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你回来了,对吧?
    当天晚上,姐妹俩一起洗了澡,随后躺在了床上,聊起了家常。

    这一夜,罗非忍住了自己的万千冲动,躺在房间里半天才睡。

    而林晓彤则在甘甜的计谋之下,和冯琴通了视频。结果,冯琴的流量当晚就超了。

    让罗非都有些意料之外的是,冯琴居然很合群的和众姐妹都相认了。而且还约了当年和她关系最好的两位姐妹来天海。

    ……

    清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林晓彤兴奋不已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罗非。

    罗非顿时欣然一笑:“所以说,有的时候女孩子出面,事情会更好解决一点。”

    林晓彤深深点头:“哥,你说的没错。对了,昨天晚上,琴姐还透露了一件事,她和豆浆也见过面,这几年一直都有联系,就是最近几个月突然联系不上了。”

    罗非一阵大喜,豆浆也是他们儿时的伙伴之一,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男孩子。和罗非、赵刚、赵汉伟等人关系密切。

    “好啊,这太好了!咱们到时候见面的时候好好商量一下!”

    “行!就这么说定了!”

    ……

    下午一点多,甘甜和林晓彤去了一趟机场,接来了两个美女,随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天海市一家名为“倍健”的健身房。而罗非在两点钟的时候,才珊珊迟来。

    这家健身房规模很大,因为开在了天海影视学院里,每天都是客似云来。特别是天海影视学院的学生们是特别钟爱健身的,毕竟他们得靠身材吃饭。

    罗非来健身房的这个时间并不算早,很多人特别喜欢在这个时候健身,跑步机上全都是来塑腿型的美女帅哥,各种负重器材也不乏问津者。

    罗非也没有刻意避讳自己非凡的能力,脚下踩着跑步机的履带轻捷的慢跑,双手一手举着一只二十斤的哑铃,做托举训练,这种玩法,前所未见,让周围很多人大开眼界。

    可是,没练多久,罗非就感觉自己身后袭来了浓浓的敌意,他冷不丁的一回头,手臂直勾勾的袭向了自己身后的偷袭者!

    然而,对方也不是盖的,居然向后一闪身,很轻灵的避开了罗非手中的哑铃,怒喝道:“贱人,你作死呢!”

    罗非跳下了跑步机,冲着来人一抱拳:“不知甘十九妹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礼了!”

    甘甜穿着短款运动服,白色的t恤紧紧包裹着胸前的伟岸,看得人触目惊心,纤细的腰肢下,臀线丰满,一双爆发力十足的大腿雪白且充满弹性,十分诱人:“少来这套,假惺惺的真讨厌,你小子怎么来的这么晚?一个人在这锻炼个屁啊!”

    甘甜的身旁,是一群身穿紧衣热裤的美女,新来的两个美女,一个是李晶、一个是慕成枫,她们都是冯琴最好的朋友。

    罗非看到她们,顿时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啊!”

    甘甜轻哼道:“扯淡,就你还保卫祖国?说,昨天把彤彤送回家,有没有趁机非礼人家?”

    “就算有,你也找不到罪证啊,你说是不是?”

    “真贱,懒得鸟你!”甘甜一边说着,一边冲着不远处的冯琴招手道,“琴琴!这里,这里!”

    不远处,一个身材高挑的长腿美女听到喊声,笑容满面的冲着她打了个招呼,快步走了过来,一过来之后,一把抱住了甘甜,很不客气的用自己伟岸的饱满挤压着甘甜的饱满骄傲:“死丫头,鬼叫什么啊!”

    冯琴皮肤格外白皙,身材极好,即便是薄施粉黛,仍旧清丽可人,颇有明星范儿。而实际上,她本人就是明星,只不过,她和慕成枫的遭遇很像。

    冯琴也冲着罗非打了个招呼:“嗨,非哥,你也来了,这样,我想把例行的半小时跑完,一会儿咱们去吃下午茶,怎么样!”

    “没问题,我今天翘班了。”罗非说道。

    “啊,这么巧?我也翘班了!”李晶说道。

    “是啊,太巧了小狼,我也翘班了!”慕成枫故意说道。

    罗非差点喷血:成枫,你故意的吧,这不是玩我吗?

    罗非看到冯琴似乎没什么反应,这才松了口气:“琴琴,你今天没拍戏吗?不忙?”

    “我啊?我被封杀了,现在正在学校教书,周二周五才有课,明天没事做。”冯琴把自己的大事说的随性自然。

    ……

    于是,众人都各自归位,练了半个小时,一阵挥汗如雨之后,纷纷来到了天海影视学院里面的一家茶餐厅里。

    众人坐在门口的时候,李晶拍了罗非的肩膀一下:“非哥是自己人。琴琴,你刚才的事说出来给大家听听,到底怎么回事,哪个王八蛋封杀你?”

    冯琴虽然是小有名气的电影明星,可是脾气很直爽,说话不爱遮遮掩掩:“就是张子墨那个老色狼,三年前前他拍了一个叫《洛城俗事》的电影,本来是定了我演女二号,可是老王八蛋居然在我的饮料里下药,想占我便宜,多亏我留了个心眼,那杯饮料子喝了一小口,他扑到我身上的时候被我一脚踢中了裤裆。要不然,真让这王八蛋给破了身了呢!”

    甘甜等人听完,顿时笑喷。

    冯琴不由一愣:“你们笑什么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好玩的事情?”

    慕成枫说道:“这家伙已经被小非封杀了,前些日子因为不甘寂寞,去喝花酒,结果又被刑拘了。”

    罗非轻描淡写道:“这就叫恶有恶报了。”

    冯琴望着罗非,不由微微点头:“大恩不言谢了!”

    “琴琴,你后来怎么样了?”甘甜问道。

    “当时这个老东西在圈子里名声挺大的,出了这件事,他立刻把我踢出了剧组,同时在圈子里封杀我,很多导演碍于他的名声,不敢跟他作对。然后,我就被生生封杀了一年咯!”冯琴气哼哼道。

    听到这里,罗非的手不由自主攥住了杯子,结果把塑料杯给生生攥碎了,里面的冰块飞溅而出,砸在了甘甜的身上。

    众女都是一惊,看了罗非一眼,发现罗非的表情还算自然,不过话语凶狠:“呵,真找死了。好啊,这几天我会多照顾他一下的。”

    冯琴恍惚的看了他一眼,不由问道:“诶,甜甜,你有没有感觉,非哥嫉恶如仇的样子,挺像以前的……小狼,对了非哥,你多大年纪?”

    “我二十四。”

    “诶,细细算起来,小狼失踪那年,应该是十一岁吧,现在十三年过去了,他也应该是这个年纪了……不对,那家伙干瘦干瘦的,应该不是非哥这种型男。”

    罗非听到冯琴的遭遇,心中一阵不爽。同时也对冯琴产生了由衷的佩服:“琴琴,你是个好姑娘,影视圈里像你这样出污泥而不染的,太少了。”

    冯琴淡淡一笑:“非哥,别把我说的那么伟大。我养父去世的早,养母一直有心脏病,不犯则以,犯了就要人老命,这些年一直靠进口药顶着,我当演员只是为了赚钱给她续命。可是我这人的思想其实挺保守的,我绝对不会因为要搏出位去和谁谁谁上床的,我做不到这么贱。”

    “那你养母的情况怎么样?”

    “现在挺稳定的。”冯琴望着周围的几个姐妹,不由笑道,“你没来之前,她们几个已经把我狠狠的骂了一顿了。说我做事太刻板。而且,晶晶和枫姐这俩家伙还逼着我说出了我养母现在所在的医院。所以,老人家今天就办转院手续,然后,我陪你们回天州。”

    罗非心中顿时一阵狂喜:这丫头真的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不开窍!

    冯琴望着罗非,不由微微一笑道:“一会儿咱们去看看我的养母,我把她给你们介绍一下,然后咱们立刻出发去天州。我的建议是,咱们自驾回去,路过山南省的时候,咱们顺便把豆浆也接回去。我知道他家住在哪个村。”

    “好!”众人的心中都是一阵喜悦,因为谁都没有想到,事情居然解决的这么顺利,冯琴本来是个有些古板守旧的女孩子,想不到她这么开明。

    ……

    于是,当天下午,罗非等人去看望了冯琴的养母。

    冯琴的养母特别喜欢罗非,一直拉着罗非的手,问长问短。弄得冯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就在众人准备接老母亲离开医院的时候,老母亲突然间把罗非留了下来。

    罗非单独和老人家在病房里聊了起来。

    老人家说道:“小非,我和琴琴关系特别好,这么多年,就像是亲娘俩一样。她什么事情都不瞒着我。你知道吗?琴琴这些年最念念不忘的人,其实就是你。”

    “我?”罗非不由一愣。

    “是啊,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姐妹们说漏嘴了,把你是谁的事情告诉琴琴了。所以啊,琴琴昨晚半宿没睡。”老人家说道,“小非,阿姨知道你们几个人的感情特别深。要不然,事情隔了那么多年,也不会形成今天的局面。小非,琴琴以后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老人家的意思,罗非全明白,顿时深深点头:“阿姨,我说一句老实话吧。我可能娶不了琴琴,但是这么多年的感情仍旧还在,我不会辜负她的。我会让她一辈子都幸福!”

    老人家顿时露出了欣然的笑容:“这就足够了。”

    ……

    罗非亲自把冯琴的养母推出了病房,随后派了专机和专门的护理人员,送老人回天州疗养。

    老人家的病情本来很严重,但是没到病入膏肓的程度,只要有钱,还是能让老人家颐养天年的。

    罗非承包了老人家的医药费和所有的花销不说,还把冯琴和以前的影视公司签的阴阳合同的违约金给支付掉了,让她安心的离开天海。

    ……

    于是,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后,一群年轻人如同脱缰的野马,开着自己心爱的牧马人,疾驰在了回天州的路上。

    而此时,罗非和冯琴坐在了一辆车里。

    这时候,冯琴望着罗非,不由轻笑道:“小狼,你回来了,对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