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爱恋、憎恨、遗忘
    下午,罗非先带着酒井法拉来到了俱乐部和众人见了面,正式把他引荐给了弗兰俱乐部的其他成员,并宣布这酒井法拉担任俱乐部的运营经理。

    下午,罗非和队员们一起踢了一场热身赛。

    就在大家踢完比赛,一个个汗流浃背的时候,酒井法拉带着服务班组走了过来,给球员们拿来了温热的毛巾,另外还做了可口的盐水柠檬片。众人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罗非顿时欣喜不已,一边吃一边赞道:“小嫂子,你的厨艺太棒了!”

    罗非刚说完,就被罗非一通殴打:“老实吃你的!”

    “哈哈哈”众人皆笑,酒井法拉的俏脸微微一红。

    ……

    训练课结束,罗非带着球员们回到了自己在弗兰市的庄园。这座位于市郊的庄园占地面积极大,已经不可以用平米来形容了,只能用公顷来形容。住房是一座城堡型建筑,周围铺满了绿地,也有一个相当专业的球场,还有游泳池、养生馆、小型足球场等等,加上周围绿树成荫,是一个非常适宜人居的地方。

    今天,本来罗非是想下厨的,结果最终拗不过酒井法拉,她亲自下厨,给众人烹调了霓虹国传统美食——寿喜锅。

    华夏人爱吃火锅,能吃得惯这种以牛肉为主的锅子。而那些来自意大利、欧洲甚至非洲的球员也没问题,因为牛肉本来就是运动员的主食。

    罗非也下了厨,清炖了一大锅羊排,随后拿出了鲜爽可口的韭花酱作为羊排的蘸料。结果大家都忙活起来,一边吃着寿喜锅,一边啃羊排。

    特别是队伍中新来的大老黑,特别喜欢吃羊排。他一边看着啃着一边竖起大拇指:“这肉为什么这么好吃!好像尝到了家乡的味道!”

    罗非笑道:“这就是马赛马拉草原上的羚羊肉。”

    老黑欢喜不已:“就冲着这羚羊肉,我以后叫你老大了!”

    罗非轻笑道:“没出息,光冲着这个啊?怎么不问问自己涨薪水的事情?”

    老黑一时间尴尬的笑了:“不太方便问吧?”

    众人都笑了。

    罗非说道:“今天我看了一下大家的比赛,赵刚这一队里发挥最好的就是哈努你了。如果不是你及时封堵和协防,恐怕丢球会更多,所以,他入选主力名单,应该没有问题吧?”

    一时间,众人都点了点头。

    罗非问道:“哈努,你原来的周薪是多少?”

    老黑尴尬的说道:“我原来是弗兰梯队的,最近半年才被调到一队,周薪是两万欧元。”

    听到这里,众人都一阵唏嘘,两万欧对于这种在顶级联赛中踢球的职业球员来说,的确太少了点。

    罗非不假思索道:“从下周开始你的薪水涨到六万欧元。”

    “啊?”老黑一下子听傻了,一口咬在了自己的手上,“我的乖乖啊!”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

    但是笑过之后,很多人也都傻了。乖乖,六万欧元的周薪在联赛中也绝对是高薪啊。而且,哈努还是一个今年刚刚十九岁,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罗非笑道:“还有安德罗、德利耶、彼得罗。你们今天的表现也非常不错,周薪也会相应上调。然后,其他人的工资也会上调。”

    哈努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罗非的话:“董事长,我居然有六万周薪,我值这个价吗?”

    罗非笑道:“我不会看走眼的。我也从没看走眼过。所以,不管是你还是大家,都要努把力了。接下来咱们还有五场联赛和冠军联赛要打,都要好好表现!这个赛季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夺得所有赛事的冠军!

    如果你们表现的非常出色,薪水、奖金和代言的机会,一样都不会少!可如果你们不卖力,不给我好好踢,那对不起,卷起铺盖卷,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说完之后,赵刚第一个点头,高呼道:“知道了!会努力的!”

    随后,赵龙、罗非等人都交相呼应。

    最后,罗非的目光落在酒井法拉身上,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法拉,你的周薪咱们一会儿去酒店私下聊。”

    一时间,酒井法拉的脸都红透了,甚至还用小粉拳捶了他一下:“讨厌!”

    “哈哈哈!”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

    吃过了丰盛的晚饭,众人都回到了训练场。一节训练课会之后,则各自解散。

    罗非则在洗过澡之后,叩开了酒井法拉的房门。

    此时,酒井法拉虽然还没有睡觉的打算,却已经换上了一身睡衣。洁白的睡衣包裹着那曼妙的身段,整个人美得不可方物。

    “哥哥,你来了?请进!”看到罗非过来,酒井法拉赶紧把他迎了进来。

    四目相对,酒井法拉的眼中散发着柔情蜜意,不由自主扑到了罗非的怀里。

    罗非没有推推挡挡,很大方的一把将她抱住,继而低下了头。

    酒井法拉知道他要做什么,一时间羞涩的回应,可是,她难免有些紧张。

    酒井法拉并非没有恋爱过。她在初中时代有过一段感情,只不过那个时候双方都很单纯,并没有什么太亲热的举动。而现在,她还是让罗非得手了。罗非一个浓情肆意的烙印,蜻蜓点水般的落在了她绯色的双唇上。

    “哥哥,你是一种毒。”许久后,酒井法拉轻推开了罗非,羞涩的说道,“你是一种能够燃烧起我心中罪恶的毒……”

    “讨厌这种毒吗?”罗非温柔的问道。

    “不讨厌……哥哥,我渴望你的拥抱,也渴望你的亲吻。”

    此时,酒井法拉的大脑里,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段悲怆惨烈的经历,想起了罗非为了保护她挺身而出的那些场景……

    一想到这里,她的声音都有些激动了:“哥哥,你知道吗?在最危险的那些日子里,你是我活下来最大的动力。”

    “我一直都是你的动力。”

    坦诚的说,罗非之所以会把酒井法拉接到自己身边,就是这个原因。

    酒井法拉的心思实际上是比黑泽理惠更加细腻。黑泽理惠现在正在四处旅游,用以排遣自己的某些情绪。可是法拉呢?她的负面情绪深藏于体内,久久难以释怀。

    ……

    房间里,很快传来了近乎疯狂的衣服碎裂的声音。

    但是粉碎的,不是酒井法拉的,而是罗非的。

    酒井法拉意乱情迷趴在罗非的身上,一边流着泪,一边实施着暴行。

    罗非摸着酒井法拉的脸,双眼中也闪烁着晶莹的东西。

    老实说,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爱上凤凰、崔琳娜的原因。

    因为……一起同生共死过。

    一旦有了这种情感的羁绊,两个人这辈子都很难分开了。

    很快,罗非踏着轻柔的脚步,进入酒井法拉的内心世界。

    这时候罗非才发现,这个世界是这么美丽,这个世界也是这么苍凉。

    貌似朋友很多的酒井法拉,实际上一直都是在一个人郁郁独行。许多年来,她的身边其实只有一个最知心的朋友,那个人,就是江户元一,就是曾经的罗非。黑泽理惠虽然和她关系很近,同样是因为江户元一的出现,让两人之间产生了某种隔膜。

    甚至,酒井法拉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因为江户元一最终破解了项圈,她会对自己的好友做出什么事。

    也许,她真的会对理惠拔刀相向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酒井法拉泪流满面:“我差一点,我差一点就酿成了大祸!我,我对不起理惠……对不起她!”

    “傻丫头……”罗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释放出了一种轻松和缓的气息,让她慢慢归于冷静。

    与这种气息截然相反的是在之前的战斗中,他释放出了的那股死亡气息。那股气息当场就让同学们都进入了假死状态。随后,罗非更是利用了项圈在人死亡后就会失去作用这个系统漏洞,狠狠的把它掰断,因此拯救了所有人。

    越是痛苦,往往越是猛烈,当酒井法拉清清楚楚看到面前这个人,仍旧是那个体贴入微的江户元一的时候,她的疯狂再次超出了罗非的想象。

    此夜,当清纯少女褪去青涩外壳的时候,罗非都有些hold不住了,都说丁薇、焦爱梅这个年纪的美女是很凶残的。可罗非想不到,小美女更凶残。

    ……

    早晨起床的时候,罗非又感觉到了腰部在隐隐作痛。

    而此时,一双雪白的小手已经紧紧搂住了罗非的腰:“哥哥,你……你去找理惠吧!”

    罗非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让她自我流放一段日子吧!我现在去找她,既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

    “哥哥,我不在乎。”酒井法拉摇了摇头,道。

    “我在乎!”罗非道,“我这辈子都因为自己的多情而背负着沉重的自责,每开始一段感情,都因为自责而开始。但是,都从没有因为自责而结束过。所以,我现在的状况,你应该很明白,其实,就是你们霓虹国动漫中常说的后宫。”

    “哥哥,不要那么自黑。”

    “也不算是自黑吧。我罗非敢拍着胸脯说,我已经为自己深爱的女人,付出了自己能付出的一切,哪怕是自己的这条命。所以,我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属猫的,有九条命。哈哈哈!”罗非笑道。

    “哥哥,你跑题了,还是说说理惠的事情吧!”酒井法拉小心翼翼的说道。

    “你再说,我该生气了。”罗非说道,“她的周围有狼牙兵团的伙计们保护,她绝对安全。”

    “……”酒井法拉欲言而止。

    ……

    此后的一周时间,罗非每天的生活很有规律。和赵刚、赵龙等人一起训练、吃饭,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酒井法拉的房间里和她谈情说爱。

    这一天,罗非终于离开了,他亲口告诉了法拉他离开的原因,他要去一趟霓虹国首都,去探视导致他们悲剧的罪魁祸首——立花和夫。

    法拉表示自己不会去,因为她虽然憎恨那个人,但是相比较憎恨,她更想遗忘掉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