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另一种药
    两个人很快来到了古根海姆博物馆靠右边的一家西国烤肉店。

    古根海姆博物馆,罗非每次来西国都会参观一次的连锁博物馆,里面有西国各个时期画家、艺术家的画作、雕塑作品,是赫赫有名的大型博物馆。

    守着这船型博物馆的对面烤肉,望着大海,这种感觉非常不错。

    烤肉是自助式的,客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随意挑选牛身上的任何部位,为了迎合很多东亚地区客人的口味,店铺甚至还为客人准备了“黄瓜条”。

    黄瓜条并不是蔬菜,而是牛的脊梁骨上方的柳条肉,分为大黄瓜条和小黄瓜条,大黄瓜条适合烧杭椒牛柳,而最嫩的小黄瓜条,则适合生吃。当然,价格上,这块部位也是最贵的。

    罗非当然不会错过小黄瓜条,要了两份,自己亲手加工成了肉生,加上了作料,和月亮一人一份。

    只是,加工完成刚坐在单间里的时候,他发现饭桌的烤盘上正在烤制一种很奇怪的食材。

    一时间,罗非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这么猛?”

    月亮笑意更浓:“多吃点,吃完了就回家,憋死你。”

    “……”罗非无奈了,“月,你可以再荡漾一点。”

    “那你吃不吃?”

    “吃,当然要吃。”罗非凶相毕露,“吃完它,再吃掉你!”

    “切,小子,有种放马过来,怕你不成?”

    午饭,当然吃的很和谐,美味的烤牛肉和奇怪的食材充分的保证了罗非的能量供给。

    吃过饭,罗非开着车,七拐八拐,很快就来到了一家酒店的门口。

    车子停在了酒店附近的停车位之后,月亮不由扶额:“就知道某人要耍流氓,但是敢不敢内涵一点?”

    罗非给她下了最后通牒:“不下车就在车里,自己选一个吧!”

    月亮娇羞道:“在车里吧,可以省点钱。”

    “省钱……这个理由好奇葩……”

    ……

    整整两个小时,接近马拉松一般的热恋之后,两个人都没有松开彼此。

    此时,月亮把罗非抱在了怀里,不由自主掉下了眼泪。

    “月,我知道为什么难过,是不是担心我会出事?”

    月亮点了点头:“我怕毒狼的药对你产生副作用,虽然已经经过了临床试验。”

    罗非笑道:“可是,你也好,大家也好,更希望看到我原来的样子,不是吗?”

    “可是,相比较你的安全,我宁可希望……”

    罗非捂住了她的嘴:“我意已决……老实说,每次和你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用这副假面具和你相处,总是感觉自己的头顶发绿,好像是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睡了一样,真的太不爽了!哪怕只是冲着这一点,我也必须恢复原样。”

    “小非,为难你了。你为我们做出的牺牲太多了。”

    罗非摸了摸她平坦的小腹:“以后给我生孩子作为报答,不就行了?”

    月亮一时间嘴角微扬:“我愿意。”

    ……

    回到家中的时候,罗非在客厅里看到了毒狼。

    毒狼是刚刚才到毕尔巴鄂的,因为在即将从华夏登机的时候,实验室那边传来了令人兴奋的消息,那就是自己的药物已经通过了临床试验阶段。这种药,可以让已经用过易容药的人恢复以前的容貌。

    而实验对象,是主动请缨的虎王。

    现如今,虎王已经全须全影的回来了,身边还跟着一脸笑容的三三,罗非从远处观望虎王,就感觉虎王的身体情况完全正常,甚至比以前更结实一点。

    毫无疑问,这是药效在发挥作用,他现在的样子,和以前易容之前一模一样了,虽然显得老气横秋,可是很真实。

    三三小鸟依人般的依偎在他的怀里,显然对自己老公现在的样子很喜欢。

    罗非快步走到了虎王的面前,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

    虎王一开始觉得没什么,毕竟,兄弟见面,拥抱一下不算什么。可是,松开罗非的时候,却发现他一脸愧疚。

    虎王的心里一时间也有些不好受:“兄弟,你为我们做了太多的事,我只为你做这一件事还不行吗?再说了,我一点事都没有。这种药可比易容药舒服几百倍,就是当时脸上灼烧般的痛半个小时,然后休息6个小时,什么屁事都没了!兄弟,你别难过了啊!”

    男女通吃的兵王,真心是性情中人,不但宠爱自己的女人,也宠爱自己的兄弟,他很清楚,虎王为他试药,是情义,是生生死死换来的情义。

    这种药,不是没有副作用,毒狼研究这种药将近一年时间了,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即便是成功了之后,药量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调和,即便是临床阶段,他和罗非都悬着心,生怕出事。

    虎王在不确定药物是否有副作用的情况下就使用了药物,只能说,他们对罗非有情有义。

    收敛了情绪,罗非冲着毒狼说道:“老毒,去我房间,开始吧。”

    毒狼拿着药,手却在颤抖:“使用方法很简单,我已经告诉大家了,我就不进去了……”

    “怎么,你也紧张?”

    毒狼突然扭过头,哭着跑上了楼:“我他妈受不了!”

    不得不说,毒狼的情绪憋了很久了。此前,虎王是他亲自动手涂抹的药水,这种药水的药性很猛烈,涂抹的时候,肌体滋滋啦啦作响,使用者会感觉很痛苦,但虎王是铮铮硬汉,都是楞挺过来的。

    但是,毒狼看在眼里,根本承受不住了。

    这一次,他不论如何,都不想亲自给罗非涂抹药水了。

    众人站在这里,一个个都面面相觑。

    老实说,他们也不愿意亲眼看着罗非受苦。

    但是,最终,还是有两个女孩子站了出来。

    一个,是甘甜;另一个,是林若心。

    这种事,丁薇做不来,此时,她全身都在颤抖,眼眶里都是泪……

    非凡团队的其他女孩子,也做不来,这根本不是心智成熟与否的问题,而是心绪根本无法承受的问题。

    但是,只有这两个人,很勉强承受得住。

    看到这里,罗非顿时坦然一笑,冲着楼上喊道:“老毒,我没有口香糖了!”

    ……

    “手术”,是在罗非的房间里进行的。

    这一次,甘甜亲自进入了浴室,帮罗非洗了个澡,这个澡,洗了整整一个小时,她把罗非全身上下,甚至包括脚底板都洗了个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污垢。

    随后,罗非只穿着内衣,平躺在了一张铺着塑料隔膜的床上。

    林若心和甘甜的手洗干净之后,又经过了酒精消毒,这才带上了塑胶手套,准备将药品涂抹在了罗非的身上。

    毒狼来到了房间,把一块口香糖亲自塞进了罗非的嘴里:“你最喜欢的薄荷味。”

    “度哥,对不起,还得麻烦你做那么多事。”

    毒狼叹道:“别说这些了,我先出去了!妈的,心口有点疼,要他妈犯心脏病了。”

    林若心没好气的瞪着他:“毒哥,你别吓唬我!”

    ……

    毒狼走了,留在这里的,只剩下了甘甜和林若心。

    这一刻,罗非轻笑道:“来吧,记住,动作快一点,涂抹的均匀一点,还有……甜妞,你这就动手了啊!”

    甘甜并不是心狠手辣的人,但是她很清楚一件事,像这种痛苦的手术,最好快刀斩乱麻。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把药水涂抹在了罗非的额头上。

    罗非暂时闭上了嘴巴,现在说话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两个女人把罗非的脸以最快的速度,涂抹的满满的。

    一时间,剧烈的灼烧感,席卷了罗非整张脸。

    虽然疼痛难忍,可是罗非一声都没吭,仍旧在嚼着口香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使用这种药的时候,同样无法运功抵抗,要不然,药效会变得很差。这一点,毒狼早已经说的清清楚楚。

    但是,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伤痛考验,甚至多次在死亡线徘徊的罗非,对于这种痛楚却拥有惊人的忍耐力。

    甘甜和林若心神情凝重,因为她们很清楚,这对于罗非来说,也许只是开始。

    这种药极为难得,使用30多种名贵的中药材调配而成,其中还包括了血腥之兰的毒素。

    罗非的脸均匀涂抹之后,熬了20分钟之后,脸上就已经出现了一层厚实的茧子。

    这一刻,罗非缓缓的张开了嘴巴:“身上……也涂上。”

    其实,这么做,就是多此一举了,脸恢复了,不就行了吗?

    这也是甘甜和林若心的想法。

    但是,还没有表达出来的时候,罗非就说道:“我要把最完整的自己,还给你们!”

    “非哥……”

    “非哥……”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只是声音之中,带着哽咽。

    这一句话,击中了两个人的心……她们,其实早就知道罗非会这么说。

    老实说,虎王当初用易容药的时候,易容的部位都不是很多,虎王只是把脸部重新整合,但是罗非不同,他几乎是全身……所以,这种痛,更难忍受。

    可是,她们两个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拂逆罗非的心意,因为她们知道,罗非爱极了自己的家人,希望把自己完美的呈献给自己人

    于是,长痛,不如短痛,心痛,不如行动。

    两个人很快动手了,双手沾满了药水,很快涂抹在了罗非的两条手臂上,紧接着,是脖子,继而是前胸后背……紧接着,是双腿。

    罗非疼得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却仍旧在笑。

    此时,甘甜不由自主的掉下了眼泪,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林若心也在流泪,她都能感觉罗非的肌肉在颤动,能感觉到他的心跳是过去的三倍以上,更能感觉到他因为剧痛,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可是。她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任凭他一直这么痛下去。

    罗非一直在笑,这一次,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痛并快乐着。但,不知不觉间,他的笑容凝固了,不省人事了。

    这一刻,甘甜和林若心都能感觉到他还活着,可是,她们却自责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两个人最终还是忍不住了,纷纷快步走出了房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