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四章 会跟你一起战斗到底!
    林雨晨本以为罗非会考虑一下。可是,罗非却毫不犹豫的说道:“等我一会儿,我去拿枕头和被子。”

    这一刻,林雨晨又有些激动了。

    ……

    没多久,罗非回到了林雨晨的房间,还带来了一点促进消化的山楂丸:“来,把这个吃了,今天你吃了不少肉,要是不消化就坏了!”

    林雨晨俏脸一红,不由低声道:“哥哥对我,就像是对待亲妹妹一样。江煌对我,像是对待自己最喜欢的宠物狗。”

    罗非不由叹了口气:“我不想说江煌的坏话。可是我不得不说,江煌是因为得不到若曦,所以才把所有的情感都转嫁在你身上的。”

    林雨晨的情绪有些激动,不由攥紧了拳头:“雨晨不是替代品……”

    罗非深深点头:“所以,雨晨应该留在咱们家。因为只有在咱们家,雨晨才是独一无二的。”

    林雨晨又一次依偎在了罗非的怀里:“哥哥对我最好了。”

    “因为哥哥就是雨晨,雨晨就是哥哥。”罗非直言道,“咱们应该亲近的像一个人。”

    听到这里,林雨晨完全忍不住了,她一把关上了门,继而把罗非一把抱了起来!

    这一刻,罗非都惊呆了:“妹子!你的力量为何如此浮夸?”

    “嘿嘿嘿!”林雨晨顿时笑得不行了,和一般的女孩子根本没有区别!

    罗非和林雨晨四目相对,不由微微的闭上了眼睛:“雨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今天会百分之百的配合你。”

    林雨晨小心翼翼的把罗非放在了床上,继而伏在了他的身上,柔声说道:“哥哥,我想和你在一起。因为哥哥就是雨晨,雨晨就是哥哥。”

    罗非完全没有克制自己的意思,而是顺从了她,慢慢地解开了自己的外套:“嗯,你说得对。我这么说了,我就会这么做。”

    此时,几滴晶莹的泪滴,顺着林雨晨的脸颊慢慢的滴落在了罗非的眼眶里……随后,缓缓溢出的,是更多的泪滴。

    再次四目相对,罗非又一次感觉到,这泪水不只是林雨晨一个人的。而是……两个人的。

    罗非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一个刚认识不足二十四小时的女孩子面前如此失态,但他很清楚,自己和这个女孩子,实际上已经心心相印了。

    林雨晨伸出手,帮着罗非一件件的剥掉他的衣装。

    当她看到了罗非身上那些斑驳的伤痕的时候,林雨晨泪如雨下,完全无法自控……

    此时,罗非在她的身上、脸上慢慢地烙印下痕迹。

    “不,哥哥,我很肮脏,我配不上你!”林雨晨突然间挣扎起来。

    但是,罗非却吻住了她娇羞的双唇……

    这一刻,林雨晨感觉自己的情绪已经变成了另一种失控。

    这种感觉,和自己干掉王城王毅的情况截然相反。

    “哥哥,哥哥!”林雨晨深情地唤道,“我的哥哥……”

    ……

    翌日清晨,初春的朝露在室外的树梢上缓缓滴落。

    林雨晨慢慢地走到了窗边,望着窗外发呆。

    此时,一双柔和却粗糙的手,已经环抱住了她纤细的柳腰。

    “我最爱哥哥。”林雨晨道,“哥哥最懂我。”

    罗非老脸一红,不由说道:“昨天晚上对不起,我差一点就冲动了。我忘掉了一件事,那就是咱们应该先从恋爱开始。”

    林雨晨抿嘴一笑:“我知道。因为哥哥说过,从来都不吃速食面的。”

    “嗯,聪明!”罗非说道,“今天跟哥哥一起去会一个真正的大贱人吧!”

    “呃,真正的大贱人?”林雨晨顿时一愣。

    ……

    吃过早饭,罗非带着林家姐妹四人一起出门了。林若心、林若曦、林若雪、林雨晨尽在其中。

    罗非开了一辆天狼越野车,来到了天西区第四监狱,在监狱长的引领下走进了一个特殊的牢房内,和一个男人见了面。

    这个男人昔日无比神气,无比的傲慢,但是现在却已经是一脸颓废,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威风,看上去老了二十多岁。

    他看到了罗非等人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你们终于来了。”

    罗非目光如炬的望着他,道:“林子雄,你应该想到会有今天吧?”

    林子雄深深点头:“想到了,我但求速死。”

    “当然,你害死了那么多人,当然该死。”罗非冷冷道。

    林子雄叹道:“只可惜,没弄死你。”

    林若雪顿时暴怒:“闭嘴!你这个刽子手!你这种人,死一万次都不够!”

    林子雄望着林若雪,眼眶中顿时笼罩了一种特殊的情绪:“我林子雄这辈子其实只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该害死你的老爸。我林子雄这辈子也只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养了你那么多年。雪儿,我知道,你怎么都不会原谅我。”

    林若雪冷冷道:“如果还希望乞求我的原谅,就把自己没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吧!”

    林子雄叹道:“没交代的?也许没交代的,也只有江煌的事情了。不过,他的事情有谁能说清楚呢?那家伙就是一个疯子。他把我苦心栽培的绿色兵团整个都毁了,绿箭本人也无影无踪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你还让我交代什么!”

    听到这,林雨晨顿时微微颤抖了一下。

    此时,罗非却一把握紧了她的手,传递给了她一种温暖。

    就在昨夜,林雨晨几乎跟罗非坦白了一切。换来的,是罗非热情的回应。可以说,罗非是极为主动的想要吃掉她的。这让林雨晨非常的感动。而现在,林雨晨感受到的,是更深入的挚情。

    林子雄凝视着林雨心,又看了看林若雪,继而把目光转向了林若曦和林雨晨。

    “成王败寇。”林子雄道,“一切的罪孽都是我做的。师奇是无辜的,不要为难师奇了。”

    罗非却摇了摇头,道:“师奇已经认罪了,替你承担了所有罪责。所以,你们俩一起上路吧!”

    “啊?”林子雄先是一愣,之后还是陷入了一阵痛苦之中:“老师,你这是何必呢?”

    罗非道:“这是坏人最终的归宿。”

    “呵呵,这也是替罪羊最后的归宿。”林子雄面如死灰,“罗非,我告诉你。其实最可恨的,也是最强大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江煌!这个人你最好小心一点!”

    罗非微微点头:“多谢提醒,我会小心的。”

    “我告诉你,他非常可怕,他……甚至比她更可怕!”此时,林子雄的目光猛然间转向了林若心。

    林若心并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

    走出了监狱的时候,林家姐妹的心情都还不错。毕竟,林子雄已经认罪,而且即将接受法律的审判。在他手上枉死的几百条亡魂终于泉下有知了。

    “非哥,你休一个大假吧!”林若心突然间说道,“你最近一段日子也够忙碌的。”

    罗非微微点头:“我也有这个想法。不过,我想让你们陪我一起去。”

    林若心点了点头:“好吧,我陪你去!”

    林若曦道:“那我就不去了。”

    “不,姐姐你也跟着去。”罗非道,“我的建议是,你们几个都跟我去,另外,甜甜也去。”

    “咱们去哪呢?”林若雪的双眼中写满了憧憬。

    “去肯国吧。阿布罗前几天给我发信息,说是想我了。希望我去一趟。”罗非道。

    “那……”林若雪顿时眼珠一转,“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去了。你陪着姐姐们去度蜜月吧!”

    罗非一把捏住了林若雪的耳朵:“你个小家伙整天想什么呢?思想怎么这么不健康?是不是想逃避修行啊?”

    “呜呜呜,哥哥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我就是不想去沙漠里啊!”

    “嘿嘿,不但要去,还要去阿拉曼图最多的地方。到时候,我故意中毒!”罗非桀桀一笑。

    林若心顿时退避三舍:“我坐等你毒发身亡!”

    “嗯嗯,我也是!”林若曦也说道。

    林若雪也走得远远的:“嘿嘿,我围观!顺便卖票!”

    此时,林雨晨却一把拉住了罗非的手:“不要这样对待哥哥!”

    三女听完,顿时大笑起来。

    ……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罗非回到家中的时候,非凡集团这边又有大事情了。澳洲有一个大型富商团会在三日内抵达,进行一周的经济访问。团长钦点了林若心和甘甜。

    于是,经过了一番商量之后,林若心、林若雪和甘甜都留下了来。江俪陪同罗非和林若曦、林雨晨一起去肯国。

    ……

    一天的准备之后,他们终于出发了。

    抵达非洲的第一天,罗非等人驻留在了肯国艾尔特市。在当地一家服务质量很高的酒店里稍微休息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他们集体出发,进入了沙漠地带,并准备从这里直入阿布罗的驻地,来一次突然袭击。

    这一次,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四个人出门之后只是带了一些炊具、调料,其他的什么都没带。

    这种旅行对于狼牙兵团的成员来说都是稀松平常的。但是对于林若曦和林雨晨来说,还是第一次。

    不过,两个人显得很兴奋,一路上非常开心,甚至林雨晨表现的更激动一些,居然在戈壁滩上打起了滚。

    罗非看在眼中,十分欣慰的说道:“如果照这样下去,这孩子很快就会忘记过去了。”

    “我感觉她跟咱们在一起,恐怕已经忘掉了很多不愉快了。”江俪说道。

    “不过,未来不好说了。”罗非道,“我和江煌之间早晚会有一战,无法避免。”

    “但是,我们绝对不会离开你,会跟你一起战斗到底!”江俪一字一顿道。

    罗非也露出了笑容,很快就拉住了江俪的手,“好啊,继续往前走吧!不过话说回来,我怎么有点饿了?”

    罗非话都没说完,不远处就传来了林雨晨的声音:“哥哥,有吃的!有吃的!”

    江俪顿时笑喷:“你们俩还真的是一个人!”

    罗非一脸委屈:“姐,现在都下午一点半了,不饿才怪呢!走,咱们去觅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