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男人有钱就变坏!
    ,!

    顾枫从清水市乘坐火车一回到太平县,路过肖淑云的s县小吃店的时候,见小吃店已经熄灯关门,不便将肖淑云与果果娘俩打扰醒。

    于是,便匆匆而过,身形飞掠,如同鬼魅在回杏花村的道路上穿梭,但是,顾枫站在家门口的时候还是快要晚上十一点多了。

    顾枫透过门缝,依稀的看到家里的灯还亮着,没有想到这个时间杨诗琪竟然还没有睡,难道她不担心明天起不来给学生上课吗?

    尽管顾枫心中如此疑惑,还是轻轻的叩响了房门,免得此刻杨诗琪正在沐浴,发生第一次与杨诗琪见面那尴尬的场景。

    “谁?”

    顾枫刚叩响房门,便传来杨诗琪惊慌失措,还略带警惕的声音。

    “我,顾枫!”

    顾枫朗声应道。

    “哦,这就来了。

    你先等一下。”

    杨诗琪很明显的长松了一口气。

    只是,尽管顾枫隔着房门却依旧能听到房内杨诗琪惊慌失措收拾的声音。

    这女人在家里做什么呢?

    顾枫无奈的摇摇头。

    没多久,杨诗琪总算是为顾枫将门打开了。

    杨诗琪随意的套着一件睡衣,脸颊泛红,正歪着头用毛巾擦拭还带着水珠的如泼墨般的长发。

    顾枫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好歹多穿几件衣服啊,套着一件没膝的宽松睡衣就敢站在自己的面前,难道就不怕自己对她图谋不轨吗?

    真不知道该说这女人是不拘小节,还是应该因为这女人如此信赖自己而开心!

    也许是杨诗琪见顾枫与自己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并没有做出什么逾越规矩的行为,下意识的便对顾枫产生了信赖。

    “你不是说今天在外边谈生意,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吗?

    怎么这么晚了,还赶回来?”

    杨诗琪待顾枫走进院子,这才又小心翼翼的将门关好,转过身一边擦拭着依旧是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事情提前谈好了,便提早赶回来了。

    倒是你现在还不睡,难道你明天不用上课吗?”

    顾枫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便将话题引到了杨诗琪的身上。

    杨诗琪当然不会说,自己本以为顾枫今天晚上不回来,特意放松一下,好好的洗个澡,不用再提心吊胆,估计这家里还有顾枫一个男人在了。

    只是没有想到在最后,顾枫突然冒出来,打扰到自己。

    “咦,你喝酒了?

    身上怎么有鸡尾酒的味道?”

    突然,杨诗琪琼鼻微微皱了皱,狐疑的朝顾枫脸上望去。

    “我们在酒吧谈事情,估计是那个时候沾染上酒精的味道了吧。”

    顾枫并未喝酒,在夜巴黎酒吧也就点了一杯柠檬汁,自己身上染有酒精的味道,估计就是在夜巴黎酒吧沾染上的。

    “哎,不对!

    你身上怎么还有女人专用的迪奥香水的味道呢?”

    杨诗琪探着鼻子,靠近顾枫的身体,在顾枫的身上嗅了嗅,不由得脸色大变,“竟然还不只是一种女人香水的味道!

    那就说明今天晚上你不只是和一个女人在酒吧里了?”

    顾枫的鼻尖正萦绕着杨诗琪刚刚沐浴之后,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却没有想到杨诗琪陡然提起这一茬,让顾枫颇为的措手不及。

    这女人的鼻子是属狗的吗?

    竟然这么灵!

    “怎么不说话了?

    做贼心虚了?

    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果然,男人身上有了钱,就变坏!

    顾枫,不错嘛!

    你这身上,还没有多少钱,便学着那些有钱人玩女人了?”

    杨诗琪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嗅到顾枫身上带着其他女人的香水味的时候,感到隐隐的不快,就好像自己心爱的玩具被弄丢了一般,心里堵堵的,闷闷的,却又不知道该向谁去发泄!

    顾枫有些难以理解杨诗琪的思维逻辑,不知道杨诗琪是如何仅凭着自己的身上带着其他女人的香水味,便得出自己在外边玩女人的结论的?

    杨诗琪见顾枫半天都没有对自己解释一句,而是站在原地沉思,肯定是在找借口糊弄自己,不由得更是气恼,将擦拭头发的毛巾扔到顾枫的脸上,不等顾枫反过来,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

    顾枫握住手中还湿漉漉的带着杨诗琪发丝清香的毛巾,站在原地,无奈的苦笑!

    别说自己没有在外边玩女人了,就算是自己真的在外边玩女人了,她也不用这么生气吧?

    顾枫微微的摇摇头,见杨诗琪正好在气头上,担心这个时候与杨诗琪解释,会适得其反,便想着明天早上再与杨诗琪解释,便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坐修炼五行造化诀!

    跑回自己房间的杨诗琪,后背靠在门后,见顾枫竟然没有敲门向自己解释的意思,偷偷的转过身,隔着玻璃望向了对面顾枫的卧室,见顾枫竟然大大剌剌的会房间休息去了,不由得更是懊恼!

    好你个顾枫,看来你果真是出去玩女人了!

    现在连解释都不屑于和我解释了吗?

    顾枫的性格一向都这样,说不定,事情不像是杨诗琪你想得这个样子呢?

    既然顾枫连解释都懒得对自己解释,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顾枫他摆明了就是做贼心虚!

    不对啊,我又不是顾枫的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啊?

    身为同住一个房子的室友,我是有责任监督顾枫的,更何况,我还是一位老师呢。

    说不定,要是有人照着顾枫有样学样该怎么办?

    这一夜,杨诗琪辗转反侧,孤枕难眠,直到天色蒙蒙亮,杨诗琪才睡着,不过,没多久,便被公鸡的打鸣声音叫醒了!

    尽管顾枫昨天从太平县赶回杏花村的时候耗费了一些灵气,经过一晚上的打坐修炼,顾枫感到全身的灵气也慢慢的丰盈起来,浑身的疲惫更是一扫而光,整个人也变得浑身气爽起来。

    顾枫对面的杨诗琪便没有像是顾枫这般精神抖擞了,昨天晚上纠结,想东想西了一晚上,将近清晨才睡着,又很早便醒过来,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没有什么精神。

    不过,想到今天中午还要给学生们上课,杨诗琪硬是强打起精神,从床上爬起来洗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