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6章 不屈的辰战
    时间在流逝着,潮起潮落,一代又一代强者在崛起着。

    王斌端坐在轮回之地,看着潮起潮落。

    天界有三个月亮,一个是辰家的,一个是他弟子的,一个是老婆月神的。准确来说,三个月亮,独孤家占据了两个,可谓是牛逼大发了。可王斌要低调,此刻在装死着,隐世不出。

    哪怕是儿子天魔被打死,身躯四分五裂了,王斌也未出手。

    有时候,遭遇了劫数,其实是好事情。

    在温室当中,长不出大树。

    想要成长,总要付出代价。

    所谓的血脉,是优点,也是弱点。就好似,遮天世界的大帝子嗣,很难成为大帝一般。诸多的大帝子嗣当中,也唯有无始大帝打破了桎梏,迈入了大帝境界。

    他为逆天级强者,血脉强大,诞生的子嗣强大至极,可轻易的成为顶级强者,独孤小月、独孤小萱等,两个女儿,皆是天阶巅峰。天魔,也是天阶巅峰。

    然而,所谓的血脉,也只能让他们迈入了天阶巅峰而已,想要更进一步,迈入了逆天级很困难。

    同样的,魔主也有诸多的子嗣,可多数卡在了天阶巅峰,无人迈入了逆天级。

    所幸,他运气好一些,四个子女当中,独孤小败打破了桎梏,迈入了逆天级,超越了他的哥哥天魔和俩个姐姐。

    现在,大儿子天魔遭受了劫数,独孤小萱也遭受了劫数,不过他不打算前去帮忙,孩子们多吃一点苦,其实是好事情。

    …………

    轰轰轰!

    在月亮之上,一场大战爆发了。激很快的结束,辰战被擒拿了!

    此刻,辰战满脸血污,浑身皆是伤口,气息萎靡,跪在了祠堂当中。而在前方一个个辰家的老祖,站立着两旁,有些冰冷的看着辰战,有些怜悯,有些可惜。

    辰战,辰家的绝世天才之一,资质出众,仅仅是千年时间,就是达到了神皇巅峰,乃是绝代强者。可也因其资质出众,被选为第九人,成为了复活先祖的炉鼎。

    在得知了消息后,辰战选择了叛族而去,结果被擒拿住了。

    “辰战,这是历代宿命,我辰家最优秀的血脉,当复活先祖!”辰大祖开口道,“你是第九人,为何要冥顽不灵!”

    相比与前面的八位先祖,辰战就杵逆了很多。

    或者说,这就是强者和弱者的区别。

    强者自私,弱者无私,无私之人成全自私之人。

    “不必复活先祖,我将超越先祖!”辰战不屈道。

    “唤魔经,九转逆天,唯有先祖修炼到了第九转,迈入了逆天境,而你资质不错,可最强八转到头了!”辰大祖说道:“你是第九人,这是历代宿命!”

    “我不服!”

    “不服也得服!”

    辰大祖施展着秘术,封印了辰战的记忆,打入了人间界。

    到了天阶境界时,才是果实成熟的时刻,才是最完美的时刻;至于此刻,辰战仅仅是神皇巅峰,还是差了太多,封印了记忆,让其到了人间历练一番,迈入了天阶的时刻,就是收割果实的时刻。

    辰战被封印了记忆,到了人间界,开始了新的生涯。

    王斌只是看了一眼,就是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这一切。

    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与天道博弈,想要胜天半子,总是要付出代价,总是要有人牺牲。而辰老魔,还有八位前辈,皆是牺牲品,用来迷惑天道,算计天道。

    唤魔经,是他创造的,是他送给辰家的,靠着积少成多,也能缓慢的复活先祖,根本不必牺牲辰家八位俊杰。

    只是,有些人总是贪婪的。

    辰家老大迈入天级巅峰,已经很久许久岁月了,可还未能迈入逆天级;似乎血脉桎梏着他,又好似先祖的功法桎梏着他,导致了他一直卡在了逆天级巅峰。

    似乎难以迈入,辰老大开始走上了邪路,开始编制一个谎言,坑死了辰家无数的天骄。

    其实,死亡的不仅是辰战这一脉的先祖,其他各脉的先祖也陆续被辰老大坑死了,他想要吞噬先祖的神魂,想要吞噬辰家各个天骄的神魂,从而打破桎梏,迈入了逆天级。

    想法很好,可注定是失败的。

    即便是,辰老大成功了,吞噬了所有神魂,也未必能迈入了逆天级。

    逆天级,若是真的如此容易迈入,也不叫逆天级。

    而辰老大,在坑死着一个个天骄时,王斌在沉默着,这也在他算计在其中。

    死亡了,其实也是好事情,生死之间有大恐怖,有着大机缘,不经历生死,岂能明悟大道真谛。

    …………

    虎落平阳,可老虎还是老虎!

    辰战在崛起着,修为被废掉了,失去了记忆,可还是快速崛起着,只是短短二十年时间,就是登临了仙武境界,算是一代奇才,。接着娶妻生子,有了小辰南。

    在辰南降生的那一刻,王斌睁开了眼睛,神情有些复杂,可下一刻闭上了眼睛,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参与。

    辰战一家人,快乐的生活着,可谓是美满至极。

    王斌看着这一幕,也是羡慕至极。

    只可惜,要对战天道,月神呆在了月亮上,孤独的等待着;萱萱,在时空通道当中,不断的穿梭着。有家不能回去,有老婆不能见面,何其的悲哀,呜呜想要大哭一场。

    辰南在崛起着,在十岁时打破了桎梏,迈入了阶位,成为了一阶武者;那一年辰南十六岁,家传玄功刚刚达到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一身修为在二十岁以下的同辈中当得上第一人,正是意气风发之际。在那一年十八岁的澹台璇找上了辰南,之前辰南早已闻其名,一见之下立时惊为天人。两人谈武论道,澹台璇所学博而精深,令辰南惊佩不已,后来二人又大战了一场,结果未分输赢。

    自此之后辰南无可救药的深陷到了感情的旋涡中,他内心深处对澹台璇迷恋不已,但从未表达出来过。

    澹台璇在辰南家客居那些天,辰南发现她每日都要修炼一种古怪的功法,那套功法修炼的出来的真气无华无光,颜色浅黄,而且威力甚小。辰南好奇之下,曾经问过她此种功法究竟有何用处。

    当时澹台璇笑而不语,被他再三追问之下,才意味深长的道:“此乃上古奇功,任你功力通天,不亲身体验,也难以明其妙处。”

    不久澹台璇便飘然而去,随后听人传言,她再次拜一位即将破空仙去的修道者为师,以习武之身开始修道。

    三个月过去之后,辰南的噩梦开始了,功力大退,他从云端跌落到了深渊。他感觉自己离澹台璇越来越远,自惭形秽之下,他心中再也没有一丝幻想,澹台璇在他心中成了高不可攀的女神,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的为她祝福……

    在寂寞中咀嚼煎熬,在绝望中品味苦涩……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