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二章 江煌的秘密
    罗非深深点头:“瞒着他对咱们也没好处。秦叔怎么说?”

    “秦叔叔的意思是,你做得好,就得这样做。”

    罗非叹道:“看来秦叔和罗格已经不是一条心了。”

    “没办法,因为你和小雨关系那么近,再加上现在的工作性质。他他不会把你这柄华夏利刃磨损分毫的。所以这一战,他非常开心。”

    “然后还有别的事情,对不对?”

    “是的。还有一件事。他今天没敢跟你说,就跟我和甜甜交代了一下。”

    说话间,甘甜也走了上来,

    罗非把自己的香槟递给了她,甘甜也不嫌弃,一仰脖喝了一大口:“这件事,跟你刚才说到的事情有关系。”

    “我刚才?”

    甘甜点了点头:“你不是和大家约法三章了吗?现在,秦叔正为这件事发愁呢!”

    “甜甜,说详细点。”

    甘甜问道:“两年前,天州南郊区那边不是盖了新机场吗?盖机场的时候,需要征地,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当时手头别说有一亩地,有半亩都老牛逼了。一平米的土地按1万5算。一亩地就是1000万。”

    “所以,南郊那边,一夜暴富的人太多了。所以,有一个客观事实摆在眼前。没有见过大钱,没有见过大世面的,突然间让他得到了相当大的一笔财富的时候,很多人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心性了。所以,就会激发很多问题。”

    罗非一时间领悟了甘甜的意思:“你的意思是,那边现在又猖獗起来了?”

    甘甜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我任职期间,那边没人敢犯事,一切都很太平。可是去年冬天,随着机场再次扩建,那边的苗头又起来了,我离职之后,更是甚嚣尘上,有些控制不住了。”

    听到这里,罗非眉头紧锁:“秦叔的意思,该不会……”

    “呵呵,你想太多了。秦叔没有打算让我回归到原先的岗位。他只是希望,你能帮个忙,用自己的方式,帮忙解决一下南郊的问题。当然,是帮忙,是义务。”

    罗非这才松了口气:“要是想让你官复原职,我可不干,死也不放你走!”

    毒狼调侃道:“你们俩这是在秀恩爱吗?”

    “秀你大爷,老毒物!”

    “哈哈哈!”

    一阵大笑之后,毒狼谨慎的说道:“做戏要做足。这件事,你先不要着急去做,这也是秦叔的意思。你现在要休养几天,缓缓身体。然后出国一趟,对照相应的名字,把咱们‘牺牲人员’的骨灰,带回故里。这个故里,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地方吧?”

    “懂了,只是这样一来,对付林子雄和萧氏的进度,又有向后拖延了。”罗非皱了皱眉。

    毒狼笑了:“林子雄那边,现在不敢轻举妄动是真的。而且,星皇集团那边也出了一些问题。据完全可靠的消息透露,江煌病了,目前是柳兰在主持大局。柳兰虽然和江煌关系密切,可是你毕竟对她有恩,她不会轻易对付你。”

    毒狼一提及柳兰,罗非的心中略过了一丝酸楚。毕竟,他和柳玉关系太好了,而现在因为江煌的原因,导致柳玉和柳兰姐妹俩的关系再次出现了裂痕,又有很长时间不联系了。

    ……

    罗非的本质还是善良的,他听到江煌病了,也没有继续动手,让江煌病上加病,他照顾的,不是江煌的感情,而是柳兰的情绪。

    于是,随后的几天,罗非白天坐在轮椅上,被甘甜等人推着在庭院里走来走去,装出了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而下午和晚上的大量时间,则用在了自我修炼上,团队的经济和对外事务,都交给了毒狼、崔琳娜和月亮等大脑负责。

    ……

    而与此同时,江煌也坐在了轮椅上。只不过,罗非是假装生病,而他则是真的病了。

    这种病,名叫积忧成疾。

    此时,柳兰肩上的担子就变得很重了,一方面要协调星皇集团内部的关系,另一方面还要照顾好江煌。

    近期,因为和星皇集团已经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敌对。所以非凡集团已经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对星皇集团进行打压了。星皇集团的压力很大,现在正在联手雄风集团进行抵抗。

    然而,收效甚微。非凡集团的实力太过于强大,而且盟友众多,几乎在各个领域不停地打压星皇集团,让江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所以,江煌病了。

    ……

    不过这几天说起来很奇怪,随罗非病倒,非凡集团的好几个针对星皇集团的工程全部都停了下来。

    于是,江煌的病也慢慢的好了起来。

    这一天,柳兰如同平常一样,用轮椅推着江煌,带着他在自家的人工湖上散步。

    望着清澈见底的湖水中不停游弋的鱼,江煌顿时一阵感慨:“想想还真是可笑。我活得竟然不如一条鱼!”

    柳兰不由一愣:“弟弟,这句话怎么讲?”

    “据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所以鱼的痛苦,也只有7秒。”江煌不由叹了口气。

    “可是,鱼的快乐也只有7秒啊!所以,是7秒男。”柳兰故意讲了一个很污的段子,“于是,当世界末日来临,只能活10秒钟的时候。鱼会去想,剩下的3秒钟要做些什么?”

    “哈哈哈!”江煌终于笑了,不过笑过之后,脸上又笼上了一层愁云,“姐,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因为我的原因,让你和姐姐的关系闹得那么僵。还有,你的感情……我不能一辈子锁着你。”

    柳兰顿时愣住了……许久之后,她的眼眶潮湿了:“你、你什么意思?江煌你到底什么意思?”

    江煌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柳兰的反应会这么大。毕竟自从柳兰来到江家之后,两个人至今都没有红过一次脸。

    然而,江煌的心意已决,他思前想后,终于开口道:“其实,我也看得出来,罗非对你是有想法的。要不然也不会救你那一次。更不会在我生病的时候,放下手里针对我的项目。姐,你……你走吧。以后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罪你的!”

    江煌刚说完,柳兰就抡起了胳膊,狠狠地甩给了他一巴掌:“你混蛋!”

    柳兰哭着跑远了,江煌则愣在了原地。

    许久之后,一抹苦涩挂在了星皇集团年轻的董事长的脸上:“姐,你真的不明白我的苦心吗?”

    柳兰走了大约有五分钟,江煌也愣了五分钟。突然间,他感觉到情况不对,连忙站起身,朝着自家庄园外跑去。他驾驶着自己的车子,以惊人的车速就飞奔而去。

    ……

    十多分钟之后,江煌已经来到了柳兰的居所。当他慌不择路的打开房间的时候,撞开了柳兰的房门的时候,已经嗅到了房间里浓郁的血腥味。

    柳兰躺在了床上,左手手腕不停的溢出鲜血,人的神智已经不清醒了。

    “姐!你别吓唬我啊!姐!你醒醒!醒醒啊!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

    江煌几乎慌不择路,连忙把柳兰送到了医院。

    所幸,江煌来的很及时,医生的抢救手段也比较高明,当天下午送到,两个小时后就已经完全脱离了生命危险。

    ……

    第二天清晨,当柳兰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江煌就在自己的身边躺着。

    柳兰微微一动,江煌也醒了。

    四目相对的时候,江煌的眼眶彻底潮湿了。

    柳兰的心中掠过了一丝伤感。

    “小煌,我知道你并不爱我,所以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不敢碰我。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是我哪里不好吗?还是说我年纪太大,配不上你?”柳兰鼓足了勇气,开口问道。

    江煌叹道:“姐,等你好了之后,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吧。见到这个人,你就全明白了。”

    “不!我现在就要见这个人!”柳兰严肃的说道,“我已经没什么事了!”

    江煌只能无奈的点点头。

    ……

    于是,柳兰当天就出了院,和江煌一起,去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

    这个地方,其实是江家庄园的地道里。两个人走了许久之后,来了一个地下实验室。

    看到这里的情形,柳兰顿时感觉到了一阵不寒而栗,不由紧紧握住了江煌的手:“弟弟!雷永生的老路不能走啊!你忘了他是怎么死在罗非的手中的吗?”

    江煌摇了摇头,道:“姐,你放心吧。我不可能走这条路。因为我的出发点和他就不一样。”

    “那你怎么也有类似的实验室?”柳兰一脸疑惑的望着四周,“还有,这些家伙都是干嘛的?”

    “他们说我的研究员。不过,不是进行人体改造的研究,而是进行……”江煌思忖了许久之后,终于说道,“人体复活的研究。”

    “人体复活?”柳兰再次陷入了疑惑之中,“这是什么意思?”

    “你跟我来吧!”江煌说道。

    ……

    实验室如同一个八卦阵,而江煌也连续用指纹开了5道锁,才进入了最为关键的一个实验室。

    这时候,柳兰完全惊呆了:“这……”

    实验室中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只有一个偌大的培养皿。培养皿是冰蓝色的,里面寒气逼人。培养皿里没有液体,而是包裹着一层层如冰一般的东西。冰层之中,清晰可见一个美丽女人的身影。

    那个女人身材有一米六七左右,皮肤白皙胜雪,身材也是无比的完美,她闭着眼睛,一双美目却好像仍旧散发着光彩,看上去美极了,好像还活着一样。

    但柳兰很清楚,她已经死了!

    而柳兰更清楚更直观的是,这人的长相酷似林若心!

    柳兰完完全全的傻掉了,她望着这人发呆:“她,她是谁?”

    江煌叹道:“她是第一个在我身边照顾我的人。”

    柳兰强忍着心中激动的情绪问道:“是我的前任吗?”

    江煌一时间羞愧的无地自容:“是。”

    柳兰尽力让自己心平气和下来:“说说你和她的故事吧!她是怎么死的?”

    江煌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被我爸爸打死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