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狗官
    嗤啦!

    人马合一,王斌催动着长枪刺杀而出。

    这一刻,王斌才彻底的明白了,龙蛇合击的真正要意。

    没有到了战场上拼杀,没有生死血战,永远不懂其中的精华。

    嗤啦!

    长枪如毒蛇,撕咬而来,毁灭一切!

    嗡嗡嗡!

    长枪抖动着,抖出了六朵枪花,位置飘渺不定!

    鲁智深顿时汗毛发抖,遇到了一位顶级高手,而且是使枪的顶级高手!

    嗤啦!

    鲁智深挥动着禅杖拍打而去,好似猛虎扑杀。

    砰!

    禅杖与钢枪碰撞在一起,发出了金铁撞击声音。

    下一刻,长枪一抖,威猛的力道涌动着,刺杀而来。

    鲁智深手中的禅杖发麻着,几乎要脱手而出!

    好大的力气!

    嗤啦!

    鲁智深心中震撼,眼前这个狗官本身力气就大,又是借着战马的力道,恐怖至极,一招之下,几乎要将他的禅杖崩飞出去。

    一向是天生神力,靠着强大的力量镇压敌人,可是这一刻,却是遇到了对手。

    杀!

    鲁智深挥动着禅杖。身子闪动着,就要上前搏杀而去。

    步兵遇到了骑兵,本身就是劣势;而他的禅杖,仅仅是二米;而这个狗官的长枪,却是四米五。

    不论是在力道上,还是兵器长度上,都是处于劣势。

    唯有靠近了,才能取胜。

    鲁智深就要近身搏杀,只是下一刻,长枪刺杀而去,寒光闪动着,直接刺杀而来。

    瞬息之间,刺杀到了胸口上,一旦被刺穿了胸口,不死也残。

    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嗤啦!

    鲁智深只感到,铁枪点在了心口上,却是停止了下来,接着长枪一抖,抽到在了后背上。

    哇!

    鲁智深立刻摔倒在地上,后背传来了火辣辣的感觉,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喷涂在地上。

    “休要伤我兄长!”

    这一刻,武松挥动着戒刀,搏杀而来。

    王斌冷笑了一声,却是有些不屑!

    武松的兵器为,雪花镔铁戒刀,兵器很垃圾,极大的限制了他的战斗力。

    战场之上,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的长度,就是一寸的优势。

    理论上,长兵器的长度,越是长,威力越是恐怖。

    而武松的双手戒刀,太短了。

    到了战场上,近距离搏杀还可以,可是一旦冲锋陷阵,那就是倒霉的料。

    难怪后来,武松被砍掉了胳膊,因为兵器太短了!

    嗤啦!

    一招之间,崩开了戒刀,刺杀向了武松的心脏。

    武松立刻满地打滚着,躲闪而去。

    王斌长枪一抖,再次刺杀而来。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长枪一刺,从距离上,远远短于挥刀劈砍!

    理论上而言,长枪刺杀而来,速度太快了,躲闪起来,很是困难;而一旦被长枪刺中了,刺中了脏器,立刻会大出血。

    若是有战甲,披挂在身上,倒是能抵挡住一二;若是有长兵器,也能抵挡住一二。

    只可惜,武松都是没有!

    嗤啦!

    王斌又是长枪刺杀而来。

    武松躲闪而去。

    只是连续躲闪了两招之后。

    可还是慢了一拍!

    战场上,没有躲闪的机会,一躲闪就是输了。

    就看谁的兵刃,先砍在身上。

    啪!

    在第三招,被王斌刺中了,手下留情,王斌没有刺杀而出,可是下手也不留情,一招之间,抽打而来,武松当场吐血!

    只剩下了杨志一人。

    杨志挥手之间,长枪闪动着,刺杀而出。

    这是双枪之间的对决。

    可王斌看来,杨志手艺太潮了。

    第七招时,王斌长枪刺中了杨志的咽喉,只要一动,就是当场毙命。

    “我输了!”

    杨志挥手之间,丢掉了长枪。

    这时,一道破空声音传来,速度很快。

    王斌身形闪动之间,身子缩在了马腹之下,而这一刻,战马却是遭殃了,被连珠子射下,发出了惨叫声。

    下一刻,王斌把长枪挂在了马鞍山,挥手之间,弯弓搭箭,射杀而去。

    啪啪!

    身形闪动之间,那个弓箭手消失不见了。

    “小李广花荣,我记住你了!”

    王斌叹息了一声。

    此刻,王斌的身上插着两根长箭,正是花荣的手臂。

    小李广之名,名不虚传。

    不过,想要射杀他,还是不够的!

    他身上穿着陶瓷铠甲,陶瓷在破碎的瞬间,也化解掉了一部分力道,难以伤害他。

    可王斌却是心中发冷,一个花荣的破坏力,堪比三个杨志。

    古代武将,讲究的是弓马娴熟。首先学会射箭,其次学会骑马,再次学会长兵器。由此可见,弓箭的重要性!

    而这一刻,鲁智深、武松、杨志等人,已经被绑住了,至于其他的喽啰已经四散奔逃了。

    这一场战斗,打的真没有意思。

    王斌很不满意。

    纵观水浒的战斗模式,主要是武将上前斗将,好似公鸡一般战斗,四周的喽啰们摇旗呐喊,好似看客,似乎从头到尾,都是打酱油的,都是吃吃瓜子的观众。若是武将胜利了,乘胜掩杀而来;若是武将败了,也是跟着跑路。

    从始至终,梁山好汉以斗将为主,看似英雄了得,其实很悲剧。

    从始至终,梁山好汉,没有学会大兵团作战。

    真正的战场对决当中,主将为关键,四周强大的侍卫保护着,防止敌人突袭斩首。

    至于将领上前斗将,更是不可能了!

    真正的战场对决,多数士兵们拼杀在一起,士兵们为棋子,将领为执棋人,不断下棋,不断博弈,很少把自己当成棋子,上战场拼杀。

    当一个将领,要亲自上阵杀敌时,多是全军覆没的时刻!

    梁山的这种战斗模式,一旦遇到了大兵团作战时,往往是悲剧,很多将领阵亡!

    这也是梁山好汉,在征讨方腊时,死的那样惨的原因!

    “狗官,我一招不慎,落在你手中,有种我们大战三百回合!”鲁智深大吼道,此刻他已经被逼绳捆索绑,生擒活捉。

    “降不降?”

    王斌喝道。

    “降你个大头鬼!”鲁智深道:“老子宁死不降,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那就牢底坐穿吧!”

    王斌说道。

    说着,王斌转身就走,他不需要功劳,所以将这些家伙砍杀了,太可惜了;留着他们,正好用来熬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