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三章 萧家风云
    甘甜把萧翊萱送到了房间里,给她喂了药,让她睡熟之后,她走出了房间。

    看到罗非情绪有些不对,甘甜走过去安慰道:“放心吧,只是急火攻心,所以发烧了。我感觉,这应该是过去几年积累的心吧火……这样也好,烧退了,人就彻底好了。”

    罗非难免苦笑道:“说起来,也算是我对不起她吧。”

    甘甜笑了笑:“如果当初你跟她在一起了,现在就不会有我了,所以,我也得感谢她。”

    “甜甜,我不会那样做的。”

    “非哥,你不淡定了。”

    罗非抱紧了她,照着她的嘴巴就亲,结果,她先一步把手堵在了嘴上。

    “哥,回到天州之后,你来照顾她吧,等到她病好了,咱们再进行下一步的行动。”甘甜说道。

    “我自己照顾她吗?你不留在我身边?”罗非诧异的问道。

    “非哥,这就是你不懂女人心的地方了。我知道你爱我,你最爱的就是我,没有第二个人,可是,你也应该知道,她等了你多少年。”

    罗非默默无语。

    “好吧,我如此退让,实际上就是为了让你更爱我。我很坏吧?”

    罗非笑了一声,轻轻地把甘甜拥入怀中。

    ……

    罗非等人回到天州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罗非并没有回到锦绣庄园,而是带着萧翊萱回到了他的家中。

    此时,萧翊萱虽然全身炽热,却也异常清醒,一直凝视着罗非发呆。

    罗非把萧翊萱抱在了床上,亲自帮她褪掉了一件件的衣服。

    玲珑有致的萧翊萱皮肤白皙,是那种天生晒不黑的类型,这一点,又是和甘甜一模一样。只不过,和甘甜略微不同的是,她的毛发略微有些重,所以手臂上,小腿上的汗毛有些粗。

    罗非看到这里,不由桀桀一笑:“毛毛你好,毛毛再见!”

    毛毛,是萧翊萱的小名。

    听到罗非这么一喊,萧翊萱有气无力的拿起了抱枕扔他,他一把抓住了枕头,一双眼睛凝视着她。

    萧翊萱的嘴唇都在颤抖:“罗非大贱人,你要干嘛?”

    罗非不声不响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继而解开了皮带。

    萧翊萱一时间有些紧张,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坏人,你……”

    罗非却用目光制止了她:“你怎么抵抗都没有用,你是我的。”

    “……”她一时间局促不安了,“你不尊重我。”

    罗非却悠然一笑,一语道破玄机:“萱萱,你今天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那个榴弹炮其实就是一条引线,你,点燃了一个世界。”

    听到这里,萧翊萱无奈了,“我、我……”

    “你在向我证明,你要进入我的世界。而不是和我天人永隔,不在一个世界里游走!”

    “罗非,我……”

    说话间,罗非一步步的靠近了瑟瑟发抖的萧翊萱,紧紧的抱住了她。

    这一刻,她能感受到,他可以为自己制造的那种凉爽……那种能够扑灭她炽烈心火的凉爽!紧张的感觉,居然一时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抱着她,盖上了厚被子躺在床上,罗非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萧翊萱狠狠捏住了他的脸:“坏人,恨死你了!”

    罗非却悠然一笑:“我不想再装了,九年了,咱们俩认识整整九年了。”

    萧翊萱轻哼道:“你比九年前更无耻了。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远远凌驾于我之上了,所以才会这样?”

    罗非却摇了摇头:“我没这么想过。”

    “那是因为什么?”

    “知道为什么那四年我没有联系你吗?”

    “知道了,甜甜都告诉我了,我不怪你,我没想到你的人生居然如此艰难。”

    “萱萱,我是死过好几次的男人,你应该知道,我比任何人都跟不畏惧死亡,我却比任何人,都更畏惧死亡。”

    “死亡的挣扎,让你最终释怀了,对吧?”

    “是,我最终释怀了。你,现在释怀了吗?”

    萧翊萱捧着罗非的脸,终于忍不住了,居然爆发了,痛哭失声。

    萧翊萱,和甘甜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子。但是心智,却完全不同。

    甘甜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和罗非一样,为了家人而活为了羁绊而拼命的。

    而曾几何时,萧翊萱却非常的自私,她只为了自己的事业而打拼,所以,她这一辈子,都在攀登新的高峰,一步一步,从不错过。

    所以,任何男人不但得不到她的身体,最终也得不到她的心。

    但是,从甘甜那里听到了罗非的遭遇之后,她这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么的自私,多么的渺小。

    萧翊萱哭了许久之后,才哽咽的说道:“罗非,你养我吧!我让你养我,我……不想再奋斗了。”

    老实说,以萧翊萱现在的情况,手持3000万澳元,就算是放在银行里吃利息,也够她和她的父母吃一辈子了。只是,以她过去的心气,她能允许自己这么做吗?

    如果没有遇到罗非,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遇到了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多少个层面的罗非之后,她不得不这么做了。因为萧翊萱知道,自己挂不到罗非这个等级了。

    其实,许多年前,罗非就是她憧憬的目标了,只不过,她一直不认输,一直都想超越他。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超越了罗非,于是开始不听他的话,甚至想要养他……可是最终的结果呢?

    一拍两散,罗非在一千零一夜之后都没有和她见面,而是让她苦等了又一个一千零一夜。

    煎熬的生活,远离父母的凄苦,没有恋人在身边的凄苦,谁人能知?

    这一夜,萧翊萱是哭着在罗非的怀里入睡,而罗非则释怀了。

    ……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罗非醒了。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摸了摸身边,结果发现萧翊萱已经不在了。

    一时间,他吓得连衣服都没穿,就冲出了房间。结果,他在房门口发现了正推着餐车走过来的萧翊萱。

    这一刻,罗非才松了口气。

    萧翊萱望着罗非,顿时没好气道:“大变态,赶紧去穿衣服,准备吃饭啦!”

    罗非却先摸了摸她的头,这才欣然道:“终于退烧了!”

    午饭,是萧翊萱亲自做的,两荤两素,考虑到罗非很能吃的原因,所以她焖了一大锅米饭。

    一边吃着饭的时候,罗非又摸了摸她的头。此时,萧翊萱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了他的怀里。

    罗非笑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你说错了,我是我等到这一天了,小妞,吃完饭洗白白,让大爷好好的爱你!”萧翊萱坏笑道。

    罗非差点喷饭:“诶,你这人怎么这么流氓啊?内个,晚上行不行,下午,我想去看看伯父伯母。”

    萧翊萱倒是泰然自若了:“好啊!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去。”

    “哟,萧大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洒脱?”

    萧翊萱道:“其实我父母早就知道你了,九年前就知道。”

    “……”罗非这才知道,原来萧翊萱一直都把他放在心上,从没有遗忘过。

    ……

    下午,罗非开着自己的兰博基尼-第六元素,带着萧翊萱回家了。

    萧翊萱的母家属于平民阶层里的贵族,她的姨妈都很有钱,都住在靠近南郊的金地别墅区。而且,当年两位姨妈一直都在和萧翊萱的母亲作比较。

    萧翊萱的家世并不算好,当年供她出国留学,还是母亲咬牙卖掉了一套房子。后来,萧翊萱发家致富后,第一件事就是在金地庄园里买了一套最大的房子给自己的父母。

    一时间,二姨、三姨也对她刮目相看了。

    但是,财力和实力的比较、炫耀,却从未结束。

    最近两年,萧翊萱二姨和三姨听到了一些风声,说萧翊萱在澳洲混得很差,所以,她家自然又成为了被揶揄和嘲讽的对象。

    萧翊萱其实是一直活在比较和压力之中的。

    而很巧的是,二姨和三姨家也都是女儿。也都是长相颇为出众的女儿,而且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也都有了高富帅的男朋友。

    罗非,给足了她面子,让她亲自给父母打电话,邀请二姨、三姨全家过来吃饭,就告诉她们:萧翊萱衣锦荣归了。

    ……

    两位姨妈的习惯不错,加上三家人住得比较近,所以不到下午两点,他们就来到了萧翊萱的家里。

    但是到家之后却发现,只有萧翊萱的老妈在家,老爸不翼而飞。

    两位姨妈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一家四口一起来的,女儿们都带着自己体面的男朋友。

    二姨的女儿随妈姓,叫贾晓丽,三姨的老公姓刘,女儿叫刘芳菲。

    因为家族基因的原因,两个女孩子长得都很漂亮,而且比萧翊萱个子高了不少。贾晓丽的男朋友在某大公司任职,担任项目经理。而刘芳菲的男朋友则是在某影视公司任职,担任编剧。两个人每人都属于每年能年入数百万的类型。就算是开的车都是价值在200万左右的宝马和入门级法拉利。

    因为萧翊萱的母家贾家比较有势力,所以在萧翊萱的家族里,男性的地位稍差,特别是萧翊萱的老爸,因为只是开出租的,所以虽然她老妈和他恩爱有加,两个姨妈却都瞧不起他。平日里对他有些喝五吆六的很是不客气。

    今天,看到萧父不在,姨妈们有些不解。

    二姨打趣道:“姐,姐夫呢?我们打牌不能没有人伺候牌局啊!”

    他们这几个人每一次来萧家都要打麻将,每一次也都是这位姐夫伺候牌局。

    可是这一次,萧阿姨都有些匪夷所思:“我也纳闷呢,老萧是被甜甜一个电话叫出去的,说是男朋友第一次来家里,不知道给我买些什么礼物好,让老萧给参谋参谋。”

    “呵呵,你家老萧行吗?”三姨揶揄道,“还有,萱萱不是跟洛瑞正谈恋爱吗?洛瑞那孩子哪一次来不是空手来,怎么今天这么客气啊?”

    萧阿姨却摇了摇头,也有些一头雾水:“洛瑞昨天就回国了,还给我打了个电话,亲口告诉我说现在有个比他强百倍的男孩子在照顾甜甜。我问他是谁,他又不肯说。刚才我说要跟老萧出去看看那男孩子,老萧又不让我去,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