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凭本事抢的钱!
    ,!

    顾枫朝陈书瑶点点头,接过写着联系方式的纸条,随意的扫了一眼,然后顺手揣到口袋里。

    陈书瑶没有想到顾枫竟然这么不解风情,心道,自己好歹也是一位堂堂的清水大学校花级别的美女,不顾女孩子的矜持主动给你递纸条,你竟然连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顾枫倒是没有察觉到陈书瑶那郁闷的心情,见陈书瑶竟然还没有走,不免有些诧异。

    陈书瑶欲言又止,见顾枫的目光扫过,咬咬牙,反正主动给男生递纸条这种丢人的事情自己都做出来了,也没有比这更丢人的,开口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顾枫。”

    顾枫转身见陈书瑶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想了想,随手在陈书瑶刚刚撕下纸条的笔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打电话找我。”

    陈书瑶扫了一眼顾枫写得一手铁画银钩,力透纸背的好字,不由得眼前一亮。

    “对了,你要去哪里?

    你不一起走吗?”

    陈书瑶拉开行李箱的拉链,小心翼翼的将笔记本收好,见顾枫没有离开的意思,不由得诧异道。

    顾枫摆摆手,道,“你先走吧,我待会儿再走,还有些话要和这些人聊聊。”

    刀疤闻言心底咯噔一跳,脸色一黑,心说,我们都被你打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聊的?

    再说,我们也不熟啊!

    “那好吧。”

    陈书瑶点点头,自然不用担心刀疤等人对顾枫不利,拉着行李箱转过街巷的弯道,那婀娜的身影便消失不见。

    顾枫收回目光,转过身,刀疤手里捧着一把花花绿绿的纸钞,可怜兮兮的望着顾枫。

    “枫哥。

    今天是兄弟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

    这是兄弟们孝敬您老的。

    这次,兄弟们出来的急,没有带多少,您多多包涵。”

    顾枫微微一愣,显然刀疤会错了意,自己本想让刀疤用车送自己一程到仁心堂,刀疤反而误以为自己要敲诈他们,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顾枫倒是没有客气,一把将刀疤孝敬上来的纸钞收入囊中。

    自己凭本事抢的钱,为什么要还?

    这钱自己拿的理直气壮,理所应当!

    “你们这多人就这么点儿?”

    顾枫粗略估计了一下,也就一千多块钱,有些意犹未尽。

    刀疤闻言脸色一黑,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感情顾枫这混蛋竟然还嫌少?

    兄弟们是来干架的,又不是来给你送钱的!

    谁能想到终日玩鹰最后却让鹰啄了眼?

    本想好好的宰一宰顾枫这只肥羊,却被顾枫当肥羊给宰了!

    “枫哥,我这还有条金项链,您看……”

    刀疤见顾枫意犹未尽的样子,担心顾枫找自己秋后算账,赶紧将脖子上挂着的那条一指粗细的明晃晃的金项链取下来,献宝一般凑到顾枫面前,主动讨好道。

    “免了,一条镀金的黄铜项链值几个钱?”

    顾枫撇撇嘴,摆摆手,显然没有将街边买的不值几个钱的项链放在心上。

    刀疤嘴角一抽,顾枫这小白脸眼睛也太毒了,本想糊弄过去,却没有想到被顾枫一眼看穿。

    果然,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飞来横财,瞬间就让顾枫的腰包鼓了起来。

    虽然刀疤孝敬上来的得有一千并不算多,但是相比之前一贫如洗的自己,却是好上太多。

    起码这一趟清水市之行没有白来。

    “谁是那辆五菱宏光的司机?

    起来,开车将我送到清水市的仁心堂。”

    顾枫抬头扫了一眼趴在地上哀嚎的徐混们,淡淡道。

    “枫哥,我是司机,只是我……”

    一头红毛的徐混瞥了一眼被顾枫揍得伤痕累累的身体,怯生生的说道。

    “嗯。”

    顾枫淡淡的点点头,信步走到对方跟前,抬脚在其身上点了几脚。

    伴随着咔嚓几声清脆的响声以及红毛的哀嚎声响起,众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不忍看那惨不忍睹的画面!

    “枫哥,我……好了?”

    红毛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望着顾枫。

    “赶紧爬起来去开车。”

    顾枫淡淡的扫了一眼红毛。

    偌大的五菱宏光面包车中,除了兼职做司机的红毛之外,唯有顾枫一人,其他人哪敢和凶神恶煞一般的顾枫同乘一辆车?

    顾枫走到面包车的车门口,淡淡的扫了一眼趴在地上不敢动的刀疤等人,“以后少做这种腌臜的事情,若不是我会点儿功夫,像是我这种淳朴憨厚的老实人,指不定要吃大亏的。

    还有记得下次出来的时候,钱包里多放点儿钱,若是碰到我这种忠厚老实的人,说不定还能救你们一面。”

    众人闻言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信你才是真的见鬼了!

    刀疤等人眼巴巴的望着五菱宏光扬长而去,心中郁闷到了极点,这次真是倒了血霉了!

    钱被顾枫卷走了,车还被顾枫征用了!

    红毛开车将顾枫在仁心堂的门口放下,顾枫刚一下车,红毛还没等把车门关上,一踩油门,赶紧溜之大吉!

    仁心堂始建于清末民国初年,有着将近一百多年的悠久历史的中医药材铺。

    虽然历经百年风雨,仁心堂依旧保留着古朴的中医药材铺的布局和家具样式,散发着浓郁的历史厚重感。

    顾枫一只脚刚踏进仁心堂,便嗅到那浓郁的药材的清香,迎面大堂悬挂着镶嵌着仁心堂三个大字的鎏金匾额。

    仁心堂的布局宛如古代药堂,前边是柜台,后边便是一排贴着药材标签的药匣,每个柜台前都站着一位药师,专门为病人根据医师开好的药方抓药。

    中医式微,即便仁心堂已经承袭百年,来仁心堂抓药的病人却并不多。

    顾枫待柜台前的药师,王若飞为前边的病人抓好要之后,便上前一步,来到药柜前面。

    “药方?”

    王若飞懒洋洋的朝顾枫伸了伸手,枯燥乏味的抓药生活,已经将王若飞的热忱消磨殆尽。

    “听说最近你们这里专门收购紫灵芝?”

    顾枫不答反问道。

    “怎么你手里有上好的野生紫灵芝?”

    王若飞闻言不由得眼前一亮,瞬间便来了兴趣。

    想到那位委托仁心堂收购野生紫灵芝的客人出手极为阔绰,让负责收购紫灵芝的前台王若飞也能多少赚点儿油水,不由得双眼火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