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八章 你想太多了!
    眼镜男年纪并不大,甚至比光头还小了几岁。但是混这一行的,年纪不是问题,阅历、胆识、人际交际能力是最大的问题。

    眼镜男真名陈洛,外号刀片洛,是个又凶狠又狡猾的家伙,因为特别会办事,所以深受自己老大的赏识,因而成为了老大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

    陈洛不动声色的打开了箱子,扫了一眼后,又拿出了几打:“呵,都是旧钞票,这人不一般啊!拍了照片没有?”

    “有!有!”光头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连忙把刚才小弟偷拍罗非等人的手机递给了陈洛。

    陈洛拍了拍光头的肩膀,道:“越来越会做事了!”

    “都是您教的好!”

    “懂事。”陈洛说完,就一张张的翻看起来。

    看了许久之后,不由眉心一皱:“哦,飞爷又不安分了!”

    “啊,这人果然是飞爷!”

    陈洛口中的“飞爷”,名叫郑飞,是华夏的一个大毒枭郑南的儿子。

    郑南一直靠大慈善家和大商人的头衔掩护身份,但私下里从事违禁品的生意,做得非常大,但十分隐蔽。逍遥法外二十多年。

    而儿子郑飞则子承父业,做的比父亲更绝。

    不过,就在三年前,郑飞做坏了一桩生意,从而导致自己的父亲被捕入狱,而他则在父亲的掩护下逃匿。随后一直在世界各地流窜作案。

    江湖上的人都很了解郑飞。郑飞是一个“侠盗”,为人比较怪异。虽然从事违禁品生意,但却从不祸害国人。而且一直都很同情弱小,对女人也很好。

    所以在江湖上,郑飞的人气很高,很受女人喜欢。曾经法国的女毒王愿意以5000万欧加一批价值不菲的货,换取和郑飞一夜,却被郑飞婉转拒绝了。不过由此可见郑飞的气场。

    ……

    光头望着手机中的照片,低声问道:“洛爷,你这么确定这人就是郑飞?”

    陈洛深深点头:“嗯,因为江湖上已经放出了消息,说郑飞刚从南美洲做了一笔大生意,那笔生意的数额很惊人。郑飞是个喜欢四处流浪又非常慷慨的家伙,看来,肯定是他了。”

    “但是长相……”

    “这个可以忽略了。长相在咱们这一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特别是这种大人物,他们如果不会易容术,会死的很惨。所以,画虎要画骨,懂了吗?”陈洛笑道。

    “嗯,我懂了!”光头道,“那您看,您要不要和郑飞见一面?”

    陈洛摇了摇头:“我的级别不够……”

    “啊?他的级别这么高?”

    “是啊。”陈洛苦笑道,“这件事,得让老大出马了。当然,之前我必须再核实一下这人的身份。”

    ……

    芭蕉树酒店,西班市最豪华的酒店,酒店里有巨大的游泳池,还有完善的设备和优良的服务,而且随时可见身穿泳装的异国美女在酒店里搔首弄姿。

    而这里,同样是一所会员制酒店,没有从特殊渠道获得的会员卡,根本就无法进入酒店。

    罗非,是这里的会员,不过他今天出示会员卡的时候,用的是郑飞的名字。

    罗非开了一个总统套房,三个美女也很快把这个房间搜查了一遍,结果轻轻松松的搜到了三个,直接毁掉了。

    确保了房间安全之后,甘甜不由冷哼道:“这个夏文杰还真是够狡猾的,在自己经营的酒店里都按了这么多花样!”

    夏文杰是陈洛的老大,也是继阮洪天、泰伦德之后,大三角和西南一带最大的毒枭。他接管了当年泰伦德留下的人脉并发展壮大,同时还经营了两条直通欧美地区的人脉线。

    而这人,年纪却并不大,只有三十多岁,但是做事十分老辣。

    芭蕉树酒店的幕后老板就是夏文杰。而夏文杰却极少露面,只有在和大人物接触的时候,才会把客人约到酒店来谈心。

    但这一次,罗非不请自来。

    ……

    听到甘甜的说法,罗非不由淡淡一笑:“这就是为什么夏文杰只有三十多岁,就能进入这一行,并成为大三角新老大的原因了。”

    “这种人,如果做正经生意,也一定能成为成功人士,甚至是人上人,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林若曦没好气道。

    “这个很容易结束。”罗非道,“最初是因为没有资本,到了后来是有了钱,想要走出这个圈子却发现很难。再后来发现自己能够走出这个圈子,却发现已经形成了习惯,不想走出去了。”

    “所以说,这种人其实很可悲。”甘甜道。

    林雨晨在一旁只是聆听,并没有说话。

    罗非起身,走到了林雨晨的面前,伸出手摸了摸小美女的脑瓜:“所以说,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能像雨晨一样,那这个世界就不存在犯罪了。”

    林雨晨顿时露出了美丽的笑容。

    就在此时,甘甜的手机突然响了……甘甜拿起了手机,发现上面的号码是芭蕉树酒店的门卫。

    芭蕉树酒店非常奇特,规矩多。闲人免入。不过如果有外人来找酒店里的人找不到,门卫一般都会负责通传。

    这里的门卫很会做事,在罗非等人准备进入的时候,就要了甘甜的号码,以便联系。

    甘甜接起了电话,问道:“请问有什么事?”

    “江小姐,有一个女孩子要见郑先生,她说她叫风岚。”

    “哦,知道了,让她进来吧!”甘甜挂断了电话,随即调侃道,“嘿嘿,不出意外,肯定是要来以身相许的。那个我们回避一下吧!”

    罗非无奈的耸耸肩,道:“都可以回避,若曦姐姐留下吧!”

    林若曦顿时一愣:“呃,好吧!”

    甘甜和林雨晨离开了。

    而她们一走,罗非就冲着林若曦说道:“若曦,你去大衣柜里待一会儿,留点缝。”

    “哦,我明白了!”林若曦顿时抿嘴一笑,“这种事甜甜还真的做不来。”

    罗非摊手,表示无奈。

    ……

    几分钟后,小美女被两个酒店打手客客气气的请到了罗非的房间门口。

    罗非一开门,一个打手就客客气气的说道:“先生,这位小姐是您的客人吗?”

    罗非看了一眼小美女,不由点了点头:“是。”

    “好的,打扰您了!”打手很客气的帮罗非关上了门。

    此时,罗非再看了一眼小美女,发现她仍旧穿着民族服饰,只不过换了一套更简单的便装。不过,仍旧清丽可人。

    罗非笑问道:“傻丫头,你还真厉害,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风岚痴痴地说道:“我不知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所以只能跟门卫大叔描述了半天,还好他们知道你是谁。大哥哥,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罗非淡淡一笑,“来找我有事吗?”

    风岚望着罗非,突然间闭上了眼睛,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下一秒,她猛然间拉开了这件衣服唯一的拉链,结果这件衣服从头到尾直接被打开了。

    这一刻,罗非已经侧过了脸。

    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罗非已经可以笃定,风岚此时必然是一丝不挂了。这丫头,是来报恩的。

    风岚的娇躯呈现出了楚楚动人的栗色,玲珑而娇羞,还带着几分青涩。

    罗非不由苦笑道:“傻丫头,你想太多了。而且,你也曲解了我的意思。”

    “大哥哥,请你不要嫌弃我。我……我还是清白的。”风岚说着说着,已经泪如雨下,“你要了我吧。我这辈子一定会好好服侍你的!给你当牛做马都行!”

    罗非郁闷的说道:“若曦,你如果再看热闹不出来,我可生气了!”

    这时候,林若曦连忙从柜子里走了出来。她一眼看到了小美女的曼妙姿态,顿时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笑容:“嘿嘿嘿,长得可真可爱!”

    风岚眼泪汪汪的望着林若曦,道:“姐姐,我没有跟你抢他的意思。我、我给你当仆人就行了,求求你……”

    “这都什么社会了!哪来的仆人啊!”林若曦没好气道,“非哥才不是这种人呢!你赶紧把衣服穿好吧!不穿!我帮你!唉?拉锁坏掉了?”

    “……”罗非顿时一脸冷汗。

    林若曦连忙打开了衣柜,从里面找出了自己的衣服,随后拿给了小美女。

    三女之中,林若曦和风岚的身材最为相似,所以她的衣服小美女也可以穿。

    ……

    “好了,非哥你可以回头了。”林若曦说道。

    罗非这才回过头,看了一眼小美女。

    此时,小美女换上了米色的波西米亚长裙,看上去显得别样美丽。

    罗非顿时微微一笑:“你瞧,这不挺好看的。”

    “大哥哥,那个……”风岚嘴唇紧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没文化,不太会说话。”

    “没事。”罗非道,“钱的事情不用想了。那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不过,你得把你家的事情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风岚深深点头:“大哥哥,我爸爸做了坏事……他干了不好的事情,和别人一起去运货了。妈妈知道后特别生气,就和爸爸……离婚了。”

    ……

    风岚很快把自己家里的事情告诉了罗非。

    风岚的妈妈名叫风琳,从小就是一个漂亮姑娘。而风岚的爸爸年轻的时候也特别帅。

    两个人是青梅竹马,所以在两个人并不成熟的时候,就生下了风岚。

    那时候,两个人都没有钱,风岚的爸爸很勤快,整日在省城打工,赚钱养活一家人。而等到了风岚年纪大一点,风琳也去省城务工。

    两口子坐在一起工作了五年,存下了一笔钱,于是就开了现在的小饭店。

    生意一直都很不错,小两口配合的也很好。风琳负责烧菜,老公负责采买和外联。

    但就是因为老公经常在外面跑,结识了一些老板,结果慢慢地学坏了。他嫌干饭馆赚钱的速度太慢,所以就铤而走险了。

    一次,两次,他都得手了,而且有惊无险,让他十分开心。

    但第三次,他却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