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赵玉兰!
    ,!

    散寒除湿的艾草!

    利尿疏导的车前草!

    清热解毒的金银花!

    ……

    虎头山上常见的中草药倒是着实不少,不过,更珍贵的中药材诸如黄芪,野生三七,何首乌等却需要进入虎头山腹地之中。

    顾枫将艾草,车前草,金银花等几种常见的中草药都采摘了一些,打算先到药材铺试试水,看看效果再说。

    顾枫打算将面前的一小簇金银花采摘完就赶往县城,却听到对面传来了声音。

    抬头一看,一位二十多岁的美妇,上身穿着白色碎花女士衬衫,下身天蓝色修身牛仔裤,头发盘起,身材火爆,额头细密的汗珠闪烁着莹莹的光泽。

    对方赫然是嫁到村里没有几年便传说克死丈夫的赵玉兰。

    顾枫笑依稀记得当初赵玉兰嫁到杏花村的时候。

    整个村都羡慕付金成娶到一位如花似玉,娇滴滴的大美人,纷纷开玩笑,可千万别死在女人的肚皮上面。

    村中惫懒的闲汉更是没有少扒过付金成家的墙头。

    只是没有想到一语成箴,付金成竟然真的死在了床上。

    从此村子里便流传赵玉兰是不祥之人,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专克男人,那些对赵玉兰有非分之想的人也只好对赵玉兰敬而远之。

    “你怎么在这里啊?”

    顾枫主动和赵玉兰打着招呼。

    此时,正专心采摘金银花的赵玉兰因为顾枫突然出声,心里猛地咯噔一声,吓了一跳,抬头见是顾枫,这才轻轻拍了拍起伏不定的心口。

    “小枫,原来你回来了啊?

    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你采这么多金银花干啥?

    就算是金银花可以清热解毒,你也不能当饭吃啊?”

    顾枫开着玩笑道。

    “行啊,小枫,几年不见,都学会拿我取乐了是不是?

    这不是我听说你县城里有人专门收着金银花,听说品相好的,有一百多块钱一斤呢。

    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只能采点山货贴补家用了。”

    赵玉兰叹了一口气,倒是没有和顾枫见外。

    毕竟,顾枫在杏花村的时候并没有像村里其他男人那般避之如虎,反而进山捕获到野味的时候,多少会让自己也沾沾荤腥。

    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变。

    顾枫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得咔嚓一声闷雷响起,哗啦一声,瓢泼大雨倾泻如注!

    “雷雨天在山林里不安全,我们去赶紧去山脚的山神庙避避雨吧?”

    顾枫一手遮住眼帘,一手指着不远处的山神庙,冲着赵玉兰大声喊道。

    赵玉兰点点头,然后和顾枫一起飞快的跑向那早就废弃破败的山神庙。

    两人站在山神庙的屋檐下望着外边瓢泼的大雨,赵玉兰面有忧色,“不知道这个雨得下到什么时候,家里的衣服还没有收,散养在院子里的鸡不知道有没有够数?”

    “看那边的天阴沉的厉害,估计得下一阵子。”

    顾枫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如黑幕一般的天空,沉声说道。

    当顾枫转过身,目光落到赵玉兰的身上时候,才发现此时赵玉兰全身的衣服都已经被雨水浇透。

    那件白色碎花女士衬衫被雨水一浇,便整个贴在了赵玉兰那火爆的身段之上,贴身勾勒出那傲人火爆的曲线,饶是顾枫也不由得两眼发直,口中狂吞唾沫,鼻尖传出阵阵粗重的呼吸声。

    赵玉兰顺着顾枫的目光落到自己的身上,低头一看,不由得娇呼一声,双手环在身前,背转身子,却将那白皙平滑的后背呈现在顾枫的眼前。

    “阿嚏!”

    一阵穿堂山风吹过。

    女人的身子本就柔弱,受不得喊,刚浇过雨,浑身的衣服更是被雨水打湿,这再被山风吹一阵,铁定要着凉受寒的。

    “这雨估计还得下段时间。

    要不我们先进庙里,生堆火取暖,顺便将衣服烘干吧?”

    顾枫为避免赵玉兰尴尬,特意背转身子,背对着赵玉兰说道。

    “这……”

    赵玉兰闻言迟疑了一下,不过,想到自从自己的男人死后,整个家都靠自己撑着,若是自己的身体垮了,那整个家可就真的无依无靠了,这才重重的点点头。

    “那好吧。”

    赵玉兰双手环在身前,跟在顾枫身后走进山神庙里边。

    “你到石像后边去将衣服换掉,我来生火,将衣服烘干。

    石像后边挡风,而且我再生上火,应该不会太冷的。”

    顾枫为了避免赵玉兰尴尬特意指着那山神石像的后面对赵玉兰说道。

    赵玉兰迈着碎步,走到山神石像前,转过身见顾枫没有往这边看,才长松了一口气。

    顾枫见赵玉兰躲到山神石像后边换下衣服,运转五行造化诀,直接将那贴在身上湿漉漉的衣服烘干。

    顾枫耳力惊人,听到山神石像后面赵玉兰淅淅索索换下衣服的声音。

    没多久,就只见赵玉兰将身上的那件白色碎花女士衬衫以及那条天蓝色牛仔裤换下,从石像后边扔了出来。

    可是,赵玉兰扔完之后就后悔了。

    此刻的赵玉兰全身上下除了贴身的衣服,近乎是一丝不挂。

    万一顾枫对自己图谋不轨,那自己可真是自投罗网了,毕竟,三年过去了,谁知道顾枫有没有变呢?

    顾枫捡起赵玉兰的衣服。

    想到衣服是刚刚从赵玉兰身上脱下来,鼻尖仿佛还萦绕着淡淡的幽香。

    再想到此刻赵玉兰正一丝不挂,下意识的就浮现出赵玉兰衣服浑身湿透的模样,忍不住心神一荡。

    顾枫收敛心神,脱掉自己已经烘干的衣服,扔到石像后边,“你先穿着我的衣服吧,免得受寒着凉了。”

    赵玉兰望着顾枫扔回他的衣服的时候,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刚想去拿起衣服还给顾枫,却赫然见到一条黑棕色原矛头蝮蛇,缓慢的盘在山神石像后边。

    那棕黑色的鳞片熠熠生辉,三角形蛇头中那猩红嗜血的信子一吐一吞,两颗如同绿豆大小一般的蛇眼流露出嗜血的寒芒!

    “啊!有毒蛇!”

    赵玉兰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去捡顾枫的衣服,就从山神石像后边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