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该成家了吧!
    ,!

    付长贵将顾枫让进堂屋里,看着自家的闺女又是冲茶,又是端瓜子的,心中百感交集,就没见自家闺女对自己这么上心过!

    付长贵见自家闺女又要将自家的山货端出来,生怕桌上的东西不够顾枫吃一般,着实看不下去了,深深的咂了一口手中的大烟袋,将烟锅在桌子腿上敲了敲,沉声道,“金莲,你去看看你妈上地,咋还没回来?

    这老娘们一天到晚不着家。

    还翻天了,连午饭都不做了!”

    “爸,妈下地去了。”

    付金莲怯生生的解释道。

    付长贵脸色一红,顿了顿,瞪了付金莲一眼,“下地就不不知道回家做午饭了?

    你去地里把你妈喊回来!”

    “哦。”

    付金莲低头,吐了吐舌头,不知道老爸今天发什么疯,脾气这么大,好像谁欠他钱一般。

    听到付金莲走出家门,将门闭上的声音,付长贵提心吊胆的心总算是收了回来。

    “顾枫,你从杏花村出去也有三年了吧?”

    付长贵瞥了顾枫一眼,将自制的旱烟沫,慢慢的塞到烟锅里。

    “差不多三年了。”

    顾枫点点头,有些唏嘘不已。

    “在外头三年,就没搞个对象回来啥的?”

    付长贵一脸期待的望着顾枫。

    顾枫摇摇头。

    付长贵见顾枫摇头,心底一暗,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你也算是叔看着长大的。

    这掐指一算,你这都快二十了,也算是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

    改天让你婶子给你好好寻摸附近村里的好姑娘,要是相中了,就别拖了,成家得了,到时候叔给你张罗。”

    付长贵咂了口烟,提了提神,语重心长的说道。

    顾枫没有想到付长贵开口便要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操心,再说二十岁哪里算是老大不小?

    不免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心中也微微的有些感动,还是乡里乡亲的感情淳朴。

    不过,顾枫并没有这个打算,摆摆手,拒绝了付长贵的好意,“长贵叔,我现在还年轻,还不着急,以后再说吧。”

    “那咋成咧。”

    付长贵闻言,脸色一下拉下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你看看村里像是你这么大的,不少都当爹当娘了。

    乡下不比城里,年纪大了,就不好找咧。

    这个事情,你就别管咧,叔给你留意着。”

    付长贵如此的上心自己的终身大事,顾枫心中倒是颇觉怪异,这未免有些关心过头了吧?

    顾枫这次来找付长贵主要是谈杏花村码头的事情,眼见被付长贵差点儿岔开话题,忘记了正事,赶紧打住了话题,张口道,“长贵叔,这次我找你来是正事,想找你帮忙。”

    “你是想要进村里的希望小学工作吧?”

    不等顾枫张口,付长贵自认为猜到了顾枫的来意,立刻便洋洋得意道,“这个事,你找别人未必好使。

    你来找叔算是找对人了。

    你金虎哥的小舅子就在村里希望小学里,改天我打个招呼,让他将你塞进去。”

    “长贵叔,我来也不是为了这事。”

    顾枫哭笑不得解释道。

    “那你是为了啥事?”

    付长贵脸色一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赶紧摆摆手到,“你莫不是为了金莲来的?

    不成,不成!

    那可不成!

    金莲年纪还小,不懂事。

    而且,金莲暑假就到省城的江南大学上大学去了。”

    “长贵叔,这和金莲又有什么关系?”

    顾枫听到付长贵喃喃自语的声音,笑道。

    “那你来找我是?”

    付长贵见顾枫找自己不是因为付金莲,不由得长松了一口气。

    “我这次来是打算重新修建以及承包村里的废弃的码头。”

    顾枫将自己心中的想法对付长贵说了出来。

    “你打算重新修建和承包村里废弃的码头?”

    付长贵闻言,眉头微微皱起,重新复述了一边顾枫的话,似乎生怕自己听错了一般。

    “对。”

    顾枫重重的点点头。

    “你是咋想的,想要承包那座废弃码头的?

    还是有人撺掇你干这个?

    听叔一句,别瞎捣鼓这玩意了。

    你这几年要是在外边赚了点钱,就用到正途上去,在县城里买个门帘,做个小生意也不错。

    码头就是个赔钱的买卖。

    当初,也有人看上了这码头,结果咋样,你又不是不清楚,最后还不是灰溜溜的走了,据说,赔了不少钱。”

    付长贵以为顾枫是年纪轻不懂事,背后又有旁人撺掇,这才一时兴起想要修建码头玩玩,便语重心长的劝诫道。

    顾枫修建码头的想法却不是一时兴起,也知道付长贵是为自己考虑,笑道,“长贵叔,您说的我都明白。

    您想想杏花村穷了这么多年,到底是因为什么?

    是因为我们杏花村的人懒?

    是因为我们杏花村的水鲜差?

    还是我们杏花村的山货渣?

    都不是!

    是因为我们杏花村没有一条便捷的交通同道。

    杏花村三面环山,一面靠河。

    在山间开辟出一条宽敞的道路,可谓是千难万难,无论是人力还是所耗费的金钱,不计可数!

    但是,走水路便不同了,不仅距离短,而且相对便捷,河对面便是公路。

    如果我们杏花村的码头修好,水路交通便利,到时候不愁我们杏花村里的东西卖不出去,杏花村也能彻底摆脱贫困村的帽子。”

    顾枫的侃侃而谈,以及描绘的宏伟蓝图让身为村支书的付长贵颇为意动。

    在村支书这个位置上坐着,付长贵比谁都想要让杏花村富裕起来。

    村里在这些年,也不是没有想办法,但是都无疾而终。

    久而久之,村委会的那帮人便都失去了动力。

    尤其是上任老村长心灰意冷之下,退位让贤,由李长河接替村长的职位,更是将村里弄得乌烟瘴气。

    村支书付长贵,对此也是有心无力,好在,付长贵资历够老,而且村委班子有不少铁杆支持付长贵,李长河倒是不敢动付长贵,多少要给付长贵几分面子。

    付长贵在如此激烈的斗争中,依旧能连续几任稳坐村支书的位置,自然是有几分能力。

    即便是心中有了赞成顾枫的想法,但却也没有直接表示出来,他还是要听听顾枫到底是怎么想的,然后才做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