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焦爱梅的良苦用心
    罗非没有说话……

    爱都是相互的。没有付出,永远没有回报。也许甘甜一次次的不成熟,一次次所谓的“莽撞”,都是因为他。就如同她加入了秦思成建立的雇佣兵团的道理是一模一样的。她就是为了在雇佣兵团里立足,继而把兵团做大,紧接着灭掉雷永生为罗非报仇。

    看到罗非没有说话,崔琳娜不由叹道:“我崔琳娜有一说一,从不喜欢说假话。我可以告诉你,所有和你关系密切的女孩子里,我最不嫉妒的,只有三个人。”

    “哪三个?”罗非笑问道。

    “一个是丁薇,丁薇姐姐识大体,善解人意,心胸特别宽广,是最好的姐姐;一个是若心,若心对你的爱无比的自私,自私到什么可以牺牲掉自己;最后一个,就是甜甜。

    当然,我知道我的话也是片面的,因为不仅仅是她们三个很优秀。”

    “你说到这里,我也明白了。”

    “非哥,我不是劝你赶紧把自己的事情告诉甜甜,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赶快除掉甜甜的束缚。”

    罗非点了点头:“琳娜,这件事我已经在做了,现在这一步,叫引蛇出洞。我也改变了自己的初衷,我最近一直在甜甜的药中加东西,能让她以更快的速度恢复,她现在要赶紧回到佣兵团,要不然,这一步来不及做完,咱们就要奔赴东京了,到时候,双线作战,咱们会非常的疲劳。”

    “非哥,我懂了。”

    罗非抬起了头,望着她傻笑:“今天留下来陪我吧。”

    崔琳娜摇了摇头:“绝对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

    崔琳娜一边给罗非理着发的时候,其实外面也不安静,因为,凤凰在妖刀的怂恿下,已经用一根绳子顺着二楼而下了,结果,不偏不倚看到了这一幕

    这画面,并不无耻,而是传递来了一种温热,一时间让凤凰面红耳赤随后,她慌不择路的上了楼。

    接应凤凰的妖刀吃惊不小:“我的姐,你怎么又上来了?”

    凤凰无奈的摇了摇头:“里面有人了。”

    “有人了?”妖刀也难免失望,“狐狸精真多!”

    凤凰却堵住了她的嘴:“不准这么说琳娜,其实他已经为非哥付出太多了!”

    “可是,本来就是嘛!”

    “以后都不准再说了,要不然我会生气的!”

    ……

    半个小时后,罗非的头发别说已经剪好了,洗都洗过了,这发型很帅,是最近又重新流行起来的超短发,和罗非帅气的脸很搭配。

    崔琳娜也没有多停留,帮他吹干头发,就立刻离开了。

    只是,当崔琳娜上楼的时候,偏偏在客厅里发现了刚刚从妖刀房间走出来的凤凰。

    两个人目光对视的时候,凤凰难免尴尬了,因为她没想到崔琳娜会在今晚走出罗非的房间,而且从时间上,似乎也没办法发生什么事。

    崔琳娜倒是很大度,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说了一句让她一头雾水的话:“你是第四个。”

    ……

    这一晚,一身清爽的罗非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只是这一觉到了第二天凌晨五点多的时候,罗非已经自然醒了。

    洗漱一番后,罗非换了一件工作装就下楼了,直奔厨房而去。

    可是,当罗非刚走进厨房的时候,发现丁薇和焦爱梅已经在厨房里切肉了。她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扮演好了自己的角色,做好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只是,罗非看不下去了,赶紧走过去帮忙。

    看到罗非,丁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早上好。”

    罗非看到了丁薇的眼中挂着血丝,心中一沉:“姐,你昨晚没睡好吧?”

    丁薇没有掩饰:“有点兴奋,睡不着,很想试试这么新鲜的野猪肉包出来的馄饨会怎样。”

    焦爱梅说道:“是啊,我也想试试,可是没想到,居然在厨房门口和丁薇碰上了。”

    罗非装作轻描淡写的样子:“一会儿吃过早餐去补一觉吧!”

    “好。”两个美女异口同声。

    ……

    焦爱梅和丁薇分工明确,一个切鹿肉,一个切野猪肉,罗非来了之后,自然是负责炖汤,而且是炖两中汤,一种是猪骨汤,一种是羊骨汤,罗非做馅,讲究的是原汤化料,这样的东西吃起来油水多,也很健康。。

    随后,罗非开始剁猪肉馅,而鹿肉则由丁薇负责。

    丁薇突然间拍了拍脑门:“哎呀,忘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了,面粉,没有面粉!”

    “面粉?有啊!”

    “不,是新面粉!”月亮说道,“我要现磨一点!得,小非,你和丁薇先忙着,我先去找南希了,和她一起磨面粉去了!”

    罗非顿时瞪大了眼睛:姐,你穿帮了!你刚刚喊我什么来着?

    不对!罗非转念一想,丁薇姐这么谨慎的人,怎么会说漏嘴呢!她是故意的吧!

    罗非什么都不敢多说了,只有一大颗冷汗,顺着额头上缓缓流下。

    倒是焦爱梅,她伸出了温柔的手臂,替罗非擦掉了这颗汗珠:“小非,你是不是很热?”

    罗非的嘴角都抽搐了:“她……什么都跟你说了?”

    焦爱梅轻笑道:“只要你不跟我说实话,我已经做好了我们母女俩一起投河自杀的打算了。想不到,你还是挺诚实的。”

    罗非的鼻梁有些发酸。

    小学期末考试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一道题目——

    今年弟弟8岁,姐姐11岁,二十年后,弟弟比姐姐小几岁?

    虽然题目对于小学生来说有些绕,可是道理,还是这么一个道理。就算是再过五十年,姐姐仍旧是姐姐,弟弟还是弟弟。

    在外一年,虽然在知道真相的旁观者看来,罗非由内到外都很坚强,但实际上,当他直面姐姐级恋人,特别是直面焦爱梅的时候,终究又变成了最初的样子。

    “其实早在你回到家里的时候,我就有预感了。再加上你那么心疼孩子们,这种预感更强烈了。

    再是后来,你们在蓟城遭遇到枪击,小雨回来的时候绘声绘色的把你当时的英勇事迹告诉我的时候,我的想法更深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父母是不疼孩子的,你为了孩子,多次暴露了自己的本相,我这个做孩子母亲的怎么会看不出来?”

    “呵呵,你太聪明了。”尽管内心深处已经潮湿了一片,可是罗非还是保持着微微的笑容,因为现在,是幸福生活的开始,虽然百废待兴,虽然仍旧危机四伏,他仍旧会乐观的直面。

    “说真的,我特喜欢丁薇和月亮,虽然她们曾经是你的猎物,但是若心重情重义,月亮善解人意,都是最好的女人。月亮顾及到你的感受,不敢对我说出真相。而丁薇就怕你会难做,才会跟我道出真相,其实出发点都是为了你。”

    “可是,我还是伤害你太深了。”

    “小非,用你的话说,咱们都已经老夫老妻了,还在乎这些干什么?正因为你回来了,我才会干劲十足,我不会去责怪你什么了,我只是觉得,过去的你……”说到这里的时候,焦爱梅忍不住潸然泪下,“过得太苦了。我真的没想到,你以前居然过着那么非人的生活。”

    “梅,你别说了,过去的事情就翻过去吧,那是我和老狗的旧账,我早晚会和他算清楚的。至于和你,只有爱情、亲情。”

    焦爱梅紧紧的依偎在了他的怀里,罗非缓缓的俯下身子,在她略微有些干涩的嘴唇上轻轻吻了一口。

    焦爱梅积极的回应着,甚至踮起了脚尖。

    只是,罗非不想让她辛苦,用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抱起了她。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很温情,没有任何技巧,亦没有任何甜言蜜语,只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思绪,在舌间来回缭绕。

    这一别,不是半年,而是如同十六年,如同杨过与小龙女的那十六年的分别。只是,罗非和焦爱梅深重的都是对方给自己施加的情花毒,都一直在呕心沥血的活着,最终活着相见,又用自己作为药引,帮对方化解了剧毒。

    几分钟后,两个人才恢复了平静,继续着手里的活,这种感觉,就好像几分钟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罗非很清楚,两个人的感情已经到了相濡以沫的程度了,尽管心中都深爱着对方,可是也都学会了坚忍和务实。

    “昨天我和丁薇聊了半宿,她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谈开了,你大大概状况,我也已经很清楚了。小非,你介意我帮你出一个主意吗?”

    罗非摇摇头:“你说吧,我一定采纳。”

    焦爱梅说道:“你的真相,先告诉年纪大一点的,然后由我们帮你慢慢渗透。我们年纪大,扛得住事,沉得住气。”

    罗非听到这里,不由深吸了一口气:“好像我潜移默化中就是在这么做,经过你这么一说,我更要这么做了。”

    焦爱梅叹道:“我能帮你的不多,我不会武功,没有你那样的胆气,我只能在你的大后方默默的扶持你,大主意和大方向,还要由你来定。”

    罗非深深点头:“这就足够了,有你们在后方,我在前面一定会好好做事的。”

    “还有一点。”

    “不要冲动和意气用事,真的丢了自己的小命,对不对?”

    焦爱梅抿嘴一笑:“没错。”

    “嘿嘿,梅,咱俩还是很默契的嘛!”说着,罗非的咸猪手无耻的按在了焦爱梅的柳腰之下,“哎,这么久不见,还是这么美妙!”

    “小不正经的!”焦爱梅娇嗔着拍飞了他的手,“都是孩儿他爸了,怎么还这么流氓?”

    罗非无耻道:“别说是孩儿他爸,就算是孩儿他爷,我照样跟你耍流氓!”

    两个人对视一笑,脸上都流露出了满满的幸福。

    ……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丁薇姗姗来迟,而且,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来了南希。

    丁薇的手中拿着一个小磨盘,而南希手中拎着一大袋谷物。

    罗非赶紧走过去,一手一个接了过来:“诶,这什么情况?”

    南希笑道:“刚才去了一趟谷仓,弄了些今年刚收割的小麦,准备现磨面粉呢!

    罗非啧啧道:“嚯,太讲究了!来,这个我在行,交给我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