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三章 瑰丽之美
    只是罗非还没穿上,潘蜜拉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罗非是个纯粹的东方人,头发很茂密,体毛不多。但是,清清白白的上半身虽然没有什么体毛,却充斥着一种撞击视网膜的视觉感。

    他的胸前、背后,如同史诗一般的绝丽,镌刻着数不清的故事。

    潘蜜拉崇拜英雄,曾几何时,她一直都在臆想着罗非的经历。她觉得,罗非可能是个斗士,或者是个杀手,他的一声充满坎坷,一直都在枪林弹雨中生活。可是没想到,这是真的,这一切,都能从他的身上得到验证。

    一道道狰狞的疤痕,刀伤、剑伤、毒伤甚至弹孔,比比皆是,最致命的一处就在左胸上,看上去狰狞恐怖。

    可是,潘蜜拉却并不害怕,只是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

    “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

    “这些伤,都是那个时代造成的吗?”

    “大部分是,还有一些,是后来造成的。”

    “爱的创伤吗?”

    “跟爱……好吧,跟爱的确有关系。”

    “你为爱的人赴汤蹈火了,对吗?”

    “是的。”

    “有女人,也有男人,有爱人,也有战友,对不对?”

    “是。”

    潘蜜拉的头不由自主的依靠在了他的伤痕上,潸然泪下。

    意国人,是脾性上最接近华夏人的。自古有马克?波罗访华,把伟大的华夏文明带回意国,后来又有诸多意国传教士继续这条丝绸之路。

    直至今日,意国和华夏的联系,可谓千丝万缕,难以扯断。

    意国女人的骨子里,有一种柔情,一种知冷知热,一种能够解读东方神韵的潜能。

    潘蜜拉之所以会流泪,就是因为,她是这种女人。

    现在的罗非,真心恨不得把自己的双眼都挖掉,道上一句“瞎了狗眼”,为什么自己那六年那么愚蠢,居然错过了这么好的女人?

    ……

    潘蜜拉的情绪,许久才恢复,晶莹剔透的泪水,已经浸染了罗非的胸口。

    罗非捧着她的脸,缓缓的在她的脸颊上烙印下了一个浅吻,紧接着,那嘴唇,缓缓的挪到了她那从未对男人开启过的美妙双唇上。

    潘蜜拉笑了,笑得很自然,老实说,骨子里很开放的她,真心没有想到,自己等了足足二十七年。她更没有想到,无神论且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她,居然如同清教徒一般,等了罗非二十七年。

    看到了她脸上的羞涩,罗非更加惭愧了。从二十一岁开始,一直到二十七岁,女人最好的六年,被他生生糟践了,他这是由多么作孽啊!

    看着罗非脸上的愧疚,潘蜜拉问道:“罗非,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华夏男人吗?”

    “这个,你说吧。”

    “因为华夏男人比任何国家的男人,都更知冷知热。”

    潘蜜拉的这句话,的确不假。

    老实说,在欧洲,凡是可以进入中层社会的未婚华夏男人,是很受女性欢迎的。模样未必长得非常帅,人品是非常重要的。

    华夏人,不奸不懒不馋,勤勤恳恳做事,性格上像极了很多耿直的欧洲民族,却又比他们多了几分细腻的心思。虽然偶尔不解浪漫,可是那种知冷知热的务实,颇能打动人。

    特别是在意国、乌克兰、白俄罗斯等大城市的街头,看到黄皮肤黑眼睛的华夏人揽着本地美女的手的时候,根本不需要惊异,这,已经是一种时尚了。

    只是罗非,在知冷知热的基础上,务实心更重,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潘蜜拉望着他,又问道:“那段长达十几年的噩梦,让你一直饱受压力,是不是?”

    “是,压力的确很大。我怕死,怕死了之后,就见不到非凡的成员了,所以,我以这个理由,不知道霸占了多少良家妇女。”

    潘蜜拉抿嘴一笑:“好了,不需要自黑了,我也不爱听。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咱们翻开崭新的一页。其实我的问题很简单,你爱我不爱?”

    罗非没有踌躇:“爱。”

    话音刚落,潘蜜拉奉上了伟大的双唇。

    性感、娇嫩、柔和、充满弹性,且……十分青涩。

    罗非的心跳,前所未有的加速了,这种感觉,出人意料的奇妙,甚至,感觉有些像初恋。

    这是一个浸淫了二十七年,亦尘封了二十七年的情感的瞬间爆发。

    ……

    这一吻,绵长的如同永夜,持续了几分钟,罗非都不知道了,只知道在自己松开嘴的时候,居然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

    潘蜜拉,凝视着他,大大方方的解开了他运动短裤的带子。紧接着,她伸出双手,把他的双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罗非,你知道你该做什么吗?”

    别说是嘴唇,身心都在微微颤抖的罗非,当然明白潘蜜拉的意思,一时间点了点头:“非常清楚了。”

    ……

    今夜,万里无云,星空璀璨,群星闪耀之夜。

    月光皎洁而狡黠,但却无法没入已经关闭了窗帘的房间里没有调皮而新鲜的夜间空气,可以透过百叶窗渗入充斥着爱情力量的房间。

    潘蜜拉,被称之为意国最美脸蛋。而在最美脸蛋卸掉最最美外衣的时候,那身材,仍旧是最美的。

    那并不是傲慢的纯白,而是一种接近地中海,一种深入拉丁美洲的迷人麦穗色,虽然没有涂抹任何护肤品,仍旧熠熠发光。

    那凹凸有致,如同阿尔卑斯山脉的起伏跌宕,让潘蜜拉的整个身体如同一张秀美的风景画,写意、自然。

    罗非的手,放在了她的头后,一伸手,解开了她的头带,一头乌黑且笔直的长发,飞散开来。

    那是充满健康活力的黑色,只是,罗非不解那笔直。

    潘蜜拉淡然一笑:“我说过,我要做华夏男人的女人,既然是这样,我必然会把头发拉直,让自己更像华夏女人。”

    罗非也送上了一句浪漫的,不算恭维的恭维话:“我还是喜欢你地中海一般湛蓝的眼睛。”

    潘蜜拉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嘴巴这么甜,难怪以前骗过那么多良家妇女。”

    “好吧,我承认这一点。”

    “那你今天,要好好的骗骗我,看看能骗我多少年!”

    罗非捧着她的脸,道:“我这个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耽误了你六年,我还你一辈子,咱们不分开。”

    潘蜜拉的心都快被这句话捂化了:“一辈子之后呢?”

    “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

    新一轮的眼神交汇,居然让罗非有些局促不安:“我去洗澡。”

    潘蜜拉一把拉住了罗非,步步紧逼,居然把他逼到了墙角。

    随后,潘蜜拉很爷们的送上了一个壁咚:“洗澡干什么?我的华夏小男孩?”

    “我怕我身子脏。”

    “没关系,我就喜欢原汁原味的华夏男孩。”

    罗非的汗水都快溢出来:“这个……”

    老实说,罗非的身体并不脏。他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人.他的衣服,不管内衣还是外套,一天一换,每天都要洗一个澡,即便是那段在马赛马拉修行的时光,也是如此,从不间断。

    而且,因为长时间和大自然相处,他的体内,蕴藏着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和崔琳娜、胡美等人赋予他的能量相结合之后,能够完全的合理导出。

    既然潘蜜拉已经发话了,罗非突然间感觉到,这个完美女人,要用最完美的方式来吃掉他了。

    于是,为了让自己更“美味”一点,罗非缓缓的释放出了那股自然而然的热情。

    潘蜜拉也感受到了,一时间抿嘴轻笑:“哟呵,臭小子,有异能啊!”

    罗非一时间瞪大了眼睛:“你……能感觉到吗?”

    潘蜜拉伸出了自己的手,突然间把手指反方向弯曲,一时间,五根手指变了形,指尖一下子触碰到了手背!

    不仅如此,她突然间双腿一分,一个非常标准的一字马,整个人弯曲在地上。紧接着,她又是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双脚居然从背后绕到了脖颈上!

    罗非顿时瞪大了眼睛:“柔术……多么完美的柔术啊!”

    这时候,潘蜜拉才站起身,一只美丽的大腿高高抬起,脚尖更是按在了他的头顶上,很彪悍、很汉子的问道:“服不服?”

    现在,不是服不服的问题了,是罗非的心中已经翻江倒海,情绪难以控制了:“你让我邪恶丛生啊!”

    “嘿嘿,你喜欢就好。”

    毫无疑问,这是潘蜜拉天生的技能,骨质比一般人更有弹性。但是,这和软骨病,又截然不同。

    很多男人,都对体操美女有一种特殊的链接,那种柔软却充满弹性,可以以多种角度弯曲的身段,让这些雄性牲口们垂涎欲滴。

    不得不说,外表正直,内心闷骚的罗非,也属于这一类流氓。直面骨骼如此柔韧的潘蜜拉,罗非馋的口水都快溢出来了。

    潘蜜拉却已经溢出口水了,而且是故意的:“相比较我,我更喜欢你的美味啊,少年!”

    说话间,潘蜜拉不再墨迹,直接展开了行动……

    罗非,变成了一杯香醇无比的意国啤酒,那简单粗暴的铁汉柔情,化为了最为爽口的劲爆饮品,被潘蜜拉尽情的品尝。

    只是,爱情这种东西,从来不是一个巴掌能拍得响的事,是需要双方同时努力才能发生光合作用的。

    于是,理所当然,当潘蜜拉心情舒畅的时候,罗非,亦是全身血脉喷张!

    最终,烈酒再次化为任性的人性,更是化为明火执仗的强盗,以一种蛮不讲理的姿态,猛然间闯入了那美妙的亚平宁半岛,去体味她带给自己的瑰丽之美!

    老实说,这种美是罗非做梦都想不到的,真心是跨越了彼岸,采集到了那朵绝美的鲜花,却又陷入了那痴迷不悟的陷阱之中。饱含着温情的热土,紧紧的包裹着他的身体,别说是无法自拔,就连整个人,都要陷入其中了。

    潘蜜拉亦在他的土地上纵横驰骋……不知疲倦。

    这一夜,不管是作为男人,还是作为女人想要得到的欲念,全部都得到了最大化的满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