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八章 你早就成为我的刀下鬼了!
    “你也知道这种手法?”花田杏问道。

    “嗯,隔着玻璃将人头斩断,这样犀利的武器,在世上的确不多。世界蛇、狼牙、银月、血煞可以做到。”女孩冷静的分析道,“世界蛇是琳娜姐的武器、狼牙是哥哥的武器、银月是姐姐你的武器。你们三个人都不可能去杀掉闫小波。用最简单的排除法,也就只剩下了血煞。”

    “那你知道血煞的主人是谁吗?”花田杏问道。

    “我也知道。”女孩微微一笑,“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吧。”

    听到女孩的口吻,又望着女孩,花田杏满眼都是罗非的样子。她思忖了片刻之后,目光转向了火拳。

    火拳笑道:“该历练历练了。”

    ……

    是夜,惠和夜总会。

    这是东流最豪华的一家夜总会,幕后老板不是别人,正是吕天麟。只不过,吕天麟从来都不会来这里,而是把这里交给了一个名叫老严的人打理。

    老严不到四十岁,人很精神,长得也帅,在江湖上很有地位,做事很有手腕。

    今天,他和往常一样,在最豪华的一个包间里请几位客人喝酒。

    客人之中,包括了沈北元,以及一位留着特殊发型的女孩。

    女孩的头发自上而下,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角度,左眼露出来了,右眼却被遮挡住。她不苟言笑,一个人冷清的坐在了角落里,喝着一华夏产的橙子汽水。

    沈北元时不时的侧过身,冲着她遥祝,换来的只是她的冷漠和不回应。

    沈北元没法生气,因为他很清楚,这个人性格一向如此,而且只是为了佣金而来。

    ……

    片刻之后,老严站起身,冲着沈北元说道:“要不……今天换换口味?”

    沈北元深思了片刻之后,才说道:“也好,叫几个小伙子过来陪酒吧!”

    话音刚落,女孩突然开口道:“不用了,你们慢慢喝,我先走了。”

    沈北元连忙起身:“我送送你。”

    “也不用。”女孩说完便走向了门外。

    沈北元不放心,还是被她送了出去。

    走廊中,女孩突然间和一个留着长发的女孩擦肩而过。

    这一刻,女孩微微一愣。

    沈北元忙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回去的时候,跟吕天麟打个招呼,就说我会帮他一个大忙。如果事成,别忘了把佣金打过来。”

    “……”沈北元很不爽对方的语气,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因为对方实力太强,他得罪不起。

    ……

    几分钟后,女孩一人走出了会所,随后朝着郊外的方向迅捷的跑了出去。

    她一直跑了十多分钟,却发现自己的身前身后都没有人。

    “难道,没跟上我?”女孩不由冷冷一笑,“我不可能看错人。”

    女孩继续往前走,走了没多远,就发现在一棵大树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孩。

    女孩留着齐眉长发,手中怀抱着一把曲线优美的短剑。

    她凝视着女孩,不由微微一愣:“你还是来了。”

    “我当然要来。我再不来,你会闹大乱子!”齐眉发女孩严肃的说道,“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跟我走,交代你杀害华夏籍男子闫小波的经过。”

    “呵,你以为你再跟谁说话?”女孩缓缓的拔刀出鞘,“趁我没发火之前赶紧滚,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小理惠!”

    黑泽理惠轻笑道:“不客气?好啊!那就在刀剑上分高低吧!柴崎梦!”

    女孩一时间愣住了:“你居然敢挑战我?”

    柴崎梦,柴崎野子的姐姐,比柴崎野子大三岁。一直都在从事杀手职业,只不过掩护的很好。

    在柴崎野子上学期间,柴崎梦曾经数次来探望妹妹,并和妹妹的一群同学切磋过剑道。

    当时,柴崎野子班上剑术最好的就是黑泽理惠。

    柴崎梦曾经和黑泽理惠较量过,在她有所保留的情况下,两个人打成了平手。

    后来,柴崎梦神秘失踪,却在失踪前和黑泽理惠又有过一次较量。这一次较量的结果,是黑泽理惠惨败。

    从这以后,柴崎梦失踪了一年多,一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才被黑泽理惠捕捉到踪影。

    柴崎梦拔刀出鞘,手中的短刀上闪烁着近乎猩红色的光芒,甚至,有一层淡淡的血气在缭绕。

    血煞,一把杀气极重的刀。这把刀自从霓虹国战国时期就被工匠打造出来,后来被某个战神级人物拥有,并靠着它打下了天下,成就了一番伟业。

    不过,血煞的杀气太重,喜食人血,必须常年靠新鲜的血液为生。所以在短暂的和平年代,血煞因为没有品尝到人血,所以导致戾气横生,最终反噬其主,导致其在本能寺一战中兵败身死。

    后来,血煞流落民间,辗转于多人之手,一个巧合之下就落在了柴崎梦的手中。

    望着血煞上那一缕缕的血色,柴崎梦的脸上露出了凶狠的表情:“我听说我妹妹死了。不是被你害死的,就是被你的好同学们害死的。我今天要为她报仇。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那就来试试吧!”黑泽理惠一时间热血,似乎迫不及待了。

    柴崎梦也不犹豫,她踩着极快的碎步,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了罗非,说话间就是犀利的一次劈斩!

    血煞上血光大盛,似乎要绽放开一般,凶狠无比的砍在了黑泽理惠的短刀上。

    这一刻,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柴崎梦的血煞,居然并没有斩断黑泽理惠的短刀!不但如此,黑泽理惠的短刀上连一点崩口都没有!

    “?!”柴崎梦心中一阵大骇,这怎么可能?这丫头的家传宝刀不是已经被我斩断了吧?怎么世上还有跟我的血煞不相上下的宝贝?

    此时,黑泽理惠趁势上前,一脚踢在了柴崎梦的手背上!

    柴崎梦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连忙双手握住血煞,反手朝着黑泽理惠的身上就是一记劈斩!

    以血煞的犀利,就算是刀气都可以杀人,更何况是如此沉重的劈斩!

    但就在这一刻,黑泽理惠却狠狠地将手中刀劈向了对方!

    “砰!”又是一次犀利的碰撞,一时间火星四溅!

    黑泽理惠被震荡的倒退了三五步,而柴崎梦则倒在了地上,半天才爬起来。此时,她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发现已经出血了。

    这并不是被刀气所伤,而是被震荡了。

    柴崎梦是剑道高手,但这位剑道高手的最大悲哀,莫过于武功底子并不扎实,只是因为手中的刀锋犀利,加上剑法诡异,才让自己多次立于不败之地。

    此时,黑泽理惠连连攻击,而柴崎梦已经发疯,不停地反击,挥舞着手中的血煞,不停地朝着黑泽理惠疯砍!

    黑泽理惠的头发被斩断了一大块,肩膀上的皮衣也被刀气穿透,甚至肩膀流出了淋漓的鲜血!

    此时,柴崎梦露出了狰狞无比的笑容:“死丫头,还敢跟我拼,你拿什么拼?去死吧!”

    柴崎梦说完,又是一记沉重的劈斩!

    就在此时,黑泽理惠咬牙切齿的迎了上去,反手朝着血煞用力甩去!

    “砰!”

    “蹭!”

    两声脆响之后,一截刀锋横飞到了半空中,打着转戳在了草坪上。

    而此时,柴崎梦望着黑泽理惠,不由眉头一皱:“这是什么刀?”

    黑泽理惠淡淡一笑:“狼牙,哥哥借给我的刀。”

    柴崎梦的皮衣瞬间裂开了一个口子,鲜血顺着胸前不停地流淌。但是,人还没死。狼牙的刀气旺盛,但并不邪恶,加上黑泽理惠并没有倾尽全力,所以这一次攻击比较到位。

    柴崎梦缓缓地跪倒在了地上,喘息声都变得急促:“你为什么不杀我?”

    “你要接受法律的制裁。”黑泽理惠冷冷道,“别想死,因为你根本死不了。”

    柴崎梦一时间闭上了眼睛:“你应该知道,我有职业操守,我不会把雇主的身份泄露出去的。”

    黑泽理惠悠悠一笑:“这已经无所谓了,我已经录下了你和沈北元在一起的视频。”

    “你……”柴崎梦顿时咬牙切齿。只是,她刚要有所动作,不远处就走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这男人一步步的走到了黑泽理惠的面前,突然伸出手,朝着柴崎梦的胸前抛出了一道道白色粉末。

    下一秒,柴崎梦突然间感觉到伤口不是那么疼痛了。她低头一看,这些白色粉末完全覆盖住了自己的伤口。

    望着面前这个高大而棱角分明的男人,柴崎梦顿时眉头一皱:“你是……天狼罗非。”

    罗非点了点头:“我还是江户元一。”

    柴崎梦顿时一愣:“你是江户元一?这怎么可能?”

    “易容药。”罗非道,“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

    夜深了,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烧烤店里,一边喝着豆腐汤,罗非一边把那半年的过往告诉了柴崎梦。

    柴崎梦听完之后,顿时低下了头:“原来是这样。妹妹是这样死的……可是你知道吗,妹妹很爱你。”

    “爱我的方式错了。”罗非不假思索道,“就如同你,也选择了背离真正人生的路线。”

    柴崎梦苦笑道:“也许你们是对的。但是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我丝毫不觉得你们哪里对。因为,出发点和人生路线都不同。我和妹妹从小就苦命,如果我不去当杀手,我们都会饿死。

    这一辈子,我们都想得到一颗真挚的心,但都没有……所以,我们都选择了杀戮来报复这个世界。”

    罗非道:“我也不想劝你什么了……”

    柴崎梦揶揄道:“不能看在我妹妹那么爱你的份上,放我一马?”

    “不可能。”罗非说道,“因为你杀掉的是华夏籍男子。虽然那家伙的罪过死上四五次都很应该。可是,法律不会允许任何一个人滥用私刑。”

    柴崎梦突然间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和你说笑的!”

    柴崎梦笑过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黑泽理惠:“小理惠,这家伙真的很不错,好好珍惜吧。今天如果没有他的狼牙和他的激励。你早就成为我的刀下鬼了。”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