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榜下捉婿(上)
    众人各个开口,发表着言论。

    宋徽宗仔细听着,不断的点评着,也分析着在场学子的性格。

    纵观宋徽宗一生,前半生享尽了福气,后半生受尽了苦头。

    宋徽宗是亡国之君,故而按照成败观念而言,他是废物一个;可废物不代表智商低下,不代表不会揣摩人心。

    观察着诸多的的学子,忽然之间,宋徽宗看到了一人,开口问道:“柴云,你为这一届会元!你如何想,为何不开口!”

    王斌道:“臣在思索,金人与辽人有什么区别?”

    众人默然

    王斌继续道:“他们没有区别,在微臣眼里,不管是金人还是辽人,都没有分别,都是虎狼之辈,畏威而不畏德。若是强盛的时刻,必然要南下劫掠,一丘之貉而已。怕就怕,驱狼引虎!”

    宋徽宗点头道:“辽金交锋,若是两败俱伤,我朝正好收复幽云;若是我辽国败北,我朝落井下石;若是金国也要趁机入侵我大宋,童贯已经北上,可与金国交锋,护卫我国土!”

    “金军强盛,我大宋也不是吃干饭的!”

    宋徽宗霸气十足多少。

    这些年,靠着蔡京理财有方,西北军征战,在于西夏的作战中,多方取胜。

    宋徽宗,对于宋朝的军事实力很是自信。

    只可惜了,现实打了宋朝君臣一个耳光,宋朝还真的是吃干饭的,真是废物渣!

    …………

    殿试结束了,至于成绩如何,就难以猜测了。

    白清是会元出生,若是没有意外,铁定的进士,至于是进入一甲,二甲,还是三甲,就靠运气了。

    至于,殿试上,宋徽宗随口一问,也仅仅是随口一问而已。

    宋金结盟,是漫长的拉力赛,不会,也不可能很快的有结果!

    最后,大宋君臣思考了很久,最后答应,与金国结盟。

    后人的评价是,宋金结盟,是极为错误的。金宋果然合力灭了辽国,但是辽国灭亡以后,宋朝便变相失去辽国作为它的屏障,以阻挡金兵南下。而此后金宋边境正式接壤,而金兵又果然于辽亡后南侵宋土。酿成靖康之变,北宋灭亡

    这是典型的,既毁灭了辽国,更坑害了自己。

    而王斌看来,这是事后诸葛亮,都是马后炮。

    其实,从国策上看,宋金结盟是正确的。

    宋朝坐山观虎斗,是做错误的,必须要站队,不是联金,就是联辽。

    宋朝与辽国有血海深仇,自然不可能结盟了,在民心上,难以通过。若是联合辽国,必然是物力财力上,大量支持,如果辽国败了,自然是大亏特亏了;可辽国胜利了,会遵守约定,交还故土吗?

    不会!

    可以说,与辽国结盟,不论是胜负,都是亏本买卖。

    而与金国结盟,夹击辽国可以趁机收复故土;若是金国想要南下,入侵大宋,正好打一场澶渊之战。

    大宋君臣傻吗?

    不傻!

    都是勾心斗角,不断的算计,走到了这一步,都是精明至极。

    宋朝君臣,各个方面都是想到了,甚至有了最坏的结局,最坏的结局就是打一场澶渊之战!

    只可惜,宋朝君臣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没有打成澶渊之战,反倒是成了灭国之战。

    若是宋辽联盟,能抵抗住金国吗?

    最后,王斌得出的结论是,哪怕是宋辽联盟,也是扛不住金军。

    不论是宋金联盟,还是宋辽联盟,最后的结果,依旧不变,宋朝会死的很惨,因为宋朝太弱了。

    打铁还需自身硬,自身不硬,再好的计划,再好的策略,也是白搭!

    宋朝太弱了,实力弱小,不论是联盟,还是不联盟,都是摆脱不了肥羊的结局!

    至于君臣一心,民众一心,就能抗住金国,王斌冷笑了一声,这只是文人的意淫。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而在朝廷危难时刻,跑路的很多,爱国者不少,可当国贼的也不少。

    世上没有所谓的民众一心,真的民众一心,上下一心,也不会被打倒家门口;被打倒家门口,必然是各有心思算计,上下不一心。

    至于打倒了六贼,让李纲上台,就能抗住金国,王斌冷笑了一声,还是意淫。

    最后的结果是六贼死了,李纲上台了,还是屡次战败。

    很多臣子,都是骂着六贼,说除掉了六贼,忠臣上台之后,必然能抗住金军。正所谓是我上台,我也行。可实际上,上台之后,除了败仗,什么都没有。

    次日,放榜的时刻到了!

    在远方喝着茶水,王斌等待着。

    这时,礼部的官员上前,贴上了榜单,更是高声念起来。

    听着名字,白清松了一口气,竟然是状元,不错,不错!

    只是下一刻,白清被包围了,一个个奴仆看着白清,好似色狼看着美女一般。

    白清不由的心中一抖,下一刻一个奴仆上前恭喜道:“恭喜柴公子,高中状元!”

    说着,一群奴仆上前,有的拦着其他人,有的推推搡搡之下,将王斌拉上了一个马车。

    而四周,其他的学子也是遭遇了相似的待遇,纷纷被抢劫而走。

    有些像抢媳妇的味道。

    不过,此刻却是……

    “靠,我这是榜下捉婿!”王斌心中一亮,似乎明悟了什么。

    这年头,东京有权势的人家都喜欢到科场上去选婿,这已经形成一种风气,毫不考虑男方与自己女儿的阴阳八字,也不管男方的出身和家势如何,反正你榜上有名就行;

    这种习俗叫‘榜下捉婿’,女方还会给男方缗钱,唤作‘系捉钱’,最初只是权势之家这么做,现在形势大发展,各个富商和广有钱财的士绅之家,也加入到‘榜下捉婿’的行列中来,并成倍付‘系捉钱’,以诱士人上钩,捉到一个女婿一次就给千余贯,这种现象在前唐那种注重门第的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若是男方才貌具佳而家贫者,女方情愿不要男方分文聘礼,反而倒贴奁具万计,只要男方答应,女方便来人,施供张,敷茵几,金玉绮绣,让男家一夜暴富起来,待选定吉日后,便是笙萧之音,锵洋渐近,女子乘花舆而来……

    而现在,王斌被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