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前往汴梁
    官员,有官威!

    这是权力带来的威压!

    官员一声大喝,吓得草民战战兢兢,跪倒在地上。

    在这股官威之下,很多人会变得胆怯,失去了勇气,被他人掌控节奏,忘记了自己有强大的武功,忘记了匹夫一怒,流血五步;忘记了十步之内,有我无敌,人尽敌国。

    强大的武者,都有以武犯禁之心。

    所谓的官威,我一拳打碎!

    在龙蛇中,斩首王吴文辉,靠着中将的官威,靠着大义,想要威压王超;结果王超来了一个,匹夫一怒,流血五步。

    什么官威,在王超眼中,一拳打碎!

    可林冲做不到。

    在误入白虎堂时,林冲就被高俅的官威,吓得战战兢兢,一直难以摆脱阴影,任由欺凌。

    在水浒中,林冲被高太尉的官威压迫,在心底留下了阴影,都是推让;逼得走投无路,才落草为寇。可也只是想着落草为寇,而没有想着报复杀人。

    以林冲的武艺,想要报复杀人,十个高太尉也是挂了!

    后来,高太尉被梁山活捉,若是林冲执意杀死高太尉,谁人敢拦;难道还能为了高太尉,斩杀林冲不成?

    王斌很是失望。

    他有种感觉,即便是把高俅捆绑到了林冲面前,林冲也不敢杀死高俅,反倒是被高太尉的官威威慑,战战兢兢,刀都握不稳。

    说白了,这就是奴性。

    面对秦始皇时,荆轲从容自在,反倒是秦舞阳战战兢兢,被秦始皇的皇帝威严,龙威震慑!

    而林冲敢于杀富安,陆谦,敢于杀山贼王伦之流,可是遇到了高俅,被高太尉的官威威压,刀都是拿不稳!

    说白了,林冲不是荆轲,只是秦舞阳而已。

    王斌等待着,等待着一个答案!

    林冲闭上眼睛,仔细反思着,精神气变化着。

    昔日套在了身上的法律枷锁,道德枷锁,伦理枷锁等等,一切枷锁,尽数的粉碎而去。

    当再次睁开眼睛时,林冲眼中闪过了明悟:“好,几个月后,杀高俅全家!”

    王斌满意的点点头,林冲在蜕变!

    …………

    次日,王斌开始活动了起来,走着关系。

    林冲烧掉了草料场,看似很大的事情,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大事。

    至少在王斌看来,只是小事而已!

    草料场被烧,战马缺少了草料,这对一个知州而言,是重大的打击,是政绩上的污点。这样的事情,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不要捅出去,弄得天下皆知。

    这样影响政绩。

    此外,逮捕不到犯人,对州官是巨大的打击。

    在王斌的推动下,草料场事件,很快的解决了,只是烧掉了一部分,很多都是被王斌给补齐了。

    此外,很快的“林冲”也被抓捕归案了,接着“林冲”被处决了。

    世上,也再也没有林冲。

    天下大平,世界一片和谐。

    至于高太尉,早就忘记了林冲是哪一号人物。

    高太尉比起蔡京,童贯,远远不如,可也是宠臣,相当于军委副主席;

    而林冲,号称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粗看似乎很牛逼,其实很一般。

    在京师八十万禁军当中,教头有两千多个,林冲只是其中之一。

    当时最高的武官为都指挥使,从上而下,分别为,都指挥使、指挥使、都虞侯、虞侯、都教头、教头等。论及品级,林冲最高也是八品官,甚至是没有品级。

    论及品级,相当后世的排连级别,属于尉级军衔。

    一个军委副主席,哪里有时间,天天惦记一个尉级军官!

    林冲,也太高看自己了!

    至少,在王斌眼中,高俅早忘记了林冲。

    不在一个级别上,连当敌人的资格也没有。

    当初误入白虎堂,在王斌看来,这根本是高衙内的算计,也只有官二代才会用这等拙劣的手段!至于高俅,他的对手是蔡京,童贯之流,林冲这等小人物,不值得他出手。

    若是高俅想要对付林冲,根本不需要什么诡计,只需要以权压人。

    若是高俅想要对付林冲,不必他亲自动手,无数的小弟马仔冲杀在前。

    在大宋,文贵武贱,高俅官居太尉,也只有在草莽人士眼中,很是牛逼,在文人眼中不过尔尔。

    …………

    时间在流逝着,眨眼之间,到了赶考的时刻。

    王斌骑上白马,踏上了前往汴梁的道路,一路上有诸多的仆人相随,而林冲也在其中,只是轻微的化妆之后,样貌大变,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玄妙,只是一位一般人而已。

    此次去汴梁,科举当官,是一个目的;而杀掉高俅,又是一个目标。

    杀死高俅,对林冲而言,是天大的事情。

    可对王斌而言,只是小事情而已。

    前世,他为苍龙小队教官,多次带领着苍龙小队,与外国势力作战,与不少高手交锋在一起,斩杀了外国不少的高官,其中有印尼的军阀巨头,有西方的中将,有一些佣兵团的首领,有一些国家财团的领袖。

    这些大人物,呼风唤雨,大权在握。

    然而,王斌却多次出手,将他们斩杀。

    至于这次斩杀高俅,只是小意思而已,谈不上太大的难度!

    几天之后,到了一个地界。

    忽然,迎面来了一个烟脸男子,上前拱手道:“不知阁下,可是柴云!”

    “正是书生柴云!”

    王斌悠然道。

    “小人,宋江在这里恭迎公子!”烟脸男子道。

    ps:忙着在家中收秋,有些乱,对于出现的错别字很是抱歉,感谢书友指点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