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榜下捉婿(下)
    在榜单之下,乱糟糟不断,好似菜市场一般。

    可热闹之中,却是有着喜气。

    诸多的家丁纷纷出手,不断争抢着,将一些新科进士抢劫到了车上,有些奴仆出手阻拦着。

    而此刻,在推推搡搡中,王斌被推上了马车,至于阻拦的家丁出手阻拦着,又是说了几句话,立刻很多人退让了。

    “不知道,女方是何家!”

    王斌想着,此刻端坐在车上,闭目思考着。

    榜下捉婿,看似胡乱的抢夺女婿,其实里面有门道,在未争夺前,很多进士信息已经调查清楚了,不是胡乱的抢,在情报上精确分析,又是做了充分准备,已经划定的势力范围。

    比如,在大宋,进士五甲以上就可直接授官,而且升迁的速度和级别之高也是其他途径入仕的人所比不了的。这些都是进士中的佼佼者,自然是重点被捉对象,没有背景,没有后台,根本没有争夺的资格。

    车子进入了一个府邸当中,王斌闭目养神。

    既来之,者安之!

    既然榜下捉婿,没有他选择的余地,只能是接受了,希望这个未来的媳妇,脾气好一些,不是丑八怪。

    当然了,媳妇若是质量差,也只能是忍受了。

    反正这年头,可以养小*妾,养外室。

    马车停下,王斌走下了马车。

    深院重重,堂宇楼阁鳞次栉比,现在正值春夏之交、万物生机勃勃的季节,院里花满风帘,绿荫映户,一些俏丽的丫环行走其间,给人无比的视觉享受。

    王斌跟谁着老仆,继续向前走去。

    到了一个大花园,此园充满了简、疏、雅、野的意味,清清的池塘边植有许多修竹,修竹其间结竹杪为庐,木制的回廊蜿蜒其中,老仆带着王斌正向一个竹杪风亭行去。

    此时竹林中有疏淡的琴声传出,和着风吹竹叶的声音,让人仿佛置身于充满诗意的山水画中,红尘攘扰顿时消解于无形,林间更有桃花迎风绽放,一瓣一瓣飘动在风中……

    竹杪风亭之中,一个小娘子一袭耦色交领罗衣,盘坐于琴前,那疏淡的琴声便出自她的纤纤玉指间。王斌走近,她停下琴声,而对面坐着一个老者,胡子已经花白了。

    小娘子对老者说道:“爹爹,客人到了,女儿告退……”

    ?“唉!十八娘啊,客人了,还是留下吧!”

    老者一身家居常服,端坐在椅子上,颚下白须,神态自闲,神情中有说不出的威压。

    小娘子被他说得窘迫异常,低下去的俏脸红得象竹亭边的桃花。

    我靠!

    王斌听了两人的对话,心中愕然,太禽兽了。

    这个老头子,年纪已七十出头,而小娘子至多十七八,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王斌进门时还在猜测俩人是祖孙,甚至是曾祖孙的关系,没想到竟是父女,如此算来,这老头子还真挺利害的,五十好几了还一样生儿育女。

    太禽兽了!

    ?“晚生王斌拜见老先生,,不知老先生,如何称呼?”

    王斌谦恭施礼。

    老者倒没急着让他免礼,抚须打量了他一下,才呵呵笑道:“状元郎,不必客气,是老朽冒昧了!让人准备把酒菜端上来吧!”

    老仆赶紧应声退去。

    小娘子脸色更红,没说话,有些窘迫地起身,敛衽福了一福算是回礼。

    “老夫,蔡京!”

    老者说道:“也是外人说得,奸相蔡京!”

    王斌道:“拜见,太师!”

    “状元郎!”蔡京眼睛明亮,忽然问道:“世人皆说,老夫是奸贼,不知你如何看待老夫!”

    王斌道:“世人皆骂太师,为奸臣,其实是好事。越是被骂,越是被官家看重。若是太师威高权重,又是德命远播,那时必然被视为曹莽之辈!”

    “哈哈哈!”蔡京道:“不知你如何看待,王荆公!”

    王荆公,正是王安石。

    蔡京,是新党领袖,王安石的继承者!

    “三代之下求完人,唯王荆公一人可当之!”王斌道。

    蔡京微微一愣,没有想到,对王安石评价如此之高。

    “老夫如何?”

    蔡京问道。

    “太师有王荆公之才,无王荆公子德!”王斌道。

    “老夫贪财好色,好美食,好享乐,自然比不上王荆公!”蔡京点头道。

    蔡京以贪渎闻名,长达十七年之久,在任时设应奉局和造作局,大兴花石岗之役;建延福宫、艮岳,耗费巨万;设西城括田所,大肆搜刮民田;为弥补财政亏空,他尽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以致币制混乱,民怨沸腾,时称“六大贼首”。

    这也是他被诟病之处。

    可王斌看来,这正常至极。

    宋朝不杀士大夫,导致了贪污横行。在宋朝,几乎是无官不贪,找不到一个不贪的官。一个官员不贪污,只有一个理由,所在衙门没有油水。

    蔡京贪渎可很多很多,可这些多是给了宋徽宗了,给了国库了,至于自己留下的很少。

    到了他这个境界,金钱已经不重要了,权力才最重要。

    很多时刻,蔡京必须要贪污,变得名声很差。一个实权宰相,又是名声很好,很容易被皇帝忌惮,成为王莽第二。

    在某种承兑上,蔡京越是贪污,皇上越是放心。

    蔡京不是好东西,可宋朝多数官员也不是好东西,大家都是贪官,都是坏人,天下乌鸦一般烟,谁也不要说谁。

    ps:最近在家中帮着爸妈收秋,一直在田地内,秋天可还是热的要死,浑身酸疼,忙碌的要死,根本没有时间码字,就连错别字也是很多。很抱歉,一言难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