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三章 鸡血红耳坠
    罗非一把将此物接在手中。

    这东西,正是扑克牌,是“郑飞”最善于使用的。

    郑飞的飞牌技术在业内堪称一绝,力道之大,精准度之高,让人汗颜。通常,郑飞出来打猎的时候从来不用猎枪,只需要一副扑克牌即可。

    而今天,夏文杰也是为了故意测试罗非。毕竟前几天在芭蕉树酒店中,罗非光是露了一手绝对不够用。因为以郑飞的力度,绝对可以击杀更加皮糙肉厚的猎物,而不只是人。

    罗非当然看出了对方的想法,却也只是付之一笑。

    ……

    “老弟,你今天来了,咱们就好好玩玩!”夏文杰说道。

    “好。”罗非谈笑间已经打开了牌盒,随后将扑克牌凌空洗了一遍。这手法迅速而快捷,花哨却实用,看得旁人眼花缭乱。

    “手法没有退步啊!”夏文杰微微点头。作为一个老奸巨猾的大毒枭,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十年之久,就是因为他极为谨慎。今天,他的目的仍旧是试探罗非,如果确定罗非就是郑飞,那么合作可以继续。如果不是郑飞,那么不管罗非到底有多强,他都要把罗非杀了,以绝后患。

    而与此同时,在芭蕉树酒店外,已经平添了一批敢死队,他们一个个手持炸药,只要夏文杰发去命令,他们必然会炸掉芭蕉树酒店,把罗非带来的三个女孩一起炸死,斩草除根。

    ……

    此时,罗非心中了然,但他却仍旧平静,不慌不忙的问道:“老哥,今天你想吃点什么?”

    夏文杰不假思索道:“老哥嘴馋,很想吃岩烧蛇肉。”

    “呵呵,这也是我的最爱!”罗非说完,突然间伸出手,朝着前方猛然间发力!

    一张纸牌横飞出去,居然在一颗偌大的树前绕了一个弯,随后狠狠地砸在了另一颗大树上!

    大树上突然间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嘶嘶”声。

    陈洛连忙走过去看了一眼,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

    好大一条毒蛇,居然被罗非用一张纸牌直接削掉了脑袋,正在地上不停地扑腾呢!

    陈洛并不怕蛇,但是脸上却已经冒汗:这家伙真的很强啊!难怪大哥这么谨慎,却也这么看重这个人!

    “好手法!”夏文杰也走了过去,不慌不忙的从大树上拔下了扑克牌。此时,扑克牌嵌入大树的深度也有些惊人了。

    夏文杰的目光随即转向了罗非,只见罗非不慌不忙的抖了抖手腕。

    此时,夏文杰已经可以确信,这个人就是郑飞了。

    他虽然三年多时间不见郑飞,但可以确定这就是郑飞的功夫。更何况,时隔三年,郑飞的功夫应该更精进。而今日一见,果然不假。

    “怪不得鬼魅兄弟败在了你和你女人的手里。”夏文杰淡淡一笑道,“那个女孩子也很不错,叫什么来着?林薇是吗?”

    四目相对,罗非深深点头:“是啊,已经跟了我十年了。你忘了,你见过她一次。”

    “哦,对对对!”夏文杰深深点头,“就是这个女孩,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呢!”

    这时,夏文杰的疑窦已经全部解开,顿时释然了。

    而此时,罗非凝视着夏文杰,不由冷笑道:“老夏,你门口的那些家伙也该撤掉了吧?舞刀弄枪的,别吓着我的小女孩才是。”

    “哈哈哈,所以说,和你这种聪明人说话简直太不费事了!”夏文杰很开心的挥舞了一下手臂,“撤了吧!”

    “是!”陈洛应了一声,随后走到了一旁,拨打了一个电话。

    夏文杰也很清楚罗非的实力了,就算是罗非今天露怯,恐怕那三个女孩子也能全身而退了。

    ……

    晚上,在森林边缘,靠近西班市郊的地方,夏文杰和罗非坐在了一起,吃起了地道的板烧蛇肉和烤野猪肉。

    一边吃着,罗非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随后递给了夏文杰:“史密斯先生,米国人,我的合作伙伴,也是我的引路人。”

    夏文杰顿时大悟,连忙冲着罗非点了点头,随后接过了电话,用英语和对方交谈起来。

    没多久,夏文杰就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

    十分钟后,夏文杰挂断电话,当机立断道:“三天之后,午夜十二点。据说那天下大雨。”

    “知道了,不过要多加小心,最近敌人非常活跃,不要翻车。”罗非眉头紧皱。

    “放心吧,兄弟!以后咱们要共同进退了!”

    ……

    吃过饭,罗非和他们分开了。随后旋即回到了芭蕉树酒店。

    此时,罗非的心思有些重,走到了三楼的时候,居然一时间差点忘了自己的房门号。

    这时,门开了,甘甜出现在了门口。

    罗非连忙走过去关上了门。

    “哥,出了什么事,你怎么脸色不太好?”

    罗非不由嘴唇紧咬;“交易取消,我准备来硬的。”

    “为什么?”甘甜秀眉一皱。

    “因为他提出的要求过分了!”罗非冷冷道,“我现在手头有他的一些罪证,虽然不足以让他死,却也能让他在监狱里关上几年,到回收在慢慢地收集证据也不迟。”

    “这到底为什么吗?不能告诉我吗?”甘甜有些着急了。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提出要你们三个之中的一个,过去给他当人质。”罗非攥紧了拳头,“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甘甜道:“我去吧!”

    “不行!”罗非毫不犹豫的说道,说完之后,罗非又把目光转向了套房的另外两个房间,“她们都睡了吧?”

    “嗯。”

    “咱俩别吵架了。”罗非一字一顿道,“这一次听我的。”

    ……

    晚上,罗非把甘甜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两个人一起洗漱之后,罗非又把甘甜美味的吃掉了。

    罗非的目的很简单,享受甘甜,享受生活。虽然说夏文杰在imu的黑名单上,必须要铲除,可是罗非的原则永远是让自己人变得最安全。

    甘甜一直想要挣脱,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挣脱,只能郁闷的随了罗非的心意。但这种心中感激又矛盾的情绪,真的很不爽。

    ……

    天亮了,罗非起床了,看了一眼身边酣睡的甘甜,罗非不由苦笑了一声,随后便走了出去。

    而就在此时,他的手机也响了,上面居然是夏文杰的一个秘密号码。

    罗非不由一愣,连忙接起了电话:“喂,我是郑飞。”

    “兄弟,你的女人真的没的说。对你真是太忠义了,就冲这个,我在价格上让你5。”

    这一刻,罗非才发现了留在沙发桌上的一行纸条,上面有一行清清楚楚的小字:“非哥,我都听到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林若曦。”

    罗非顿时气得攥紧了拳头,一时间心急如焚:若曦,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虽然气得够呛,但是一股暖流也涌入了罗非心中。

    罗非很清楚,计划必须改变了。要不然,林若曦的命没了。

    夏文杰的手下不是没有能人了,他手下肯定有实力比鬼魅兄弟更强的家伙。所以,林若曦的危险很大!

    ……

    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罗非终于说道:“我本来没想让她去,这丫头……唉!”

    夏文杰微微点头,心道:对上了。看来,这笔交易迫在眉睫了。

    于是,夏文杰毫不犹豫的说道:“准备交易吧!交易结束之后,我把她全须全影的还给你。”

    “好的!”

    挂断电话,望着身后安然无恙的林若曦,夏文杰冲着两个随行的女眷说道:“好好安排林小姐的衣食住行,不能有一点马虎,要用最高规格对待林小姐!”

    “是!”两个女眷说话的时候,底气十足,深厚的功力已经呈现出了冰山一角。

    ……

    两天后,阴天。

    乌云密布的天气让罗非史无前例的烦躁。

    林若曦的事情,罗非没有瞒着林若心,而是给林若心打了电话。在电话中,罗非诚挚的道歉,甚至心情有些失落。

    而出乎罗非预料的是,林若心居然安慰起了罗非,并坚信自己的姐姐可以做好这件事,并且全身而退。那种自信,让罗非都不知道所以然。

    但是,罗非也没有办法,现在的他也只能相信林若心,相信林若曦了。

    ……

    “哥哥,吃点东西吧!”这时候,林雨晨走到了床边,将一碗馄饨端了过来。

    罗非摸了摸林雨晨的小脑瓜的时候,却听到了林雨晨的肚子在咕咕叫。

    “丫头,对不起,让你跟着一起烦躁。”罗非不无歉意的说道。

    “哥哥,我没事。”

    “来,咱们一起吃!”罗非说道,“若曦一定会回来的!”

    “嗯!”林雨晨也深深点头。

    ……

    晚上,11点半。

    在西班一个非常隐蔽的楼中。

    “林姐姐,咱们准备出发了。”夏文杰的女眷凌飞雪说道。

    凌飞雪、凌飞月是亲姐俩,但并不是双胞胎。她们都是夏文杰的心腹,同时,也是两个顶尖级高手。功夫非常强。这一点,林若曦从她们的心跳上就能感受到。

    凌飞雪年纪小一点,和林若曦更亲近一些。但林若曦知道,这人同样危险。

    此时,林若曦站起身,把自己右手的耳坠摘了下来。

    这是一枚鸡血红做成的耳坠,是罗非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平日里她一直舍不得戴,也不敢戴出来,生怕被对号入座。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会戴。

    她望着凌飞雪,不由笑了笑,随后帮她戴上了:“红色代表大吉大利,这个耳坠我送给你了。”

    凌飞雪一直很喜欢林若曦的耳坠,只是一直不好意思开口,顿时笑着接受了:“谢谢姐姐!姐姐你准备一下,咱们马上出发。”

    ……

    凌飞雪走出去的时候,还是谨慎的摘掉了耳坠,拿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结果发现耳坠没有任何毛病不说,还是货真价实的鸡血红……这时候,她终于安心的戴上了。

    “雪儿,终于出发了。”门口传来了凌飞月的声音。

    凌飞雪连忙走出去,冲着姐姐打了招呼:“姐!”

    “你的耳坠哪来的?”凌飞月一眼就看出了凌飞雪的不同,顿时警惕的问道。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