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不要捅破这层窗户纸!
    房间中,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让叶灵有些不安,她还是打开了床头灯,继续释放着气息,目光转移到了罗非的脸上。

    不得不说,容貌改变之前的罗非,脸上虽然棱角分明,却已经是帅哥了,而现在的罗非,脸上的棱角更加分明,长相也比以前更加俊朗,看上去格外讨人喜欢,而且,他的身板非常结实……

    叶灵是女人中的色中饿鬼,阅男无数,她最喜欢的,就是优质偶像,记得在一年前的时候,她曾经虐杀了一个亚洲男星,手段极为残忍。对方那张优质偶像一般的脸,和那经常锻炼而生成的结实身板,让她欲罢不能。

    这种男人,太难得了,精壮而俊秀,对她来说就是一道极致的盛宴!

    叶灵的呼吸也变得跌宕起伏,整个人极为不淡定,脸上的表情更是狰狞而夸张:“小帅哥!小帅哥啊!你为什么长得这么漂亮?”

    这一刻的叶灵,肆无忌惮的言语调侃着“刚刚苏醒”、双眼迷离的罗非。

    毫无疑问,叶灵对自己的“毒”太自信了,自从她出道以来,从没有一个男人能摆脱这种攻击,从来就没有!

    罗非的呼吸,已经不均匀了,更是充分的说明他已经中毒了。

    叶灵不喜欢前奏,最喜欢的方式,是单刀直入,先吃上再说。但是这一次,直面本来应该属于葛丽的猎物,她的心态更加扭曲了,她改变了了自己的想法。

    不能一口气吃掉他了!这样太便宜葛丽了,我要慢慢的折磨死他!

    说话间,叶灵放出了更为强烈的雌性气息!

    罗非的脸都变紫了,呼吸更加困难,神志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这,完全是中了叶灵的“剧毒”的反应!

    叶灵放荡的笑着,冷冷的打量着面前的猎物:“哼哼,葛丽啊葛丽,你的眼光也不过如此而已啊!这男人在我面前的抗性根本等于零啊!”

    ……

    与此同时,葛丽的手机听筒中,传来了月亮极不负责任的声音:“小五,不用管了,好好睡觉吧!”

    葛丽却咬牙切齿:“月姐,这就是你对我和叶灵的态度吗?难道你分不清孰轻孰重吗?你就可以任由她胡来吗?这就是你把我当做姐妹能给我的答复吗?我不管了,我一定要救他!我爱他!”

    说话间,葛丽就要挂断电话。

    而月亮则叹道:“唉,你是真的没听懂我的意思啊。”

    “你什么意思!”为了罗非,葛丽显然已经顶撞了月亮。

    然而,月亮却并不在意:“算了,如果你能耐得住性子的话,五分钟之后去按他的门铃吧。记住,给他五分钟的时间。”

    话音刚落,月亮挂断了电话。

    葛丽,一头雾水,再也听不懂了。

    但是,她还是走出了房间,来到了罗非的门前,手指却在距离门铃按钮一公分的地方停滞不前了……

    还是与此同时,在罗非的房间中,暴行仍旧在上演。

    罗非房间里的气息浓烈到足以杀死一只发情的公牛,而罗非所承受的压力,自然是无比巨大,他整个人浑浑噩噩,嘴角已经不由自主的溢出了清澈的口水。

    这一刻,玩虐之心得到了充分满足的叶灵终于宽衣解带,准备享受属于自己的猎物了。

    而这一刻,也是叶灵停止散发气息的时候,因为,现在该好好的享受面前的猎物了。

    看着如同死了一般,身体却坚如磐石的罗非,她心花怒放,很快就扑在了对方的身上,说着就要撕开罗非身上最后一件武装!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股更为强大,甚至比之前的气息强大数倍的气息,陡然爆发而出,正面击中了她的身躯!

    这,是一股雄性的,极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来自罗非!

    如果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两种气息的差别的话。那就是,河川与怒海的差距!

    这股刚猛有力的气息,如同奔腾咆哮的波涛,瞬间击打在了对方的周身,几乎吞噬了对方!

    对方猛然间从罗非的身上站起,怔怔的凝视他发呆,可是嘴巴里,却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此时,罗非快速从枕边拿出了几张纸巾,贴在了她的嘴唇上,替她擦拭掉了她嘴角溢出的红色和绿色混杂的液体。

    红色的,自然是鲜血,而绿色的……居然是胆汁!

    剧烈而强大的气息,作用于同样拥有这种异能的人身上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效果。

    叶灵,已经死了,而且是被罗非用气息活活的震碎了肝胆而死,这种死法,相当仁慈了。

    擦干净对方的嘴,没有让她的体液浸染地面,随后,罗非以最快的速度把她抱到了浴室中,放进了浴缸里,随后拿出了风魔会毁尸灭迹的最好毒药——风之毒,一口塞进叶灵的嘴里。

    对方已经内出血,吞下这毒药之后,身躯以惊人的速度开始缩小,消融了。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对方的身体完全不见了,而衣物上,则只是沾染了一星半点的血污。

    随后,罗非又拿出了毒狼的秘药,倒在了衣服上,拔出狼牙剑搅拌了一下,很快,她的衣服也被烧了个一干二净,随后,他打开花洒,赶紧利落的把对方残留的味道冲的彻彻底底。

    紧接着,他回到了房间中,用自己特有的缜密,把地面上属于对方的毛发一一捡起,放进了马桶中,按下了马桶的抽水开关,让她的痕迹彻底消失。

    叶灵,很惨烈的人间蒸发,告别了自己苦逼却又罪恶的一生!

    做好了这一切,罗非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自作孽不可活啊,叶灵,一路好走,到下面做个好鬼吧!”

    毫无疑问,罗非知道对方是叶灵,更确切的说,当对方进入房间,释放气息的时候,他已经洞悉了。原因就是崔琳娜和月亮先后提供的完善资料。

    而且,罗非更知道,这个女人一直都在跟踪他们,已经跟踪了整整一天了,肯定是把他当做了自己的猎物。

    只不过,叶灵也大大的忽略了罗非的能力。

    罗非,既然擅长释放这种气息,身体内也必然具有对抗这种气息的抗体。所以,他会在绝对有把握的情况下,轻松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对女人动手?说真的,不是他的特长,他不想,也不屑。

    ……

    把房间中的一切都处理干净之后,罗非也“碰巧”听到了门铃声,他不慌不忙,过了半分钟才打开了房门。

    此时,葛丽看到的,是一个笑容满面的罗非,而且,精气神饱满。

    葛丽一阵惊喜的同时,快步冲进了他的房间,仔细检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叶灵的痕迹。

    一时间,葛丽也是一头雾水:好奇怪,叶灵没有袭击他吗?这不符合她的个性啊!

    然而,这就是铁铮铮的事实,叶灵的气息,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甚至连她身上的香水味都找不到!

    房间中的窗户,并不突兀的开着,自然风来回流转,并不让人生疑。

    而且,罗非的表情也很自然,根本就不像是有人来这里搞过偷袭的样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葛丽心道。

    罗非问道:“丽丽,你半夜来找我做什么?”

    葛丽这才回过头,一步步走到了罗非的面前,冲着罗非活到:“哥哥,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我绝对会保护的,绝对会!”

    话音刚落,葛丽紧紧的抱住了罗非。

    ……

    随后,不管罗非怎么想,葛丽愣是把自己的被褥拿到了罗非的房间,要打地铺。这让罗非很不解:“丽丽,你这是干嘛?”

    葛丽很固执:“我要保护你!”

    罗非尴尬极了:“这……呵呵,你保护我?咱们在这里挺安全的啊!”

    葛丽走到了窗前,把窗户全都关上了,随后很自然的躺在了地铺上:“哥哥,晚安。”

    “等等!”罗非一摆手,红着脸道:“我睡地上好不好?女孩子睡在地上容易着凉的。”

    葛丽凝视着罗非,露出了迷人的笑容:“哥哥,你为什么这么善解人意?”

    ……

    这一晚,葛丽睡得很不错,在她入睡的时候,罗非释放出了祥和的气息,让她睡得更踏实了。罗非知道,自己对不起这个内心深处很纯洁的女孩子,所以,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让她舒服一点。

    而葛丽睡熟之后,罗非也走到了阳台上,给月亮拨打了电话。

    月亮早有准备,接通了电话之后,旋即道:“小非,之前葛丽给我打过电话了,说要杀掉叶灵,我没有让她动手,我只是让她五分钟之后进入你的房间。”

    听到这里,罗非点了点头:“月,你做得很对。”

    “因为我相信你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的确,我解决掉了叶灵。”

    “没受伤吧?”

    “怎么说呢,我受了点轻伤,对方的气息很强,我感觉自己的内脏,更确切的说,是泌尿系统被震荡到了。”这句话不是玩笑话,而是实实在在的,叶灵的实力,实际上并不弱,一开始的时候,罗非险些被她控制,所以,内伤在所难免,只是,伤不重。

    月亮也听出了罗非没有开玩笑,一时间花容失色:“那,那怎么办?”

    “没事,我好歹也是有武功的人了,自己调养一下就行了,放心吧,一周时间就够了。”

    月亮有些难过:“小非,对不起啊,又让你立于危墙之下了。”

    “这件事不怪你。”罗非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葛丽,出了这件事,她怎么跟自己的组织交代?”

    “不需要交代。”月亮说道,“因为叶灵从来就不曾找过她,然后就突然间人间蒸发了。”

    “月,我感觉咱们这样做不好,我现在跟你说实话吧,她,就在我的房间里,躺在我的床上呢!”

    这是月亮没有想到的,可是,就在她醋意横生的时候,也突然想到了罗非的操守。的确,罗非虽然好色,却是个极为谨慎,也有自己的原则的男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怎么会和葛丽发生什么呢?

    于是,月亮没有说话,继续听罗非说。

    “我睡在地板上了,她口口声声说要保护我。”

    月亮思忖了许久,想周全了之后,才说道:“小非,你和叶灵的发生的事,不要告诉丽丽了。她心里明白不明白,都不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