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七章 江月的心机
    这两个女人,一身小皮装,身材不错,长相也漂亮,是两个江南妹子。

    林文强这人品味还不错,喜欢泡有点档次的妞,最喜欢的打扮就是让妹子穿一身紧身皮衣,里面只穿着内衣,以便自己做坏事。这一点,手下都很清楚,他自己也不掩饰。

    这两个女人,长相几乎一模一样,是最受林文强喜爱的双胞胎,姐姐叫江月,妹妹叫江星,跟了林文强得有五六年了。

    这俩人,不是堂主,却比堂主更受宠,所以,堂主们见到她们也是先笑后哈哈。

    牛大志外表谦逊,内里却一直对这姐妹俩图谋不轨,想着有一天取而代之,成为新老大,整日把玩两姐妹。

    这架势,他是明白的,顿时向后退了几步:“姐,我知道了。我去楼下了。”

    江月望着他,道:“大志,你等等,看你的脸色,不太对啊,出什么事了?”

    牛大志叹了口气:“碰到了一个硬茬,他找老大有事,让我代为转达。”

    江星思忖了片刻:“你先等等吧,强哥正在和客户吃饭呢。”

    “我知道,所以我不能打扰老大。”

    江月笑了笑:“大志,几个堂主里,就你最懂事,姐姐也最喜欢你。去吧!下楼吃饭去吧,今天有你爱吃的炖肘子!”

    “谢谢姐!嘛好事都想着我!我去了!”牛大志表面上笑呵呵,心中却暗暗道:炖肘子?呵呵老子最喜欢吃的是你们俩啊!等着吧,等回头老子有了机会,一定把你们俩给生吞了!

    ……

    大约一个小时后,牛大志在一楼食堂里吃饱喝足了,而一个小弟也把他请到了楼上,说是老大找他。

    牛大志赶紧上楼,毕恭毕敬的进入了老大的房间。

    林文强,个头不高,留着大光头。早年因为参与械斗的原因,额头上有一道二十多公分的刀痕,加上整个人长相凶恶,显得疤痕更加狰狞恐怖。

    牛大志进来之后,冲着老大深深鞠躬:“哥,我给您丢脸了!”

    “大志,怎么回事?让谁给办了?”林文强面带笑容和戏谑的问道,“能办你的,也不是一般货色了。”

    牛大志呲牙咧嘴:“哥,我麻烦问您一下,有个叫洛辰的,您有印象吗?”

    林文强一听到这个名字,一时间眉头一皱:“洛辰,你确定是洛辰?”

    “他自报家门,就说自己叫洛辰。”

    “这人长什么样?”

    “感觉得有一米八几的大高个,长相挺清秀的,看样子得有二十七八岁。他身边跟俩娘们,一高一矮,一白一黑。长相和身段都还行。而且,俩娘们的身手也不错。”

    林文强听到他的描述,一时间深吸了一口气:“你怎么把这货给招惹了?”

    牛大志听到这里,心里也有些发虚:“哥,我是不是给您惹事了?”

    林文强还是很护短的,顿时摆手道:“没事,你是我兄弟!出事我顶着。不过,我就是琢磨这个事。洛辰这小子居然又出山了!这小子不是跑路去东欧了吗?”

    牛大志问道:“哥,这个洛辰什么来头?”

    林文强一摆手:“让你江月姐告诉你吧!”

    江月欣然一笑:“洛辰也是天州人,天青区的。只不过他一直不在天州玩,而是在龙都玩。他玩的比较大。专门混赌场的。赌钱的本事不错,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在龙都的道上混了一年多,突然间人间蒸发了。

    据说,洛辰是在龙都惹了事跑路了。后来听说他又在荷国混了挺长时间,之后又去了东欧。再之后就找不到他的踪影了。这人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了。当年在龙都的时候,好多漂亮娘们都想跟他睡觉。”

    林文强听到这里,顿时一笑,一把将江月抱在了怀里:“怎么,你也想跟他睡?”

    “强哥,我只想跟你睡,你比他强……多了!”江月刻意着重的突出了“强”字。

    林文强就爱听这个,一时间笑道:“还是你们姐妹会说话。刘子,你把事情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牛大志索性一五一十的把事情交代了。

    ……

    听完之后,林文强说道:“这事不怪姓洛的,是卷毛那倒霉孩子又他妈发.春了!弄谁的娘们不好,偏打洛辰的主意。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那俩娘们跟了他得有好几年了。他刚出道就跟着他呢。一个叫小猫,一个叫黑妹。你们啊,应该庆幸,洛辰要是想弄死你们,那是分分钟的事。

    得了!把洛辰的手机号给我,我给他致一电,问候一下。看来,这小子应该是缺钱花了。”

    牛大志连连点头:“哥,他挺有钱的,临走前还给我们来了一个天女散花呢!”

    听到这里,林文强大笑,江月江星两姐妹也笑了。

    江星道:“所以说,你哥能当老大,而你顶多是个高级打手。他缺的不是小钱,是大钱!”

    ……

    于是,不到一分钟之后,正在酒店里舒舒服服的晒太阳的罗非,手机响了。

    慕成枫把手机递给了罗非,他接起来后,淡淡一笑道:“哪位?”

    “辰少,还能听出我是谁吗?”

    罗非处乱不惊:“哦?强哥啊!现在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得打通上下的关节。”

    “打得爽吗?”

    “不太爽,还没热身呢!”

    “哈哈哈!”林文强大笑起来,“人也打了,医药费也给了。这件小事,就算过去了。”

    “我要是过不去的话,我早就把电话挂了。”罗非淡然道。

    “怎么兄弟,找我有事。”

    “是有事。”

    “大事?”

    “很大的事。”

    “这样吧,今晚有空吗?六点半友鹏海鲜!我做东,带上二位弟妹一起过来,边吃边聊。”

    “没问题。”

    ……

    挂断手机,罗非轻笑道:“滴水不漏,这个老狐狸,不简单啊。”

    “哥,你也不简单。”慕成枫说着,坐在了他的大腿上,“洛辰这么老的梗,还被你拿出来了。”

    的确,洛辰是罗非的老梗了。

    洛辰,本身就是罗非扮演的。

    六年前,罗非在龙都执行任务,当时为了行动方便,他乔装易容,获得了一个名叫洛辰的新身份。这个洛辰,是个独行侠,在龙都的江湖上闯荡,故意惹出了好多事。最后,他灭掉了黑名单上的一个帮会老大后,成功的全身而退了。

    之后,为了更好的掩护身份,他作为洛辰,还在荷国、比国以及东欧的乌国、罗国等国混迹,直到这两年,才在江湖上慢慢的消沉。

    但是,洛辰已经消失于江湖,江湖上,从来就少不了他的传说。这个赌桌上的天才,打手界中的精英,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只不过,洛辰很专一,这辈子只喜欢两个女人,一个名叫小猫,当年就是白狐扮演的。而另一个则是黑妹,当年是有凤团的黑凤扮演的,只不过黑凤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所以,罗非找了身材、肤色甚至长相都和黑凤有几分相似的慕成枫来扮演黑妹,倒也是本色演出。

    ……

    罗非现在无法断定林文强是否怀疑他,毕竟洛辰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了很多年了。

    所以,现在的罗非,必须赴宴。不管是正常宴会还是鸿门宴,都必须去!

    看到慕成枫坐在了自己大腿上,罗非的有些局促。可是,她却肆无忌惮。

    现在,他们住在了南郊一家更高级的三星级酒店里,白狐去楼下视察周边的情况了,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

    五月末,虽然阳光明媚,却说不上暖和。慕成枫穿着热裤,一双修长而丰腴的大腿就挂在罗非的腿上,这种感觉,真心有些暧昧。

    “亲,你不凉吗?”

    “不凉,舒服着呢,怎么,你不舒服?”

    “这个……”罗非郁闷道,“你这样勾搭我,枪很容易走火的。”

    “那咱们就可以顺利成章的结为一体了。”慕成枫根本不搭理罗非的茬。

    “黑妹,这样行不行,我什么地方做的太好了,我改还不行吗?”

    “不,我偏偏喜欢你做的不好的地方。”

    “……”罗非感觉自己快吐血了。

    就在这一刻,慕成枫突然闪电般的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眼瞅着自己就要被调戏到死,罗非赶紧站起身,一把将她扔在了床上:“小妞,拜托你庄重点!”

    慕成枫嘿嘿一笑:“切,瞧你吓的!庄重?什么叫庄重?我偏不庄重!”

    罗非真心无语了:“别闹了,狐狐快回来了!”

    果不其然,罗非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

    “我去,怎么这么准!”慕成枫气哼哼的把嘴凑到了罗非的耳边,低声道,“我不会放过你的,小坏蛋!”

    ……

    傍晚,罗非晚了5分钟赴约。

    这也是洛辰的习惯,多少年都没有改变过。

    坐在海鲜酒楼的包间里,牛大志有些沉不住气了:“哥,这王八蛋怎么还不来?都过了五分钟了,分明是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啊!”

    林文强摆手道:“这就是他的习惯,每一次都如此,多少年来从没有改变过。”

    江月有些担心:“强哥,你说这个洛辰会不会是假的,是警察故意派过来钓鱼的?”

    林文强摇了摇头:“不可能,我之前给荷国的高老打了电话,已经确认过了,洛辰的确来大陆了,因为高老在一个月前,见过洛辰,洛辰也提及过这件事。更何况,洛辰身边的两个女人,总不会错的,这个世界上从哪也找不到那么相似的女人吧?”

    江星没有姐姐江月那么谨慎,轻笑道:“姐,你想太多了。”

    江月思忖了片刻:“哥,我能小小的试试那个洛辰吗?”

    林文强知道江月是真心为他好,也不愿意拂了她的好意,顿时一笑道:“好啊,愿意试,那就试试吧,不过,别玩得太过火。”

    ……

    很快,外围的人传话,说罗非带着马子到了。

    在几个高级混混的引导下,罗非带着两个妞走进了包间。

    林文强和罗非一见面,一对眼神,顿时看出,对方不是假货,那眼神,就是多年前的洛辰。

    林文强指了指他,顿时笑了笑:“好多年不见了,兄弟你还是这么帅,女朋友还是这么靓!”

    罗非道:“彼此彼此,两位嫂子也是这么漂亮,风采不减当年!小弟之前多有得罪,万望赎罪。”

    林文强摆手道:“咱们没那么多事,月儿,去,沏壶好茶,另外吩咐上菜!”

    江月明白林文强的意思,这意思是,她可以适当的动手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