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一章 不要冷了他的心
    当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四目相对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吃惊,可是,那种惊愕,也只是维持了一秒钟,随后,两个人都自然而然的笑了。

    甘甜把自己的行李箱递给了罗非:“非哥,我们都累了,带我们回家吧,今天我和萱萱姐一起睡。”

    老实说,罗非知道甘甜是木子山石叫来的,她也知道,肯定是甘甜会来。

    可是,他压根没想到,甘甜和萧翊萱见面的时候,居然都是那么的平静!

    ……

    一路上,罗非开着车,心情倒是有些压抑,因为他不知道今晚会发生什么。

    倒是甘甜,是不是的从后座凑过来,捏捏他的老脸:“干嘛板着一张臭脸,谁欠你钱了?”

    “你说错了,我是欠了谁吧?”罗非苦笑道。

    甘甜点了点头:“是啊,你欠我们的太多了,还不起了!干脆用这辈子来弥补吧!”

    “……”罗非无语了。

    甘甜知道罗非的心情七上八下,且十分忐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继续欺负他了。

    ……

    罗非早年西德尼买了别墅,别墅距离歌剧院很近。房子不大,却毗邻大海,属于海景洋房,在这个季节的西德尼,住在这种房子里,那简直是太舒服了。

    老实说,因为工作重心一直放在西部,所以萧翊萱也极少来东部城市,这一次回来,有些五味杂陈。

    因为回来的时候已经非常晚了,罗非只是跟萧翊萱道了一声晚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去睡了。

    萧翊萱也来到了甘甜的房间里。

    此时,甘甜下了一趟楼,去门口拎来了一个偌大的行李箱,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不好意思,我让兵团的人去了一趟你家,没经过你的允许,把你家重要的东西都搬回来了。”

    萧翊萱望着行李箱,不由苦笑:“其实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甘甜关上了门,关切的问道:“这几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变成今天的样子?”

    萧翊萱凑近了甘甜,继而握住了她的手,和她一起坐在了床边。

    “四年前,那时我拥有五家店铺,都位于佩市比较好的位置。只是我当时犯了一个重大错误,那就是想要把当时的霓虹街收购。所以,我卖掉了它们,把那笔钱投资在了霓虹街,购入了五家店铺,结果……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那一年,那些霓虹国混混来了。

    他们来了之后,欺行霸市,无恶不作,没过多久就把整个霓虹街搅了个天翻地覆。客人们都不敢在霓虹街逗留,商家因为怕霓虹人找麻烦,所以很多人都离开了,整个街道变得非常萧条。

    我因为把店铺都投资在了霓虹街,所以后果可想而知。苦苦支撑了四年,五家店铺变成了现在的一家,家里的存款还剩下了最后的700澳元……”

    听到这里,甘甜一时间咬牙切齿:“这群畜生!”

    萧翊萱却摇了摇头:“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他们,怪我自己的成分比较多。四年前,罗忘昔……不,罗非离开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让我不要在佩市投资,而是把自己的店铺转移到西德尼。可是,我当时没听他的。结果……”

    甘甜攥紧了她的手:“姐姐,这件事,就应该怪他,如果不是他这几年失察,又怎么会让你过的这么惨?”

    “这件事怪不了任何人的……只能说,是我自己的失误。是我当初低估了他的能力。”

    “罗忘昔……”

    “是他曾经用过的名字,他当初给自己取名叫罗忘昔。”

    “罗忘昔?哪个忘昔?”

    “忘记昔日……”

    听到这里,甘甜明白了罗非的用意,他想忘掉的,必然不是和它们在一起的童年时光,而是在猎杀者那最艰难的几年。

    甘甜又问道:“你和他,应该不是四年前认识的吧?”

    “不是,我们是九年前认识的,当时我们做过半年校友,后来他转学了。”

    甘甜听到这里,顿时淡然一笑:“他根本不是转校了,他是因为某些特殊的事情,所以不能继续在学校里读书了。”

    “特殊的事情?”

    “是啊。我想,还是让他明天的时候,亲自告诉你吧!”

    ……

    两个美女一起洗过澡之后,躺在了床上,甘甜脱掉了所有的衣装,同时也解开了她最后的武装,和她紧紧抱在了一起。

    这一刻,甘甜发现萧翊萱的眼眶潮湿了。不过,她却释怀的笑了:“姐姐,我们俩是一个人。”

    “一个人?”萧翊萱哽咽的问道。

    “是啊,我们是一个人。你看到我的时候,没有什么隔膜感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本来应该不喜欢你的,排斥你的,可是,我偏偏喜欢你。”萧翊萱也说了一句真心话。

    “这是因为,我们都是不同时段出现在他的人生中,为他提供了一个人生转折点的女人。”

    这一夜,两个人聊到困倦至极才入睡。

    至于罗非,他失眠了大半夜,后半夜才缓缓的进入了梦乡。

    结果,三个人都是到了下午才起床。

    换好衣服,洗漱了一番之后,罗非给非凡集团的配送部门打了电话,让他们把新鲜食材送上门。随后,他也下楼了。

    客厅里,两个美女正在客厅里喝茶,两双雪白的长腿横陈一处,惹人遐想。

    罗非尴尬的说道:“你们中午吃了吗?”

    甘甜笑道:“没吃啊,我们也是刚起床。哎,大贱人,你看上去怎么颓废?”

    “我?很颓废吗?”罗非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

    “当然了。”甘甜怎么看罗非怎么不顺眼,“我知道原因了,头发长了。”

    罗非听到这里,顿时露出了一丝享受的笑容:“小妞,给大爷剪头发吧!剪完之后,大爷好好的爱你!”

    然而,罗非说完之后,他自己都傻了:“完蛋,原形毕露了。”

    萧翊萱也笑出了声。

    甘甜轻哼道:“看到没,这家伙一直都是这个德行的,你看,稍微给点阳光,马上就不淡定了吧。”

    “我算是看出来了。”

    罗非仍旧坐在不远处,压根不敢过来

    似乎,他有些愧对萧翊萱似的。

    后者却淡然一笑,很快站起身,揽住了他的胳膊,把他拽到了客厅门口,这里阳光充足没有风,适合剪发。

    只不过,理发师的并不只是甘甜,还有比她小了一号,却大她打了两岁的萧翊萱。

    两个长相酷似,只是身高和身形上存在差异的女孩子一边商量着罗非的发型,一边给他剪发。

    罗非的面前放着镜子,可以看到两个人的样子。

    老实说,这幅画面他根本就没有想象过。因为它太突兀了。

    甘甜,是出现在他童年时代,最亲密的挚爱,她和非凡团队的出现,形成了罗非一辈子的羁绊。

    萧翊萱呃出现在罗非还是猎杀者训练营成员的时候,那一年,罗非被外派到天南大学上学,作为一个智商超高的插班生,罗非结识了同样是天才的萧翊萱

    当时,品学兼优的她改变了罗非颓废的心情,让他充满了激情的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学习中,并最终取得成功,更是在多年之后成功转身,成为了国之利器。

    而四年前和萧翊萱、两年前和甘甜的再度邂逅,又把这两种情绪推向了一个高.潮。

    所以,这就是因为罗非看到南希和甘甜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太大违和感,而看到萧翊萱和甘甜在一起的时候,违和感那么深的原因了。

    有件事,罗非不愿意承认,但事实上,他是因为甘甜才爱上萧翊萱的,却又因为萧翊萱的个性太过于鲜明,而把她从甘甜的影子里剥离了出来。

    甘甜务实,脚踏实地,胆识过人;萧翊萱同样务实,也有非凡的见解,而且对感情,始终抱有一种近乎于执念的东西。只不过,她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因此也没有把自己最初的信仰,交给任何一个人。

    ……

    剪发的时候,罗非望着两个人太久太久,一种微妙的痛楚,席卷了心头。

    这种感觉,真心难以用语言来修饰了。

    想要得到两个人的心,却又怕两个人全部失去。

    甘甜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姐姐,非哥就是个孩子。你知不知道这个孩子这辈子最大的烙印是什么吗?”

    “最大的烙印?”

    “是他在最幸福的时候,偏偏被人夺走了他最重要的东西,让这种幸福无法延续。”

    萧翊萱眉头紧皱:“你在逼我!你的意思是,我走不了了,对吧?”

    “别走。”罗非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不想失去你,不管你骂我自私也好,花心也好,我不让你走。”

    萧翊萱轻哼道:“没出息。”

    甘甜却叹了口气:“如果你知道他过去受过的苦,恐怕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萧翊萱刚要说话,罗非却说道:“萱萱,不要说这些了,今天晚上,咱们好好吃一顿,我给你们做饭。明天一早,咱们重返佩市,帮你找回场子。”

    “好!”

    ……

    剪好了头发,罗非洗个澡的功夫,新鲜的蔬菜和肉类都已经被非凡集团的工作人员送过来的。

    因为天蓝集团的原因,非凡集团已经彻底在澳国占位了脚跟,如今他们在澳国拥有8个分公司以及35家饭店。

    趁罗非洗澡的功夫,甘甜还是把罗非过去的事情交代给了萧翊萱,因为她觉得,如果这些事由罗非亲口叙述的话,会让他再度陷入痛苦的回忆中无法自拔。

    听完之后,萧翊萱并没有陷入沉思和联想,只是点了点头:“他这几年不敢去关注我,我却一直都在关注他,报纸上一直提及罗非的丰功伟绩,我看那照片上的男人像极了他。想不到,还真的是他。”

    “姐姐,你该不会想说,你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根本不般配吧?”

    萧翊萱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我只能尽力去试一试了。”

    “这样就挺好,不要冷了他的心。”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