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相认
    阿苏娜一时间激动不已,她颤巍巍的说道:“我就说那么年轻的小伙子本来就不该有那么霸道的手腕!你不是我的罗非哥哥,还会是谁!可是哥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是不是中了什么巫蛊之术?”

    阿苏娜说完,一时间没忍住,整个人扑在了罗非的怀里,呜呜痛哭……

    罗非抱着阿苏娜,不由深深叹了口气:“我为了提升修为,所以吃了一种药……”

    阿苏娜哽咽的说道:“哥哥,你现在安全吗?”

    “相对安全,但不绝对。”

    阿苏娜很欣慰:“我现在是绝对安全,不是相对!所以,刚才若心姐姐跟我讲的会议,还是在我这里照常开吧,算是给妹妹我一点面子吧。”

    “没问题。”

    ……

    下午,众人在一起开了会,会议由林若心主持。而罗非作为罗?罗德里格斯参与其中。

    会议的重点,是以经济、硬实力甚至是雇佣兵界的手段,展开对雷永生的全面攻略。

    现在,雷永生坏事做尽,已经被六十多个国家通缉,其中就包括华夏国。而秦思成利用自己的人脉和正式的许可建立的佣兵团,就是为了对付他。

    而今天,猎杀者中但凡是和罗非关系密切的人,都加入其中,成为了正式成员。他们的代号不变,甚至身份都没有改变。当然,原天神组织的成员也加入了其中。

    看到这样盛大的场面,林若心不由黯然神伤:“这就是非哥留给咱们的财富……”

    此时,张晓青的目光落在了罗非的身上……四目相对,张晓青的眼神中再也找不到一丝敌意……片刻后,张晓青说道:“非哥还活着,我坚信这一点!这家伙留给我们这么多财富,绝不会就这样死掉的!绝对不会!”

    江俪也深深点头:“没错,这家伙绝不会死!”

    甘甜等人都深深点头。

    ……

    会议结束了,罗非却并没有加入雇佣兵团。而雇佣兵团的名字,是以罗非的武器命名的,就叫狼牙。

    而会议结束之后,罗非也旋即离开了会议地点,一个人默不作声的去了阿苏娜为他提供的居所。

    张晓青几乎是飞奔了出去。可是,罗非走得太快,张晓青快要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打着车离开了。

    张晓青知道他要去哪,赶紧也打了一辆车。

    ……

    终于,在阿苏娜家的别墅里,在罗非的房间门口,她驻足了。

    没有任何迟疑,张晓青第一时间按下了门铃。

    但是,房间里却等待了许久,才把门打开了。

    罗非知道,她会追来的,所以看到她的时候,罗非仍旧保持着轻松。

    可是,张晓青却完全不淡定了,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大贱人!”

    罗非笑了,冲着张晓青淡淡一笑道:“怎么确定就是我?”

    张晓青的嘴唇在剧烈的颤抖,眼泪都在眼眶里打晃。她也不说话,只是缓缓地躺在了床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罗非顿时明白了一切……

    一时间,罗非的心跳加速了。

    “你知道吗?那时候和你不熟,你却帮了我的那一次,我就这样躺在床上,任凭你对我怎样……可是,你却没来,你告诉我,你也有尊严和底线……你个大贱人……今天我就让你冲破底线!”

    听到这里,罗非的眼眶潮湿了。他的身体,慢慢的悬在了她的身上,距离她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那我再问你,你何时尊重过我?张晓青,你真的以为除了你的非哥之外,所有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的畜生吗?我告诉你,我不是……”

    这番话语,何其熟悉……

    “非哥!”张晓青恍如隔世般的叫了一句,但是很快,她又否定了自己:“不,江哥已经去世了,已经死了,你不是江哥,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罗非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罗非紧紧的抱住了张晓青,一通疯狂的乱吻。

    ……

    这种吻好熟悉,以前张晓青和罗非在一起的时候,难免耍小脾气,使小性子,只要罗非这么一吻她,她什么脾气都没了,乖巧至极。

    而且,罗非知道她脖颈的哪一处位置敏感,哪一处经不起调戏,而这个罗?罗德里格斯,居然也知道!

    张晓青一开始的抵抗是相当激烈的,可是慢慢的,她放弃了抵抗,抱着他放声痛哭:“非哥!非哥!!非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

    罗非的声音也哽咽了:“青青,我没死,这一切都是我设的局,我只是太贪心,想和你们一辈子在一起!”

    “我就知道是这样,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就是不敢这么想!不敢让自己有期待!”

    罗非把张晓青抱了起来,安慰道:“别让咱们俩太煽情了行不行?不哭了,来,听我慢慢说!”

    张晓青却粗暴的推开了罗非,显然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你不骗我吧,你再说一遍,你就是非哥。”

    罗非深吸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很快拨通了月亮的电话,随后递给了她:“这是我的证人。”

    张晓青一看手机屏幕上的显示,顿时明白了什么。

    接通电话之后,张晓青清了清嗓子,艰难的让自己淡定下来:“月姐,罗就是非哥,对不对?”

    月亮很谨慎:“罗在你旁边吗?”

    罗非赶紧把嘴巴凑到了手机前:“我在。”

    月亮听到了罗非的声音,顿时放心了:“看来,他已经跟你说了。没错,他就是罗非。他的声音和容貌都是吃了药才发生改变的。青青这个消息暂时保密,具体的事情,让他跟你解释吧。”

    ……

    听到这里,张晓青悬在嗓子眼半年多的心,终于放下了。她挂断了电话,缓缓的依偎在了他的怀里:“非哥,我讨厌你的现在的样子,你越是像以前的你,我就越是恨你。”

    罗非则调侃道:“是不是有一种背着非哥跟野汉子偷情的感觉?”

    “是……”又被罗非勾动了心思,她的声音又哽咽了。

    罗非捧着她的小脸,郑重道:“青青,看着我!我告诉你,我就是罗非,如假包换的罗非!如果你不信,我一会儿可以验明真身给你看!我的身上,还保存着最后的一点证据。”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他憋不住了,一下子笑场了。

    张晓青虽然不是过来人,却也见过他的真家伙,一时间明白了,顿时面红耳赤:“你坏死了!”

    “我一直这么坏。”

    张晓青恢复到了平日里善解人意的状态:“非哥,有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是不是因为不想听雇主的话,对若心做出不利的事情,所以才……诈死的?”

    “有这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当时我不够强,而且我的关系网太复杂。我死了,才能成为局外人,看清楚这一切。”

    张晓青叹了口气:“还有谁知道你的身份?”

    “很多人。”

    “合着就只有我被蒙在鼓里?”

    “不只是你,若心、晶晶、甜甜、成枫她们都不知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晓青全都懂了:“哥,你心疼我们,对不对?”

    “是,我心疼你们,也爱你们……你知道吗?我看到你对罗?罗德里格斯充满敌意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我知道,就算其他男人再怎么好,都取代不了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张晓青说道:“不只是我,还有其他人,都是这样。大家没法忘记你。”

    罗非擦掉了眼眶里的泪水:“今天咱们相认,是好事,既然是好事,那就来个双喜临门吧。青青,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我……就是小狼。”

    张晓青却超出寻常的淡定:“非哥,我不是傻子,我早就看出来了。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区区一个罗非得有多大的慈悲心,才能在一年之中感动了那么多人?你做到的时候,就必然注定你是小狼。”

    “也许,我天生菩萨心肠呢?”

    “哥,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吗?”

    “不知道。”

    张晓青撅着小嘴,怒道:“我想打死你。”

    “好吧,我什么都不说了。”

    “什么都不说,我就不打死你吗?”

    “晓晓,我任凭你处置,要杀要剐你一句话。”

    张晓青轻哼道:“切,没工夫杀你!你要是真的有心弥补我,今晚陪我去海边走走。”

    “那个,不会发生什么暧昧的事情吧?人家还没做好准备呢?”

    “大贱人,你真对得起你这个外号!你这混蛋消失了半年,害得姑奶奶我天天以泪洗面,我接下来要罚你一年不准碰我!”

    “啊?一年啊?那我还不憋疯了?一个月行不行?”

    “那好吧,半年。”

    “半个月行不行?”

    “三个月!”

    “一个礼拜行不行?”

    “好吧,一个月。”张晓青一次次做出了妥协。

    ……

    一番周折,罗和张晓青终于言归于好了。张晓青也让罗非把目前仍旧不知道真相的人的名单说出来。

    张晓青一阵揶揄:“真的这么宠着我们?”

    “我开门见山吧。你们的情况比较特殊。一来,我承认我有私心,因为你们是我十多年的羁绊,我在做事的时候,特别的谨慎小心。二来,有些人必须先于你们知道真相,这样的话,他们才能早一点帮助我,而你们,不具备这方面的能力……”

    “这方面的能力指的是什么?”

    “战斗力。”罗非一语道破玄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我不可能做到把团队里的所有人都培养成超人、蜘蛛侠或者金刚狼,每个人的分工都有不同。比如说你张晓青,我总不能赶鸭子上架,让你拿着枪去前线杀敌吧?”

    “我明白了,我的作用就是帮你镇守后院,对不对?”

    “不,不是后院,是老巢,你是至关重要的一个人。”

    “那非哥,我再问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连甜甜都瞒住了,却没有瞒着我?”

    罗非说道:“我本来是准备连你一起瞒住的。可是今天我试探过你,发现你就算是知道我的身份,也不会忍不住告诉她的,因为你会保护她,对不对?”

    张晓青还是不懂:“非哥,我说一句伤感情的话吧,你对甜甜的感情,我看得出来,我不是傻子。”

    罗非把她揽在了怀里:“可是你想过没有,她的倔强是你的十倍?在她心中,我已经死了,她的心理支柱已经崩塌了,这半年她都在做些什么,你们应该看得很清楚吧?表面上把自己修炼的无比强大,实际上外强中干,内里已经被自己掏空了。这半年时间,她多少次铤而走险?这是在作死!”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