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顺为凡,逆则仙!
    ,!

    一日之中,子时,阴气隆而初阳生!

    明月高悬,夜凉如水,皎洁的月光似水银般倾泻在盘腿而坐于床上的顾枫。

    顾枫持正守虚,采天地之灵气入体,丹田之内,黑,红,青,白,黄五色气团随五行造化诀心法运转凝聚。

    《五行造化诀》除了记载五行造化诀心法此等逆天修仙心法,更是包罗万象,不一而足,符箓,炼丹,阵法,炼器等各类仙家法术亦是一应俱全。

    顺为凡,逆则仙。

    修仙之道,本就是逆天修仙之旅,机缘,天赋,造化,缺一不可,稍有差池,必万劫不复。

    更何况此时正值末法时代,地球灵气枯竭,修仙典籍遗落,血脉传承断绝。

    即便是顾枫依靠五行造化诀心法这等逆天也才堪堪修炼到练气巅峰,距离筑基初期虽仅仅一步之遥,却亦是需要机缘,方可成功。

    “呼……”

    顾枫深深的吞入一口清气,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月影西斜,子时过去。

    顾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自己每日修炼的最好的时光也仅仅只有阴气隆而初阳生的子时和日始破晓阴阳相济的卯时两个时辰。

    咦?

    顾枫突然注意到自己白天采药是捡到的那个小白瓶死守竟然泛着莹莹的光泽,恍若白玉。

    小白瓶宛如黑洞一般疯狂的吞噬空气中弥漫的灵气。

    顾枫能感受到小白瓶四周那股浓郁的灵气。

    这小白瓶竟然堪比一座小型的聚灵阵!

    顾枫狠狠的吞咽着口水,伸手握住小白瓶丝丝冰冷的凉意从手上传来。

    凑到小白瓶跟前,隔着那如同白玉一般的材质,可以清晰的看到小白瓶中本来已经所剩无几的液体,竟然在缓慢的增加!

    “嘶……”

    顾枫见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没想到这小白瓶吞噬的灵气竟然能直接液化成灵液!

    这也就不难解释那条原矛头蝮蛇为何会直接爆体而亡。

    灵液所蕴含的精纯灵力又岂是区区原矛头蝮蛇能够承受的了的?

    即便是此时已经是练气巅峰的顾枫也不敢贸然吞噬灵液。

    谁知道会不会像是那条原矛头蝮蛇一般直接爆成一团血雾!

    顾枫感受到周围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灵气,盘腿修炼。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枫感到体内丹田之中五行灵气随着五行造化诀的运转速度不断提升,那磅礴的五色灵气彷如真空压缩一般凝聚成五色真元。

    顾枫缓缓睁开双眸,双眼竟然如霓虹灯一般闪烁着五色光芒,身体更是发出如同炒豆一般噼里啪啦的声音。

    顾枫敛息收功,极目远眺,眼眸中那五色光芒才逐渐收敛,最终没入两眼之间,消失不见。

    双拳紧握,体内像是蕴含着磅礴无匹的力量。

    顾枫感受到身体发生的变化,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欣喜的笑意。

    三年,顾枫终于成功从练气期迈入筑基期!

    顾枫成功跨入筑基期便意味着顾枫可将体内灵气“散而为气,聚而成形”,算是真正的跨过修仙者的最低门槛,成为一名真正的修仙者!

    而修习五行造化锻体术最低的门槛便是筑基初期!

    五行造化锻体术,分为,雪肤,冰肌,玉骨,长生体!

    旭日东升。

    顾枫虽然一眼未睡,却内气充盈,精神矍铄,全身的肌肤更是欺霜赛雪,泛着丝丝凉意。

    五行造化锻体术,雪肤小成!

    顾枫听到庭院里有动静,推开窗户,眼神犀利如电。

    杨诗琪转头正好碰到瞥到顾枫那凌厉的目光。

    即便是杨诗琪上半身吊带t恤勾勒出傲人的曲线,下半着黑色修身高腰小脚裤包裹着那修长笔直的大长腿,全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

    可是,面对顾枫那犀利如电的目光,却依旧感到被顾枫一眼看透,在他面前一丝不挂一般。

    杨诗琪下意识的想起顾枫第一次见面就看遍了自己全身,精致白皙的脸颊浮现出一抹愠怒的神色。

    冷哼了一声,摇曳着婀娜的腰肢,款款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顾枫苦笑一声,收回目光,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又得罪了这个女人了?

    不过,想起昨天杨诗琪毫无淑女形象大快朵颐的吃烤鱼,叫花鸡,摸着撑得圆滚滚的小腹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倒是比现在可爱多了。

    望着坐在自己对面气呼呼的吃着热好的叫花鸡的杨诗琪,顾枫不免觉得哭笑不得,既然这么不想看见自己,干嘛非要赖在自己面前呢?

    杨诗琪仿佛将眼前的叫花鸡当成了顾枫的发泄对象,拼命的将鸡肉让自己嘴里塞。

    山鸡本就不大,昨天两人又吃了一些,剩下也就没有多少了。

    顾枫还没有吃多少,余下的就都被杨诗琪塞到嘴里了,然后洋洋得意的望着顾枫,仿佛想要看到顾枫恼羞成怒的样子。

    “幼稚。”

    顾枫扫了一眼洋洋得意的杨诗琪,淡淡道。

    “我们一直都吃野味也不是办法,今天我打算先去清水市将昨天采摘的紫灵芝卖了。

    晚上,我要是还没有赶回来的话,你可以先煮几个野鸡蛋或者到小卖部赊几包方便面,我回来之后去销账。”

    顾枫说完,将筷子放下,然后起身离开方桌,将紫灵芝包好,然后起身离开家门,只听得砰地一声,顾枫已经将门关上离开了家。

    杨诗琪本想看顾枫恼羞成怒的痛苦的样子,却没有想到顾枫根本就不在意,这让杨诗琪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无力感,就像是顾枫说的那样,幼稚!

    听顾枫说他今天好像要去清水市,早知道就留点儿东西给他吃了,自己在学校里再不济还能问同事借点儿钱,顾枫呢?

    杨诗琪突然有些后悔,刚刚如此对待顾枫了。

    顾枫倒是没有想杨诗琪想的那么多,对于顾枫来说,昨晚刚刚突破到筑基期,他即便是一天不吃不喝,也绝对没有问题。

    走出杏花村有两条路,一条是村前的水路,一条便是虎头山的山路。

    顾枫打算越过虎头山,前往清水市之前,再采点山中其他的野生药材。

    毕竟,像是紫灵芝这种珍贵的药材不是天天都有,若是药材铺连其他药材也收的话,倒是多了一条发家致富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