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瞧不起姐!
    ..,

    女人喝醉的情况通常有两种。

    一种酒不醉人自醉,即便女人还没有喝醉,不过却也已经醉了。

    还有一种便是女人的酒量实在不怎么样,本来便容易醉。

    沈曼青显然便是后者。

    尽管,红酒是沈曼青主动点的,但是在接连喝了几杯红酒之后,沈曼青便有些上头,脸颊便越发的红润,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迷离。

    “曼青姐,要不我们先吃菜吧,吃点儿菜,我们再喝?”

    顾枫沈曼青又要给自己倒上一杯,担心沈曼青真的喝醉了,便赶忙劝解道。

    “干嘛?

    瞧不起姐?

    姐的酒量可是很好的!”

    尽管沈曼青此时脸颊泛红,却依旧没有感到有些不对劲。

    醉酒的人往往不认为自己喝醉了。

    顾枫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由得也是哭笑不得,手足无措。

    “咦,这里的空调还开吗?

    我怎么感觉有些热啊?”

    酒意涌上来,沈曼青下意识的用手作扇轻轻的扇了两下,便又要去脱掉衣服,不过,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外套早已脱掉,眼神迷离,脑袋也开始变得昏昏沉沉,这个时候沈曼青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了。

    不过,显然这个时候,沈曼青并不想要在顾枫面前认输,自然也不会承认自己已经喝醉了。

    “你先吃着,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此刻的沈曼青低着头,脸颊不知是醉酒还是羞恼的,泛起一抹红晕。

    顾枫见状,轻轻笑了笑,也不点破。

    沈曼青见此情景,心中又气又恼,拉开椅子,便要起身去洗手间,谁知酒意涌上来,沈曼青刚走到顾枫身侧的时候,身体便摇摇晃晃,支撑不住,眼看便要摔倒在地上。

    顾枫手疾,伸手轻轻的托住沈曼青那丰腴纤细的腰肢,瞬间顾枫与沈曼青便如同面对面贴在一起一般。

    沈曼青本以为自己会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上,而顾枫突然托住自己,让沈曼青下意识的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顺手仅仅的抱住顾枫,那凹凸有致的身段紧紧的贴在顾枫身上,倒入顾枫怀中。

    此刻的沈曼青那精致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一抹红晕,眼中迷离却更显魅惑,如同醉酒妖姬一般,散发别种风情,红润的嘴唇在灯光下闪烁着莹莹的光泽,似乎让人忍不住下意识的靠近!

    而沈曼青身体仿佛也不受控制一般,眼睛微微闭起,似乎期待的等着顾枫渐渐靠近!

    “对了,你们吃的怎么样……

    咳咳,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继续,就当我没有来过!”

    正在这个时候,吴静媛趁着这间隙的时候,打算来看一下沈曼青这边有什么需要的地方,而且与沈曼青并没有见外的地方,便顺手推开门,谁知竟然见到眼前的一幕,话刚说出口,便赶紧掩门离开!

    吴静媛的突然到来倒是让沈曼青和顾枫从刚刚那旖旎的氛围之中惊醒过来。

    沈曼青一把将顾枫推开,低着头惊慌失措的从包间之中逃了出来。

    顾枫尴尬的苦笑,早知道就不让沈曼青喝红酒了了,至于刚才的事情,只能等沈曼青回来再向她道歉了。

    沈曼青想到刚才的事情,脸上依旧火辣辣的难为情,本想追出去和吴静媛解释,可是空荡荡的走廊,空无一人,早就不见吴静媛的身影,沈曼青只好苦笑着先去洗手间整理一下。

    当那冰冷的水覆盖在沈曼青的脸颊的时候,沈曼青的酒意消减了不少,不过,想到刚才尴尬的事情,依旧感到难为情,迟迟不肯回到包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顾枫,只好待在窗口望着窗外吹吹风,冷静一下。

    十分钟之后,沈曼青感到酒意减轻了不少,脑袋也清醒了许多,整理一下衣衫便要重新回到包间。

    “哟,这不是沈总嘛?”

    沈曼青一转身,便见一位矮胖如冬瓜,一双如同绿豆一般猥琐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而且一个劲的朝自己身边靠,那浑身的酒气差点儿让刚刚清醒一些的沈曼青呕吐出来。

    “潘总,您也在这里吃饭啊?”

    沈曼青不着痕迹的轻轻的避开潘忠信伸过来要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心中后悔万分,早知道从洗手间出来会遇到潘忠信这个人,就应该直接回到包间,也好过待在这里,碰到他。

    潘忠信,在云城的玉石行业颇有权势,不少人便要卖他几分面子,这次沈曼青得到云城玉石大会的消息,便是潘忠信通风报信。

    不过,这潘忠信倒并不是什么好人,之所以如此好心的通知沈曼青此时却也有自己的目的,便是觊觎沈曼青,希望借此赢得沈曼青的青睐。

    沈曼青却知道这潘忠信此人在玉石行业风评一向不好,所以沈曼青对他一向都是敬而远之,让潘忠信好生遗憾。

    不过,生意场上讲究以和为贵。

    无论沈曼青心底如何厌恶潘忠信,起码表面上还得过得去,对于潘忠信的大献殷勤,只好与其虚与委蛇,至于潘忠信那或明或暗的暗示,却装作不知。

    潘忠信见沈曼青如此的不识抬举,心中着实懊恼不少,不过,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一阵凉风吹来,沈曼青顺着潘忠信的目光落到自己那没有穿外套的身段上,一股悚然的感觉蔓延全身,刚才还未觉得不妥,此刻却恨不得多穿几件衣服。

    沈曼青不着痕迹的轻轻侧开身体,避开潘忠信那那如同毒蛇一般刁钻目光。

    潘忠信见沈曼青竟然侧过身体,避开了自己的目光,狠狠吞咽着口水,不由得暗骂沈曼青这小娘们好不识趣。

    女人出来做事还想要出淤泥而不染,简直是做梦,迟早有一天老子要你乖乖跪在地上求老子!

    想到过几天的云城玉石大会便是个机会,便按捺住心中的焦躁,转而笑道,“想来沈总应该也是来参加云城玉石大会的吧?

    正巧我也约了云城玉石协会的副会长,陈希文,陈会长也在。

    沈总要不到我们包间去给陈会长敬个酒?”

    潘忠信笑眯眯的盯着沈曼青,笑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