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王伦拜访
    这一夜,两人抵足而眠。

    交谈中,王斌得出了结论,相比于惹是生非的王超,霸道张狂的巴立明,席卷天下的god,林冲是一个好人,是一个顺民,他没有武者的狂暴,嚣张,没有以武犯禁,杀伐天下的心思,只是想着学会武艺,养家糊口而已。

    本质上,林冲是一个小市民,随遇而安,最好伺候了。

    可是如今的世道不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想要活得自在,林冲这样的想法,最是要不得。

    次日,两人告别而去。

    王斌又是以老爹的名义,写两封书,给予林冲道:“沧州大尹与我父亲关系很好;牢城管营,差拨,也与我们柴家有交情;这两封书拿着去,没有谁敢于小看你!”

    这样,林冲算是关系户,哪怕是吃牢饭,也是上等牢饭。

    又送出五十两纹银,给了林冲;又是给予两个差役,一些银钱,吃了一夜酒。

    叫庄客挑了三个的行李,林冲依旧带上枷,辞别而去。

    望着远去的林冲,王斌又幽幽叹息了一声。

    不久之后,柴进也是归来

    “我儿,林冲如何?”柴进问道。

    “生不逢时!”王斌评价道:“在我大宋,习武没有前途,还是习文有前途。为何高衙内敢于调戏林娘子,只因为林冲是一个武夫!若是林冲是一个县令,甚至只是一个举人,借高衙内十个胆子,也不敢调戏林娘子!”

    当武将没前途,还是读书考举人,考进士,有前途。

    八十万禁军教头,不如一介举人值钱。

    这年头,习武没有用,功夫再高,也不敌权力,还的多读书!狄青有大功,可只是一介武夫,韩一道拙劣的计谋,搞得他万劫不复!

    后来,狄青的后人,弃武从文!

    王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要考状元!

    若是中了进士,就是人上人,谁敢欺压他。

    所谓的高太尉,说白了只是一个武夫而已。如今我大宋,官家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只有文人欺负他人,从来没有他人欺负文人!”

    梁山一百零八将中,有朝廷武将,有旧军官,有大地主,有小商人,手艺人,山贼等等,可是唯独没有文人,多数文凭不高,其中智多星吴用文凭最高,也仅仅是秀才而已。

    举人之流,著名的文人等等,都是没有上梁山!

    鲁智深、林冲、杨志、宋江、武松、卢俊义等等,被逼上梁山,多是因为杀人,或是被人陷害。

    说白了,就是没后台,没背景,于是被坑得很惨很惨!

    只有逼上梁山的小人物,没有被逼上梁山的文人。

    这年头,选对职业很重要!

    为何梁山那些人,混的特别惨,主要是选错了职业,一辈子耽误了!

    想着宋朝,王斌就是愤恨不已。

    宋朝从建国初,到覆灭,都是面临外患,需要强军以自强,可是一直虚弱着军队,军队战斗力战五渣。宋朝阉割了华夏的血性,从宋朝开始,华夏文明就开始走下坡路,一步步沉沦着。

    历代帝王,皆是兔死狗烹,强敌歼灭的时刻,才开始削弱武将的权力;可是宋朝,却是兔未死,狗已烹。

    几天后,一个客人来访。

    在一个包间中,王斌悠闲的等待着。

    来者是一个身穿白衣,浑身儒雅的男子,年约三十余岁,后面则跟了一个相貌老实却精明不已的壮年汉子,腰间别了一柄短刃,护持在一旁。

    “梁山王伦,杜迁,见过小公子!”

    两人拱手道。

    “两位当家的,请坐!”王斌拱手说道。

    分宾主落座之后,王伦与王斌谈论起了诗词。

    王斌是举人,而王伦是秀才,两人正好有共同语言!

    在途中,王伦是赋诗一首,王斌也是赋诗回应着,渐渐喝的高了,两人有些勾肩搭背,就差烧鸡插线拜把子了。

    “小公子,山寨出了一批财货,数目巨大,需要出货!”

    喝酒差不多了,王伦开始点到了主题。

    “这一切好说!”

    王斌笑眯眯道。

    王伦笑着,开始取出了清单,上面记载着将要出售的货物。

    王斌仔细的看着。

    做山贼,抢劫下了财物,多数的财物是无用的,毕竟金银、丝绸、茶叶、皮货等,这些赃物留在山寨也是无用。不如将这些皮货,处理掉,换成梁山上急需的粮米武器。

    这些扎手的赃物,一般人还吃不消,不过柴家能吃掉。

    毕竟,柴家过去时皇族,后来退位后,受到了赵大,赵二的打击,可还是有着铁卷丹书,狐假虎威。

    而王斌成了举人,更是迈入了耕读世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