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 瞧你那德行!
    暮色将至的时候,梅晓楠拿着离婚证和安文和走出了民政局。

    只不过,梅晓楠很体面,是被罗非开车送离现场的。而安文和也是乘车离开的,只不过是警车。

    临走之前,安父和梅晓楠说了很多话。一直都在向梅晓楠道歉。而说到了最后的时候,安父的目光落在了罗非的身上:“文和耽误了你那么多年,现在你也该解脱了。我看那孩子挺好的,肯定也对你知根知底了。其实你除了离过婚,没什么缺点。如果可能的话,就和那个孩子在一起吧!”

    梅晓楠顿时摇了摇头:“我不能耽误人家……”

    安父还想说什么,梅晓楠已经冲着他深深鞠躬了:“爸爸,您保重身体,我先走了!”

    梅晓楠义无反顾的走远了,只把一声叹息留给了安父:“唉,安文和你这个畜生,你要是跟晓楠好好过日子该多好啊!”

    ……

    半路上,梅晓楠一直没说话。而她刚要开口的时候,却发现罗非已经把车开到了陵园门口。

    梅晓楠顿时失笑:“非哥,是不是你身边有很多女孩子都是因为你的细心才爱上你的。”

    “也许吧。但是我不想改,因为我也改不了。”罗非道,“下车吧,我去陪伯母说几句话。”

    “谢谢你。”

    “不用客气。”

    罗非和梅晓楠买了鲜花水果等祭品,进入了陵园,并在梅晓楠父母的坟前呆了很长时间。

    梅晓楠的母亲非常漂亮,父亲也长得很帅,她完全继承了两个人的优点。

    ……

    陪着二老聊了很久,终于要离开的时候,罗非冲着二老深切的说道:“伯父伯母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捧红晓楠,让她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明星,让她永远不会受人欺负。”

    梅晓楠没有说话,只感觉内心深处,传来了“咔咔”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坚硬而冰冷的东西突然碎裂了。

    ……

    梅晓楠并没有在苏林逗留,因为对于她来说,苏林是一块伤心地。

    当天晚上,两人驱车一路折回。

    而就在此时,安以柔刚刚下了飞机,回到了米国洛城。

    江煌亲自接机,而且充当了司机。

    半路上,江煌趁着一个红灯,凑过去亲了安以柔一口。安以柔顿时露出了欣然的笑容,不过笑过之后,她还是微微叹了口气:“煌煌,对不起。”

    江煌淡淡一笑:“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步步做。”

    安以柔叹道:“这个罗非真的很强,张子端一去不复返。”

    “肯定死了。”江煌道,“罗非再也不是以前的罗非了。以前雷永生还活着的时候,他还有所忌惮。但自从他的实力高于雷永生并除掉了雷永生之后,他就肆无忌惮了。”

    “那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安以柔问道。

    “放鸟抓笼子。”江煌说道,“既然罗非不好对付,那就对付罗非身边的人好了。不着急,一个个来。先从最厉害的几个下手。只要把这几个人搞定了,那其他人就好办了。”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那么咱们第一个对付谁?”安以柔迫不及待的问道。

    “对付他的大脑——毒狼!”江煌一字一顿道。

    “哼哼,收到!”

    ……

    二月底的天州,是开学的日子。

    这一天清晨,和往常一样,罗心然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毒狼房间里,随后钻进了他的被窝里。

    毒狼已经醒了,只不过仍旧闭着眼睛,没好气的说道:“又来这一手!”

    罗心然坏笑道:“大叔,什么时候让我推了你?”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色呢?小脑袋瓜里整天都想什么呢?就不能好好上学吗?”毒狼狠狠地捏住了小美女的脸。

    罗心然吐了吐舌头:“切!臭大叔!我十七岁的时候,你说我年纪太小,不能伤害我。我十八岁的时候,你又说咱们都要学会谈恋爱。我现在都快十九岁了,你又说学业为重!其实你这家伙心里根本没我!”

    毒狼苦笑不语。

    “好了好了,我不为难你了,我去做饭了!”罗心然气呼呼的起身走了。

    毒狼不由轻叹了口气。

    其实在外面面前,毒狼很给罗心然面子,就以情侣自居。可实际上,毒狼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

    毒狼已经奔四了,罗心然却连二十岁都不到,他真的不想耽误她。可是,罗心然却已经摆出了非他不嫁的态度,让他非常为难。

    罗非劝过毒狼很多次,希望毒狼放下这些没用的想法,好好的和罗心然相处,但是毒狼似乎有点做不到。

    ……

    走进了卫生间,毒狼发现漱口水已经准备好了,毛巾也是干干净净的,牙刷上也已经挤好了牙膏。

    毒狼笑了笑之后,便洗漱起来。

    而洗漱完毕之后,毒狼拿起了剃须刀,做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终于抄起手来,把留了很多年的络腮胡子刮了……

    ……

    几分钟后,毒狼已经出现在了厨房的门口,笑着望着正在准备早餐的小美女。

    罗心然一开始没留意,还怒气冲冲的挥舞着锅铲撒气呢!可突然间她觉得情况不对,顿时转过头看了一眼……

    这一刻,罗心然震惊了。

    毒狼干干净净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胡子刮了,头发看上去也利索多了,甚至还穿上了她给他买的名牌潮服,看上去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这一刻,罗心然有些激动了:“胡子怎么刮了?还有,这些衣服,你不是不喜欢吗?”

    毒狼尴尬的像个大男孩:“其实,也不是不喜欢,只是以前觉得自己心老了。今天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发现自己其实并不老。”

    罗心然开心不已:“嘿嘿,这才对嘛!太帅了,大叔我爱死你了!”

    ……

    早饭准备好了。这时候,毒狼亲自帮罗心然摘掉了围裙。

    罗心然回过头,调皮的踩着毒狼的脚面,在他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以前,毒狼不是没反应,就是反应过度,把她轻柔的推开,但这一次,毒狼却回应的十分主动,像极了一个纵横情场多年的老手。

    罗心然喜欢得不行,顿时搂住了毒狼的脖子。

    “唔唔唔……”毒狼发出了娇羞的声音。

    “嘿嘿嘿嘿……”罗心然笑道,“大叔坏起来的样子太可爱了,好像给你生猴子啊!”

    毒狼望着罗心然,思忖了许久才说道:“等你大学毕业,就跟我结婚吧。到时候给我生猴子。”

    罗心然连连点头:“好啊!还有不到三年!也许会更快!”

    毒狼知道罗心然学习成绩非常好,是个学霸。认识她那年,她就参加了中考,成为了天南大学的学生。现在更是成为了大二学生了。而且,以她的速度,如果真的想提早毕业,不是不可能。

    毒狼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看着罗心然的时候,总觉得小美女已经长大了。

    ……

    吃过早饭,罗心然毫不客气的伸出了两条雪白的长腿,冲着毒狼说道:“大叔,我不管,你帮我穿袜子!”

    “呃,好吧!”毒狼无奈的笑了。平时罗心然也和他这样撒娇过几次,但是毒狼每一次都拒绝了。毕竟,他是过来人,而且也是正常男人,万一起了什么反应,他怕自己丢人。

    可这一次,毒狼还是照做了。

    只不过,当毒狼把那双纯白色的纯棉长袜穿在了罗心然的长腿上的时候,毒狼发现,自己比正常男人更正常……甚至有些超常了。

    此时,罗心然也看到了大叔超常的一面,顿时露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嘿嘿,我觉得我跟大叔结婚后肯定很幸福。”

    毒狼没忍住,一把将罗心然搂在了怀里,疯狂的烙印着她……

    这一刻,罗心然更狂野,直接解开了毒狼胸前的纽扣:“我不去上学了,大叔!我今天……不,我永远都是你的!”

    毒狼也激动了,他紧紧地抱着小美女,一时间不能自控……

    ……

    许久许久……毒狼还是把小美女的双手紧紧握住了:“那个……等你回家……我今天去接你下学。”

    罗心然的脸上露出了丝丝期待:“大叔,你答应我了。”

    “我……不想让你苦等了。”毒狼说道,“心然,咱们定情吧。我心里的那道锁,已经被你打开了。”

    幸福的泪水,突然从罗心然的脸上溢出:“大叔,我等了很久了……你终于开口了!”

    ……

    这个清晨,毒狼的心情绽放了,他开车带着小美女去了天南大学,一直把车子停在了教学楼下。

    当大叔和萝莉走下车的时候,不少认识两个人的同学们都吃了一惊。

    “哇!杜叔叔原来这么帅!”

    “是啊!比以前更帅了!还很潮呢!”

    “且,叔叔以前肯定是伪装的。现在一看顶多比心然大四五岁!看上去太有型了!心然,我嫉妒死你了!”

    毒狼得意的笑着,很自然的和罗心然拥抱在了一起:“好好上学,晚上咱们去吃烛光晚餐!”

    “嗯!嗯!我等你!”

    ……

    告别了罗心然,毒狼开心的驱车前往了非凡总部。

    刚走进楼梯间的时候,他看到了陈静。

    陈静冲着他微微一笑道:“毒哥,今天你很开心啊?有什么好事?”

    毒狼对自己人很坦白:“那个,我和……小丫头恋爱了。静儿,你知道有没有好一点的花店?我想给小丫头买点花。还有,买什么比较好?”

    陈静顿时兴奋不已:“嘿嘿,毒哥你个老笨蛋,你终于想开了啊!你放心吧,交给我好了。我帮你买郁金香!橙色的!高贵大方不落俗套!”

    “谢谢你!嘿嘿嘿……”毒狼挠了挠头,像个害羞的大男孩一样笑了起来。

    ……

    此时,一辆黑色轿车已经悄无声息的停在了非凡大厦楼下。

    车中,一个全身散发着特殊气味的男人扫了一眼毒狼,不由冷笑道:“呵呵,幸福的开始,往往是死亡的终结。”

    他的身旁,一个气味和他相似,但同样非常刺鼻的女人,同样冷笑了一声:“需要我帮忙不?”

    “不需要。我能分给你一个猎物,已经是很仁慈了!”

    “哼,瞧你那德行!”女人不屑的说道。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