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倔强的女孩们
    没几分钟的功夫,胡同内外已经传来了不停的惨叫声。除了花臂男之外,他所有的小弟都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而此时,罗非和林若曦并没有出手。出手的只是自己的这群弟兄。

    “小凡,你没事吧?”苏心月快步走到了罗非的面前,关切的问道。

    对于罗非现在的情况,苏心月还蒙在鼓里,她只是知道罗非现在正在imu总部进行特训。

    而江凡,是作为江俪的远房弟弟出现的。

    江俪是天海狼帮的帮主,人脉极为广泛,在圈子里的人缘也是极好,她的弟弟人品也非常好,为人十分慷慨,还在前些日子的狼帮全国餐会结束后的第二天专门宴请天海的朋友们玩了三天三夜。当时很多人评价江凡“有天狼罗非之风”。

    ……

    罗非冲着苏心月微微点头,随后又冲着狼帮的弟兄们深深鞠躬:“心月姐,谢谢你!谢谢狼帮的兄弟姐妹!”

    “客气毛啊!都自己人,以后有事招呼咱就行了!”一个留着板寸的中年大叔说道,“兄弟,有事常联系!”

    花臂男望着这个男人,不由咬牙切齿道:“张天顺,你他妈敢得罪我是吗?你不知道我是谁的人吗?”

    张大叔冷冷一笑道:“李四成的人也不要这么猖狂!记住一句话,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妈的,你给老子等着!”

    “呵呵,你以为我们狼帮是好欺负的吗?”张天顺轻蔑的说道,“不服就放马过来!”

    花臂男气得全身发抖,低骂了一声后,转身而去。

    ……

    几分钟后,花臂男已经回到了李四成的车中。

    李四成看着花臂男一脸颓废的样子,顿时没好气道:“怎么了?被人给煮了?”

    “四哥,狼帮那帮傻逼太目中无人了,居然都不把你当回事!我看他们是要作死!”花臂男气呼呼的说道。

    “呵,不把我当回事?好,我会让他们都哭出来的!”李四成怒骂道。

    骂过之后,李四成驱车回到了家中。

    ……

    下午五点多,罗非也被天海狼帮的成员邀请到了一个名叫徐辰的老板的饭店里,搞了一个聚餐。

    就在罗非刚进入饭店大厅的时候,迎面走来了江俪。江俪一把将他屏风后,低声问道:“今天没什么大状况吧?”

    “嘿嘿,小场面,只是把李四成得罪了。”罗非心平气和的说道。

    “呵呵呵。”江俪不由失笑,“你小子不折腾则以,一折腾就是大场面。李四成家族目前在天海非常有势力,你做事的时候要谨慎一点。”

    罗非却摇了摇头,道:“不,这一次我要大刀阔斧,因为我没有多少时间跟这群家伙纠缠。西北、西南都在等着我呢!”

    “聊发少年狂啊!”江俪一把捏住了罗非的脸,“好啦,你最小,都惯着你,你啊,好自为之吧!”

    “姐,没事的话,晚上要不要跟我秉烛夜谈?”罗非轻笑道。

    江俪撇撇嘴:“滚!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姐姐我有阴影了。总感觉是在和自己的大侄子……”

    罗非泪流不止:“我要变回去!”

    “好了,你先忍着吧。”江俪话锋一转,“对了,跟你说一件正事。琴琴和彤彤已经知道了你是谁,并表示要杀了你。”

    “雾草!”罗非大惊,“不会吧?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是谁干的啊?”

    江俪得意道:“还能有谁,你老姐我呗!”

    “姐,不带这么坑我的!”罗非一时间泪流满面。

    “好了,别娇憨了。一会儿她们俩也过来。托你的福,她们现在过得很不好。”江俪没好气道,“两个人现在过得可苦了,你得想办法把她们给我掰弯了,让她们赶紧投入我和大非凡的怀里,懂?”

    “懂了……老姐,我还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呃,什么话?”

    “我恨你。”

    “收到,谢谢。”

    “……”

    ……

    几分钟后,聚会开始,冯琴和林晓彤都到场了。只不过,她们是作为江俪的姐妹到场,是亲友团,并非狼帮的成员。这也是江俪目前的意思。毕竟,两个人因为罗非和各种原因并没有加入到非凡集团,江俪索性也不让她们加入狼帮,以免给她们带来什么不便。

    吃饭的时候,罗非一直坐在两个人的中间。

    而此时,冯琴和林晓彤也坏,一左一右踩着他的两只脚。

    罗非有苦难言,只能忍着。他很清楚,其实这半年以来,他的事情瞒住了很多人,现在对他有意见的人很多。当然,这些人并不是恨他,而是爱他,因为极爱,所以才会生出一些特殊的“小芥蒂”。

    整个宴会上,罗非没有说一句废话。

    一直到宴会结束,都走出了宴会大厅,林若曦才狠狠地推了他一把:“笨蛋,非要把她们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吗?”

    “若曦,你……”

    “你什么你,赶紧追上去啊!”林若曦急切道。

    罗非这才趁着四下无人,追过去一把拉住了两个美女的手。

    这时候,暗狼早已经不经历的开了一辆车,让罗非把两个女孩子拉到了车的后座上。

    “放开我,别理我!”在车里,冯琴拼命地挣扎,林晓彤虽然也在挣扎,可是多少还是没有冯琴那么激烈。

    罗非紧紧地搂着冯琴,一字一顿道:“琴琴,你这样做我非常为难你知道吗?”

    “滚!不准叫我琴琴,叫我……琴姐!”冯琴许久才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噗!哈哈哈!”暗狼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小安子你闭嘴!”冯琴狠狠地捶了暗狼的后背。

    暗狼笑道:“姐,别生气了啊!其实非哥只是不想让你和彤妹担心。因为你们……说白了,其实就是因为你们的功夫不行。你们也知道,非凡集团现在早已经进入了全民皆兵的时代了。”

    二女不由一愣。

    “真的只是这个原因吗?”林晓彤问道。

    “只是这个原因。”罗非也坚定的说道,“其实,现在她们都已经会功夫了……其实……”

    “那我也不管!”冯琴轻哼道,“我知道她们的功夫都是在刘家镇修炼的。可是,你现在人在天海,你不会抽出时间来教我们啊!”

    “这个……倒是可以。”罗非微微点头。

    一种米养百种人。即便罗非和童年时代的那些小伙伴关系最好,但里面也有几个可爱的刺儿头,比如说以前的甘甜、赵汉伟都是刺儿头。而冯琴和林晓彤也不例外。

    只不过,一个是明刺,一个是蔫刺。

    ……

    暗狼开车很有技巧,七绕八绕,很快就把身后的小尾巴甩掉,随后把冯琴送回了家中。

    紧接着,罗非也在这里下车,开走了一辆商用车,同时也带走了林晓彤。

    冯琴望着远走的罗非,不由微微叹了口气,问了身边的暗狼一句:“小安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倔了?”

    暗狼直言不讳:“是。其实琴姐,你真的应该对非哥开启心扉。虽然说你的那件事,兄弟们都能想办法帮你办,可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冯琴叹道:“我不想给他添麻烦。”

    “姐,你算是说错了。其实非哥这一次来天海,就是为了解决掉那个小麻烦的……”暗狼继续循循善诱,“你放心,只要你舍得开口,他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的。”

    冯琴顿时一愣:“真的吗?”

    “琴姐,你了解的罗非,其实并不是我们了解的罗非。我们了解的罗非,远远比你想象中强大很多倍。”暗狼笑道,“姐,其实你知道吗?非哥已经知道你心里最苦的那件事了。非哥,其实这一次基本上是为了你才来天海的。只不过,他必须有一个很好的官方的借口。”

    “这……”冯琴顿时愣住了,“他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做不是假公济私吗?”

    “姐,到现在还看不出非哥心疼你吗?”

    暗狼的一句话,顿时让冯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

    十多分钟后,罗非把林晓彤送到了她家楼下。

    林晓彤家住在天海的一个很简陋的居民楼中,居民楼足足盖了40多年,到现在还没有拆迁。而且,这并不是林晓彤自己的房子,而是她租下来的房子。这里距离她上班的地方足足有20多公里,她每天上下班除了坐地铁之外,还要骑行共享单车半个小时,十分辛苦。

    “非哥,你回去吧,我上楼洗洗也该睡了。”林晓彤说道。

    “八点钟就睡觉?太早了吧?”罗非没好气道,“让我上去喝杯茶吧!”

    “这个……好吧。不过我家很简陋,你不要介意。”林晓彤郁闷的说道。

    “知道自己住的简陋,干嘛不来投靠本大爷?”罗非一把搂住了林晓彤的腰,“跟着本大爷,吃香的喝辣的!”

    “少来!大坏蛋!我还没准备原谅你呢!”林晓彤气呼呼的说道。

    罗非笑而不语。

    ……

    林晓彤住的地方不算大,只是一处三十多平米的独单。

    走进去,罗非顿时眼前一亮,虽然说独单里的家具、电器都是房东的,可是这独单被林晓彤收拾的就如同自己家一样干干净净,甚至连家里的“卫生死角”都找不到一点灰尘。

    罗非是比较了解幼师这个行业的,因为她们工作比较辛苦,下班回家之后,很少有闲心再去收拾房间,像林晓彤这样的绝对是极少数。

    而且,林晓彤还养了花,整个房间里都弥散着鲜花的清香,沁人心脾,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林晓彤泡了一壶红茶,给罗非倒上了一杯。泡茶的差距很考究,是用了多年的紫砂壶。

    罗非精通茶道,他知道这种壶年头越长越值钱,因为年头比较长紫砂壶泡出来的茶水格外浓醇。

    罗非喝了一杯,赞不绝口:“这普洱真不错,茶具也好。”

    林晓彤淡淡一笑:“你喜欢就好。茶叶和茶具都是我爸爸留给我的,他这辈子最喜欢三样东西。文玩、茶道、字画。”

    罗非无奈道:“可惜大多被那个败家子给糟蹋了。”

    林晓彤一阵黯然,她知道罗非指的是她养父的亲儿子,只不过,自从罗非那一次暴揍了他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林晓彤的面前。

    “非哥,我那个哥哥现在怎么样了?”林晓彤小心翼翼的问道。

    罗非没好气道:“你别管他了!你记住,你不欠他什么,没必要那么关心他。”

    “你说得对。”林晓彤脸色绯红,欲言而止的样子十分可爱。

    罗非最不愿意欺负林晓彤这种乖乖女,看到她无奈的样子,罗非还是坦言道:“两个月前,他涉嫌聚众赌博和参与械斗,已经被抓了,估计要在监狱里好好的反省一段日子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