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七章 找点什么畜生发泄一下!
    阿姨说不出话了,她捂着脸哭。

    一旁的大叔声音中也带着悲戚:“小江是俺们两口子从孤儿院认领来的,你阿姨身体不好,不能生育,俺们两口子条件还不错,当年在天州打工,就想着去认领一个孩子。当时就去了孤儿院,看到了小江。你阿姨和这孩子有缘,一眼就觉得他好,所以就养了他。

    这孩子特别听话,特别实诚,从小到大没惹我们俩生过气,脑子也好使,在学校年年考第一,19岁那年考上了天南大学最好的专业。可就在大前年,他回家帮着俺们两口子收玉米,在山上为了救村子里的三娃,从600多米高的地方摔下去了!”

    阿姨哭得不行了,说话都断断续续:“俺就这一个儿子,俺养了他十年,俺儿子这辈子没做过一件坏事,俺村里谁见了都说他好,可是老天爷怎么就让他这么死了?”

    罗非可以联想到那个画面。

    豆浆的确是这样的人,这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锥心之痛,让罗非的眼圈又一次泛红了,他强忍着心中的痛楚,让自己慢慢的冷静下来。

    不能再继续向前走了,继续向前,只会让自己更痛苦,得找一个可以发泄的地方,把这种痛苦完全释放出来,否则,人会憋死。

    ……

    当天晚上,罗非发起了高烧,这是多少年来难得一遇的。修炼到了他这个程度的男人,不敢说百毒不侵,至少小病小灾不会有。

    但这一次,纯属是身体内淤积的负面情绪造成的。

    江俪就在他的房间里,拿出了温度计一测,好家伙,39度5!

    毒狼和甘甜、林若心都在一旁,看着躺在床上一言不发的罗非,都不由叹了口气。

    毒狼眉头紧锁:“他就交给你们了,解铃还须系铃人。”

    林若心欲言而止。

    “若心,今天没有你的错,你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今天瞒着他了,以后他知道了会更痛苦的。”毒狼说道,“但是这件事就不要继续扩散了,好吧?”

    林若心艰难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度哥。”

    “咱们走吧,你也早点休息,今天都折腾一天,累了吧?”毒狼很善解人意。

    两个人都回到了各自的房间去睡了,但睡得着睡不着,也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了。毒狼心疼罗非了,他其实最好办,从小就是孤儿,根本不知道自己家人是谁,从小没有伙伴,所以归属感和羁绊都没多少,不会觉得太痛苦,倒是罗非,最大的硬伤,是羁绊太多,但是,谁又敢说这不是他继续“进化”的重要因素呢?

    关键,在于罗非能否走出自己这一关。

    林若心也不再纠结了,她很清楚,罗非真的没有责怪她,其实今天。她感觉罗非更像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一个冷血雇佣兵。

    罗非,有血有肉有感情……

    甘甜和林若心在房间里对视了许久之后,目光最终还是落在了江俪的身上。

    这一次,江俪没有退缩:“把他交给我吧!”

    二女都点了点头。

    ……

    当两个人走出房间的时候,江俪给罗非灌下了一个毒狼留下的药丸。

    这个药丸并不是退烧药,而是稳定气血的药,毒狼通晓药理,知道罗非发烧是因为气血翻滚、情绪沉闷所致,所以退烧药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正如他所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心病还须心药医。不过此时,真正的药,是江俪。因为江俪最疼爱的,就是罗非和豆浆。

    看着闭上眼睛的罗非,江俪知道,他绝对没有睡着,现在是他最难受的时候,肯定是陷入了极为痛苦的回忆之中。

    回忆的事情是甜蜜的,但是豆浆的死,却是甜蜜的心灵鸡汤中掺加的一两砒.霜,足以毒死他。

    江俪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思忖了许久之后,解开了第一个口子,很快,房间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美女姐姐凉爽的娇躯慢慢的依偎在了罗非的怀里,柔软带着弹性,罗非没有拒绝,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忍不住低下了头,在她娇嫩的双唇上烙印下了痕迹。

    江俪感受到了他的灼热,更感受到了他虚弱的一面。

    “知道吗?在我面前不用那么坚硬。”江俪在他的身前呢喃道。

    罗非点了点头:“姐,不能再失去你们了,我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保全你们。”

    “傻瓜,我才不会让你那么累,我也会保护你们的。”江俪说道,“别以为姐姐柔柔弱弱是个窝囊废,姐姐很牛逼的!”

    “是啊,姐姐是很牛逼,不过现在,好凉快啊,我舒服多了!”罗非笑道。

    “要不要趁着你舒服,搞搞事情?”江俪故意问道。

    “……”罗非一阵无语,“姐,你要弄死我就直接说……不要这么含蓄!”

    “呃,这样很含蓄吗?”江俪调侃道。

    罗非承认,此时此刻的自己欲念在燃烧,可是身体完全不听话,燥热而沉闷,很疲倦,失去了往日的活力,今天,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江俪没有过多的打扰他,而是让他睡了,她知道,罗非其实已经离不开她了,既然如此,何必急于一时?

    ……

    第二天一早,罗非退烧了,其他人的状况也都不错。

    一起吃着可口的加了香甜南瓜的小米粥、就着大饼夹韭菜炒鸡蛋,这样的早餐其实很带劲。

    田园生活其实挺好,大叔和阿姨一家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种点韭菜、养上几只下蛋鸡,种点小米、玉米、南瓜,绝对绿色环保。

    一边吃着东西,罗非一边和江俪对视,突然间,脸色一红。

    毒狼一阵唏嘘:“昨晚星空灿烂,昨晚多云……唔!”

    毒狼话没说完,一块大饼已经塞进了他的嘴里,罗非冷笑道:“老不死的闭嘴,有的吃赶紧吃!”

    阿姨在一旁,一边烙饼一边说,笑道:“多吃点,不够还有!”

    “嗯,大饼真好吃,油乎乎的还特别脆!”江俪笑道。

    江俪并非没心没肺的人,只是,人死不能复生,与其难过,不如好好的珍惜眼前的人。

    豆浆心中最挂念的两个人,一个是罗非,一个是甘甜,她只要把这两个家伙照顾好就行了!

    吃过饭,在庭院里待了一会儿,罗非又去看了看豆浆的住处。

    大叔阿姨完全把豆浆视如己出,儿子走了一年,儿子的住处一点都没有改变过,还是保持着原样,干净整洁。

    走出来的时候,他满带微笑,冲自己的越野车里拿出了一个密封的瓦罐递给了阿姨:“阿姨,谢谢您留我们住在这。给您钱,您肯定不高兴。这是我们自己酿的酒,送给您和叔叔!”

    阿姨也是个实诚人,同时很懂酿酒,她打开罐子闻了闻,不由点了点头:“真不错,比俺酿出来的还好!那俺不跟客气了!”

    ……

    走了,临走前,罗非并没有多做停留,甚至没有再去豆浆的坟上看一看,因为没有必要给人家惹麻烦了。以后等到时机成熟,哪怕在这里定居,天天过去看他都没问题。

    罗非也没有去看豆浆救下的那个孩子。不过,听说那个孩子也挺有出息。他今年小学毕业,考进了全市最好的初中,而且,不像出事前那么顽皮了,非常懂事。

    上了车,毒狼问道:“老大?情绪可好?”

    罗非嘴角微扬:“不,情绪糟透了,我得找点什么畜生发泄一下!”

    毒狼顿悟,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是啊!我想灭他全家,打他爸爸!”

    “呵呵,老鬼,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

    五天后,狼牙兵团几乎是倾巢出动,只有阿波罗作为一个特殊存在,没有出击。

    他们从空路出发,直飞东欧捷国。在捷国下了飞机之后,他们走陆路,秘密的进入了罗国境内。

    在一个名叫玛卡的喀尔山下小镇中,队伍停歇了一天。

    这一天,众人都在积极备战,而罗非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之后,又等待了一整天。

    第二天上午八点半。一群身着便服,但数量不菲的观光团,趁着小镇集市开放的时候,缓缓的进入到了城镇中,随后在上午九点半的时候,这群人依次进入了狼牙兵团驻扎的大院。

    随后,为首的一人以最快的速度和罗非碰了头。

    这人是个身高一米八出头的壮汉,三十多岁的白人,来自法国,而麾下则是来自五湖四海。

    他们同样是狼牙的成员,但是相比较狼牙兵团本部,他们和罗格的关系更近。

    这支队伍的人数将近两千,其中三百人来到了这里,另外一千六百多人人,正秘密驻扎在喀尔山的各处。

    这个壮汉走到罗非面前的时候,很快敬了个军礼,而罗非也以军礼回应。

    随后,壮汉带着自己的心腹,和罗非、甘甜、毒狼、月亮、崔琳娜等人一起,进入了罗非的房间之中。

    这支规模惊人的中队名叫红影,是罗格比较拿得出手的部队之一,壮汉是中队长,雷泽上校。

    因为职务比罗非低了一级,所以雷泽上校和罗非说话的时候,不敢不客气。但是罗非却和他非常亲近。

    走进房间,他亲自拿来了一杯煮的喷香的咖啡,递到了对方的手中。

    对方嗅了嗅,一时间赞不绝口:“上好的蓝山咖啡啊,这味道……啧啧,味道也是顶级的。煮咖啡的是那一位手法真是高明啊!”

    崔琳娜道:“是我煮的,不知道合不合中队长你的胃口”

    “神狐姐太客气,我对咖啡很挑剔,没想到这杯咖啡……”雷泽小心翼翼的喝了一口,一时间,齿颊留香:“真是太棒了。”

    ……

    雷泽是个咖啡控,生平最爱的就是煮的味道极佳的咖啡,每到一处,只要有一杯好咖啡,他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而罗非,也算是投其所好了。

    罗非和雷泽有些交情,狼牙兵团刚进行大合并的时候,罗非曾经参加过一次军事大比武,拿到了优胜,当时,他对雷泽手下留情了,要不然,当时的雷泽得被他拧断左臂。

    所以,雷泽对罗非的感情也不错。

    昨天,罗非的电话是直接打给雷泽的,问他是否愿意来一趟喀尔山,协助自己剿匪。

    雷泽很清楚罗非的个性,他不会让自己白来一趟,所以,尽管他知道任务凶险,却还是在征求了罗格的意见之后,主动请缨来到了这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