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一朝得志的周地道
    一周的时间,宝山集团物是人非。x23us.更新最快

    一周前还红红火火的宝山集团,现如今人去楼空。别说是公司里的员工,就连部门主管和副总都离职了。

    程宝山一个人走出了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身后再无一个小弟。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臻臻,我一会儿就回家。”

    听筒里很快就传来了韩天臻犹犹豫豫的声音:“这个……宝山其实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程宝山苦笑道;“怎么,你也来离开我了?”

    韩天臻叹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了。是的,我必须离开你了。如果你还念着咱们昔日的情分,就放我一马吧!”

    程宝山顿时闭上了眼睛:“好啊,都滚了!滚吧!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韩天臻无声的挂断了电话。

    此时,程宝山已经是老泪纵横:“陈岗,那年我对不起你,现在我终于遭到报应了。你是不是也在天上跟着看笑话?你看吧!你随便看吧,反正我就这德行了!”

    ……

    程宝山彻底垮了,这些年来,他一直骄奢淫.逸,欠了银行和不少朋友很多钱。大家因为他在华南地区地位很高的原因,所以一直都不着急让他还,也都认为他能把钱还上。

    可是,他这一次巨大的错误,却让自己瞬间倒塌。

    走出了集团大厦的时候,门口已经出现了几位警官。

    其中一人出示了逮捕令:“程宝山先生,你涉嫌杀人罪、贩卖违禁品、走私枪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程宝山欲哭无泪:“呵呵,罗非啊罗非,你还真是深不可测。你他妈人都没露面,居然就召唤来了这么多风火轮!好啊,我服了……我输了!”

    ……

    自视甚高的程宝山,最终也没有等到罗非出现,他和他的金钱帝国就在一周之内轰然倒塌了。

    而且,他倒台之后,很多关于他的各种罪证,都被人揭发了。其中“出力最大”的就是周地道。

    周地道在几年前是刑满释放人员,本来是有案底的。但是自从三年前和吕天麟合作之后,大脑开窍了很多。他以私人名义赞助了很多孤儿院和敬老院。

    而现在,这些曾经“不记名”的好事,都被他的手下披露出来,一时间还让这小子着实红了一把。

    于是,程宝山倒台之后,这小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

    又是一周之后,周地道终于出现在了自己在广平的家中。

    而来到了他家的,还有吕天麟、邹彪、沈北元、姚冬春等江湖人物。

    周地道把他们带到了一个专门的房间里。房间里,供奉着陈岗的灵位。

    此时,姚冬春冲着手下一努嘴,手下会意,很快把韩天臻带了过来。

    韩天臻和周地道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韩天臻是在跑路准备回自己东北老家的时候,被周地道的人抓住的。一周时间,虽然被软禁,倒是好吃好喝,供给很足,还有钱花。

    不过,韩天臻却一直胆战心惊,生怕周地道对付他。

    而此时,看到很多江湖人物都来了,其中也有不少陈岗过去的小弟,她觉得自己的小命算是完蛋了。

    此时,过去和陈岗关系最好的一个兄弟,同时也是广平另一个大帮派,天彪帮的老大邹彪突然间冲过去,撩起手就要甩给韩天臻一巴掌:“你这个婊.子!都是你害了阿岗!”

    “啊!不要!”韩天臻吓得差点跪在地上。

    就在这一刻,一只手突然间握紧了邹彪的手腕:“兄弟,你误会了!你们都误会了!”

    邹彪顿时一愣:“阿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韩天臻也愣住了:“阿道……”

    周地道叹了口气,痛心疾首的说道:“其实,臻姐对岗哥的心一直都没有变过!这些年来,我潜伏在程宝山身边卧薪尝胆,臻姐何尝不是卧薪尝胆?她的苦,有多少人能够明白?”

    邹彪吃惊不已:“你的意思是……”

    “呵呵,你们以为,光是凭咱们几个的力量,能够扳倒程宝山吗?”周地道冷冷道,“如果不是臻姐,真的没戏!”

    邹彪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走过去扶起了韩天臻,道:“臻姐,对不起,我刚才居然误会你了!”

    韩天臻瞬间从悬崖深处被周地道一把拉上来,顿时心生感激,连忙说道:“其实,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五年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说着说着,韩天臻甚至还忍不住挤出了几滴眼泪。

    在场之人,大多数都为之动容。唯有吕天麟和沈北元洞若观火,顿时暗笑。

    呵呵,你小子是什么东西?我会不知道?你他妈早就对韩天臻垂涎三尺了!现在你救了韩天臻一次,以韩天臻那个水性杨花的劲头,肯定得把你伺候到上天啊!哈哈哈!

    ……

    众人都拜祭了陈岗之后,很快就坐在了饭桌上,谈起了正事。

    这时候,姚冬春说道:“程宝山已经倒了,广平这边不能群龙无首。”

    吕天麟道:“阿道最讲义气,我作为一个外人,我建议以后……”

    这时,邹彪说道:“麟哥,你这么所我可不高兴了,你才不是外人!你和元哥都是我们的兄弟!你们是自己人!”

    吕天麟十分受用,他站起身,亲自给邹彪倒满了酒。

    这时候,沈北元也站起身,道:“来,阿彪,有你这句话,咱们今天必须一醉方休!”

    “这必须的!来来来!咱们喝酒!”邹彪爽朗笑道。

    ……

    众人很快一饮而尽。

    这时候,邹彪说道:“我明白两位大哥的意思。其实,阿道做事最靠谱,他要是愿意出头给咱们当华南地区的老大,我第一个赞成!”

    “我也赞成!”

    “没问题!道哥这人最靠谱!最地道!”

    众人都纷纷表态。

    此时,吕天麟和沈北元也都点了点头。

    吕天麟有势力,沈北元有钱,两个人和华南地区关系很密切,他们一点头,等于都默认了周地道在华南地区的地位。

    周地道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谢谢大家。我这个人比较实在,既然大家都让我做这个位置,那我就不客气了!”

    众人顿时大笑。

    此时,周地道又把目光转向了吕天麟和沈北元:“两位大哥对我情深义重,在推倒程宝山这件事上出力很大。所以,希望两位大哥的生意以后一定要在华南地区开枝散叶,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众人纷纷点头。

    吕天麟和沈北元都相视一笑。

    紧接着,周地道又把目光转向了邹彪:“阿彪,咱俩就跟亲兄弟一样,不过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当初程宝山在的时候,一直不答应把明云区给你。现在,我当家了,不但明云区是你的,周围的四个码头也都归你了。不过,最近风声紧,先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了!”

    邹彪激动不已:“兄弟,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不用谢,大家都好好做事吧!”

    ……

    随后,周地道又先后犒赏了很多兄弟,人人都有奖励。

    而对自己的心腹姚冬春,他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奖励,但是背地里却给了姚冬春很多好处,姚冬春十分买账。

    周地道等人一起喝酒喝到了深夜,这才各自离开。

    而此时,周地道也没有留在别墅里,而是让心腹开车,带着他和韩天臻去了另一个居所。

    这是位于广平北郊的大别墅。地理位置相对偏僻一点,不过风景不错,周围的景观也不错。

    下车走进了别墅里,韩天臻仍旧战战兢兢。

    现在,韩天臻和周地道的角色完全不同了,昔日她在周地道面前犹如女神一般高贵。但是现在,她落魄的不成样子。

    周地道很是二五八万的坐在了沙发上,冲着韩天臻勾了勾小手指:“过来!”

    韩天臻很听话,慢慢地走了过来。

    周地道的手很不客气的落在了韩天臻的大腿上,一通肆虐。

    韩天臻顿时闭上了眼睛:你果然对我没安好心!算了,算了吧,这就是命!从陈岗到程宝山,又从程宝山到你手里,我的命也就这样了,我认了!

    此时,周地道斜着眼扫着韩天臻,不由笑道:“臻姐,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自从第一天认识你,我就喜欢上你了。只可惜,你有眼无珠,跟了陈岗那个窝囊废!”

    韩天臻心头一冷:果然刚才都是在做戏。岗哥,你死的冤啊……

    周地道看到韩天臻脸色不是很好看,顿时悠然一笑:“好了,不用难受了。其实不管是陈岗,还是程宝山,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我也不算好东西。不过,只要你愿意听我的话,好好的伺候我,我还是会待你很好的!当然,女人方面你就管不了我了。因为女人这玩意本身和衣服没有什么区别!”

    韩天臻只能微微点头了。

    周地道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道:“还愣着干嘛?趁我困了之前,赶紧过来伺候我啊!”

    韩天臻叹了口气:呵呵,以前岗哥对我多好,我没有珍惜,非要鬼迷心窍跟了宝山。宝山虽然好色,可是对我也不错……我当时真的瞎了眼,怎么会让他去听周地道的鬼话?呵呵,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啊!

    “韩天臻,你还愣着干嘛?”周地道很不客气的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过来,让我开心开心!”

    韩天臻的眼泪只能往肚子里咽了,很郁闷的走过去慢慢的把头靠在了周地道的大腿上……

    周地道顿时狂笑道:“陈岗、程宝山,你们看到没有?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拥有最性感最放荡的女人!哈哈哈!”

    ……

    第二天清晨,当韩天臻被周地道抢搂在怀里强颜欢笑的时候,罗非已经带着田蓉和毛小小离开了广平,前往了毛小小的老家,去参加她的一个聚会。

    而且,罗非虽然不是大张旗鼓的离开的,但同样走得很从容,而这一切,已经被吕天麟、沈北元等人的“小尾巴”追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