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故事很长
    一团凶狠绝厉的气息瞬间拍在了稻本的身上!稻本顿时被打的一个趔趄!

    然而,他的身体却并没有受伤的迹象!

    此时,稻本已经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但是张星华的手中,却萦绕着一股黑色的气息!

    这股黑色气息在张星华的手中不停地挣扎、嘶吼,但是根本无法挣脱!

    “你才是真正的恶灵!”张星华银牙紧咬,“你伤害无辜的女孩子,导致她们家破人亡,痛失纯真,你这种畜生根本没有继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必要了!受死吧!”

    张星华说完,刚要把这家伙碾碎,但转念一想,却突然间打开了自己护身符上面挂着的瓶子,将它扔了进去!

    下一秒,瓶子里传来了不同的声音。但是,张星华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稻本的哀嚎声!

    罗非很清楚,稻本的恶灵已经被那些正义的“恶灵”们撕碎了,化为乌有了。

    罗非冲着张星华深深点头,道:“以后只要能驯服的恶灵,都交给他们来审判吧。我觉得他们代表了某种公正。”

    “嗯,没错。我刚才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这也是张星华最为聪明的一面。如果张星华用灭灵者的手法当场弄死稻本,虽然她痛快了,但是被瓶子里的灵们看到,心里肯定不舒服。倒不如这样做,能让他们同仇敌忾。

    ……

    而此时,罗非望着倒地不起的稻本,不由凑过去摸了摸他的鼻下:“呃?他死了?”

    “嗯。因为这个畜生是不停地转世投胎,所以稻本健次郎根本就是一个灵魂容器而已。”张星华解释道。

    小草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

    几分钟后,稻本的尸体已经被iu的成员带走。稻本死有余辜,他的罪状多达10多条,条条是死罪,京都警局方面已经把他的生死大权交给了罗非。

    至于稻本的同谋武田,也没有得到好下场,同样被逮捕了。而且,逮捕之前,张星华已经自卫反击,把他打成了太监。

    半个小时后,警局的法医居然被罗非打来了电话,很是不解的询问罗非,他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法,击毙了稻本。因为法医从稻本的尸体上根本就没有找到一点伤口和动过手的痕迹。

    罗非笑了,他只告诉对方,稻本是被吓死的。

    ……

    回到了在京都的家中。张星华有些疲惫,便早早的睡了。

    罗非在厨房里做起了晚饭。

    此时,小草就赖赖的趴在了罗非的后背上,一直没有离开。

    “不要调皮了!”罗非嘴里说着,但并没有真的让小草离开。理由很简单,因为他觉得那样做是一种伤害。

    这个小草并不是小草,而是芳子。而芳子和小草的本质上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不能同日而语了。

    尽管当初,小草也十分喜欢罗非,也曾经提出过有些非分之情。

    ……

    回过头,凝视着小草,罗非浅笑着,忍不住伸出手,将一块刚切好的苹果塞进了她的嘴里。

    “好甜……”小草笑道,“好喜欢!哥哥,你的味道,我忘不掉!”

    “傻丫头,吃吧!”罗非说道,“以后咱们好好相处。”

    “嗯!当做恋人那样吗?”小草故意调戏了罗非一句。

    罗非却不假思索道:“是啊,恋人。恋人未满。”

    “嗯嗯!”小草开心的点了点头。

    ……

    甜蜜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吃晚饭的时候。

    此时,罗非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说道:“有一件事,我差点忘了。其实,大可以让他们重获新生的。当然,夺舍是不可以的,但是可以像芳子这样。”

    “我赞同。”张星华说道,“我觉得这件事,应该交给西蒙大叔来执行。这样的话,咱们将来处理起问题来,会格外方便。而且你也有了和大家直接沟通的机会。”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而且,可以让很多家庭远离悲伤。至于如何选择,交给大叔来决策吧!”

    “同意!”两个美女都点了点头。

    ……

    当天,和大叔把这件事的细节商量妥当后,张星华放心大胆的打开了瓶子,任凭所有的灵都飞了出去,甚至有很多温柔的灵还在张星华的身边来回缭绕。

    ……

    第二天,罗非等人回到了天州。天州是大本营,也是罗非和灵们约定好的地方。

    就在三天之后的清晨,5个人忽然而至,来到了非凡大厦。

    一个是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另外4个则是年轻貌美的姑娘,颇有些出人意料的是,这几人都是华夏人。

    罗非第一眼看到他们的时候,顿时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此时,张星华就在罗非身边,冲着他说道:“这四个姑娘是阿一,阿二,阿三和阿四,这位大叔就是西蒙大叔。”

    此时,大叔冲着罗非深深鞠躬后,才说道:“董事长,很高兴以这样的身份和您再见面。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叫陈西蒙,是江南省级华韵集团的副董事长。”

    罗非顿时微微一愣:“华韵集团?g6的见习会员?”

    “是的。陈西蒙日理万机,突发脑梗死亡。”陈西蒙说道,“阿一和阿四的身份,是四胞胎,是在一次车祸中,意外身亡,这件事,多亏了安若好小姐的运作。”

    罗非深深点头:“这就好,你们处理得当,十分感谢你们为逝者的家人带来了新的希望。现在可以说出你们的诉求了,我会像帮助芳子一样帮助你们的。”

    陈西蒙摇了摇头,面露尴尬之色:“对不起,董事长,我想放弃复仇了。几百年前的仇恨,我不想报了。”

    “呃?”罗非和张星华都是一愣。

    西蒙道:“其实,我苏醒过来之后,便利用职务之便,去了一趟意国,我一千年前战死的人家。我去看望了他们的后代。一千年前和我在作战中杀死我的是一位英雄,我们惺惺相惜。他的家人很好,有两位甚至是很著名的慈善家。

    我不想为难他们了。”

    此时,罗非走过去,冲着大叔深深点头:“叔,您宅心仁厚,是个大好人,谢谢您,真的很感谢您。”

    陈西蒙说道:“不用客气。其实这几天我联系了很多自己人,他们很多都已经放下了千年的仇恨,各自安居乐业了。还有一部分人放不下,也会等您一件件的把事情处理完。”

    “嗯,我最近没有任何公事。不,你们就是我的公事!”罗非握着陈西蒙的手,激动地问道,“大叔,你身体还好吗?特别是脑部。”

    “多亏了安若好小姐,我的身体几乎无碍了。我准备卸任华韵集团副董事长的职务了,以后专心陪家人了。”

    “嗯……这样,我给您一个建议,您不要卸任,但我可以在三个月内,把华韵集团提为g6正式成员,让您挂一个荣誉董事长的职务。毕竟,您还要养家糊口,照顾好现在的家人,您说对不对?”

    “这个……这样利用职务之便,不太好吧?”陈西蒙有些为难。

    罗非笑着拿起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老路,我是罗非。对,我准备在三个月内,提你们公司为g6正式成员。”

    “哦?这!这太好了!非哥,太感谢了!这!这简直是天降喜讯啊!”

    “别谢我了,是你的副董事长十分给力。”

    “你说老陈?”

    “对,他人就在我的办公室里,我和他是忘年交。这个面子,是我给他的,不是给你的哦!”

    “那我明白了,非哥,请您开一下免提。”

    “好的!”罗非照做了,“你说吧,老陈能听见!”

    此时,老路开口说道:“老陈,你身体不太好,所以,我希望你能担任公司的名誉董事长。另外,我会按照季度,给你董事长级分红。并送给你10%的公司股份,作为你退休的礼物,希望你不要嫌弃。”

    陈西蒙顿时一愣:“老路,这……”

    “咱们是很多年的好兄弟了。你一直兢兢业业,现在又给咱们公司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所以,10%很应该。另外,我给你准备了一套别墅,在杭城天成庄园。老陈,你为了公司,差点死了一次,我一直有愧,有好好享受人生吧,我们要经常联系。”

    陈西蒙为人正直,本想拒绝,可是罗非却冲着他深深点头:“叔,这是你应得的,不要拒绝了。”

    陈西蒙在罗非的示意下,这才点了点头:“好吧,那我谢谢你们二位了!”

    “不用客气!”罗非和老路异口同声。

    ……

    挂断电话的时候,罗非看着仍旧有些尴尬的陈西蒙,顿时笑道:“叔,您劳苦功高,为了世界的太平,您做出了太大的贡献。如果不是您,恐怕兄弟姐妹们都会躁动不安的,光是这样的功劳,岂能是几亿几十亿能解决的?叔,您拿着吧。还有,和家人安享好时光吧!”

    陈西蒙一阵脸红,道:“小非,我还想帮你。”

    “如果您想帮我,可以暂时住在天州,做非凡集团的联络官,就负责这类事件。您看如何?”罗非问道。

    “行,行!这太好了!”

    这时候,罗非的目光才转向了阿一等人:“你们上辈子就是四胞胎。我只是听西蒙大叔说,你们是含冤而死的,我想知道,是谁给你们制造的冤屈。我要帮你们!”

    四姐妹对视几眼后,又把目光齐齐转向了大姐。

    阿一思忖了片刻后,便说道:“董事长,故事很长,我能慢慢的讲给你听吗?”

    罗非深深点头:“没有问题,咱们一边喝茶一边聊!”

    此时,张星华已经准备起了茶具。

    没多久,几人坐在了一起,罗非成为了倾听者,听着阿一诉说自己的故事。

    “我们四姐妹,出生在千年前的华夏。那时候,华夏正是宋朝真宗年代。我们四姐妹当时正在和父母一起,北上去省亲,在半路上,我们出了事。

    我们遇到了当时的女真人,那时候,女真还没有建立王朝。当时,我们被一伙女真人洗劫了……我们的父母,都在那一场浩劫中被杀死了,而我们也被贩卖给了一个恶人,从此饱受摧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