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猎物!
    ,!

    尽管此刻,季仁山恨不得将眼前的白露扛起来扔到隔壁贴心准备好的席梦思双人床上,粗鲁的撕扯掉白露身上的长裙,欣赏自己觊觎已久的白露的身体!

    但是,季仁山却硬生生的忍耐住了这种最原始的冲动,只是眼眸深处不时的闪过一丝丝占有白露的贪念!

    此刻的季仁山更享受猎人猎杀猎物的过程,当然,对于季仁山来说,白露便是唾手可得的美味的猎物。

    这猎物太过于美味,连季仁山都不忍心吃掉了呢!

    在太平县还未听说有那位老总能获得白露的青睐,成为其入幕之宾。

    不过,没关系,只要季仁山这次得手了,下次就轮到他们了!

    在座的老总们从来都不会缺少耐心,尤其是对待美味猎物的耐心!

    既然白露能被季仁山得手一次,那也能被其他男人得手。

    最终,白露也会沦为太平县富豪阶层的男人们的玩物罢了,很简单的道理!

    白露自然察觉到季仁山对自己的不怀好意,以及其他老总们的冷眼旁观,心底一沉,脸上娇媚的笑容,却愈发的灿烂,“季总,真是喜欢开玩笑。

    我怎么有资格和诸位老总坐在一张桌子上呢?

    这样,我敬诸位老总一杯,喝完我就离开了!”

    “怎么?

    白总,不给我郭某面子是吧?”

    季仁山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意,但是脸色却阴沉下来。

    “季总,开玩笑了。

    只是刚刚和朋友在另一个包厢中喝得有些多了,实在喝不来多少了。

    季总,见谅。”

    白露脸色苍白的解释道。

    “哦,这么说,郭某还没有白总的这个朋友重要?

    不知道白总的这位朋友是谁呢?”

    季仁山右手端着酒杯,左手放在桌子上,手指轻轻的叩击桌面,发出哒哒的声音,如同催命符一般,让白露的心更冷了!

    “一位普通朋友而已。”

    白露苦笑了一声,“季总,这杯算是我向您赔罪了。”

    说罢,白露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扬起修长白皙的脖颈,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季仁山眼睛微微眯起,目光落到白露那修长白皙的脖颈之上,随着红酒咽了下去,而喉结微微触动,季仁山下意识的坐着吞咽口水的动作,愈发的有些口干舌燥了!

    这一杯红酒,白露喝的又急又猛,酒意上来,本就泛红的脸颊愈发的红润!

    “白总,何必这么着急离开呢?”

    就在白露踉跄着身形,放下酒杯,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张海鹏一个闪身来到白露身前,堵住了白露离开的去路,将门一关,笑眯眯的看着白露。

    “海鹏,你这是做什么?

    吓到白总怎么办?”

    季仁山脸一拉,似乎在怪罪张海鹏阻拦了白露的去路,可是嘴角却勾勒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季仁山起身,用手优雅的端着红酒杯,缓缓的走到白露的跟前,脸色依旧带着笑意,“白总,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知道白总是否愿意留下陪郭某喝两杯呢?”

    “季总,我……”

    白露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便要开口拒绝!

    “行了,我知道你的答案了!”

    季仁山不等白露说完,厉声打断了白露的话,脸色一下阴沉下来,阴森可怕,目光如毒蛇一般盯着白露,只听啪的一声,季仁山将杯中的红酒直接泼到白露的脸上。

    红酒在白露那吹弹可破,光滑如绸缎一般的肌肤上没有任何停留,额头前边的刘海被红酒打湿,黏连在一起,反而有种别样的不屈的魅力。

    红酒在白露脸上溅散开,落到距离比较近的季仁山的脸上,季仁山伸手右手,轻轻的将那红酒用手指揩下,放进最终,意味深长的回味,如同在品尝佳酿一般。

    “啪!”

    只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

    季仁山毫无预兆的狠狠的甩了白露一个耳光!

    顿时,白露的半边脸肿胀起来,那精致白皙的脸颊上更是浮现出那清晰的掌印!

    “看来,白总是不打算给郭某人这个面子了?”

    季仁山面目狰狞的恶狠狠的骂道,然后一把抓住白露的头发,便推搡着白露往旁边房间的休息室走去。

    “季仁山,你干什么!

    你别忘了我是上港酒店的总经理!”

    白露脸上流露出惊慌失色的神色,挣扎着要摆脱对方!

    “干什么?

    白总,看来你真是喝醉了。

    我想你真得需要这个地方休息一下了。

    正好,我这里有个休息室,我扶你进去吧。”

    季仁山面目狰狞可怖,彻底被白露激怒了!

    尽管,季仁山很享受猎物在被捕时候的反抗,但是若是反抗的太剧烈,季仁山不介意直接猎取猎物!

    待会儿,他会帮白露灌上点儿酒,季仁山自己也会喝的很醉。

    就算是警察来了,也只会看到的是他们两个宿醉躺在一起而已。

    就算是被发现了也没有关系,大不了赔白露十几万。

    啧啧,十几万,睡一晚,即便是再贵的小姐都没有这个价格,不过,对于季仁山来说,显然白露已经值得这个价格啦!

    “砰!”

    只听得一声巨响,包厢的门被人一脚踹开,而正站在门口后边的张海鹏只感到后背一股飓风吹过,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包厢的门就落到自己脑后五厘米处!

    自己稍微往后站一点儿,恐怕自己就被压在这门下边了!

    想到这里,张海鹏后背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丝冷汗!

    “顾先生!”

    不仅季仁山,张海鹏被突如其来出现的顾枫震撼到了,即便是白露也没有想到顾枫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白总脸上的表情很复杂,震惊,尴尬,难堪,无奈……不一而足!

    “顾先生!哪个顾先生?

    我呸,是个人就敢在老子面前称一声先生?”

    张海鹏从未听说过太平县富豪权贵上流社会圈子有一位所谓的顾先生,想到刚刚差点儿被顾枫一脚吓软了双腿,现在两腿还在瑟瑟发抖,不由得怒火中烧,怒上心头,转过身,恶狠狠的咒骂道。

    顾枫冷冷的扫了张海鹏一眼,那刺骨的目光如同实质一般仿佛要将张海鹏冰冻,身体的控制权仿佛都被剥夺了一般!

    尽管,顾枫那抬起脚朝自己腹部踹过来的那一脚看起来很是缓慢,可是张海鹏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脚踹倒自己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