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一章 谢谢你, 小琳琳
    罗非没有追问。而是跟着王璐飞一起来到了后山。

    这时候,罗非看到一群人都围在了几颗偌大的椰子树上旁边,看着几个彪形大汉在表演。

    “这不是在砍树吧?”罗非问道。

    “不是。”陈薇琳说道,“看来,今年比往年更激烈。”

    王璐飞不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气呼呼的说道:“臭老头,这是吃饱撑的没事干了!叫别人爸爸你很爽吗?”

    罗非的耳朵顿时颤动了几下:“呃?你说什么?”

    王璐飞无奈道:“摊上一个爱耍宝的老爸也真的是没谁了!这不,又和宋叔叔比赛了!”

    “我看出来了,好像是比打椰子?”

    “对,用拳头打椰子树,看看哪一队打下来的多。”

    “然后,输的人叫赢的人爸爸?”罗非问道。

    “对……”

    罗非汗颜了:“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王璐飞叹道:“是啊!每年都这样,每年我爸都输。每年还都玩,简直就要形成恶性循环了!”

    罗非道:“这么幼稚的项目,我也参加!”

    “……”

    ……

    罗非快跑了几步,很快就走进了人群中。

    王璐飞和两个美女也快步走了进去。

    “大小姐!”

    “老板!大小姐回来了!”

    一群水手模样的人顿时冲着王璐飞打起了招呼。

    这时,一个皮肤黑黝黝的高大猛男也走过来,冲着王璐飞无奈的耸耸肩:“又来了,每年一度,绝不错过。嗨,大琳琳,小琳琳,你们来了啊!这哥们……眼生啊!不是宝祥吧?”

    王璐飞爽朗一笑:“以后再也没有宝祥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罗非,非凡集团董事长,我的新老大。非哥,这是我哥哥,王璐鹏。”

    “哦?是非哥啊!非哥你好,靠!你本人可比电影里帅多了!”王璐鹏大咧咧的说道,“我就说我妹妹不是没眼力的人,这不,弃暗投明了。”

    “咳咳,哥,换个话题!”王璐飞道,“比到什么情况了?”

    “还差三分钟,咱们落后20多个椰子!”王璐鹏指了指不远处,一脸唏嘘道,“今年咱又多了个爷爷。”

    “这俩不正经的死老头!”王璐飞气哼哼道。

    这时候,罗非已经脱掉了外套,冲着王璐鹏问道:“能换人吗?”

    王璐鹏连忙摆手道:“能是能,不过非哥你地位高,你还是别去了!万一伤到手可不好了,那些人都是会功夫的。”

    罗非哈哈一笑,随后快步走过去,一把将一个手臂已经受伤的小伙子拽开了:“我来!”

    王璐鹏捂住了脸:“错了,老大,那不是自己人!”

    “……”

    ……

    一场乌龙之后,罗非终于进入了战斗序列。

    很多人都没见过这个陌生面孔,一时间都愣住了。

    王璐飞的爸爸名叫王德海,也是一个一米八的大高个,别看老头都五十多岁了,人还是十分的强壮。

    而王德海的爸爸,也就是王璐飞的爷爷也在现场,老头都八十多岁了,也是十分健硕。

    此时,王德海忙问道:“飞,那小子是谁啊?你的保镖?这不行啊!胳膊还没我粗呢!让他下来吧,不如我上呢!”

    王爷爷望着罗非,笑而不语。

    王璐鹏道:“妹子,万一把非哥伤了,那可不好啊!那毕竟是你的老板啊!”

    王璐飞却一脸淡定:“他没问题的。不出意外,他一个人比对方一个队都厉害!”

    “小丫头,净吹牛!”不远处走来了一个大胡子大叔,也是五十多岁,“哪有那么厉害的人啊!”

    王璐飞撇撇嘴道:“宋叔,你最讨厌了!”

    “没事,闺女!以后老王管我叫爸爸,你还管我叫叔叔。我和他赁他的,咱们赁咱们的!对不起,干爹?”

    王爷爷抚须一笑,也不说话。

    宋叔叔的目光又落在了正在做热身的罗非身上:“这都要输了,这小子还摆造型啊?他还行不行啊?”

    “切,他不行,你儿子行啊?”陈薇琳撅着嘴,很不满意的说道。

    “矮油,这不小琳琳吗?啥时候给我当儿媳妇啊?”宋叔叔调侃道。

    “别想了!我才不喜欢地主家的傻儿子呢!”

    “哈哈哈!这脾气我就是喜欢,爽快!”宋叔叔大笑。

    这时候,罗非的热身也结束了,他看了一眼一旁的led电子表,不由笑道:“还挺专业的。还有半分钟啊,不玩了,开始干活!”

    罗非说完,便朝着椰子树轰出了轻描淡写的一拳!

    然而,这棵比他的腰还粗了好几倍的椰子树却完全承受不住了,上面的椰子一个个的掉落下来,整个树上顿时都空了!

    而更让人咋舌不已的,树居然没什么事!

    这,已经是把自己的功夫练到了极高境界的表现了!

    罗非很快悠然一笑,又走到了一棵椰子树前,如法炮制,又是一拳!

    这一次,椰子又掉下来十多个,顺便还把一只椰子蟹给带下来了!

    这时候,周围的人们眼睛都瞪得如同铃铛大小!

    “我的乖乖啊!这大哥是谁啊!”

    “是啊!看上去一点不像咱们水手那么壮,怎么这么有力气啊!”

    “是啊!牛逼啊!”

    这时候,宋叔叔走到了罗非的面前,眼睁睁的看着罗非把第三棵树打干净了。

    宋叔叔望着罗非,罗非笑着看着他。

    突然间,宋叔叔一把揪住了罗非的背心,紧接着把它脱掉了。

    一时间,他看到了数不清的伤疤。

    宋叔叔如数家珍:“这是弹孔、这是刀伤、这是……爆炸伤、这应该是……拳头打出来的。”

    看着看着,宋叔叔的眼眶潮湿了:“当过兵吧?”

    罗非点了点头:“当过五年雇佣兵。现在在狼牙兵团服役。”

    宋叔叔顿时立正站好,冲着罗非行了军礼:“华夏天海军区海军某部少校营长,宋宝成!”

    罗非也冲着宋叔叔行了礼,道:“imu直属狼牙兵团,旅团长罗非!”

    这时,王爷爷也走了过来,同样行了个军礼:“华夏天州军区海军某部,上校副团长王强民!”

    这一刻,许多人都忍不住跟着行了军礼,一个个表情极为严肃。

    行过礼之后,王德海也走了过来:“好了好了,咱们也该吃饭了。小非,今晚想吃点啥?”

    “海鲜!”罗非说完,又把目光转向了那只正要逃离现场的椰子蟹,“椰子蟹!”

    “哈哈哈!没问题。老宋,一会儿把你那几**好酒给我拿出来!”老王说道。

    “没问题,爸爸!”宋叔叔爽朗一笑。

    众人又跟着笑了起来。

    ……

    晚宴非常热闹,海州人能歌善舞,男人们坐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时候,女孩子们已经跳起了舞。

    这时候,罗非和王爷爷坐在了一起。

    王爷爷是老船王,王家的船业之所以这么发达,和王爷爷分不开。老头一辈子风流倜傥,到了六十多岁才回到了家中,安享晚年。

    王爷爷酒量相当不错,和罗非一起喝了几碗酒之后,便说道:“飞和我是最好的。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听说,你小子很花,女人很多。”

    “嗯,是啊。”罗非没有隐瞒。

    “男人嘛,都这样。只不过传闻中,你从不负女人。”王爷爷笑问道。

    罗非犹豫了片刻,终于摇了摇头:“花心本身就是一种辜负。所以,从不觉得自己没辜负过谁。”

    “好,敢作敢当。”王爷爷又和罗非一饮而尽。此时,他的目光再次转向了王璐飞,“飞是个很能干的女孩子。这些年不借助家里的任何条件,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很不容易。用天州话说,这孩子心野。可是心野的前提,永远是没有遇到合适的。”

    “爷爷,您好像要把我和飞姐强行扯上关系!”

    “也不算强行。我只能说,其实飞的心早就在你身上了。她关注你可不是一两月了。”王爷爷说道,“早在你刚回天州,接手非凡集团事物的时候,她就开始关注你了。”

    “我知道。那时候我们和彗星传媒有过合作。”

    “所以说,很多事都是讲缘分的。缘分来了,我们做家长的,不能管。”

    罗非笑了:“爷爷,来,咱们接着喝!”

    老爷子却站起身,摆手一笑道:“不喝了,不喝了!再喝就喝多了!你去陪飞她们跳舞吧!”

    ……

    王爷爷走了,而罗非则在原地,陷入了尴尬。

    老实说,他来彗星传媒的目的是很单纯的,就是为了帮公司步入正轨,可是到了现在这一步,事情又发生了一定的转变。

    公司,收了,人,罗非也收了。心,看样子也要收了。

    ……

    这时,关晓琳走过来,朝着罗非的屁股拍了一下:“还愣着干什么,去吧!”

    罗非无奈的笑了笑后,便把酒递给了关晓琳。

    只是,当罗非刚走到人群中的时候,陈薇琳突然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罗非的手:“跟我跳舞!”

    罗非望着不远处的王璐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此时,王璐飞倒是冲着他微微一笑。

    ……

    晚宴终于结束了,篝火也熄灭了,王璐飞也喝多了。

    此时,她一直安静的坐在海边,一言不发。

    陈薇琳走过来,冲着罗非微微点头:“非哥,对不起,我喜欢你。”

    罗非不由苦笑:“得,又一个。”

    陈薇琳道:“我知道,飞姐也喜欢你。而且喜欢你好几年了。我,算是被她带动的吧。”

    “死丫头们?告诉我,我哪里好?我改行不行?”

    “来不及了。”陈薇琳摇了摇头道,“我只能说,我崇尚强者,也敬畏强者。我喜欢自身很强大,但我也同样憧憬被强者庇佑。可是飞姐。飞姐外表很强大,内心,其实很柔软。”

    “……”

    趁着罗非一阵无语,陈薇琳一把抱紧了他,微微的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道:“非哥,你知道吗?薇姐这么多年一直没谈过恋爱。不要觉得她不正常,她只是没等到自己想等的人。”

    罗非,突然间被这句话释然了,一时间微微点头:“谢谢你,小琳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