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七章 张霸天的师兄弟
    张老虎一发怒,天狼方圆一百里都要抖三抖。更何况,现在的张霸天已经是震怒。他这辈子横行霸道惯了,就连他老子活着的时候都把他捧在手心里,打不得碰不得,更何况是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么调戏他?

    一时间,张霸天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杀招频出的同时,嘴巴里也不闲着,嚎叫声已经是惊天动地!

    这,不是一般的嚎叫声,而是震慑耳膜的狮吼功!

    黑、白、秦霏雨等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气沉丹田,这才勉勉强强的抵御住了张霸天的滔天攻势,而来不及堵住耳朵以及功力低微的张霸天的手下,很多人都已经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不只是耳膜,七孔都在流血!

    “啊!疼啊!”

    “啊!老大别吼了!我要死啦!”

    此时,张霸天已经置他们的生命于不顾了,仍旧在不停的发飙。

    秦霏雨等人已经被张霸天的气浪逼得无法向前,此时,她们焦急万分,一个个都怕姚月会支撑不住!

    然而,姚月的攻势,却在这一刻变得凌厉起来,她猛然间伸出手,朝着张霸天的胸前祭出了重击!

    然而,张霸天居然都没有退后一步的意思,而是继续发功!

    张霸天的功夫并非一日练就,从五岁就开始习武的他在四十年的时间内拜了多位名师,习得了最上乘的武功,特别是精通硬气功和狮吼功,能够做到以狮吼功化为无形之气盾,进行防御。这也是他之所以敢这样嚣张的原因!

    然而,就在这一刻,姚月看似柔柔弱弱的双手,却如同两把犀利无比的宝剑,居然瞬间劈开了张霸天的气盾!

    张霸天的狮吼功戛然而止!

    这一刻,趁着张霸天整个人震惊无比的时候,姚月的手如同犀利的手术刀一般,凶狠无比的在张霸天的胸前一通狂斩!

    张霸天疼痛难忍,不由连连后退,若不是他练功四十年,已经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恐怕身体早已经被姚月活生生的撕碎了!

    此时,全身是汗的张霸天连连后退了十几步,而姚月则冷哼了一声,随后甩了甩手上的鲜血。

    这血,并不是她的,而是张霸天的。

    “今天给你一个教训,你回去之后好好琢磨琢磨,自己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姚月冷冷一笑。

    张霸天忍着剧痛,悻悻地走远了。

    ……

    几分钟之后,罗非终于“姗姗来迟”。他看到了秦霏雨等人的时候,顿时冲着她们微微一笑。

    秦霏雨非常开心的说道:“哥哥,月儿姐姐可真厉害,居然把十大杀器之一的张霸天给打得落花流水。”

    罗非笑道:“知道了,这就是我放心她过来的原因了。你们也累了,先回去吧,我有几句话要对姚月说。”

    秦霏雨等人点了点头,随后都听话的离开了。

    这时候,罗非也不跟姚月说话,而是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朝着别墅的方向走去。

    此时,姚月的双耳处,已经溢出了滴滴鲜血。

    ……

    此时,在张霸天回天狼市的路上。

    “呕!呕!呕!”车子刚在山路上开了一半,张霸天就忍不住叫司机停下了车,自己走到了路边去吐血了。

    此时,天冰市的老大连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大补药,拿出了好几颗塞进了张霸天的嘴里:“老大,你怎么样了?”

    张霸天艰难的吸着气,不由咬牙切齿道:“这个小丫头真够厉害的,居然破了我的功!不过,她也别想全身而退,她的耳膜已经被震碎了,经脉也被我所伤,估计已经也是半个废人了!”

    这人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果然是老大,功夫果然厉害!”

    “不过,罗非不可低估啊!他的身边,像那个小丫头那种水平的高手很多……”张霸天苦笑道,“虽然我不愿意这样做,但是我必须请我的师兄弟们出山相助了!”

    ……

    此时,在庄园别墅中。

    “把这个吃了,对你身体好。”罗非说着就把五颗大补丸塞进了姚月的嘴里,“还有,别说话了。我给你疗伤。”

    罗非紧接着就从自己的医药箱里拿出了一**接着一**的药膏,继而搀扶着姚月,带着她走进了卫生间里,帮她把耳朵冲洗干净,甚至连里面的血迹都洗干净了。

    此时,姚月的听觉已经完全丧失了,两个耳膜已经完全被张霸天的狮吼功震碎了。

    “这个混蛋……我第一次遇到能在发出狮吼功的同时,又发动进攻的家伙!”姚月气呼呼的骂道,此时的她,小脸蛋上仍旧挂着倔强。

    罗非望着姚月,没有说话,而是利用天冷,镜面上的哈气,写了一句话:“明天早晨我再收拾你。”

    这时,姚月吐了吐舌头,露出了顽皮的笑容,随后,她也用小手在镜面上写道:“我会不会真的聋了?”

    “你说呢?”罗非用手指回应道。

    姚月淡然一笑:“随意吧,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我不后悔。”

    ……

    第二天清晨……

    “懒虫,起床了!”姚月的门外,传来了罗非的声音。

    姚月揉了揉双眼,不由自主的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时候,她感觉自己舒服了很多,全身发热,而且身上都是汗水。

    她微微运功,发现自己的经脉已经恢复了七八成了。然而,这并不是重点。

    姚月瞪大了一双妩媚的眼睛,顿时吃惊不已的走到了门前,一把打开了门,继而冲着罗非骂道:“禽兽,你昨晚趁我睡着的时候对我做了什么?”

    罗非慵懒的笑道:“对你做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姚月的眼眶微微潮湿了,她不由伸出了小手捶打起了罗非:“你真讨厌!老是做这些不知所谓的事情!”

    罗非却躲闪开来,继而说道:“小心点,三天之内,不准发怒,不准乱动,否则你的耳膜好不了了。”

    姚月一脸惊奇的问道:“罗非,听说你的手下之中藏龙卧虎。这种宝贝到底是谁发明的?怎么我的耳朵一夜之间什么都能听到了?还有,我昨天怎么洗漱完之后,就晕过去了?”

    罗非循循善诱:“你的经脉已经被张霸天的狮吼功震伤了,所以昨天我的气息可以很轻易的侵入你的身体。再加上吃了大补丸之后,你必须好好睡觉。至于你的耳朵,是葛丽的药。”

    “葛丽?就是你们家那位特别神奇的冰火魔术师?”姚月一时间道出了葛丽的绰号。

    “是啊,就是她。这种药是一种特别粘稠的膏体,呼在耳朵里,会让你特别难受,不过第二天就会舒服很多。是专用用于耳膜再造的。再造出来的耳膜,坚韧程度是原先的五倍左右,而且可以完全和耳朵融为一体。”

    姚月咋舌不已,一时间痴痴地说道:“如果江煌能把害人之心全都用在造福人类上,他绝对不比你们家任何一个人差,只可惜……对不起啊,我不该提他,我说过,我要走出过去的!”

    罗非微微一笑后,就带着歉意说道:“月儿,对不起。”

    姚月顿时撅起了小嘴:“干嘛!干嘛?少来这套!还有,谁允许你叫我月儿了?我告诉你,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

    罗非没有说话。

    姚月俏脸一红,不由嘟囔道:“罗非,我说过。张霸天的事情因我而起,我必须负责,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所以,我让你放手去做,等你碰到了南墙,我再帮你疗伤。”罗非笑道。

    姚月笑了,但是笑过之后,情绪又有些激动了。

    “好了好了,小心你的经脉和你的耳朵。这几天情绪不要激动了!”罗非说着就伸出了手,“把你手机给我。”

    “干嘛?”

    “这几天不要接电话了,不要受刺激了。还有,这几天我也会陪在你身边。”

    姚月顿时翻了白眼:“你比我爸妈还唠叨,烦死了!我饿了,我要吃肉!”

    “吃个屁,这几天必须吃清淡的。”

    “毛啊!没有肉吃我好不起来的!”

    “滚!再跟我讲条件就吃个毛!”

    “你这混蛋真不讲理!”

    ……

    姚月的伤足足养了三天,经脉终于恢复,而耳朵也已经好利索了。

    而张霸天的伤势却没有完全康复。不过,这一天他却非常高兴,因为他的几位师兄弟都来了。

    这几位师兄弟,是张霸天的第三个师父教出来的徒弟。这位师父名叫李承天,是一位国术大师,是硬气功的高手,同时精通铁砂掌和腿法,武功非常高强。

    张霸天跟这位师父学习的时间最长,足足有八年时间,也和好几位师兄弟有了交情。不过因为师父看出他心术不正,为人太过于好勇斗狠,所以后来将他逐出了师门。

    不过,张霸天却一直和师兄弟们联系,就是因为看中了师兄弟们的不俗功夫。

    去年,师父去世的时候,张霸天还假仁假义的操办了师父的葬礼,还给了几个混得不好的师兄弟很多好处,所以这些师兄弟们都很看得起他。

    不过,张霸天很清楚,这些师兄弟们一个个都贪婪成性,所以张霸天如果不是遇到了大麻烦,是不会真正找他们来帮忙的。顶多只是撑撑场面。但是这一次,却非请不可了。因为已经火烧眉毛了。

    ……

    于是,这一天的下午,师兄弟五人成群结队而来。这一路上,张霸天的心腹并没有之前的大张旗鼓,而是小心翼翼的一路前行。

    终于,他们无惊无险的回到了天狼市。

    来到了张霸天的家中的时候,他们走的也是后门。这让他们非常的不解。

    这时候,大师兄忍不住按住了迎接他们的天冰市的老大的肩膀:“小子,你给我说清楚,我二师弟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干嘛一路上鬼鬼祟祟的?还有,二师弟怎么没有亲自来迎接我?”

    这人苦着脸,郁闷的说道:“不瞒几位大师了,其实,我家老大是被仇家打伤了,身体不舒服,所以不能亲自来迎接几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