更是惶恐不已,一个趔趄差点没站起来。

    “呵呵,就这点本事?我还没使劲呢!”罗非无奈的耸耸肩。

    然而,罗非的举动彻底惹怒了其他狮子!他的两侧,又有两只雌狮朝着罗非扑过来!

    这俩家伙眼瞅着就要把那犀利的爪子落在罗非身上的时候,罗非却狂暴的打出了两记铁掌!

    “砰砰!”

    又是两声巨响,这俩倒霉蛋嗷嗷惨叫,也飞了出去!

    被打出很远的狮子并不服气,它站起身的时候,又一次朝着罗非冲过来!

    罗非轻蔑一笑,原地纵身跃起,一记飞腿踢了过去!

    一时间,劲力之风在罗非的周遭缭绕开来,刮得几头狮子再度横飞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这一刻,再度站起身的它们,已经不敢上前了,因为它们已经意识到了罗非的恐怖!

    不过,狮子毕竟是百兽之王,虎死不倒架,仍旧在死撑着。甚至还在远处冲着罗非嚎叫。而罗非则不再理会它们,只是摸了摸结实的小腹:“呵呵,要不是你们的肉不好吃,老子早就干掉你们了!饿死我了,得抓一只瞪羚来吃了!”

    说话间,罗非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只有鸡蛋大小的石子,瞄准了不远处正在啃草的一只不大不小的瞪羚。他深深吸了一口丹田气,把力度运在右手中,突然一声怒喝,凶狠无比的抛出了手中的石子!

    这一击,不管是速度、角度、力度都有了,石子直奔对方的头颅而去,狠狠的砸在了羊头上,并深深的嵌入了其中!

    瞪羚闷哼一声都来不及,就倒毙在地,临死前腿还蹬了两下腿!

    罗非郁闷的说道:“没吃饭就是没力气!要不然这一下能穿透它呢!”

    瞪羚倒地后,一群鬣狗虎视眈眈,而罗非则不慌不忙的走了过去,猛然间冲着鬣狗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吼叫!

    “嗷呜呜呜……”鬣狗群一时间受到了惊吓,惨叫着跑远了。

    罗非哈哈一笑,一把将瞪羚扛过了头顶,道:“老子要吃羊排!”

    ……

    两个小时后,这片草原上已经散发出了水煮羊肉的香味。罗非并非空手而来,他带来了一口大锅和一些简易的野外生存的工具,还带来了家乡的各种香料。

    罗非把瞪羚剥皮后,掏出了内脏洗了个干干净净,随后用手直接把瞪羚撕成了大块。之后,他从找了枯树枝做燃料点燃了大锅,放入了湖水,又放入了各种调料……

    这里水草肥沃,天天吃嫩草的瞪羚肉也非常肥嫩,越煮越香。

    罗非捞了一大块出来,沾上了田馨从北疆带来的地道韭花酱,大快朵颐,吃的很自在:“如果有酒就好了……没办法,忍几天吧,自己找点东西就酿了!”

    这句话并非虚言,附近的丛林中有各种果实,幸运的话,底下还能挖到块茎类作物,而罗非又精通酿酒的技术,所以当然能做这差事。

    只不过,罗非一边吃的时候,周围的野兽们也在观望着他,鬣狗们甚至垂涎欲滴。

    罗非冷笑了一声,把一块自己啃干净的骨头狠狠的抛了出去,顿时砸在了一只鬣狗的狗头上,砸得这厮嗷嗷惨叫!

    如果力道更大一些,这厮也挂了。

    “按道理说,老子是该喂喂你们的。因为明天老子要改善伙食,吃你们这些畜生的肉!烤着吃!”罗非大咧咧的说道。

    鬣狗群直面罗非,可以说是敢怒不敢言,因为罗非的身上,已经微微散出了野兽一般的气息,罗非和它们之间,或早或晚,会有一战。但是,胜利者,却已经锁定。

    ……

    与此同时,在天州,刘周家的沙场上。

    穿着黑色背心的甘甜,挥汗如雨。此时她的双臂上,各挂着一个五十公斤重的哑铃,而她已经托举了7000多下。

    米色的阳光,斜射在了这个倔强的辣妹身上,线条仍旧是那么凹凸有致。

    甘甜一边锻炼着,一边咬牙道:“1万!今天必须1万,要不然会被大贱人笑话的!你个大贱人,快点回来吧!你回来了!我就嫁给你!”

    而说着说着,不知是汗水还是什么,已经湿透了甘甜俏丽的脸蛋

    同样是与此同时,戴着黑框眼镜的白领丽人,刚刚用一记飞腿踢倒了自己的教官……教官龇牙咧嘴的说道:“薇姐,你怎么进步的这么快啊?”

    丁薇露出了一丝绝美的笑容,道:“不快一点,会被某人瞧不起的。对不对,晶晶?”

    一旁,身穿热裤背心的李晶,已然拥有了漂亮的马甲线,恬然一笑道:“当然咯!”

    仍旧是与此同时,当华夏国足的第一前锋赵刚把雪耻的一球踢入棒国队球门,把比分改写为3比1的时候,华夏男足也以10战7胜2平1负的成绩获得了预选赛a组第一,成功的进军世界杯!

    此时,赵刚也把喜悦的泪水送给了罗非:“哥,世界杯见!”

    ……

    还是与此同时,在自己的私人武馆里,一个白衣少女正在用灵巧近乎灵猫一般的步伐,轻松地避开了龙清秋猛烈而快速的攻击……她的步伐,像极了罗非的脚步,柔中带刚,刚中带韧,韧中带强!

    转瞬间,她突然间发难,几个脚步逼近,猛然间伸出了手指,点在了龙清秋的心口上!

    这一刻,龙清秋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好强……若心,你怎么学的这么快?”

    绝美少女的脸上,眼泪已然成诗:“因为我想他……”

    ……

    所有人,都在一如既往,以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忙碌着,不管他们是否知道罗非还活着,他们的内心深处,都在主动的,或者下意识的期待着自己的涅槃重生。

    为的,只是那未知的重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