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顾先生!
    ,!

    “我这里有一株上百年份的上好紫灵芝,不知道你们愿意出价多少来收购?”

    顾枫淡淡一笑,取出紫灵芝,放在柜台上。

    王若飞沉浸野生药材多年,而且最近仁心堂大肆收购上好的紫灵芝。

    自然一眼便看出顾枫手中的这株紫灵芝无论是年份还是品相都远比这段时间仁心堂收购的所有紫灵芝都要好。

    顿时,王若飞双眼放光,直勾勾的盯着那株纯天然野生的紫灵芝。

    这株紫灵芝,菌芍色,紫黑色至近黑色,均肉均匀褐色至栗褐色,看品相就是上好的紫灵芝。

    顾枫见王若飞双眼放光,如同审视一位不着片缕的美女一般细细打量手中的这株紫灵芝。

    双手更是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颤抖,生怕损坏到这株上好的紫灵芝,便知晓自己手中的这株紫灵芝必定价值非凡。

    王若飞抬头瞥了一眼年纪轻轻的顾枫,收敛起脸上震撼的神情。

    心道,这株紫灵芝八千元每公斤,不难出手。

    现在市价也不过两千元每公斤,我稍微给提点儿价,三千元每公斤,然后转手卖给仁心堂,而且这株紫灵芝重量不轻,一转手估计足有几万块的差价。

    要是想通这些,这才微微一笑,做出一副漫不经心,兴致缺缺的样子说道,“这株的确是野生的紫灵芝,估计也就七八十年的年份。

    现在紫灵芝的市场价在两千元每公斤。

    不过,我们仁心堂最近在高价收购紫灵芝,给你两千五每公斤如何?”

    正所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

    虽然王若飞的心里打算三千元每公斤拿下,但是依旧奸诈的开到两千五每公斤。

    “两千五?”

    顾枫闻言,心中微微有些失望,距离心中的理想价格相去甚远。

    “小兄弟,紫灵芝虽然珍贵,但是药用价值并没有人们夸大的那么夸张。

    两千五的价格已经远高于市场价了。”

    王若飞本以为像是顾枫这种看上去年纪轻轻,刚到大城市没见过市面的土包子,听到这个报价必定欣喜若狂的接受,却瞥到顾枫神色淡然,心中不由得咯噔一声,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不由得主动循循善诱道。

    顾枫抬头淡淡的扫了王若飞一眼,药师心里有鬼,下意识的心虚避开了顾枫的目光,心道,好犀利的眼神!

    “既然这样,那算了。”

    说罢,顾枫将那株紫灵芝收了回来,然后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

    “哎,小兄弟,别着急走啊。

    价钱不合适,我们可以再谈谈啊!”

    王若飞见顾枫竟然如此干净利索的离开,顿时就愣住了,回过神来,赶紧一把拉住顾枫。

    “不知道这次您要出什么价格呢?”

    顾枫淡然一笑,那犀利的眼神仿佛能将对方看透一般。

    “三千!”

    王若飞一跺脚,咬咬牙,笑眯眯的说道。

    “看来,您还是没有诚意啊?

    莫不是以为我年轻,便不知道这株紫灵芝真正的价值了?”

    顾枫冷冷的扫了一眼对方,心知现在的价格距离这株紫灵芝真正的价格依旧相去甚远。

    王若飞没有想到顾枫年轻轻轻的,行事竟然如此老辣干练,正想着该如何糊弄对方,低价将这株紫灵芝拿下。

    “顾先生!”

    一道惊喜的声音在顾枫背后响起。

    顾枫转身,赫然竟是火车偶遇的朱鹤亭。

    “朱院长。”

    顾枫淡淡一笑。

    “顾先生。

    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火车之上,您寥寥数语,却让鹤亭豁然有茅塞顿开之感。

    先前医道纸上的桎梏更是不攻自破!

    鹤亭学究中医数十年,本以为医术已可登堂入室,如今见到顾先生,方知鹤亭不过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罢了!”

    朱鹤亭一脸崇敬的望着顾枫,甚至隐隐的将顾枫当成前辈先师,领路人一般恭敬有加!

    “你和……”

    王若飞见朱鹤亭对顾枫竟然如此的推崇备至,不由得被震惊的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要知道朱鹤亭和王辅仁并称为南朱北王,在华夏中医界享有盛誉,堪称魁首一般人物!

    朱鹤亭不仅是清水中医院的院长,还是仁心堂第三十五代掌柜传承人!

    “没规矩!

    要叫顾先生!”

    不等王若飞指着顾枫说完话,朱鹤亭冷冷的出声打断道。

    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王若飞,这才转过身一脸歉意的望着顾枫,生怕顾枫因此迁怒于自己。

    “无妨,无妨……”

    顾枫摆摆手,丝毫不以为意。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鹤亭越是研究,就越是有诸多不知甚解之处,还请顾先生能为鹤亭指点迷津。”

    朱鹤亭目光灼灼的望向顾枫。

    “稍等一会儿,待我将此间事了却。”

    顾枫对于如此执迷于医道的朱鹤亭印象颇好,不介意指点儿对方一二。

    “是鹤亭唐突了。”

    朱鹤亭这才注意到顾枫和自己两人正站在柜台前,自己只顾着请教顾枫医道,却忘记了顾枫还有自己的事情。

    “我想你也应该清楚这株紫灵芝不仅年份奇高,品相上好。

    贵宝号出价竟然如此之低,毫无诚意,倒是枉费了半年老店的盛誉。

    既然如此,话不投机半句多,这株紫灵芝我不卖了。”

    顾枫收回那株紫灵芝,神情冷漠的说道。

    “顾先生,可否将这株紫灵芝让鹤亭一观?”

    朱鹤亭久经风霜,只言片语便已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了个**不离十。

    “可以。”

    顾枫点点头,将手中的紫灵芝递给朱鹤亭。

    朱鹤亭沉浸中医药材数十年,眼光毒辣比之寻常药师更胜一筹。

    饶是已经见过诸多珍惜药材,依旧忍不住双眼放光,双手微微颤抖,对待手中的紫灵芝更是倍加珍惜,由此可见这株紫灵芝的珍贵。

    这株紫灵芝即便是比起仁心堂历代掌柜收藏的紫灵芝依旧毫不逊色!

    良久,朱鹤亭这才收敛激动的心情,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紫灵芝重新归还给顾枫。

    朱鹤亭转过身,眼神犀利,如同利剑,冷冷的盯着王若飞,“这株紫灵芝你给顾先生开价多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